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不懈怠 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呵护!感谢师父给了我们又一次在网上与全国大法弟子進行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机会。

我是一名中年大法弟子,从一九九六年到现在,坎坎坷坷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在修炼中面对考验、去执著、不精進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就在我身边。每次魔难和考验来临时,都给我机会,让我实修。我不想辜负师尊和众生对我的鼓励和期望,历史的誓约要兑现,做好师父想要的。

下面我谈一下近一年来,我在学法中向内找、实修自己,面对面讲真相的点滴体会,与同修共勉。

被“间隔”后无条件向内找

前一段时间,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之间出现了争执,我和同修产生了矛盾。在争斗心带动下,谁也不服谁。都知道出现争斗心、怨恨心已经不符合法了,可是不让人说的心却还在膨胀,致使间隔越来越大,最后导致在一起学法都学不成了,只好回家各学各的,给整体带来损失。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互相提高的机缘错过了,出去讲真相救人也受到了干扰。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善、大忍之心荡然无存,我们空间场上不好的黑色物质、邪的因素在集中起来干扰,钻我们的空子。学法小组同修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病业”假相。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个同修说,下午讲真相太晒了,我要改为晚上再出去,那样会凉快点。我一听就气了:现在救人时间这么宝贵,救人还怕太阳晒,原来定好的时间不要随便改动,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在给你建立威德,这点苦算什么?晚上给谁讲啊?哪有下午人多呀?那些修的好的同修们救人风雨无阻,他们不知道苦和累吗?我一股脑的数落同修,可这位同修还不买我的帐,马上不高兴的说:你一个劲的说我的不是,全是指责。我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能不能不带指责,用善心和我们说话。我一听也不高兴了,我是语气不够善,可我也是为你好呀,不听就算了,就这样我一脸的不快离开了。

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经常有小摩擦,矛盾渐渐多了起来,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全出来了,有一个星期我也没去学法小组学法。我也曾向内找过,但有一种象是剜心透骨般的难受。找了好几天找出一大堆,尽是别人的错。有一天,我去了一位老同修那里。她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小组学法?我就告诉她说我身边的同修都不愿意听我说话,一听就烦。于是就和她讲了最近我们周围的同修之间发生的事情。同修提醒我说,遇到矛盾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才是修自己,你要多看看师父在二零零七年《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在《转法轮》中也讲过:“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同修还嘱咐我说,有了矛盾就是修自己,多找自己错在哪;多看同修修的好的一面,要宽容、忍让,出现矛盾就是要提高心性了。

从同修那里出来,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开始静心学法、背法。是啊,“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对照法我豁然悟到:我修了十几年,遇到矛盾眼睛总是盯着别人,喜欢用法对照别人,却不修自己。别人修成了,我上哪去?这么严重的向外找、向外求,我却没有发现?比如,当看到身边的同修有人心、有执著时,我的心里就不舒服,觉的对方没站在法上,怎么能这样做呢!却没有想过当看到对方的执著和人心时,恰恰是自己有那样的人心和执著,矛盾中就有我提高心性的因素在里边。师父说:“其实就是同一个法在不同层次上都有不同的变化和显现形式,对修炼者在不同层次能起到不同的指导作用。”〔2〕同修有同修的修炼状态,那是她所在层次所悟到的,执著对与错能圆满吗?当我放下人心向内找时,却发现自己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很深,党文化的东西还在那里发酵。是自己最近的修炼状态不对劲了,学法、发正念、炼功心静不下来,脑子里胡思乱想,把学法时间挤出去,心性提高不上来,发脾气,善心就表现不出来。给整体带来损失,给同修带来伤害。

认识到这些后,心里真的很难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发自内心的感到对不起同修。悟到这些后,我带着满心的歉意和真诚去了同修家。没想到同修一见到我却是不住的向我道歉,认识到我说的对,找到了怕吃苦、不让说、怕被迫害等人心。我看到眼前的情景一下子心里暖融融的,是师父让我们都提高上来了。我祥和的看着同修,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学法小组又恢复到了原来的那个整体了。

感谢师父的安排 ,感谢同修们的帮助和提醒,在以后的修炼中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用“向内找”这个法宝修正自己。

