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助师正法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天赐圣缘,我万分荣幸的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举办的讲法学习班,得到了这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庄严无比,看到美丽的亭台楼阁忽隐忽现,瞬间我忆起十年前那天深夜我看到的大笑佛,一模一样,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激动,泪流满面,心中不住的呼喊:是真佛降临人间了!我找到师父了,这才是我多年苦苦寻找的师父啊!千百世的轮回转世,艰辛寻师求法的历程今朝终于如愿以偿了。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好!

光阴似箭过眼烟云,顷刻间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此时心情感慨万千,意识到时间的瞬间即逝和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心中真念即生:这难得的辉煌神圣法会我要参加了。

我深深的感到大法赋予我辉煌荣耀的修炼历程,使我在这风风雨雨中堂堂正正走到今天。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种种神奇,见证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无比伟大。虽然历经邪恶腥风血雨中的种种苦难和多次生死考验,但都挡不住我在修炼路上前進步伐。回首历经的神路,有所辉煌,有所收获,有所提高,使我真正体会到:师父让做的事,一定是最好的、最正的,只要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师尊安排的路,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就一定会达到师父所要的。

在此借第九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之际,将我在十八年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寻师访道

我从小天目就开着,能看见另外空间亭台楼阁,还有金黄色两条大龙时常在我身边翻滚不停。小时候父母工作忙,由外祖母看护我,因为她是虔诚的佛教徒,每天拜佛诵经念佛号,同时也让我跟着打坐念佛,有时我看到很多美丽的仙女降临佛堂,都不说话,只是笑。

一天,外祖母把我叫到她身边,说她要回天国世界了,我莫名其妙,问她天国世界在哪里呀?她说将来我就知道了,并叮嘱我一生要多积阴德,行大善,勿杀生,还说:“切记!千万不要出家修行。”说我有高师在世间,说她老了,等不到那天了。不久,外祖母预知时至,面带微笑,端坐圆寂了,终年八十九岁。她留下的遗言,那时我全然不懂,只是悲痛大哭。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在长大成人过程中,由于受邪党文化灌输,演变成一个不相信有神佛存在的无神论者,堕落沉迷在这五浊恶世的乱世中,为名利情而奔波而疲倦不堪。

一九八四年夏天,我患上了一个怪病,看到有不同形象的人在我身体周围、上下左右、无边无际,日夜伴随,吓得我白天黑夜不敢睁眼,去了好几家大医院都治不了,最后被确诊是癔病。一天,我找到一个会过阴、算命的老大娘,痛苦求她救救我,她笑着说:“你没病,是佛缘到了,头顶还坐着一个大佛在保护你呢。”她还说:“你家有一个老人打坐往生了。”我突然想起了外祖母生前的遗言,我忙说:我从今天开始信佛。

一九八四年底一天深夜,一声巨雷在我头顶爆炸,把我从睡眠中震醒坐在床上,整个屋里光芒四射,眼前出现一尊金光耀眼的大佛,打着大手印,看着我大笑,笑声震天震地,由远而近,当我眨眼之际,一切又都消失了,屋内一片漆黑,大约半小时我才缓过神来这不是梦,我禁不止内心激动,就高喊:我要做佛!我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我怎么会来到这里?然后我就大哭了起来,夜深人静惊醒了邻居和我丈夫、孩子,他们都认为我犯癔病了。

从此我相信有神佛存在。那尊金光闪闪大佛的形象,在我灵魂深处扎了根,我暗下决心今生今世一定要修成佛,早日找到我世间的高师。

那时大法还没洪传在世,我只好走入佛教修行。在十几年的岁月里,我为寻找高师,吃尽了苦头,历尽了千辛万苦寻师访道,尝试过许多佛教各法门的修持苦行,可到头来,佛法的真谛仍遥不可及,深感佛教没有真法,也没有高师。渺茫绝望的我心沉大海,时常跪拜仰问苍天:真正的高师在哪里?真正的佛法又在哪里?

