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得法十几年的老弟子,生长在农村,在修炼路上,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全凭师父的慈悲呵护。从未写过交流心得体会,总觉的不会写,写不好,在同修的鼓励下,拿起师父赐予的神笔,将自己的修炼历程向师父做个汇报,与同修切磋。

一、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回到娘家,母亲高兴的对我说:“我学大法了。”我说:什么大法?她说:是法轮功。我刚刚读过一遍《转法轮》,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法轮功的宗旨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既修性又修命的佛家上乘功法。我现在人也精神了。

看着母亲那惊喜的样子,两眼充满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希望之光(母亲以前体弱多病),我请她拿书给我看看。她说:没有啊,是某某阿姨特意送给我看的,而且我只拜读了一遍就被你堂嫂拿去看了,现在可能还没看完。这里还有一本经书,是师父发表的经文,你先拿去看看吧。我接过来打开第一页,师父的法像显现眼前,一股崇敬的心油然而生,师父的样子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熟悉。

记的当时乡下的交通不是很方便,我是坐着侄儿的手扶拖拉机到镇上的。趁他卸货时,我到娘家一趟。当时没来得及看后面的经文。我小心把书放到包里。母亲告诉我,过几天阿姨会给她请来《转法轮》,并教他们炼功动作,到时你来吧!我说:好!一定来。

到了镇上,侄儿刚卸完货,他见我拿一包东西,就叫我放到工具箱里,刚放進去,马上我又拿出来了,怎么能把师父的讲法放到箱里去呢。箱上面是要坐人的呀。到后来时常想起当时为何那样理智,学法后才知道,是明白的一面知道啊!

一个星期后,在同修阿姨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她并帮我请来《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后不久我的堂哥、堂嫂也相继得法。

二、身心受益

自从娘家回来后,我天天渴望着能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同修阿姨帮我请回后,两天我就学完,感觉再也放不下了,每天如饥似渴的拜读着。我时常被师父高深的法理所震撼着,绷紧的思想放松了,狭窄的心胸一下开阔了,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做人的真正目地。人世间好多解不开的谜,也找到了答案。

在未修炼之前,我性格暴躁、内向、执著自我、处处得理不饶人。在丈夫面前更是说一不二,一点小事都放不下,看不开,所以经常吵吵打打过日子。特别看不惯丈夫打牌、嗜赌这些恶习,非常怨恨他,总是看他不顺眼。由于他赌博给家里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那时的我经常是吃不好,睡不好,不满现状。对家庭的不满,对婚姻的不如意,怨天尤人,时常感觉人生实在太苦。有时甚至想到对这场婚姻做个了断,看到孩子还小,又不能这样。

在这物欲横流变异的社会里,我的身心都在每况愈下,在痛苦、彷徨、无助之时,幸遇大法,使我的世界观彻底改变了,师父指引了我们真正回家的金光大道。我每天都拜读二到三讲《转法轮》,有时间就抄法,背法,大法高深的法理时刻洗涤着我的心灵,净化我肮脏的思想,使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理念:人生所遇到的,碰到的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

我们的家庭从此和睦了,从新有了欢笑声。我的心里总是乐滋滋的,人从此精神了,开朗了,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胃病、眩晕、扁桃体发炎、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失眠、特别是几岁时就开始脚手痛的风湿病全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身心的巨大变化,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丈夫那些不正的习性也归正了很多。

那时每晚都到堂嫂家集体炼功,首先由我们三人组成,后来发展到十多人。那时的每一天都不敢懈怠,一股劲的坚持学法,炼功。有时间就和堂嫂出去洪法,为了让新学员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录像,我和堂嫂跑到几里之外的同修家搬来彩电和录像机(因为那时自己家里还没有这些),只要是有为同修提高的,需要帮助的,我都尽量做好,圆容好。这里的一些老年同修,大都没有文化,在领她们炼功和学法时,确实需要耐心和精力,但我从来不觉的累。

那时在学法和修炼中,确实抓的比较紧,给后来的正法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突破魔难,开创修炼环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掀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造谣诬陷,铺天盖地而来,毒害了宇宙众生。七月二十一日傍晚,有位同修匆匆从我家门前路过,示意我去堂嫂家。去到那里,他心情沉重的对我说,得到个消息,形势非常严峻。当时我心里没有一点惊慌,只是担心那几个刚刚得法的新学员,他们离我家里有七、八里路。第二天一早,我做完家务,骑着自行车出发了,一个一个的找到他们,告诉他们一定要把握好自己,守住心性,多学法。

