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世俗的诱惑中珍惜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男青年大法弟子,曾任职于某矿山企业的高管。去年年底,我从邪恶的看守所走出来。

我虽然年轻,但我的经历已经让我切身的体验到了当今中国世俗的污浊与法轮大法的纯净,这种对比是如此的强烈。面对这个道德缺失、物欲横流、处处充满着各种诱惑、变异的所谓现实的社会里,能够坚守自己心灵深处的那点纯真与良知,不为世俗中的名利与情欲所动,是何等的难得!我也更加体会到,身在这样的环境,我能够拥有自己的信仰又是多么的荣幸和珍贵!

小时候母亲经常给我讲些有关善恶有报的故事,教育我做人要秉承正义,不能欺负人,吃亏是好事,敬仰神佛将来会得福报等等,这些中国传统的文化和观念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根。所以,我从小就相信善恶有报,世间有神灵的存在,不敢做坏事,不敢说谎,从不欺负同学,怕自己将来遭报应。上小学时,还经常独自到村附近的庙里去上香祈祷,警示自己别干坏事,一定要按照父母说的那样做个有道德的好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些连大人都说不清楚的问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满天星斗,极目望去,扪心自问,为什么我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天上的人家究竟是啥样?百思也不得其解,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感觉:我将来会走一条与别人不一样的人生路。

也许从那时起,在师尊的安排下这神圣的法缘已经悄悄的结上了。

得法的不易

我出生在西北地区一个很偏僻的山村,到现在,当地大多数农家还用着畜力耕种,交通和信息都很闭塞。自己在一个很传统的家庭长大,父母都是当地很有名的老实人,由于当时家里经济的拮据,上学期间吃了很多同龄人没有吃过的苦。在邪党迫害大法之前,我压根就没听说过大法。当时邪党的媒体铺天盖地的诬陷大法时,我正在上高中,学校也没电视,报刊我几乎不看,甚至连邪党在学校里搞的诬陷大法的签名活动我都不知道,所以自己也没受到太多的毒害。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搞好学习,考上好大学,将来才有出路,才能告别父辈们面向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别的什么事都与自己无关。

让我没想到的是二零零三年我在高考中失利,情绪一落千丈,自暴自弃,性格也变得很内向,见到村里面的人都躲着,不愿接触任何人,就连父母我都不愿意跟他们多说话。

二零零四年,我在县城高三复读。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这位法轮功学员三十多岁,是位乡镇干部,说话干脆利索,一身正气。他给我讲了大法真相,讲述了师尊当年传法时的神圣;众弟子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巨变;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原因;分析“天安门自焚”种种疑点,肯定它是伪造的;大法现在洪传世界的盛况,等等。这一切使我震撼不已。在自己的国家里发生了这么大、这么多邪恶的事情,且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竟然一无所知!

过了几天,这位学员给我带来了宝书《转法轮》,他告诉我一定要珍惜这本书,这不是一般的书籍,看书前要把手洗干净,一定要争取在短期内连续把书看完。当第一眼看到封面上的法轮图形时,我看到的是个立体的法轮,还看到大大小小的法轮都在快速的旋转,看到师尊的照片时,师尊在朝我微笑,我当时有些害怕,赶快把书合上。我问自己,怎么会这样?难道这本书会动?!莫非是自己看花了眼?这本书真的是天书吗?带着很强的好奇心,我很快的就看了一遍《转法轮》,虽然书里面有很多看不懂的修炼名词,但当看完这本书时,我流泪了。一个大男生流泪,真有点不好意思,觉的这本书讲的太好了,就对着师尊的照片说:我一定要按书上要求的那样做个真正的好人!

尽管高三复读时间非常紧张,但我还是每天晚上坚持学法到深夜,书里面的层层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知道了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人活着的目地是什么,衡量好坏人的标准是什么等等,小时候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对人生的疑问全部解开了,内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下感觉真是天清体透!上课时我的精力变得特别充沛,学习成绩直线上升。随后我一步到位的学会了五套功法。记的在第一次炼静功时,眼前出现了很多刺眼的光环,还有很多象电焊时的电弧一样特别刺眼的亮点。第二天,我问了同修这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这都是好事,别担心,说我的根基很好,说明师父已经在管我了。

