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胜利大营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所有参与的同修都是用心在做,同修们真切感受到整体配合中法的威力,大道无形。没有谁是协调人,也没有谁去硬性规定谁做什么,大家只是有一颗想要帮助两位同修的心,师父就把营救安排的非常巧妙,感觉是同修心性到位了,师父在协调整个事情,心里真是无比的震撼和感动。往往是有人一提议做什么,大家都没有异议,而是提议不完善的地方,大家都默默的给予补充。
——本文作者

* * * * * * *

去年我地俩位夫妇同修被恶警绑架。因被抄家,家中被翻的乱七八糟,孩子放学后,跑到我家来,把被抄家的现象描述了一番,我的家人同修当时嘱咐孩子不要慌,领着孩子走出家门,在第一时间将夫妇同修被绑架的消息转告给认识的同修。历经一个月多的努力营救,两位同修毫发无损的回到家。期间感念恩师的佛恩浩荡和大法的无边威力,以及同修之间整体配合的默契。正值第九届大陆法会交流,今天和家人同修共同完成这篇文章,以和同修共勉。

在获知两位同修被绑架后,家人同修第一时间通知了我,我从单位请假回到家,在家人同修和我尽量通知了所有认识的同修后,我心里茫然不知所措,想不清为什么这两位同修会被非法抓捕(心里不认为他们的修炼状态会被旧势力抓住借口)。当时自保的意识过于强烈,因为前一天还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当天晚上在家中冥思苦想,持续发正念否定这种迫害。没能在第一时间赶到派出所去否定迫害,后来得知同修当天晚上已被送往看守所,心里非常惭愧。

在最开始的一周内,我们的营救工作茫然无序,象部队乱了营,刚开始只顾相互转告以免其他同修受到牵连再造成损失,期间不断核实事情的真相,我们找来了两位同修的远在千里之外的亲属,建议他们出面配合要人。过程中我们步履维艰,虽然坐在家里发正念,可是心里总是定不下来,表面上看不到一点希望,相反不断受到不实的消息的干扰:什么这是大案要案哪,什么这个案子是上边管,地方无权过问哪,什么男同修可能被提外审哪,同修可能会被打得怎么样哪,另外空间传递过来的都是同修可能会被迫害致死的信息,女同修可能没经验会被邪恶套出什么呀,邪恶什么早就跟踪几个月甚至几年哪,甚至同修搬了几次家邪恶都知道,加剧了情况的复杂性。

一、向内找,否定迫害

我和同修不断的分析这两位同修被绑架的真正原因(不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借口,而是为了找到旧势力的借口,尽快修正,否定迫害)。我们向内找,这一找真是发现了很多不足:比如我们和两位同修配合期间长期争论不休,谁也不同意对方的观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矛盾出现了不向内找,眼里都认为是对方的错又长期不改变而拒绝让步,而且两位同修对安全不是太注意,家里经常人来人往,男同修对来者是有求必应,同修有什么事都愿意来找他,甚至于外地的同修很多也会找他帮忙,以至于男同修忙得没时间静心学法;女同修对修炼不是很严肃,经常忙于家务、孩子、对工作很上心,对修炼却不紧不慢。这些情况其实以前也多次提醒过当事同修,但是男同修在众多同修面前口碑很好,大家一致公认男同修心性好,宽容无私,乐于助人,而且人非常稳重,最后大家错认为大概是个人修炼状态不同而滑过。还有男同修在与多个女同修交往中,女同修多次表达喜欢找象他这样心性的男朋友。……虽然我们也多次提醒过男同修,但是男同修不以为然,认为自己不会怎样也无所谓。

还有另一个方面就是特务问题,在公安口工作的同修了解邪恶的手段就把这次事件渲染的更为可怕,回想在同修出事之前同修已经多次提到过特务问题,所以营救的过程中这方面的干扰也是很大。一时间是风波四起,不认识的同修需要配合时互相怀疑、戒备,气氛非常紧张。大家在法上悟,不能让特务问题在内部造成干扰。唯一的办法是纯净自己,解体特务存在的空间场,大家都在向内找,很快同修们心态稳定下来了。

向内找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丝毫埋怨这两位同修,继续向内找,我们找到了与其相处过程中的很多不正的执着心,并且看到了其他同修与男同修相处存在同样的问题,我们认定,我们真正的归正了自己的这些心,旧势力考验的一部份借口就会解体,我们发现并归正了很多心:依赖同修的心、怕麻烦的心、拈轻怕重的心、推卸责任的心,还有迟迟不去的争斗心、妒嫉心、固执己见、证实自我的心、求名的心、色心、显示心、安逸心等种种私心。我们意识到,这些心都是禁锢同修的枷锁,解体掉一个心,同修那边连带的空间场就会干净一些,所以意识到一个心、我们就坐下来清除,同时解体两位同修空间场和所有与之有连带关系的同修空间场的这种败物。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们感受到周围的空间场越来越干净。