二、天赐圣缘

在我绝望之际,一九九四年七月间,有一名参加李洪志师父在济南讲法学习班的法轮功学员,向我介绍法轮功,她说:你修佛十几年了,去安一个法轮吧。然后又借我一本《法轮功》书,我从书后页往前看,当看到师父四月初八降生吉林公主岭这句话时,我控制不住自己,莫名其妙放声大哭,之后只要看书就哭,我不敢再看下去了。

几天后,有一名佛教居土连续找我三次,让我看法轮功录像带,当我看到录像带里有一尊金佛打着大手印,我震惊了,猛然想起十几年前曾见过,瞬间,我感觉到腹部有法轮旋转,转得非常快。此时我有些害怕,不知何因,这学员向我解释说,是李洪志师父的法身给我下法轮了,是好事。当时我的身体就有离地感觉,看到很多小孩在我头顶、肩上、身体里川流不息,抓也抓不住。我就念佛号排斥,也不起作用。三天后,我基本学会了法轮大法五套功法,炼功时常看到师父身穿黄色炼功服在我面前炼功,我在抱轮时,听见法轮带有风声旋转,连家里常人都能听到。我打坐时,感到身体高大无比,能看到无量无际的神佛时隐时现。然而,尽管神奇频现,我因受佛教局限,还是疑惑不解,认为都是幻觉。

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天赐圣缘,我万分荣幸的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举办的讲法学习班,得到了这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庄严无比,看到美丽的亭台楼阁忽隐忽现,瞬间我忆起十年前那天深夜我看到的大笑佛,一模一样,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激动,泪流满面,心中不住的呼喊:是真佛降临人间了!我找到师父了,这才是我多年苦苦寻找的师父啊!千百世的轮回转世,艰辛寻师求法的历程今朝终于如愿以偿了。

大慈大悲的师父给我们讲了宇宙苍穹至高无上的法理,给予了我们宇宙中所有生命最大殊荣,给每一个生命留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回归的万古机缘。师父说:“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

师父的高德大法,打开了我来自久远的记忆,唤醒了我沉迷的本性。把我从佛教盲修瞎练的绝境中,指明一条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启悟我多年埋在心底不解的怪病之迷,我暗暗发愿:“我一定专一修炼法轮大法,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早日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直至圆满!”

三、狱中证实法

在这佛恩浩荡、法轮大法洪传的岁月里,人们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人传人,心传心,有多少人永离病痛的折磨;多少人洗心革面,从新做人,人们道德回升,幸福安康。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违背天理,颠倒黑白,无端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在这宇宙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为了给大法讨公道,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去省政府上访,三次去北京上访,去中央信访办上访,去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上访,并向中办、国办递交大法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文章和资料,证实大法是无罪的,师父是清白的。在这巨难中,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这风风雨雨的历程中,我经历了放下生死的过程,同时也是证实大法、同化大法走向神的过程。

在这场邪恶至极的迫害中,我被视为所谓“重点人物”,被开除工职,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尽管迫害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但是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和意志坚如磐石,在邪恶的妖风恶浪中,我更加坚强。作为一名真修弟子,捍卫宇宙的真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用全部生命去助师正法,所以我无论是在邪恶劳教所,还是在邪恶监禁的狱中,时刻不忘讲清真相,救度有缘之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冬,我三次進京上访,去省政府上访,书写大法真相标语,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進臭名昭著马三家教养院。

在邪恶黑窝里,我正念不足,怕心很重,懦弱恐惧,每日默默承受着种种非人的残酷折磨,忍受着邪悟者对我的围攻,在这难以承受魔难面前,我心中燃起了对恶警和邪悟者的痛恨。

一天,我梦见师父的法身来了,我忙磕头说:师父啊,快带我离开这里吧。师父法身摇摇头说:这里也是一层宇宙空间,里面的人都是你的亲人,怎么忘了救人的头等大事呢?我从梦中惊醒,实实在在的感受到梦境真真切切、历历在目。我哭了:这不是梦,是师父点化弟子身在牢笼而心不在法中,被人心的执著所困扰,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是证实大法的高级生命。我醒悟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不是来遭受迫害的,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

启悟同修归正

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有了天胆,由痛恨变成同情与慈悲,我主动寻找机会接触邪悟者,有时传递纸条与其在法理上的交流,启悟她们赶快回到大法中。我还自编歌曲“千年盼师 重返家园”,唱给她们听,呼唤邪悟者快快归正。我边唱边流下泪水,她们有的也落泪了,有的清醒了,有的找到狱警,表示自己还要坚修大法,“转化”是错的。