在高考之前,我把师尊在二零零四年之前的全部讲法系统的学了两遍,包括在九九年之前的各地讲法和《精進要旨》,背诵《洪吟》、《洪吟二》。有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问自己:我为什么得法这么晚?当师尊在大陆开传大法时、当九九年大法遭到邪恶迫害时、当大法弟子舍下生死進京护法时,我怎么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觉的自己一直生活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无休止的、全力的间隔着我,这种间隔让我差点失去已经等待了千万年的得法机缘,让我永远在这红尘中沉沦,永远回不到属于自己真正的家园。我昂首长叹:“好险啊!”当自己修炼松懈时,就以师尊的《志坚》这首诗来鼓励自己:“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虽然自己得法这么晚,但更要精進才对。

大法开启智慧

我上大学时,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师父的讲法、炼功磁带、小单放机等全部带上了。开始家里人有些为我担心,不让我带那么多的大法书,但经过我多次对家人劝导,最后他们勉强同意了。進了大学校门的第一天,我就对自己说:“你一定要精進啊,得法这么晚,在修炼上半点都不能放松,师父安排你到这座大都市来,一定是有你的使命的。”

入学不久,我就很顺利的突破了中共邪党的网络封锁,随时都能上明慧网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下载了很多的真相视频。大学里面多数时间是由自己支配的,相对来说,学法的时间比上高中时多了很多,同时也明白了很多的法理,特别是对师尊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的讲法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九评共产党》问世,特别是师父在零五年二月十四和十五日连续发表了《再转轮》和《向世间转轮》后,我深深的感到讲真相、促“三退”的迫切。开始我试着以第三者的身份跟自己走的近的同学讲,虽然他们都很认同大法,明白了邪党给大法造了很多谣,但是迟迟不肯“三退”。我就向内找自己,我哪儿做的不对没能使他们明白必须“三退”?发现原来自己在讲真相时喜欢争强好辩,一旦遇到不听真相的人,马上就瞧不起他们,心想反正真相我给你讲过了,你不听就怪你自己,当劫难来时你就跟着邪党遭殃吧。这哪是救人呢?明明是在往外推人家。师尊在《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时就告诫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是啊,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当想起这段法是,我觉得很汗颜,修炼人的“善”哪里去呢?

大一放寒假我回到家,听同修说给我讲真相引导我得法的那位同修被邪党迫害死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时我整个人都木了,眼泪“唰”的流了下来。那么好的一位年轻同修,只为了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世人,就被邪党活活的迫害死了!整整时隔八年的今天,当我提笔写这篇交流稿时,那位同修的音容笑貌,说话、走路时的样子依然清晰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大一下学期,在我上学的这个城市,我又认识了一位同修,在这位同修的资助下,在我的学校附近建立起了一个小的资料点。当时我面对师父的法像双手合十许愿:“弟子一定会修去各种不好的人心,请师尊放心。请师尊加持,让这个资料点救度更多的世人吧!”这个小资料点顺利的陪伴着我直到结束大学学业。那时从购耗材、到打印、装订、刻录、发放,全部自己做,一步到位。

大学期间,我的时间安排的井井有条,下午课结束后是学法时间,晚自习期间是到其它高校发资料的时间。出发时和去上学一样背着书包,只是里面装的是救人的资料,再装几本学生常看的文学杂志做掩饰(从不拿带有自己的班级和名字的课本),提个水杯就出发了,并且要赶在那所学校学生上晚自习前半小时到达那里,向发资料的教学楼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空间场,彻底解体里面的一切共产邪灵、黑手烂鬼,接下来再从教学楼的最上层往下发。一般是在教室前面的讲桌上放一本《九评共产党》,里面再夹一张《九评》光盘,把小册子及其它真相光盘挎在课桌厢边上,如果课桌上留有学生的,就将资料夹在书里面。其实教室的门把手上、楼道两端的窗台上(这里是学生打电话常去的地方)、报刊栏的缝隙里、学生的自行车筐里都是发放资料的好地方。一个教室里面不要发的太多,要看情况而做。

晚上九点多发完真相资料返回来后,才是属于我自己的学习时间(我校周围高校密集,相距都不远),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再返回宿舍。周末大多要去电子市场购买耗材,回来后做下周所需要的救人资料。每次选购的耗材和制作的资料计划好,下周够用就行了,尽量避免资料与耗材的堆积。那时我发真相资料主要以高校为主,选用的资料以适合学生阅读的小册子为主,如《九评共产党》以及各种真相光盘。

