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风雪山中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有一次,我上山安大锅时天还好,可是刚刚安完就下起了鹅毛大雪,我来不及喘一口气,骑上摩托车就下山了。暴雪越来越狂,为了早点赶回去,我飞速的在雪道上行驶,车的前轱辘带起来的泥雪也飞速的打在我的脸上和身上。不一会儿狂风也来了,不知是因为狂风暴雪在飞舞,还是因为我在风雪中飞速的在行驶,我就象一个暴风雪中的泥人在急速的向山下奔驰。到家后我面目皆非,妻子不认识我了,我说:“是我,快给我往下扒衣服。”我的泥巴色的棉衣、棉裤全都粘到身上了,她还以为同修给我换了一身衣服呢。在冬季上山遭遇暴风雪的袭击是正常现象,象这类的事情我不止一次的遇到过。
——本文作者

* * * * * * *

师父好!
同修们好!

修炼大法使我这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年人,变得思维敏捷,行动迅速,做起事来使年轻人所不能比的,同修们送我一个美称——山里飞。今天同修送我一支金笔,我借明慧这一平台,参加大陆法会,第一次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回报我这十几年来的修炼体会,不当之处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苦难中喜得大法

我生不逢时辰,长不择年代,一九五二年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山旮旯里,母亲生下我就悲惨的去世了,当我刚刚呱呱落地的时候,奶奶就抱着我在这个山沟里到处讨饭,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恶劣的环境摧残着我的身体,几岁的我还不会自己吃饭,要奶奶嘴对嘴的喂我。邪党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搞,大跃进、吃大锅饭,使我们这个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家中一粒米都不存在了。我的身体和智力的发展远远跟不上年龄增长的需要,到了该上学的时候我却進不了学校,该中学毕业了我连小学都没念完。文化大革命使我这个本来就认不了几个字的青年彻底的失去了学习的机会。

工厂的倒闭,使我依靠养家糊口本来就微薄的工资也泡汤了,我没有了固定的收入。凭着我的诚恳善良和勤奋努力,我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建立了一个美满的家庭。可是我找不到自我,我是谁?来到这个世上干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为何?我这个性格很内向的人,整天苦苦的思索着这些没有人能够给我解答的问题。

在岁月的蹉跎中,我养成了好抽烟的习惯,每天都要抽二~三包,但这并没有减少我心中思索的烦恼,反而使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三十多岁的我便开始了漫长的血压高的病程,其它的病也接踵而来,什么头痛、腿疼、颈椎痛,腰疼、背痛、肚子疼,经常和医院打交道。有一次我们夫妻双双住進了医院,病魔就是这样伴着我、缠着我、魔着我。我被折磨的痛苦无法诉说。难道我来到这世上就是来生病的吗?有谁能够告诉我,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为什么?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朋友告诉我:“《转法轮》这本书你看看,很好。”我说:“我没有文化。”他说:“你看看就知道了。”于是我立刻到书店里买来了《转法轮》,坐那就看。平时我没有洗手的习惯,可是这次看书我自然的无意识的要洗洗手,每次去干别的事情,再看书之前肯定要洗手。我还有一个习惯,不管多忙晚上的新闻联播我一定要看。可是今天别说看新闻了,就是妻子叫我吃晚饭,我都顾不上了,一头钻到《转法轮》里不出来了,直到晚上九点多,我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了。

《转法轮》这本书把我人生的迷惑、不解的问题全解答了,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我知道了生命的真谛,我知道了我是谁。我的烟瘾很大,看书期间我想抽根烟,烟盒就在旁边,我的手就是抬不起来,我悟到了慈悲的师父不让我抽烟,于是我就不抽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抽烟了。

第二天我接着看,今天我看书和昨天看书可大不一样了,我的鼻涕眼泪止不住的流,而且我一天去了五次厕所,奇臭难闻,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呢。几天之后我在单位上班,我们出办公室的必经之路是都要踏上一个井盖,这天这个井盖坏了,但谁也不知道,前两个同事都先后掉到井里摔伤了,我是第三个踏上井盖的,井盖踏翻了,可是我人却站在井盖旁边,大家都感到奇怪,唯有我心里明白,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呢。也就在这几天我不能下楼了,下楼时我不是往下走,而是向上飘,我必须抓住楼梯扶手才能走下去。我知道师父把我的大周天打通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向上冲。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才看了几天书,身上的病就不翼而飞,轻飘飘的走路生风,下楼反而向上飘。

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紧接着我到书店里把其他的大法书籍都买来了,按照《大圆满法》书上的图,自己在屋里比划着炼功。起初我瞒着妻子关着门一个人炼,后来妻子发现了,而且知道了我的神奇变化,她也在旁边比划上了,就这样我们夫妻双双都走上了修炼之路。从此我们俩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大法书,电视再也不开了,社会上发生了什么我们全不知道,直到八月份我们悟到了应该参加集体炼功,在我们到处找炼功点时,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安大锅救度众生

