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十二年 师尊带我回家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二十一岁,今天要与大家分享自己得法修炼十二年来的修炼心得。

得法

首先要与大家分享我出生的故事。我一九九一年出生,妈妈说拿掉避孕器不久就怀我了,并且怀孕初期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坐云霄飞车、被人从背部按摩。妈妈说:“奇怪耶,这样还不会流掉。”我以前都开玩笑回答:“你不知道我抓的多紧喔!”后来我明白了,是师父保住了我,让我有机会得法。

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和妈妈一起得法,那年我十岁。得法不久,就出现了奇迹。有次放学我在巷子和小朋友玩,结果被一台摩托车迎面撞上,当时我清楚的感觉到,一个法轮在我面前旋转着、保护我,于是我很安全,没受什么伤。

然而,小时候因为贪玩,也不懂得珍惜修炼的机缘,慢慢的就脱离了大法。在这期间,师父让我梦见大劫难,我看到比山还高的大洪水,人们都在逃,家人同修坐船走了,而我还在原地,然而洪水没有淹过我,只在我身旁形成水墙。家人同修也着急,但我就是没真正想修炼。

直到有一天,同修姐姐约我一起去学网路真相资料的美编,回到家我们要练习时,电脑故障了。当时我虽然没学法、没炼功,但在家里常看到妈妈同修发正念。我们意识到这是干扰,便决定要发正念。记得当时发正念时很生气,因为那时我想修炼了。我生气的想:“我想回来,你干嘛不给我回来!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回来!”我一直这样想,当时感觉自己很坚定,就像磐石一样,什么也动不了我。发完正念后,电脑就真的好了。从回大法,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接下来与大家分享这几年来在各个证实法项目中的修炼心得与小故事。

仙女队

一开始参加仙女队,常常会想显示自己很漂亮,有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梳妆时,也会想挑自己感觉水平比较高的梳头和化妆同修,化完后还会赶快照镜子,看看自己被画的怎么样,有没有漂亮。之后听一位同修交流说,常人看的不是我们哪个仙女漂亮,他们看的是整体。之后就渐渐的放下执著自己的心,变的会去帮忙看整体同修准备的情况。

随着修炼提升,后来仙女队游行时,我不再觉得自己是在“扮仙女”,而是,我真的是一个仙女来到人中,和其她仙女们一起从天上来到人间,把大法的美好与真相带给众生。以前同修常常提醒我们要笑,我们也都很努力的要笑。但后来,修炼提升后,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了,我为众生们高兴,为他们有机会得到真相和救度而感到开心,我在心里真心的呼唤他们,呼唤他们明白真相、把握机缘。

神韵晚会招待员

第一次当神韵晚会招待员是在高中,由于几乎没有穿高跟鞋的经验,所以一开始对我最大的考验就是脚痛,站在岗位上一直无法专心发正念。几场下来,我越来越能够把心放在发正念上。突然,我意识到场内是师父在正法,在人这看只是一个剧场,但在另外空间是无比神圣的,众多的神为众生的得救施展不同的神通法力,神圣而壮观。我感到自己不再只是一个招待站在门外,而是一个守门的天兵天将,守护场内的众生,清除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因素。

之后,我换到内场,这时的考验又不同了,就是会想偷看节目。有次演出结束后,妈妈同修问我有没有偷看节目,我说没有;妈妈又问我,有没有偷瞄,我就沉默了,我知道我还要做得更好。

另外,由于自己从小就喜欢跳舞和音乐,这也在我当内场工作人员时带来很大的考验。神韵一开始在招团员时,有同修问我要不要去考考看,但我想自己不够高,还是不要去丢脸好了。但后来自己的心实在放不下,还是常常拉筋,总想着有没有机会啊。由于在内场的工作人员在演出前必须先在场内就定位,每次看到神韵演员们在舞台上练习,我就会想,多希望自己是里面的一员啊。有次我真的心里很难受,都哭了。但突然想到,我们不是为助师正法来的吗?不管是舞台上的演员,还是招待,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只要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什么不都行吗?我意识到我太执著于自己了,也谢谢师尊让我有这个机会,意识到自己还没去干净的执著,让我把执著心放下。

法轮大法大专学生研习营

我是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参与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有许多心性提升,让我去掉最多的是名利心、嫉恶如仇的心、执著自己、证实自己的心。

在营队中我是做协调工作的,参与许多事项的决策,且由于在这个项目中待的时间比较长,别人有问题也会问我,不知不觉就产生了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厉害的心。表现出来就是看不上别人的意见,总觉得自己的想法才是对的。还生出控制心,想让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也因此造成许多矛盾,带来了损失。有一次突然想到:“我要的,但是,是师父要的吗?”我发现我太执著于自己的想法了。也想到,这不跟旧势力一样吗?坚持着自己要的,不是自己要的,就极力破坏、阻碍、不配合,强烈的妒嫉。发现自己起了这么不好的作用后,我心里很难过,便与总召同修交流,同修没有任何指责,还与我分享他类似的修炼心得。对同修的无私包容,心里很感动。