二、整体配合,大道无形

这期间所有参与营救的每个同修都是用心在做,同修们真切感受到整体配合中法的威力,大道无形。没有谁是协调人,也没有谁去硬性规定谁做什么,大家只是有一颗想要帮助两位同修的心,师父就把营救安排的非常巧妙,感觉是同修心性到位了,师父在协调整个事情,心里真是无比的震撼和感动。往往是有人一提议做什么,大家都没有异议,而是提议不完善的地方,大家都默默的给予补充。

比如有个参与营救的男同修因为一直在前线跑来跑去,一天睡的仅有两~三个小时,甚至更少,初期的时候营救非常艰难,都是他一个人出面在跑,半个月过去了,这种消耗已经使他没有时间静心学法,已经支持不住了,他决定退下来调整状态继续关注,而由其他同修继续担任这个角色,因为他的心性状态已经不适合走在前线,恰好这时师父安排了另两位女同修主动提出接手,而其中一位女同修这几天刚刚走出同修被迫害的阴影。

陪着家属到各部门去要人,也都是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主动要这么做,没有谁统一安排,往往是需要到哪里,适合陪同的同修恰好就来了,或者想找这样的人选,和对方一谈也是一拍即合,过程中没有阻碍,往往是我们的心性到位了,师父就降下奇兵。有接待安排家属的同修,有到远方接家属的同修,有陪着家属到不同场合讲真相要人的同修,有和家属交流的同修,有帮助和照顾孩子起居的同修,有通知营救消息的同修,有配合家属要人在附近发正念的同修,也有在家坚守发正念的同修,有做真相材料的同修,有写真相材料的同修,有发真相材料的同修,有海外的同修……各种人选都备齐了,真是法中什么都有。

三、发正念,解体迫害

记不清哪个同修提议,大家应该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否定这场迫害,不能让邪恶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很快,这个倡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同修的提议值得借鉴:每个人找自己认识的几个同修,由他们各自找人形成二十四小时接力闭环式的发正念,这样保证每一个小时都不是一个同修在发,而是多个人在发。弥补了个别同修由于各种原因漏发正念的情况。这样做的好处是不必大面积统一协调,这样自己周围的小圈子一个闭环很容易形成,有的同修全家四个同修把午夜十二时到晨炼三点五十分的时间全包下来了,理由是他们不上班,容易坚持。

记得每次发正念时,都在认真坚守,一坐在那里,就感觉一下子就坐在了师父早已给下好的机制里,身心一下子就溶到那个机制里了,心念无比纯净,力可劈山,每次发正念都会感到无量无计的邪恶被摧毁,发完正念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信心更足了。一个同修说:二位同修回来的当天晚上,因发正念的同修家里的亲属突然离世而需要去吊唁,这位同修打电话告诉另一位同修帮助发正念,不能有空缺,另一位同修欣然同意。去到那里之后,听到同修已经回来的消息,真是非常欣慰。

四、摆正基点,解救众生

同时我们还意识到,营救同修的基点问题,是要借同修的被迫害来救度与此相关的众生。做的过程中我们抱着让众生明真相的善念,而不是单纯为了营救同修而营救,我们了解到两位同修因为这些年被迫害,远隔千里的常人亲属一直处于不理解状态,这次正好是向他们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同时我们要借这个机会向被迫害同修的单位同事、领导,还有出面绑架的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员讲清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告诉他们被绑架同修的善良。

首先我们找到同修远隔千里的亲属,动员他们到这里参与营救,因为有家属出面,同修才好陪同能与相关的人士更方便的接触讲真相,揭露邪恶。先是女同修的二位哥哥来了,我们向他们讲了真相,接着男同修的二位姐妹也赶来了,为了联系方便,让他们住進我们事先安排好的旅店,大家一起商议,同修们把大法的洪势、大法的真相及同修被绑架是非法的和家属做了沟通,明显的感到同修的二位哥哥正气挺足,他们决定留下来参与营救。两个姐妹来时怨气很大,对此事很不理解,怨给她们添麻烦了。大家不断讲真相,使她们改变了态度,后来都站在了理解支持的一边。

