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见证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得法的第二年,一次去亲戚家吃宴席,饭后客人们回家都拉肚子,输液的打针的都有。我回家后也肚子痛,不停地去厕所,便出的都是痢疾样的脓,疼的我直不起腰,在炕边蹲着、趴着。本想挺过去,可后来疼得难以忍受,就没有了正念,我让我爱人去找大夫,或是把药买来。他刚迈出门槛我肚子就稳住了。他买来的药我也没吃。待了一会儿我就觉的好像是没事了,到后来肚子就特别舒服,一点不好的感觉都没有,等会儿大夫来了,我说好了,大夫拿听诊器一听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别人输了两天液才好,我却在拉了两、三个小时的肚子后就自动恢复,说好就好了。即使在我正念不足时,师父为了鼓励我,为我展现了大法的神奇。

在线厂打工,体悟用正念对待关难

我曾在一个线厂上班,由于老板把车上的吸风筒弄出点故障,吸风筒“唰”地一下从车头就到了车尾,我正在纺纱车当中干活,一下就把我打了出去,由于太快把我打了个跟头,胳膊和腿都打在旁边车的三角栏上,胳膊出了一寸半长的口子,腿上也是半尺长的青印,头也被撞了一下却不疼,也没什么感觉。我问了几次旁边的人脸上有没有伤痕,因为风筒当中正对着头有一个吸飞棉的长方形硬塑料盒子,都说脸上红都没红,于是把胳膊伤处理好回家了。到家后却起了人心:怕脑袋以后出问题。结果两天后头和脖子就真开始疼了。那天起早我丈夫不在家,我就勉强把饭做好又躺回炕上,丈夫回来我说脑袋疼了一夜,饭凑合着做了。我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应该是没事的,说着我突然想起来了:啊,我明白了!是我怕脑袋出问题,是这个怕心被钻了空子!怕啥有啥,头和脖子疼是假相!去掉这个怕心!话音刚落疼痛立刻就轻松了许多,我坐起来就吃饭,这时还有一点点不适,我就发正念,就不疼了。疼了这么多天说好真就好了。我丈夫在一旁看得很清楚,他也觉得神奇。

日常生活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我家新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我丈夫和我都不会摇车。在家别人帮忙给摇了起来,开着到了地里,装上玉米秸想往回拉却怎么也摇不起来,累的我俩够呛,他说往家打电话找人来。我说太麻烦了。为了在他面前证实法,我拿起摇把,脱口就说:请师父帮一下忙。他也没吱声,我拿起摇把,信心十足,一下就摇了起来!他惊呆了,瞪大眼睛望着我,我镇静地说:开车!

二零一零年冬天,我在海边一个塑料大棚里打工剥海贝。三十来个人在一起干活,生两个火炉,空气封闭很严。开始有人感冒,而后就流行开了。我也担心起来,真就出现了感冒状态,鼻子堵得连耳朵都听不好声音,机动车在外面响,我问大家是不是飞机在响,大家都说不是。我觉的这样不行,我还想证实大法呢,我心就那么一坚定,随口跟我同伴说:我越吃药越厉害,我不吃药,明天就好,你信吗?她开玩笑说信,我说今天就好,一会儿就好。说完没用半分钟,立刻鼻子就通气了,我和棚里所有人说我真的好了,你们听听,比平时还要通畅。大家奇怪地问我是不是有啥邪气,我说是正气,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我感到自己讲真相还不到位,但我就知道一有想证实法的心,师父就会帮我们,心一坚定,立竿见影。

迫害中见证正念的威力

有一次被迫害在拘留所里,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认识到当恶警打我们同修时我们应该发正念。一位男同修不配合恶警,什么也不说,他们想撬开他的嘴就拿来电棍电他,我们五六个同修就发正念,结果电棍接触同修没反应,眼看电往恶警那边跑。又换了一个电棍再电,同样,电往恶警那端跑,同修没有一点反应。恶警也奇怪了说:你小子真炼成了。我们几个在旁边看的很清楚。通过这事,我感觉我们是有能力的,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师父就会帮我们,师父就在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