当回想自己上大学的时光,真的是感慨万千。我所在的城市高校很多,除了那些在大门上查的很严的军事类院校外,我几乎跑遍了市内的所有高校,在各个校园里都留下了我发正念、发真相资料的身影。那时的修炼状态非常好,三件事做的很精進。当时之所以有那样好的修炼状态,关键是学法能跟的上,在大学这样时间宽松的环境里,学法得到了保障。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与同学相处关系都很好,资料点所需要的技术很快就能掌握。让我感到特别欣慰的是自己能抵制世俗与潮流的一切诱惑,能很好的把握自己,遇到每件事情都会用大法的要求来对照该怎么做,真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不管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当有失恋或者生活中遇到麻烦事时,都愿意跟我来“诉苦”,跟我真诚的交流,我会借此机会向他们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再以中国正统传统文化为基点讲述做人的原则、婚姻观,讲些有关善恶报应的历史故事等,很多同学说跟我“唠嗑”后,不顺心的事情都想明白了。我知道这都是师尊给弟子的智慧,让自己救度更多的世人。

越到最后越要珍惜自己

毕业后走入这个繁杂的社会,又要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选择,特别是处在这个被中共邪党利用历次政治运动把中国人的道德良知扼杀殆尽的时代,要把握好自己不被这世俗熏染,真是很难。从明慧网弟子的交流文章中可以看到,有很多以前修的很精進的大法小弟子,一旦长大走入社会后,修炼就停滞不前,让世俗中的事业、感情、名利等这些东西把自己拖下去了,忘记了自己来世的使命,从而不珍惜自己。其实,我自己也曾对这些东西困惑过,也走了很多的弯路。有一段时间,由于自己悟性差,再加上执著于常人中的很多事,对师尊要求的“救度众生”有过极端的认识,执著起了海外华人搞的一些项目等等,在这些事情上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当时还给自己找了很多的借口,直到师尊直接指出来后,方才醒悟过来。由于自己悟性差,现在想起来真的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

对于生活在这个所谓现实社会里的青年大法弟子来说,如何能平衡好世俗中的名、利、情呢?我认为,这些问题对很多修炼精進的大法弟子来说,根本就不算是问题的问题,不值得去分析,太渺小。但对曾经在这方面也栽过跟头的我来说,还值得去深思一下。修炼人的事业、个人得失、婚姻等这些东西都是有定数的,有时出现一些波折,可能是对自己心性的考验,也可能是由于自己在这方面的执著心太强求来的麻烦。我悟到,这与师尊讲的修炼人吃肉问题是一个道理。大法有着无边的内涵,放下执著心并不等于放下事物本身,就看自己如何去悟了。归根到底,面对世俗中的这些琐事时,关键是自己必须得把这些心放下,不去执著它,结果如何,顺其自然。再说我们还有师父管着。大法弟子只能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如何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这才是我们所思考的。特别是我们青年同修,生活在这个很诱惑、很变异的社会,更要认识到这一点。师尊早在《精進要旨》〈退休再炼〉这篇经文中就讲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的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将来剩的时间还来得及吗?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师尊的法讲的这么清楚了,现在的每时每刻都是师父承受了很多很多才延续来的,目地是让大法弟子成熟、救度更多的世人。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如果还痴迷于世俗中的事,为自己找借口,那真是愧对师尊。

“修炼如初,必成正果”〔1〕。回想起以前在大学里三件事做的都那样的好,特别是法学得那样的扎实,心态自然很纯净,虽然上学时经济很拮据,学校里的课程很多,但感觉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洒脱快活的人。一旦走入这个所谓现实的社会后,任何时候一旦学法得不到保障,各种人的执著会潮水般的涌来,修炼状态就会大不如前。当看到《什么是大法弟子》师尊这篇讲法时,我很惭愧,扪心自问:“你达到了师尊所要求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标准了吗?你史前救度众生的洪愿到目前兑现了有多少?”我无语,只有抬头长叹。象我这样后期走進大法的学员,个人修炼与救度众生是溶在一起的,更不能有半点松懈,只有按照师尊的要求无条件的精進、再精進,放下世俗中的一切执著,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

蓦然回首,自己曾在去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在看守所那样邪恶的环境里都能走过来,现在面对世俗间的一些琐事算的了什么?太渺小了!写到这里,觉的心里轻松了很多,对所面临的很多事情都能看的开,真有“修炼如初”的感觉。

最后让我以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讲法与大家共勉:“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别人,珍惜你们这个环境。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

再次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再次拜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