明慧法会| 手机讲真相 伴我神路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因为有这颗不让人说、想听好话的心在,所以接下来的配合中,我和乙同修又出现了几次摩擦,使我们的间隔不断加大。

一次学完法,乙同修先走了,我和丙同修诉说自己的苦恼,丙同修说:你还是把它(不让人说的心)当成自己了,它难受的时候,你告诉自己那不是我,你跳出来再试试。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去它难的原因,虽然自己一直想去掉它,可还是无意中守着它,那怎么能去掉呢?一意识到,我感觉自己当时就轻松了。我们小组再次学法时,我真诚的向乙同修道歉,乙同修也说我也给她提供了许多提高的机会,那天,我一下子觉的隔在我们中间的那个败坏的物质消失了,我感觉同修那么的亲切,可贵。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期待中,迎来了第九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借此法会之机,我想把我近两年来,用手机讲真相修炼过程和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用手机发短信

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新弟子,接触的同修不多。由于自己得法晚,想尽力跟上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责任、兑现誓约,在多学法的同时,做好三件事。二零一零年的下半年,偶然知道同修用手机发短信的方式讲真相救人,我觉的这个项目很适合我,就和同修学习了使用手机发短信的技术,并请同修把自己用的一部手机改造了一下,这样我开始了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救度众生。

当时手机发真相短信是使用同修开发的JAVA版法网群发软件,群发短信很方便,但是由于邪恶封锁,许多所谓的敏感字被屏蔽,导致短信发不出去、手机卡被封作废等。面对这种情况,同修把短信中的敏感字用其它字代替或别的办法,为了让世人成功接收到真相短信,了解真相从而得救,真是费尽了心思。就这样,有的短信内容发一段时间,还会被屏蔽。我开始发真相短信时,都是同修做好短信内容拷给我,渐渐的熟悉了后,我开始上网查找一些适合发送的真相内容,自己编辑整理做成短信,这样就避免一些短信内容由于很多同修都发而被封锁。

刚开始使用手机发真相短信时,看着一条条号码成功发送,心里觉的既神圣又激动。同修当时教我的时候曾告诉我,有时会收到世人回复的短信,有谢谢的,有骂人的,有说些无聊话的,什么都可能有,就是不动心,慈悲的对待。发送的过程中多发正念,解体收到短信的世人背后阻碍他们了解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恶。我用心记住同修的话,在发送的过程中也一直发正念,但刚开始收到短信时,还是有些不敢看,我想如果回复是感谢的话就挺好,如果是骂人的怎么办呢?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看那些回复的短信。后来我和同修交流,同修让我向内找,看看是什么心阻挡着我去看那些回复的短信,我找到了自己好面子的心、怕被伤害的心、虚荣心、欢喜心等等,我认识到它们不是我,我不能被这些坏东西带动,慢慢的我可以心态平和的面对那些回复的短信了,其实那些回复的短信内容谢谢的多,有些感谢的话真让人感到众生得救后的喜悦和感激。

还有刚开始使用手机时,同修讲了许多注意安全的事项,初次发真相短信回来,我心里还有些怕,感觉手机好象是被邪恶迫害的证据,放家里不安全,手机放在哪儿合适呢?家里的空间不大,我转了好几圈,最后把手机放个小手包里,藏在了家里的米袋子里。

后来学习师父讲法,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我想我是在救度众生,做宇宙间最正的事,我的手机是我救众生的法器,怕什么呢?自己这不是承认迫害吗?注意安全是应该的,但不是怕呀,后来我心态摆正了,堂堂正正的,不再因为家里有了手机而觉的不安全了。

一张手机卡(五十元)正常可以发送五百条左右短信,同修正念强,经常出现神奇超常的事情,有时一张卡可以发送好几千条信息,我很羡慕,每次发短信的时候,经常盼着自己的卡也出现神迹,可是我的卡最多发过一千条左右,而且经常被封卡,发了一、二百条就不能用了。时间长了,我觉的不对劲,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求心、显示心等。

发短信是为了让世人明真相,为的是救人,同修之所以出现神迹是因为同修想的是救人,可我却是求数量,想显示自己,救人的心不纯,找到这个不好的心,以后再出去发短信,我不再执著于发送数量,只希望每一位收到短信的世人都能明真相,都能得救。

二、摸索用智能手机发彩信

二零一零年底,我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台发来的彩信,我大概的看了看,感觉彩信内容丰富、信息量大、图文并茂、很吸引人,一条彩信就相当于一本真相期刊的内容,而且彩信内容不容易被封锁。如果能把我们的真相内容做成彩信发给世人,那讲真相的力度会多大啊,而且现在手机的普及程度几乎达到人手一台,如果把这个项目开展起来,不是我们救人的一个更有力的方式吗?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怎么发?问问周围的同修也没人了解。怎么办呢?有同修建议我上“天地行”看看,那时我还不知道天地行论坛,同修就告诉我怎么上,我按同修教的方法上了天地行论坛,原来已经有同修在做这方面的技术了,可是同修讨论的很多内容我根本看不懂,也不知道什么是智能手机,同修开发的那些软件怎么用。我在“天地行”看了一天,只把同修针对我使用的某某手机发彩信的方法和一些彩信图片下载下来,自己慢慢研究。