随后我们向被绑架同修的所在单位的同事、领导讲真相。我们首先找到了女同修单位的科室领导,领导表示同情,对同修的工作也表示认可,并表示只要他能做到的会尽力做,并指点我们到单位的书记那里去沟通一下。我们来到女同修单位的书记那里,陪同去的同修及家属和女书记讲,外边的同修发正念,开始时女书记就是打官腔,说这是公安机关的事情,我们管不了,往外推,你们还是找公安机关吧。后来还说我们有上级主管机关,你们找我们的上级吧。大家借机找到上级单位的“六一零办公室”主管,有同修在里面和家属一起向“六一零”成员讲清真相,外面同修持续发正念。之后接连几天去公安局讲真相、发正念,大家又上派出所和直接参与绑架的警察讲。在这过程中有很多曲折,明显的表现是各个部门相互推诿,把家属推来推去。

那些天里我们和亲属就是在单位各个领导办公室、“六一零”、派出所、公安分局转着圈讲真相。他们一圈一圈的推诿,我们就一圈一圈的讲真相,我们还向两位同修单位的众生讲真相,同修们各尽所能,向他们寄真相信、打语音电话,真相传单、大小不干胶,海外的真相电话,明慧的信息传递,使各种真相及时铺满了单位的各个角落。

几天后被绑架男同修的二位姐姐提出必须回去上班了,因为向单位请假的时间已到,二位姐妹带着无奈的心情离开了,一周后女同修的二哥说感到自己尽到最大努力了,单位的班不能不上,也带着遗憾的心情离开了。最后仅剩下了女同修的大哥和我们一同坚持着。我们鼓励这位大哥不要气馁,要坚持去向这些相关的单位及个人去沟通。快二十天过去了,仅剩下的女同修的大哥这时也因家里有事情,也得回去了,怎么办?这边同修配合家属持续向相关部门讲真相要人不能停止,没有家属陪同同修继续要人是不行的,这时我们又想到女同修还有年迈的老父亲,在很远的外省,为了老人的安全,我们特意派了一位男同修去接,老人家是吃素食的,不能用普通人家的锅具,我们就安排了素食馆附近的旅店供老人住宿……仅仅几天,老人就承受不了了,因为老人带着外孙去了公安机关,那些警察互相推诿,老人感到心情非常压抑,说如果再不走就得交待到这(意思就是死到这)。没有办法,只好让老人走了。这时只剩下了年幼的孩子。这时我们又想到男同修的老母亲是位同修,但身体状况不太好,现在女儿家住,这时应该来了。先来的二位姐妹事先就讲了,她们的母亲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当我与男同修的二位姐妹沟通希望她们的母亲能够及时到来参与营救她们的弟弟时,马上遭到二位的一致反对,说“我们不能因为我的弟弟把我妈也搭進去”,因为老人平时喘气都困难。我们还是反复的跟她们讲,“要想到亲人如果出不来的后果,多少同修被迫害离世了。”终于她们答应让老同修走出来了。老人来了,身体状况比想象的好得多,但开始两天,老人就是流泪。有同修陪着老人祖孙同修学法交流,老同修的正念逐渐出来了。老同修正念十足的要把儿子儿媳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全都要回来,这时老同修眼睛亮了,气色也好了,不咳不喘,腰板也直了,而儿子和儿媳在这个时候也突然回来了。

由于我们尽心尽力的帮助两位同修及他们的家人,同修的家人真切的感受到我们和两位同修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他们很受感动。两位同修回来的时候,女同修的哥哥感慨的说:你们胜利了!

二位同修也非常有正念,在里面做的非常好,男同修在最初被抓时,确有邪恶说要提外审伺候他,把他当成大案要案对待,最后却不了了之了,他在里面毫发未损,连普通提审一次也没有,女同修被非法关押期间,正念出来了,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并且绝食反迫害,喊口号震慑邪恶。回来的时候虽然瘦了一些,人却分外精神。

回想三十二天的营救,非常可贵之处是同修们没有一个人埋怨这两位当事同修的不足,而是尽心尽力的想要帮助同修,这是我看到这次营救的最闪光的亮点,往往以前的营救失败之处是同修不能全力配合,原因是都在埋怨当事同修的不足,其实那是不向内找的真实体现,这么做其实是站在了旧宇宙的理的一边,这个理就是同修有过错理所当然就得被迫害,全然没有想到大法弟子是在大法中修的,是有师父在管的全新的生命,旧宇宙的势力怎么配插手呢?作为我们的同修,我们是一个整体,在同修被拉下水的关键时刻,我们不去拉他赶快上岸,还去研究他怎么被拉下水的,那不是本末倒置吗?

自己以前在这方面也是认识不清,感到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利用这么一次整体配合的机会,让我们看到了整体配合的巨大威力。这次写出来向师父汇报,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同修共勉。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