一天,一名邪悟者把我告了,说我跟教养院唱反调,做反“转化”,气急败坏的教导员把我叫到办公室,狂喊狂骂,恶狠狠地说:我们转化一个很不容易,你一唱歌她们就反弹了,你真是埋在劳教所里的一颗定时炸弹,是个很危险人物。她把两根大电棍充上电,准备电击我。这时我心生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惧怕邪恶!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是走向未来宇宙苍穹的神佛,如果被她肮脏的黑手电击,使她犯下大罪,是天理的悲哀、我的耻辱。我决不能让邪恶得逞犯罪。于是我正念十足的高声大喊:“我身犯何罪!我没杀人放火、偷盜抢劫,只是唱了一首歌,你妄想在我身上动电刑。”我手指她说:“我无罪被关押,已经是千古奇案,今天你要电击我,天理能容你吗?你不怕遭报应吗?我的生死早已放下。”她忙说:谁电击你了,以后不准你唱歌了……然后愤愤离去。

几天后,我被转到普犯小队关押。无论在哪里,我都不放过任何一个讲真相的机会。

给普犯与狱警讲真相

在普犯小队,每天我都用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为别人考虑,善待普犯,真心帮助她们,她们都非常感谢我,都称我为“法轮大姐”,有困难、有伤心事都找我。我借此机会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神奇以及做人的道理。我用纸条默写二十几份师父诗词《洪吟》<做人>的法,传递给她们,她们都说这个法理说得太好了,她们全都背下来了,表示出去以后一定学法轮功,不再做违法的事了。以后普犯队很少出现打人骂人的事了。

几天后,狱警王某得知此事找我谈话,说:“法轮功么这厉害,能把恶狼变成绵羊。”她还说:“法轮功的人都说我有佛缘,其实我是佛教徒,今天你不用干活了,给我讲一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给她讲述了我从佛教走入大法修炼的全过程,当时她用赞叹的目光看着我。然后我背一段李洪志师父的法理:“释迦牟尼、老子当时讲的理,都是我们银河系范围之内的理。我们法轮大法炼的是什么呀?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我们炼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等于是炼宇宙。”[1]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我十几年实践证明末法的佛教的确不行了,望你莫错良机,看看《转法轮》这部天书。可能就会有更大的收获。她答应了一定找到《转法轮》。

狱警变了,不再做“转化”了。事后被大队长李明玉发现,她说:“你胆子也太大了,弘法都弘到我们警察头上了。”我说:“无论是谁,只要想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告诉她这千真万确的事实,其中包括你。如果你想知道,现在我就讲给你听。”她急忙说不听,以后别演讲了。

一天,劳教所所长找我谈话,说今天她值班有时间,想听听我不“转化”的原因。那天我从晚上七点讲到深夜零点,我真诚的告诉她,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讲述了我亲自参加师父讲法传功班的壮观景象;讲述了大法对强身健体的独特功效;同时也讲了许多因果故事,讲了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报应如影随形的道理,也告诉她善待大法弟子就等于善待自己等等。最后她说:我亲戚也有炼法轮功的。行了,以后你就保持沉默吧!你不用转化了,我想办法,用其它渠道让你回家。

二零零一年的三月二十三日,我突然出现病态。我明白是师父演化让我回家。在师父的法身呵护下,以“保外就医”的方式走出教养院。

从劳教所回家后不久,我身体就完全恢复正常。我先后找到了明真相的四名狱警,给她们送去四本《转法轮》,其中二人都走入大法修炼。她们都激动的说:感谢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

在黑窝监狱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在“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我外出喷写大法真相标语,悬挂大法条幅遭人出卖,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在那阴暗的人间地狱中,无论是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的摧残,始终没有动摇我坚信大法的金刚意志。狱警大队长、小队长无数次找谈话,命包夹威胁我,强制给我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和诬蔑大法的恶毒话语,我一概排斥并揭穿她们的恶毒的谎言,我每天处处都寻找机会讲真相。我不放过身边每一个人去讲真相,小队里六十九人我都讲到了,其中有的在狱中得法了,包括包夹和对我行恶的人,我每天坚持不懈给她们讲大法修炼故事,法轮大法是世界上最玄妙、最美好的神奇功法,能使人荡尽心灵污垢,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得此功法会给人带来不可思议的大福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家庭和睦幸福平安。待你们刑满释放后一定要学法轮功,就不会再有苦难和不幸。有的普犯流泪说:我相信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要是早学了法轮功,就不会做违法的事了,也不能在这人间地狱遭这份罪了。