在回来的路上,天下起了雨,我也没有停下,一直跑到家,全身上下全湿透了。丈夫和一个熟人在看电视,他一见我便说:你跑到哪去了,看你那一身湿成这样。出事了,快来看看吧。我说:我不看,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该怎么做!心里想着:任何对大法对师父的负面东西都别想進入我的大脑。我心里知道大法是最正的,我们的师父最伟大,最慈悲。那时大法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七二零后,我仍然坚持到堂嫂家炼功,迫害不断升级。邪恶每天撒着弥天大谎毒害世人。丈夫开始害怕了,他冲着我说:你再去,我就把你的东西毁了。我没搭理他,谁知他一下冲到楼上,把师父的法像撕毁,然后又烧了(后来他发表了严正声明)。我急哭了,为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而哭,愧疚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淌。当时我把那些烧成的灰,一点一点的捡起来送到堂嫂家,请她帮我保存。不管形势多么严峻,多么邪恶,我心里一直坚守着正信的一念,修炼大法没有错,向往“真、善、忍”没有错,是恶党太邪了,是邪恶容不下正的,我想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能少学法,少炼功。我经常背着师父关于这方面的法:“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 “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精進要旨》〈大曝光〉)。

其实师父早就告诉我们怎么做了,把所有的东西也都给了我们,就看我们能不能真正的悟道,大法弟子就面临着这样巨大的考验,这么重大的选择,深感我们的责任又是多么的重大啊!

在大法被迫害,师父蒙冤之时,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身负责任去维护法,证实法啊!有同修都陆陆续续進京上访,证实法。我也萌生去北京的念头。我把心里话告诉了母亲同修,她说:我也想去啊!这些日子以来,心里很着急,就是想走出去证实法,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和母亲还有另外两名女同修,终于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到了火车西站,我们也不知道信访办在哪,就直接去了天安门。

到了天安门,那里有好多同修,其中,三个从四川来的年轻女同修中有一个孕妇(大约有七、八个月,快生了),她们告诉我们,来了两天了,找不到信访办,信访办的牌子都被邪党政府给取了,见人就抓。她们招呼我们一起去抱轮。就在这时,来了帮警察,将我们强行带到天安门后门派出所,后被当地公安接回。

当时我们被带到公安局的政保科。我所在镇的派出所所长对我恶狠狠的说:你是某某某吗?你犯了弥天大罪。我心想:什么叫弥天大罪啊?我对他说出的话非常的震惊,但没有害怕。因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对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居然扣这样的帽子,而且是出于一个政府官员的口。我觉的他是多么的可怜、无知。他又问我,是谁组织你们去北京的(当时接回的有十一个同修)。我说没人组织,都是自愿的,就是想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证实大法是正法,我们师父是清白的。他说:你这么顽固。跑过来就给了我几个耳光,对着我的胸部就是几拳。他出手很重,但我没感觉痛,只觉的有点麻,牙齿被打出了血。他那股凶劲儿,我没有一点怕,没有一点恨,心里很坦然。他问我以后怎么打算,我说我们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以后坚修到底。他说:某某某,好、好。后来我们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们同修一起背《论语》,背《洪吟》,跟犯人讲真相,晚上坚持炼功。尽管是严冬,那些恶警对着我们泼冷水,泼尿,我们都无所动摇,一个月后才放回家。

从此以后,我就被当成重点监控对像。镇上、乡上、村上都安排了专人看管,还强迫我丈夫看管我,并恐吓他:如果你看不好,就不准你做生意,封你的铺子,家里财产全部没收,不准孩子上学。强制他交保障金,在他们打印好所谓的保障书上签字。在邪恶的高压下,我的丈夫给我的修炼造成很大的障碍,对我看管很严,干扰我学法炼功。一见到我学法或炼功就又打又闹。 一次他出去没多久,一下又回来了,一進门见我在打坐,往门上急敲几下。我没有理他,他走到面前就是几个耳光,把我的腿给按下来,我又盘上去。他一气之下,提来半桶尿,从我的头淋到脚,过好一阵我才喘过气来。

还有一次,他正在打我,公公来了。他说:你还在炼吗?打重点,打死了有政府撑腰。他俩将我按在床上。我一下爬起来,我说:我是神,难道还怕魔吗?你们不能动我,也不准你们动,他俩吓的都倒退了几步(其实是背后邪恶怕了)。从此以后,我丈夫再没动手打过我。

邪恶时常到家里头骚扰。有一次镇政府与派出所及乡政府十来人闯進我家,将整个家乱翻一遍,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呢?他们又绑架了我,同时绑架的还有几位同修,强行将我们关進拘留所,还将我们挂牌游街,半个月后才回家。

在那邪恶疯狂的日子里,我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其中有段时间,还被迫流离失所。经历了三个多月流离生活后,我想这外面不是我呆的地方,应该回家,开创自己的修炼环境,要做一个修炼人该做的事。我就给村书记、村长写信,讲真相,给丈夫写信,我必须回家,然后给村书记打电话,她说:你回来吧,就在家里炼,有事我给你挡着(这位书记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后来我又给丈夫打电话告诉他,我回来必须有一个修炼的环境。他说:那你就一个月炼一次功吧。我说不行,我必须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做我该做的事。他说:那好吧。一个真正的修炼环境开创了。只要我们悟到了,坚定了,师父就帮,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四、救度众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学法修炼有了自由环境,丈夫也逐渐的明白了真相,《九评》光盘和其它真相光盘他都跟着看,也做了三退,对以前所说、所写、所做,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言行,发表了严正声明,以弥补过失。在以后,不管我做什么,他从不过问,有时出去发资料到深夜二至三点回来,他也不说什么,只是提醒要注意安全。