用我使用的某某手机发彩信很麻烦,要把同修做好的彩信图片装到内存卡里,利用手机自带的彩信功能一张张加载图片,顺序还不能错,而且不能存放文字,相对内容要少。这样做成彩信模板,发送时还要一个个输入号码,一条彩信根据收件人,抄送人,秘送人可以输入六十个号码。但是由于安全原因手机不能在家里开机,要到外面去操作,我把彩信模板制作方法和一些电话号码打下来,坐公交车到外面找个相对安全清净的地方一步一步照着做,一条条输入号码,然后再发送。有时带上孩子,她念我输号码,这样稍快一些,还是感觉效率很低。但是毕竟不用去费心的研究彩信内容是否有敏感词和反封锁的问题,不会出现封卡,发送量也很大。

是师父看到了我想用手机彩信救人的这颗心,就帮助我。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外地同修来带来一个智能机,说是可以群发彩信和打语音电话,但她也不会用,让我自己研究。我曾经在天地行论坛看到过针对这种手机同修开发的彩信群发和语音自动拨打软件,只是那时没见过同修说的这种智能手机。我又上天地行下载了相应的软件和教程,在此也感谢天地行的技术同修的无私付出,制作那么简单易操作的彩信群发和语音自动拨打软件,并且编写那样详细的教程,只要用心,按照教程完全可以操作。我把教程打印下来,拿着手机和教程到外面一步步的试,遇到什么问题,再回来到天地行去查询解决的办法,然后再去试。这样我在不断摸索试验中,完全可以熟练的使用智能手机群发彩信和拨打语音电话了。

三、参与手机讲真相项目的推广

我越来越悟到我们每位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都是师尊有序的安排,非常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呵护着弟子在这条路上走。我刚刚掌握了智能手机的使用,协调同修就找到我,说我们地区也要开展利用智能手机彩信群发和语音自动拨打这个项目救度众生,找到我们几位掌握这个技术的同修一起交流,希望我们把这个项目推广、普及,带动我们地区整体做起来,而且有同修已经买到了这种智能手机,需要我们教教想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就这样我们几位会技术的同修成立了手机项目组,大家各显其能,互相配合,带动了本市和周边地区用手机讲真相救人项目的普及。

在教同修使用手机的过程中,我看到由于一下教的技术很多,不但要学会在手机上彩信群发和语音拨打程序怎么用,怎么设置,还要学在电脑上怎么生成号码文件,以及彩信发送II中带号码彩信的制作等,使有些同修学起来很困难,一下记不住这么多。回来后我编写了简单的操作教程,方便同修记不住的地方可以按操作教程回去后慢慢练。

我们项目组的乙同修看完后,给我指出我写的好多名词太专业,会让同修看不明白,尤其是老年同修,即使给他教程,他也不知道怎么做。她建议我再写一份简单实用的,让不懂技术的同修照着一步步做就能完成的教程。我当时心里很不高兴,就说:“我已经写的很简单了,哪有什么专业词啊?这份教程哪儿让人看不懂了?”她当时就指出如“下拉菜单”、“面板”等,有许多同修根本不懂。因为我平时在单位就是和电脑打交道,这些名词我都没有意识到是专业名词,加上和同修接触少,不了解同修的情况,也没有想到会有同修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虽然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可是同修这样一说,我还是有些不高兴,不断的解释:“我们都这样叫啊,不说是‘下拉菜单’说什么啊?”可是乙同修接着说:“你看我按照你的教程做都不知道怎么做,找不着你说的东西。”这时协调同修也说:“你写的是不容易让人懂,让乙同修和你一起改,许多同修的技术水平和她差不多少,只要她能看懂就通过。”

那次真象师父说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我觉的很委屈,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得到同修这样的评价,而且我觉的乙同修的电脑技术实在是很差,她看不懂能代表别的同修也看不懂吗?这时也知道自己心性表现不好了,虽然没有表现很强烈的抵触情绪,但同修也看出来了。协调同修接着说我做的很好,看到问题主动解决,付出很多,但是既然做了就要做好,让更多同修能按照教程自己就学会,也会增加学手机的同修的信心。我觉的同修说的也有道理,虽然不高兴的心没有放下,但还是答应了修改教程。

在乙同修配合我修改教程的过程中,因为自己带着情绪,配合过程给乙同修很大的压力,因为这件事,我和乙同修产生了间隔。我知道是触动了自己那颗不让人说的心。

虽然认识到了,可是去这颗心真难,每次一触及到人心,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因为有这颗不让人说、想听好话的心在,所以接下来的配合中,我和乙同修又出现了几次摩擦,使我们的间隔不断加大。我心里清楚的知道乙同修为法付出的精神,证实法中的种种感人的事,也知道不让人说的执著应该修去,可就是不愿意再和乙同修交流、合作,有时她说的不符合自己心的话就不爱听。