后来,大部份犯人都认同大法,昔日的包夹变成我的保护者,帮助我抄写经文传递经文。有一个普犯老太太还公开在狱警办公室门前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狱警踢了两脚。她回来告诉我说:“今天我很痛快,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想让监狱里都听到,被踢两脚也值。”

一天队长找我谈话,说我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做事公道,犯人都信任我,从今天开始叫我做质量检察员。她说:按理说这项工作,按规定是不准安排你的,因为你没转化,但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选。

我的环境变宽松了,包夹被撤掉了,我可以自由上下楼行走,有机会我就向外小队犯人讲真相,给大法弟子传递经文。我很珍惜师父给我开创的环境,我做的一切都是堂堂正正的,队长常安排我帮她做所谓管理、教育工作,让我帮助开导那些没有素质捣蛋的犯人,我借此机会向她们讲真相,背大法经文《洪吟》<做人>给她们听,以后她们全变了,也不骂人了,也不打架了,都从好人做起。队长很满意,说:你真是个才女,干啥象啥,聪明智慧过人,我真佩服你。我说:“我的聪明智慧一切都来源于法轮大法,是师父的教诲使我才这样做的。”

狱中显神奇

二零零四年三月中旬,由于长期超负荷的苦役我的右手起了一个鸡蛋大的脓包疼痛难忍,普犯都说这种病容易癌变,狱警也劝我去医院动手术,都被我婉言谢绝了。一天,看大门的普犯问我:“你这么坚定的信仰大法,怎么还能生这种病呢?如果你让这包下去,我就相信法轮功。”我不假思索的说:“明天就让这个包消失。”夜间十二点收工后,我就对着这个脓包发正念,让脓包立刻离体,邪恶的因素灭掉!我看一眼,脓包没灭掉。我也没在意。第二天中午,普犯来问我:脓包消失没有?我随口说:“消失了。”随即触摸了一下脓包:脓包不见了!我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好久才缓过神来。我的心情万分激动,泪水不停的往下流,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因为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做的。是师尊为了救度狱中的有缘人,将神奇显现在弟子身上,同时也是为加持、鼓励弟子,更好更多的救度狱中的有缘人。

二零零五年四月八日,省司法又下令要求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九十。我又被列为监区重点“转化”对像。监区长命小队长在半个月中一定攻下我这座山头。队长叹声叹气无奈,安排对我白天做苦役,深夜搞车轮战术,刑事犯两人一组,每夜轮换,日夜不停给我念邪恶资料,逼迫我所谓决裂大法。在长达三个月的艰难日子里,我没有倒下,仍然讲真相,后来大多数犯人都不再给我念邪书了,而是帮我站岗放哨,让我睡觉。

一天夜里,又轮到两名普犯李某和于某值班,于某为讨好队长求得减刑,不断的给我念那些胡编乱凑的邪书。我由于疲劳过度,处于昏沉状态。突然我听到雷声四起,又听到一个声音在忏悔,我勉强睁开眼睛一看,普犯于某正双手直哆嗦着,嘴里不断的说:“李洪志老师我错了,千万不要怪我,这破书我不愿意念,是狱警逼迫我念的,要怪就怪她们!”另一个普犯李某说:“不让你念你非念,报应了吧。”就在这时,又一个大雷带着轰隆隆的响声从窗外滚入,在我们三个身边转了三圈,消失了。当时把我们都吓一跳。我以为是下雨了,急忙开窗户向外观看,只见漫天星斗,根本就没有下雨,再往东看,突然看见有两条金黄色大龙正在翻滚,我急忙喊普犯于某快来看,于某只看见了一条龙尾巴,她忙说:“太神奇了!法轮功说的全是真的。”接着她又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一遍:“我正念这书呢,突然从窗外滚来一团五颜六色光团,带着巨大声音向我头上砸来,打掉我手上的书,一个声音说:‘还敢念!’真太吓人了!从今以后我决不念这邪书了,再念就没命了,我也不想减刑了。”第二天,她主动找狱警诉说前晚发生的奇事。狱警不相信,找我问情况:听说你们看见两条大龙是真的吗?我说:“是千真万确的。这样神奇的事在法轮大法里多得数不胜数。”于是队长说:“怪事出现就不应该再学了。但是昨晚发生的事不准对其他普犯讲,影响不好。如果有人问及此事,你就说看见两个黄色的塑料袋飞向天空。”