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开始只是发资料,帮家人、亲朋好友和一些熟人三退,后来就坚持使用真相币。记的第一次拿包资料回家后,放这也不是,放那也不是,拿回几天了也没出去发一份。我知道一定要突破,第一次我只拿了六份,走出家差不多一里路,才发放了三份,还有三份我想放到对面那几栋屋去,刚走近,一只狗就叫了起来,这一叫不要紧,接着就是几只同时叫了起来。我没有怕,站那发了一会儿正念,那几只狗就象有人赶它们似的,一下就跑了,其中还有一只吓的滚下一个一丈多高的坡跑了。我顺利发完这三份回家了。第二次就带了三十多份,很顺利就发完了,后来我就带着堂嫂(当时六十多岁)一起出去发,周围几个村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还有一次和另一同修出去,我们是用油漆喷写真相,那晚我们出去的时候,风刮的很大,我们也没想那么多,就去了准备去的地方。我们转了一圈,可能有十来里路吧,那晚我们做的很顺利,往回走,一出这个村庄,可风还刮的很大,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帮了我们啊!

二零零八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在堂嫂家又成立了学法小组,风雨无阻,一直坚持到现在。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是比起做的好的同修相差很大。由于长期不会向内修,遇事不能时时用正念对待,表现家庭魔难很大,先是公公出了车祸,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生活起居都要人照料。后来婆婆又病重,卧床不起,需要照料,我一个人忙里忙外,丈夫丢下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做,去做些其它生意,业务又不熟,老是在亏。对于家庭矛盾的出现,我没有正念对待,也没去否定它,逆来顺受,严重影响了我做好三件事。这种状态持续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公公和婆婆相继去世之后,我才知道丈夫做的生意已是血本无归,而且又染上赌瘾,欠债数十万元。连儿子上大学的学费都无能力缴。丈夫又外出数月不敢回家。面对这一切,我才开始正视自己,反思自己,我开始了大量学法。

师父讲的正法修炼的理不断的提醒我,也使我清醒认识到接受迫害将是没完没了的巨关巨难,甚至会把我拖到可怕的境地,邪恶就是要毁掉大法弟子的正信,达到其迫害的目地。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大法的粒子,我们的责任是正一切不正的,把一切不正的都按大法去归正,而不是被常人或邪恶所带动。不能无可奈何的再受邪恶的迫害了,我们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也能给人带来福份。魔难的出现并不可怕,怕的是一个修炼者无法在法上明晰自己的不足,真正在法上认识,在法上提高了,其实它什么也不是,什么困难也挡住的。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经文中说:“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身边的同修帮助我,鼓励我从法理上悟上来,从心性中提高上来,用法来衡量,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用正念去对待所出现的魔难。我开始向内找自己,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人心、执著和观念,比如:争斗心、怨恨心、急躁心、色欲心、瞧不起丈夫的心、只想改变他人而不想改变自己的心,还有遇事不去用正念对待。还有这么多人心在,却不自知,其实这些人心与执著的产生,并非是我们先天之所有,是我们在层层下走过程中,套在我们身上的一层层衣服罢了。看穿了它的产生,尤其是分清了它并非是我们先天的真我,在大法修炼者面前,怎能奈何得了呢!

面对数十万元的债务,我没有痛苦,没有怨恨,我开始跟几个月未见面的丈夫沟通,处处用善心对待他,鼓励他,帮他处理好,平衡好被欠债主的关系,让他回到家,以后堂堂正正做个好人。回来后,我叫他认认真真看《转法轮》。他接过去后就认真的看了起来,三天就把书看完了,并认真的对我说,这书实在太好了,我也知道今后怎么做了。他开始做起他的老本行,而且生意特别好,一年下来就还了几万元的债,人也特别精神了,脾气也好多了,与以前判若两人。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还读过几遍《转法轮》,系统读过师父的其他讲法,有时还跟着炼功。我们的家庭状况也发生了神奇般的变化,大儿子也找到了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三、四年时间,这数十万元的债务基本还完,大儿子也走入了修炼,小儿子在去年也开始学法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的“小花”也开放有两年了,现在我也能做一些讲真相的项目了,也能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只要我能开口讲,效果还不错。其实这一切都是在大法的无边威力下,师父慈悲呵护下带来的神迹。

今年以来,我又学会打真相语音电话和彩信群发,天天坚持出去做,风雨无阻,做的得心应手。这些都源于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给予我的智慧。虽然我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今天,师父给予我们的实在太多太多,而我所做的却是太少太少,弟子唯有精進,才不负师恩,不负使命,不负众生所望。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