面对这种情况我也很着急,我们小组是一个整体,担负的责任也很大,大家能很好的配合,该有多大的力量啊。我知道要想破除同修间的间隔,就得去掉这颗愿意听好话,不让人说的心,可是我一直在排斥它啊,这颗心怎么这么难去啊。

一次学完法,乙同修先走了,我和丙同修诉说自己的苦恼,丙同修说:你还是把它(不让人说的心)当成自己了,它难受的时候,你告诉自己那不是我,你跳出来再试试。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去它难的原因,虽然自己一直想去掉它,可还是无意中守着它,那怎么能去掉呢?一意识到,我感觉自己当时就轻松了。我们小组再次学法时,我真诚的向乙同修道歉,乙同修也说我也给她提供了许多提高的机会,那天,我一下子觉的隔在我们中间的那个败坏的物质消失了,我感觉同修那么的亲切,可贵。

在推广手机项目的过程中,有辛苦、有付出,但更多的是因为能发挥自己的能力证实法而带来的喜悦,看到同修能熟练运用手机这个法器救人而高兴。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再辛苦都觉的很幸福,真正是做到:“吃苦当成乐”[3]。

有一次协调同修打电话说周日下午要去市郊的一个小区教手机,问我能不能去?我女儿上学住宿,每周只有周日下午半天回家,要给她做点吃的,收拾换洗的衣服等,但是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同修:能去。那天还下起了大雨,我中午做好饭,给孩子放起来,自己吃了一点点,就背着手机出来了,地上积水很深,和我一起去的同修被雨水把鞋都灌湿了。到了学手机的同修家,看到那么多同修都冒着雨来了,我真的很感动。每位大法弟子都是不计自己的得失、苦乐,心里装的是希望更多的世人能明真相,能得救。

在教技术的过程中,作为新学员,在和老同修接触中,对我修炼提高有很大的帮助。有些老年同修以前没有接触过智能手机,学起来很慢,但是同修没有畏难情绪,把手机当成救人的法器,有同修告诉我:“我一拿到手机就和它交流,告诉它你是多幸运,能和大法弟子一起救人,给自己积下大功德,同化大法,做未来新宇宙的生命,好好努力咱们多救人。”还有的同修正念很强,每张电话卡打语音、发彩信都能超常发挥,被大家称为“神卡”;有同修一遍学不会,下次再跟着学,就是想用好手机讲真相多救人;还有我们小组的老同修,为了推广新版安卓手机,不断学技术、测试手机程序、编写操作教程,为安全买到手机千里南下,付出很多,非常辛苦,却从来不提……象这样的事还很多。在和同修交流中,同修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这也使我很快意识到在不自觉中生出来的显示心、欢喜心、执著自我等,并且不断的修掉它,在同修们的正念之场中不断升华。

四、编辑揭露本地迫害的彩信

我们手机项目组刚开始在一起推广手机时,有同修就建议我们:针对揭露本地迫害我们可以发挥手机彩信、语音的作用,大家可以学一学自己做彩信,这也是我们制止迫害、救人的一种方式。但当时感觉做彩信很难,适用于手机的图片也不知道怎么做,当时也按着同修说的内容做过一款彩信,但耗费了很多时间,做的效果也不好,后来就没再做,也没有重视起这件事。

后来我看到本地每次有同修被迫害时,揭露迫害的真相传单和不干胶马上就出来了,对邪恶震慑很大。我想现在手机项目这么普及,如果揭露当地迫害的彩信、语音也能很快跟上,不是能更有力的震慑邪恶、救度世人吗?我下决心自己也要学会做彩信。我在天地行下载了制作、编辑彩信的教程,认真学习编辑彩信的技术。当我下决心去做时,我发现其实编辑彩信并不难,主要是内容的选取,彩信布局,还有合理安放图片等,当我正发愁对于适用于手机的图片怎么做时,偶然看见单位同事使用的一款图片处理软件很好用,我拷贝下来,这样那些大的图片处理成适合手机上看的图片就很容易了。

我按照明慧网下载的彩信模式,把我地区揭露迫害的真相传单内容制作了一款彩信,我拿给同修看,同修又提出了一些改善意见,这样针对我地区揭露迫害的彩信就制作成功了。我们小组的其他同修也互相学习,交流经验,有同修做好了,其他同修再帮助修改、不断完善。有了经验后,在揭露迫害、制止迫害、营救同修中,我们的真相彩信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彩信越做越成熟,我们和写文章的同修配合制作的揭示“四二五”大法弟子和平上访和自焚伪案的彩信在明慧发表。这次针对被迫害同修家属请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中,我们利用彩信发邀请函,非法庭审后再次跟踪发送非法庭审过程,揭露、曝光邪恶的公检法人员,对世人了解真相、震慑邪恶起了很大作用。

结语

我还有很多做的不足、不好的地方,但是,在修炼、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我会坚定的走下去。对于师尊给予我的一切,我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内心的感恩,唯有精進实修,走好最后的路,让师尊多一些安慰,少一些操心。

谢谢伟大的师尊!
谢谢给予我帮助的各位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