而我则回忆起童年时,天目看见的两条金黄色的大龙。我明白了:这是我的护法神,而且一直在另外空间伴随着我。

反迫害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厌倦了监狱苦难的环境,距离回家的日子也不远了,思家心切,执著时间,求师父让这日子快点结束吧。此人心一出,马上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烂鬼黑手向我袭来,没过三天,对我的迫害就逐步升级。我知道是人心招来的邪恶。

狱方从外监区调来一个恶警指导员,此人心狠手辣,毒招颇多,没来几天就迫害死一名大法弟子。她视我为她“立功”的筹码,特别对我设计了一套迫害方案,挑选监区最邪恶的两名犯人作为她的工具来迫害我,此二人被监区视为“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能手”,各种狠毒坏招全会。

我想:有师父在有法在,就一定能战胜邪恶。二犯罚我站立,逼我听她们念的歪理邪说,我就坐下背师父的经文《论语》,当她们用污言秽语辱骂我时,我就唱大法歌曲。她们气坏了,说:没见过象你这样的,你怎么不忍呢?我说:你俩是社会渣滓,干尽坏事,遭报入狱,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坏人教训好人,真是天理不容。

三个月过去了,我依然没有被“转化”。恶警指导员见没成效,骂二犯无能,并打了她们,她们又密谋毒打我,逼我“转化”。这也是她们凶残至极的最后一招。当她们罪恶的黑手向我打来时,瞬间我想起师父的教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此时我深感神力巨大,遂高声大喊:“谁敢动我?”我右手猛的抓住一个恶犯的肩膀,手指她说:“你胆大包天!敢动我?你知道我是谁?”她吓的魂不附体,直哆嗦。我松开右手,顺嘴说:“爬墙去!”她果真去爬墙了,双脚还离了地,瞬间又从墙上滑下来,趴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说:“我不敢了,救命啊!”待她回过神后,我把刚发生的事告诉她,她不信,说我胡说八道。另一个恶犯说她:“你可别说了,全是真的,我都亲眼看到了,真吓人啊!”

从那以后,她俩不敢再对我行恶了,反而保护我,每天给我站岗放哨。我每天用白布抄写师父的经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在反迫害中战胜了邪恶。

四、在病魔中放下生死

一天,一姓高的普犯对我说,她做了一个梦,我被保外就医回家了。我动人心,求师父快帮帮我早日离开这长期遭受非人折磨的妖穴、苦海、地狱吧,有重病保外就医也行。

结果不久,我的身体果然出现严重病态,被沈阳肿瘤医院、沈阳部队医院、监狱总医院确诊为患附件肿瘤、肝硬化腹水、脾肿大。我连喘气都变的很困难了。我如梦方醒:师父啊,我错了,是我人心招来这个生死大魔难。后来我病情恶化,监总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晚,监狱狱警急忙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我送回家。次日凌晨,家里亲人硬把我送去沈阳肿瘤医院做手术。医生告知我女儿说,“没有治疗的价值了,也只能活三个月。”我女儿苦苦哀求医生:“宁可治死不能挺死”。于是医生决定一周后给我做手术。

在生命面临生死考验中,我放下了生死,我也醒悟到了修炼人的一念是极其的重要,修炼人的一念就是神与人之间的选择,修炼人如果不时时刻刻悟法溶心同化于法,就很难达到境界升华的彼岸。这时我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师父的教诲:“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 我既然已得大法,死又何惧,我还怕死吗?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是为捍卫宇宙最高真理而来,我还没有完成助师正法的神圣大愿,我还有史前救度众生的承诺誓约未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倒下去。只要活一天,我要用全部生命助师正法,生死由师父定。我心离法的教训太深刻了,身体出现任何问题就是我自身宇宙有不符合法的标准因素在里边,救度众生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才导致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因此我不顾家里亲人的反对,走出了医院,去完成我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电脑和打印,每天我带着肝腹水的大肚子,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酷暑严寒,仍坚持不懈把大法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乡村角落,无数次的摔倒,无数次的爬起,由步履艰难,到走路生风,生命不息正法不止,在证实法这条神路上,在不知不觉中肝硬化腹水的大肚子渐渐消失了。是伟大的师尊慈悲的呵护与大法的威力使我获得新生。