在营队中也让我去掉嫉恶如仇的妒嫉心。以前看到同修没做好或互相有矛盾时就会生气、责备、看不起。之后想想,其实同修们也不是故意的,有时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或没注意到一些细节,或不小心忘记了,或正在提高心性的当口上。其实只要善意提醒就好了,而且即使别人真的不对,我也不应该生气或用情绪对待。之后,再遇到类似事情,我都提醒自己,不要急、不要气、不要责备、不要有负面想法,赶快帮忙想办法做好就好了,即使帮不上忙,也要正念支持同修。

另外,也发现自己的掩盖心和名利心。象是自己做不好或还没准备好时,就会希望别人也做不好或也还没准备好,借此掩盖自己的没做好。其实里面也有名利心,希望保护自己的形像,希望留给别人的印象都是我“做的很好、修的好”。

法轮大法青年学子交流营

青年学子交流营是三天两夜的学法交流,在交流营中我常常也是扮演协调人的角色。有次向内找,发现自己很不善,在协调事情时,常常以自己的意见为重,对别人不客气,强制别人,用自己的情况来衡量别人等等。于是,我决定要修善。我将即时通讯的名称改为“要善~要善~一定要善~”,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在协调事情的过程中要做到“真、善、忍”,不能烦、不能生气、不能抱怨,不能有负面的想法,时时刻刻将自己摆到最“真、善、忍”的状态上。那段时间我真的提高了很多,也几乎能够正念对待所有事情与每一位同修。

每次交流营都需要找出大约十二位担任小组长的同修,过程中,常常遇到同修说状态不好或是不想当小组长等等。当一直找不到人时就会心急、心烦、抱怨。后来,我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其实每一个位置谁去做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只是找出那个人,把这个缘接上而已。于是,我在找人的过程中,不再强制,不再怨同修不参与或不提高上来,而是能够真心关心同修,并与同修在法上交流。这过程中,有两位小组长的事情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第一位是来自澎湖的同修。我找他当小组长时,他说他们家最近经济状况不太好,所以不打算参加这次的学法交流。我知道后没多说什么。但隔天他主动找上我,跟我说,昨天晚上他们全家在一起交流这件事,决定让他参加这次的学法交流,并担任小组长。我当时很惊讶,我没想到同修会这么重视这件事。后来我突然想到“他怎么来参加学法交流的啊?”于是我便问他,他说:“坐飞机啊。”我当时真的很惊讶,一件对我来说这么稀松平常的事,对同修来说,他要突破多大的困难哪。

第二位是一位高中的女同修。找她当小组长时,她说她状态不太好,想说不要当。我便与她在法上交流,并分享自己当时悟到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她便立刻回了一句:“好!我相信师父,我当!”我当时很震撼,因为她并不是觉得自己如何如何行而决定要做,她的决定是来自于对师父的正信。

香港讲真相

从去年到今年暑假,我一直在过病业关,表现形式是头晕、呼吸不顺、没有力气,走一下就得休息,爬坡困难等,更不敢跑。我听同修说香港需要支援,我就想,其实我是有条件去的,便邀姐姐同修一起去。但说要去香港,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担忧,就是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负不负荷的了,但我还是想要去。

到了出发当天早上,机票和签证都还没有下来,我们打电话给处理的同修,才发现漏掉我们这笔没有处理,于是同修紧急帮我们安排。在拿到签证通知书后我们赶紧出门前往机场,一路上我们常常是跑,就这么一路从家门赶到飞机上,顺利的搭上两点半的飞机。到了飞机上终于可以喘口气,心里就开始抱怨。但我突然想到,我刚刚就这么一路赶、一路跑耶。心中顿生感激,师父让我知道我能跑了。

由于跟同修姐姐不同天回台湾,在香港时我一直注意有没有同修跟我同天回去的,结果都没有,我就有些担心。我将我的担心告诉两位同修,他们都跟我说:“有师父在啊!”姐姐同修跟我说:“已经两个人跟你说(这句话)了喔!”但我还是有点不安。要离开香港当天的早上,我与一位同修一起到景点,路上我跟同修说了一个人回台湾的不安以及两位同修跟我说的“有师父在啊!”另外,也讲了自己在面对恶人时的怕心。同修说,他不怕这个,“有师父在啊!”同修又补上一句:“已经是第三个人跟你说了喔!”我笑了一下,突然意识到,是师父借着同修们的口在点醒我,师父就在我身边,不用怕!

回程一路都很顺,公车一下就到了,跟着拿大行李的人下站,跟着指标走,心想香港机场设计的真好。当我正在找我的登机闸口时,赫然发现,我的登机闸口是“五一三”号。我想,“五一三不正是师父的生日吗?是师父带着我呀!”又想,只是巧合吧。但又想,“会让我发现是五一三也不是偶然的吧!”心中真的是很感激,师尊带我回家路啊!

结语

得法修炼十二年,一路上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点化与呵护。状态不好时,师尊安排同修到我身边与我交流,帮助我过关;心性关过不去时,师尊让我想起法、学到相关的法或让我遇到刚好能解开我心结的同修;在危险边缘时,师尊慈悲点化把我拉住,保护我不让我掉下去。修炼路上,还有很多很多,知道的和不知道的师尊的慈悲和为我们承担的许许多多。

最后,仅以师尊经文《洪吟》〈缘归圣果〉与大家共勉:“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