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邪党召开“十八大”,我地区环境邪起来了,到处是便衣。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干扰全部否定,这是邪恶灭尽之前的最后疯狂,那么它疯它的,我做我的,我还按部就班的做着我应该做的事——救人。

这几年在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几乎很顺利,他们都能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同意“三退”。我在讲真相时无论城里人和乡村人,有权的,没钱的,青年的和老年的,只要是有缘人就不落下,他们都能诚心接受,并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几年下来,增强了我救人的信心。

面对面讲真相时,去除一切杂念,一路上不停的发着正念,清除干扰我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让坏人看不见,让有缘人得救,请师父加持把有缘人领到我的跟前。

开始我找机会帮人做好事,用问路和买东西的方式,主动礼貌笑着搭话,寻找一切机会,用慈悲之念尽量抓紧机缘去救度有缘人。有不愿三退的我也不动心;有打电话想恶意举报的,我就发正念,尽量去劝善,不被眼前的假相所带动。当然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我就向内找能够找出欢喜心、善心不够等。

在救人的过程中,明白真相的人一见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为明白真相的众生得救而发自内心的高兴。在讲真相时,我很少想吃什么饭、买什么菜等杂事,一旦想其它的,马上空间场就变的不纯了,一些不正的因素就会起干扰作用。就有不想讲或出现其它的事想走开,所以时刻要求自己讲真相是第一位的。有一次,我去市场讲真相头脑里是空白的,其它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想着救人,发着正念眼睛寻找着来往的有缘人。当我一接触到众生的那一刻,发现果然是我要救的人,他们也好象有意停在那里等我,我很快就为他们做了“三退”,并送上真相资料,他们一般都会很珍惜的说,我们一定要好好的保存。我看到他们眼里充满了感激和希望。欣慰之余我的心酸酸的,众生都在等救度,我却做的很少很少。看着来来往往的众生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很内疚,下世前的誓约催我精進。

还有一次,我发现菜市场有位菜农是党员,询问时知道他现在已不交党费,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不但不退还说:共产党给我钱,你们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说:我们不去拧它的大腿,脏了我们的手。我们大法弟子是在救人,“三退”了能保平安,可是怎么说他也不退。回家后心里很不舒服,可一想修炼人不是向内找吗,是我的慈悲心不够还有争斗心,他才没退,明天我再去一定要他得救。第二天我来到了菜市场找到了他,边买他的菜边说:大叔您今年多大岁数了?他说五十八了,我心想他才比我大几岁,但看上去却比我老多了。接着又问:你年轻时是干什么的?他说他是开大车的。我马上说:开大车很辛苦啊。他说:是啊,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多少钱。我说:您过去开大车是不是经常被罚款呢?他马上来劲头了,说:唉!现在贪官太多了,罚完钱还不给开票。我又说:现在共产党就是太腐败,就会欺压百姓,榨取百姓的血汗钱。咱们现在手里的钱不是邪党给的,是我们自己挣来的血汗钱,是我们工人、农民、纳税人的血汗钱,养活着这个贪官污吏、这个邪党。中共邪党夺取政权六十年没有干一件好事,历次运动都是整人,文化大革命害死了很多中国人,还有“六·四”学潮反腐败,用机枪扫,用坦克碾,你说这个邪党有人性吗?他说:你说的这个我都知道,也知道它干了很多的坏事。我说:既然中共邪党不好,那就早些退出有好处,我们老百姓可得明明白白的活着,可不能被他的谎言给骗了,炎黄子孙要做中华儿女,不要做马列子孙。说着我起身付钱,找钱时他给了我一张一元的真相币,问我:你和我说一说钱上的字是什么意思?有了这个钱我花不出去。我马上告诉他说,这个钱谁花谁有福,你看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正法,是让人类道德回升,万物更新,从新回到做人的本性上来,是让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天灭中共”是中共邪党太坏了,天怒人怨,天要灭它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十三年来迫害死了将近四千名法轮功修炼人,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取暴利。历朝历代迫害正信的人都要遭到天惩的,天要灭它了,你也顺天意退了吧,别给邪党做陪葬品。他说:那我就退了吧。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有缘”。

要写的很多,就不多举例子了,我所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离师父的法要求还远,比起修的好的同修相差千里。

我今后要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坚定的信师信法,跟上正法進程,堂堂正正的修炼,堂堂正正的向内找,去执著,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随师圆满回家。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