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名一级警督的修炼片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弟子。修炼前我是某市公安局一名一级警督。由于长期在充斥着邪党文化思想的氛围中工作,多年来我也被名、利、情所累、所魔,身体染上了许多疾病,人也在随波逐流下滑中,可是本性的一面没有变。听过父亲讲《封神演义》,从那时起,我就有一念:如有机会我一定修炼。

多少年来我一直等待那机会,直到一九九九年三月,当我捧起了《转法轮》时,我知道我终于等到了!我感恩慈悲的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我身上的污浊,清除我的疾病,洪扬宇宙的真法,让我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还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呵护着我。只是弟子悟性差,总让师尊操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党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造谣栽赃陷害,使大法与师父蒙冤。从那时起知道,作为弟子,我有责任去给周围的人讲清真相。

这里,我只就修炼中经历几个片断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与分享。

为了给大法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二零零零年春的一天,我带着上访信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本局国保警察劫持,回来后被关禁闭。干部处长要求给我降级处分,两名局长天天找我谈话,轮番轰炸。我虽学法不深,但我抱定一点:上访没有错,更没有罪。局里怎么对待我,我都心不动。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没降我的级别,发了一个“警告”完事了。

我要向领导层讲真相,又找不到恰当的机会。很巧,就在这时局里下发了关于要求处级干部“撰写论文”的通知,并说不能写的就下去,让能行的上。我这正是我洪扬大法的好机会。我要把这篇论文写好,旨在展现“真、善、忍”的美好,自然无意也不会以此去争夺名利。

师尊看到弟子的这颗诚挚的心,给了我智慧。我以“真、善、忍”为基点,论证了公安政治工作是“灵”与“体”相结合的系统工程,是“智能”与“体能”相实践的系统工程,阐述了具有真诚、善良、忍让的心灵是人的根本转变,这种转变就可以产生无比的效应,整体效应力量无比,而不是金钱的诱惑。这篇真相论文拓宽了领导的视野,启迪了他们的智能,一位主任说这篇论文可以送到公安报上发表,他们看到了修炼大法人的思想境界与众不同,一名副局长说:“我与理肃联名发表”,说明他完全认同这篇没有一句邪党语言而充满了“真善忍好”的论文。

二零零一年年末,我被邪党打手绑架到劳教所,后转到看守所。几名同事来看我,他们在栏杆门处流着泪说:“理肃不应该被关在这里!”一女同事大声哭了,被看守警察叫到外边去了。随后副局长与一名国保警察来看我,我清楚的看到他们的眼泪要滴下来了。局长低沉的说:“给你请假回去看看孩子吧!孩子给我挂了好多次电话,要求见你。”我说:“不用,我很快就能堂堂正正的出去。”他说:“我是抽空来的,跟我们一块回去一趟。”我说:“不用。”他们无奈的走了(后来我才知道我这是被非法逮捕了)。监号里的一个犯人说:“看到他们哭的好象与理肃生死诀别似的,这功是好,我也要炼。”

我在号里向她们洪法,有的跟我学会了背师父的《洪吟》和师父的经文,很多犯人学会了五套功法。有一个犯人的嘴歪,当她跟着炼了两天以后,嘴不歪了。大伙一看,都震动了,更多的人都跟着炼了起来。一名看守警察说:“法轮功就是好,回家让我媳妇也炼。”还有一位犯人背会了师父的经文,梦见我在台上给他念法。不几天,他天目开了,看见走廊墙上都是古体诗。后来,他在狱中帮助大法弟子传递经文,说出去要修大法,并求人告诉她的孩子读《转法轮》。

二零零三年我被劫持到省监狱。在监狱里,我和几个同修不断的与犯人讲真相。有一个犯人很认同大法好,经常给我们传递师父经文,许多犯人基本明白了大法的真相。二零零四年秋的一天,邪党监区的大队长叫我去接见,我随队长来到接见室,只见来的并非我的家人,而是副局长和两位处长。我说:“局长怎么来了?”局长说:“你有功,我来看你了,”并说:“看你还真不容易,还得司法厅长同意。”(因邪恶正对我進行强制洗脑)我告诉副局长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绝不‘转化’。”副局长说:“谁能改变了你呀!”他又故意说:“我合并处理。”我说:“随你便。”他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他们给我存了钱,告诉我“保重”就走了。

监狱大队长说:“你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三三俩俩的朋友来看你,还是公安局长,理肃,你做人做到这份上,我佩服你。可是你是什么人,你是死都不能改的那种人。”监狱大队长告诉二包夹不准对我动粗,包括不礼貌的语言都不行,又问:“谁让你们不让她睡觉的?晚间不准搞什么学习,听明白没?”二包夹说:“听明白了。”

公安局长探监看“法轮功”,在省司法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上下都在传颂着,这件事犯人们也都在说:“你看人家法轮功押在这,有公安局长探监。”有的说:“法轮功真了不起!”有的说:“根本就不应该把法轮功的关在这里,这是错的。我们干了坏事被关,没说的,凭什么把人家法轮功关在这里?看人家单位局长都来看法轮功来了。”等等,我说:“是我师父了不起,是法伟大,公安局长才这样做的。”

局长摆放了自己的位置。我回来后,向他讲真相,他笑了,说:“有你保护我,我放心了。”听他这么说,我也放心了。

两年前,我在繁华商场见到了批捕我的国保支队长,我走上前去与之握手,告诉他“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顺天者昌,迫害大法弟子罪业难当啊,他低下头说:“我听你的。”

有一名防暴警察,明白真相后说:“你们修炼人真了不起,你们能冒生命危险救我们,我真得感谢你。”我说:“是师父让我们救众生,你就谢谢我师父吧!”