二零零六年外地一个同修对我说:“你安大锅吧。”我说:“这是高科技,我没有文化,做不了。”他说:“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什么都能做。”回家后我反复思考,学法之后我茅塞顿开,决定承做这个项目。从二零零六年到现在我从安大锅到安小锅,伴随着新唐人电视台各种型号的改变而相应的進行改变。我安大锅所覆盖的面积很大,从安大锅一开始我就放下了生死,专心致志全力以赴,哪里需要就到那里去,随叫随到,风雨无阻,成了我们这一地区安大锅的专业户。

我安大锅不收一分钱的劳务费,对于特别困难的同修无偿的赠送材料。有同修看我很辛苦,建议我也象别人一样收三十元的劳务费。我说:“我是为救人,收钱的心不纯。要是常人的大锅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做,我工作都不要了,我还会去挣同修的这三十元钱?”就在我刚刚确定安大锅的时候,我的邻居给我在家门口找了一份轻松而工资可观的美差。我还没有发话,妻子就替我回绝了,回头对我说:“这是考验,好活早不来晚不来,我们决定要安大锅了,你有好活了。”几年来,我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以一颗纯正的心去救人,所以我所到的地方,要求安大锅的人越来越多,我很少有休息时间。

刚刚开始,我不懂技术,不熟悉地理环境,也不知道注意安全。我把自己家里的三轮车改装成电动车,把装大锅的器材放在车上,裸露在外面。我去外地装,可是我对外地的路线不熟,就停下车来在路边打电话。就在我打电话的同时来了四个警察把我的车围住了,他们在看车上面的器材,我还在继续打电话。当我打完电话在三轮车旁边准备启动的一瞬间,那四个警察齐刷刷的排成一排背向我的车站在那里不动了,我知道师父把他们定在那里了,是师父在帮助我。我当时只是在想怎么安好大锅,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邪恶怎么会来迫害我,师父看我的正念特别纯,所以师父就帮我把他们定在那不能动了。在一般的人看来那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四个警察还不象恶狼看见绵羊一样把你撕碎了,可是在这危难之中,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师父来了,于是我安全的从他们眼皮底下走脱了,这真是如师父说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1〕

因为我从一开始安大锅就学了很多法,满脑子装的都是怎么去救度众生,没有自我,早放下了生死,我是在用这个肉身行神事。初次安锅遇到这么神奇的事情,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为救度众生掌握好安大锅这个高科技项目增加了无限的信心。

有一次我带了两个同修進山,山里的天变化无常,上山时天气晴朗,可是不一会儿就变了,雪花纷飞。尽管如此,我们也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等我们完成工作之后,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下了一尺多厚,我们是坐公交车上来的,可现在公交车已经停开了,山上的同修不让我们走,可大雪封山最少要个把月、二十天才能有公交车上来。如果我们留在山上,起码要有二十多天回不了家,这样我们有很多的事情都做不了,所以我们必须回去。我们三个人就在这离住处一百多里以外的雪山上开始了长途的跋涉,雪还在下着,我们三个互相搀扶着,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的摔,不一会儿我们都成了雪人,有时候我们就分开,怎么走的快怎么走,可以想象在这一尺多厚的雪窝窝里走,怎么能走的快,所以我们简直有时是连滚带爬,在有坡度的地方我们几乎是主动的向下滚。我们念着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2〕。天渐渐的黑下来了,我们已经跋涉了五十多里,距离住处还有五十多里的距离,就在我们感到筋疲力尽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辆面的,我们都惊呆了,深信这是师父派的车来救我们的,不然在这大雪弥漫的山间怎么会出现出租车呢?我们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敬仰,一个个都热泪盈眶。这件事使我们在今后正法的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所向披靡,坚定的走到底。

我的主要任务是安大锅,我的绝大部份时间是在外面作业。妻子心甘情愿的承担了全部的家务劳动,全力以赴的支持我,每天我们参加全球的集体炼功之后,她就让我赶快抓紧时间学法,她为我准备早饭和其它一些东西。师父每次讲法中都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再忙也要学法,那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保证。所以我在每天出发以前必须最少要学一讲,不然就很难有机会再学法了,因为回来的时间是很难掌握的。夏日酷暑炎热、骄阳似火,我没有停过工;冬季冰天雪地、狂风四起,我没有休息过。每当冬季到来,一切农活都停了,很多农民同修都利用这个机会安大锅,这也是我最忙的季节。我站在房上或其它高处,我的手长时间的在凛冽的寒风中操作、调整信号,两只手冻肿的象两个大面包,手掌里布满了无法数清的大大小小的裂口,长的贯通手掌,短的米粒大小,那种滋味是不能简单的用疼痛两个字来表达的了的。

三、学技术 助同修

由于安大锅到处走,接触的面比较广,认识很多同修,在与同修切磋当中了解到某一地区有一大批人都邪悟了,影响很不好。师父说:“任何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3〕师父还说:“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4〕我知道要把这批人拉回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师父要什么我就做什么,因此我别无选择,得去帮他们,把他们叫醒,他们每一个人都牵连着很多的众生,他们自己都邪悟了,他们那一地区的众生可怎么被救度啊?我们不是要救人吗?在这关键时刻我必须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一定要把他们拉回法中!我一定要让他们那一地区的众生有机会得救。我约定了与那些邪悟的人上山见面的时间,可是当我坐公交车行驶在半路的时候,魔难来了,我的肚子突然痛起来了,痛得使我无法忍受,我只好让司机把我放下,司机说:“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行?也没有人能照顾你,我们怎么能放心呢?”我坚决要求他把我放下,司机只好把我放下了。