五、监狱门前、检察院内劝退党

感念大法神奇 狱警们欣然退党

二零零七年五月,监狱来电话让我去监狱总医院复查病情。我带了真相资料赴约而去。当监总院一位专家医生看到我时,不禁一愣没说:你还活着,真是神奇。我马上给他讲真相,说沈阳二院、沈阳肿瘤医院都治不了我的病,我没有吃一粒药,也没得到任何医疗救治,是殊胜神奇的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听着直点头,连连说“是太神奇了”。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好”。他忙说:“以后我也要了解了解法轮功。”我把真相资料送给他,他收下了。最后他说:“按着你现在的状况,可以收监了,但是我不会那样做,我也要为法轮功弟子做点善事,我马上给你盖章继续保外就医。”

离开监总院,我又去监狱门前讲真相,我给小队长打电话,队长来了,看到我激动的直跳:“真是你吗?简直不相信这是事实。”然后她又捏一捏我肩膀,又说一遍:“真是你吗?真神了。”我说:“这次来监狱,就是让你亲眼见证大法的神奇,同时我也是来救你的,我们之间有缘相聚四年半,我不能见死不救,天灭中共在即,希望你能退出中共邪党,待将来天灭中共时,不能做它们的陪葬品,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她点头同意了。我说:“希望你千万不要再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事了,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你自己,福报降临幸福安康。”她说:“从此我不会再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事了,看到了你使我明白了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

这时从监狱院内又出来四名女警,看到我都没认出来,队长忙介绍说:你们不认识她了?乘机我说:我是来看你们的。她们这才认出来是我,都很激动说:“你还活着,简直让人不可相信。”我开始讲真相:你们狱警也深受中共邪党毒害,迫害法轮功学员,也是迫不得已的,其实你们也受害者。我刚入狱时身康体健,出狱时在生死边缘徘徊,都是中共邪灵害的,我差点命丧九泉,是法轮大法把我从生死边缘救了回来,我得到新生。我在监狱中所承受的痛苦的经历就是千真万确真实写照。这时我含着眼泪说:“希望你们不要再迫害那些在狱中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她们都点头了。

临走时,我说:“今天见面就是缘份,我想让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我帮助你们退出中共邪党吧。”她们互相之间看看,都笑了,我说:“你们笑了,就是同意了。”她们点点头。

感叹大法蒙冤 检察官们毅然退党

在邪党开奥运期间,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又遭绑架,警察抢走我家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法轮功书籍等大量大法资料,并企图对我非法起诉,妄想再次给我判刑。当我接到检察院传唤时,我心浮如萍,是流离失所?还堂堂正正面对?在这人神一念间之际,我想起师父的教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3]。

我悟到,万事皆因缘,面临这种邪恶迫害,应该抛开表面看实质,是对我又一次生死考验,也是解体埋在我心底隐藏得很深的那颗怕心,而且我也不能错过救人的机会。于是我堂堂正正走進检察院。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呵护下,周围环境变了,办案检察官忙拿凳子让我坐下,沏茶倒水。我说:我今天是来救你们的,真心实意告诉你们法轮大法的真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事先准备好的真相小册送给他们,开始从自身经历讲起,讲我在劳教所、监狱所遭受到残酷迫害和肉体上的摧残,日日夜夜都泡在地狱般的阴森恐惧和难以容身的绝境中。我问他们:我没杀人放火、没坑蒙拐骗,只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就承受这么巨大的苦难,这个中共邪党是不是该遭天谴了?打击善的,就一定是恶魔。如果谁在为它卖命,谁就是千古罪人。

我讲了长达三个小时。这时,一名检察官叹了一口气说:“共产党真是要完蛋了,象你们这些人也不做坏事,不就是一个信仰的问题吗?被劳教、被判刑,的确是冤。”我忙说:“中共邪党的末日就在眼前,我帮你们退出中共邪党吧,待中共邪党灭亡之时,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如果能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家庭和睦,幸福吉祥,劫难来时保安康。”

这时检察官说:“那我们就念念。”然后他问问案子情况,简略做一下笔录,并在纸上写下同意退出邪党。他说:“你回去吧,你的案子,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后来我的案子被撤销了。我真为检察官能明真相而高兴。

在这波澜壮阔的正法时代,被伟大的师尊赋予宇宙中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最崇高的称号我倍感无比的荣幸与自豪。大法给予了我一切以至未来至高无上的荣耀与辉煌,我的一切源于大法,那么我将把我的一切回报众生。谨记师尊的教诲:越最后,越精進,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