另有五、六名公安警官、警察及亲属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

去年九月中旬,我要卖房子。一买主看了房子愿意买,定下十月一日后交易。九月二十七日我到派出所找社区书记开介绍信办身份证,房产交易时需要用。眼看要到放长假了,我心里有点着急。片警看我来了,和善的说:“嫂子来了,我没拿你当外人(他是前夫的同事)。”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开了介绍信马上照张身份证需要的照片,没理会片警。书记把我户口递给片警,他翻开一看说:“你的委组不是我这的,怎么给你开信?”我立马想起了三年前落户口时,我记不清我的委组了,就与户口内勤说大概是十五委七组,她就到网上查,没查到邻居的姓名,就说:“我先按你说的给你落户,你什么时候要改,我再给你更正。”我说:“太好了,谢谢。”我明白她是照顾我,因平时我们关系不错,可我一直没去更正,这回该用着了,就必须更正了。我就拿户口找现任小内勤,说要更正委组,着急办身份证用。小内勤一看我和她爸爸是老同事,好心的告诉我:“你别更委组,先去照身份证像,身份证上没委组,只有段和号,更了以后,当时不给照还得等一个月后才能照,就耽误事了,我又回来对片警说:“内勤说不更委组,先照像就行,还是先开个介绍信吧。”片警说:“你回来的手续得给我一个。”他指的是我的出狱证明。为了办身份证我也没多想,就说:“好,我马上去复印。”我刚取了出狱证明,下楼时迎面来了两名警察,说:“你把房门打开,我们要入室登记。”我心里说:“什么入室登记,是入室抢劫的!”立刻大声说:“没必要!”立刻走了,把两警察凉那里了。复印完了去找片警,片警说:“我们同事去登记,你怎么说没必要呢?”我说:“我人就在这里,你们还要入什么室呢?”他说:“这是我们的工作程序,必须入室登记。”我只好说:“好办,你先给我开信,照完像我就回来,再登记也不迟。”片警说:“不用开介绍信,去了就照。”我自语道:“不用开信,去了就照?怎么可能不要介绍信就能照呢?他好象话里有话,这不是骗我吗?”我到同修那一说,同修说:“看,这不是背后捅你一刀吗,快发正念吧,你应该把东西收拾一下(防备着)。”

回家后,我静下来回忆白天的事:开始片警态度很好啊,可后来怎么变了呢,最后就顶牛了,想到这心情就沉重了,这一顶牛矛盾说大就大,那还了得吗,明显片警话里有话,说不用开介绍信,去了就照,是讽刺我,那意思是指我认识人,原来的户口内勤和现在的内勤我都认识,所以片警不满意。修炼人向内找,乱落户口我没做到真,有事找熟人是拉关系,是旧宇宙的变异观念,白天片警热心向我打招呼,我没回应是潜在的傲慢,没想到救度他,当二警察要入室登记时,我第一念又不是善待对方,而是把二人撞了回去,没做到为他们着想,没修出真正的善,这些都是漏,矛盾在我,没按“真、善、忍”法理行事,邪恶就抓了把柄。

我赶快跪在师父法像前承认错误,请师尊加持,一定要用真正的善化解这场矛盾。师父说:“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1〕

在师父的教诲下,第二天一早,我到片警办公室笑着说:“兄弟,大姐对不住你,住这么长时间,给你添不少麻烦,我没替你着想,向你道歉。”他立刻让座,笑着问我:“姐,你‘转化’没?”我说:“没”,片警说:“哎呀,那你还涉及‘转化’的问题。”我说:“兄弟,你可别干那事,‘转化’修炼人,造了业,就会累及家人呀!修‘真、善、忍’是做好人,你要把他转成坏人啊,你不是干大坏事吗?我为了你们的平安幸福,我都得做的最好,修得最正。”我告诉他,我们修炼是受宪法保护的,不违法,片警说:“违法呀,要不怎么要我们抓呢?”我说:“哪条法律也没说法轮大法是违法,宪法是母法,涵盖所有的法。”我告诉他法轮大法传遍全世界,就是在末法大劫之前救人来的,这是天意。谁能跟天对着干,只有江泽民集团与邪党。“兄弟,在这特别时期别干傻事坑自己呀!”我真诚的与他讲,启悟他的善念,他好象接收到了我发出的善的能量了,说:“姐,你光顾着炼那个了,你走了,我大哥遭了不少罪,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我们一个男人,只管干工作,可他还要接孩子,送孩子去外地考试,钱也弄的很紧,因他耽误工作,领导对他不满意,批评他。你不知道他为你的事流过泪吧,我们一个办公室,没事就谈到你,说你级别高,人缘好。多好的工作、家庭、孩子,为了炼功啥都不要了。”我说:“不是这么回事,你是听了邪党的造谣宣传,误会我们了。我们修‘真、善、忍’,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师父要我们修成完全为他的生命,做事首先要考虑别人,对谁都得好,何况自己的家人孩子呢。我要开介绍信就是要办身份证,想把房子卖了,给孩子些钱,因她要念研究生,需要学费呀!”片警一拍大腿说:“哎呀,原来你不是冷血动物呀!你还想着孩子呢,我们以前一说,就说你们都是冷血动物,今天看来,可不是那么回事,姐,你真是个好人,真正为我们好啊!”

我给他讲了《九评共产党》,贵州“藏字石”,告诉他今后要掌握一条,对大法的事,假招呼,不真干,实心实意保护大法弟子。他做出了明智选择,退出了邪党的组织。

今年三月份,他见到我,又谈了好长时间。我告诉他王、薄的下场,他让我给他妻儿也都退出了邪党相关组织。不长时间我发正念时,我看见了一片玉米地,每棵都结二三个大玉米棒,吐着穗,还有芸豆秧,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