我痛苦的在马路边上滚来滚去的,我求师父:“师父啊,弟子今天是要去拉那些邪悟的人回来,我要失约了他们怎么能回来呀。求师父帮弟子度过这一劫难吧”。当我这一念发出之后,肚子疼的轻一些了,我慢慢的坐起来,这里距离前后车站相距都有十~二十里,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来。我不能在这里等着,我准备徒步走,我站起来刚刚走了十几步,“嘀嘀”一辆公交车从我身后开过来,停在我身边,车门打开了,好象这辆车事先知道我遇到了困难,专门是来送我的。到达山上已经有十几个人在那里了,我讲了今天道路上所发生的事情,若不是师父从中帮忙,我们今天是很难见面的,他们听了都很感动,都认识到师父对他们太慈悲了,为了让我和他们见面排除我这么大的魔难。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一定要把他们全部都拉回来。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5〕在大法法力的威严与法理的慈悲中,他们全部都回到正法中来了,在救度众生中展现着各自的才能。

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每个大法弟子都需要大量的真相资料,这些资料都离不开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而这些机器在我看来都属于高科技之类的,我一直认为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是很难认识的遥远的娇客,不敢设想。可是当我学会安大锅之后,我就不这样想了。有一次我看见一个比我年纪大的多的老头儿在网吧里玩,我更是改变了这种看法: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可以上网吧,我比他年轻多了,我也能!我还是大法弟子呢!大法弟子什么都能!我这个念一动,师父就把懂电脑的同修带到我家里来了,帮我购买了有关的设备。我这个没有小学文凭的老年人,为了助师正法竟然也在家里摆满了全套的高科技的法器,什么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刻录机等等。现在我不仅要安大锅,还是做资料的多面手呢,每到周末我都要做很多资料,为需要的同修送去。

一个外地的同修接到几次我做的资料后,认为我文化水平不低,我说自己没有文化,他说那只是谦虚而已。后来告诉我与他联系只发信息,不打电话。可是我不会发信息,有一次我用信息与其联系,他发现我在短短的一句话中出现了两个错别字,他相信我是真没有文化而不是谦虚,他认为那些真相资料并非我做,我只是传传而已。有一天见到我问:“那资料是你做的吗?”我说:“是”。他说:“奇才!真是奇才!只有在大法中才能造就象你这样的神奇的人才!你知道吗,你给我发的那条短语中就有两个错字。”我说:“我不会拼音,我是手写的。”他说:“怪不得。你不会拼音、写错别字,这都正常,共产党把大部份中国人都糟蹋的不象样子了,何况你们这代人,降生时家中无粮,成长时红祸似狼,读书时文革泛滥。奇怪的是你在大法中熔炼,大法把你造就成了特殊的神奇的人才,你竟然掌握了安大锅这种高科技项目,还成了这一地区的专业户;你还是做真相资料的全面手,资料做的这么漂亮。你这个近乎文盲的老人不神奇吗?你不是在修炼的路上返本归真吗?”我说:“是,与其说是我‘助师世间行’,还没有说‘师助我修行’更确切。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和技能,让我在大法中修炼,我才能助师正法,返本归真,做出这种神奇的事情。”

由于我认识的同修比较多,接触的面比较广,同修有什么事我很快就能知道。我把同修的事都当作自己的事,谁有事我都帮忙,这样就容易把大家凝聚在一起,为助师正法劲儿往一块使。我们本地区的大法弟子基本上形成了一个整体。我们不仅对本地区如此,也很注意并关心外地流落到本地区的大法弟子的情况,我把他们的事看的比自己的事还重要。

有一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在本地区同修的配合下,到很远的山区去讲真相救众生,她对本地区的地理环境不熟悉,我建议她买一份本地区的地图,她说:“本来就人生地不熟的,还能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买?”我了解到她还掌握了一种特殊救度众生的项目,而这个项目在本地区还没有人会做。第二天我就把她需要的地图、做项目用的高档的工具送到她面前了。她高兴的说:“真是踏破铁鞋无处寻,得来同修下工夫!”她指着那套高档的工具说:“这套工具很贵,我都没买过,你真舍得。”同修为救众生、反迫害,被逼的流离失所,在这么艰苦的情况下都不放弃做救人的事,我当然要送她最好的法器,让她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充分展现自己的风采。

十几年来,我就是这样按照师父的要求,实实在在的修自己,在反迫害、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在助师世间行的整个过程中,必须说的话,我一句都不少说;但没有用的话、与修炼没有关系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多说,我也没有时间去扯这些东西,我与同修之间办事利索,办完就走。该做的事情一定做到,用不着到处去张扬。关键是心里时时装着法,事事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处处都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弟子。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正念正行〉
〔3〕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6〕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