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师尊呵护我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这件事使我体悟到,走在师尊安排的路上,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不怕有常人的观念,只要能及时发现,用大法来归正自己,不断地排除,不被其带动,就一定能战胜它,走出常人,同化大法。
——本文作者

* * * * * * *

修炼十多年来,我虽然走的磕磕绊绊,但师尊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我时时沐浴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中。下面将自己在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向伟大的师尊和同修们做个汇报。

一、破除常人观念,师尊呵护我走过难关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邪党又借机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所在的一个小市区就有近二十名大法弟子遭迫害。他们被绑架到洗脑班進行强制洗脑,邪恶扬言不写“保证书”就劳教。我也险些被骗到洗脑班。

那天,我接到单位科长的一个电话,声音很急促,要我赶快到单位去,说是要召开紧急会议,要我无论在哪里都要尽快赶回来。我一听就知道其中有诈,九九年我就是被这样骗進洗脑班的。当时我正和丈夫一起在超市购物,他也说准是要害你们,他问我怎么办?我说回家吧,我不去。

刚進家门我就听见手机铃声在急促的响着,接通电话,我听到的是和我同一工作单位的同修在用哭声劝参与迫害的书记,就听他说:“你把我送到那里去对你可不好。”我立刻明白同修上当了,他是在用这个办法给我报信。由于当时正念不足,就把东西收拾一下躲了起来。

此后的几天,邪恶指使不明真相的人到处找我,并给我家里人施加压力,并用劳教、开除工职相威胁。家人不修炼,招架不住邪恶的压力,在我回家取换洗衣服时都劝我配合他们,并说你到那里写个保证不就没事了。看到他们的状态我很不好受,因为他们大多数是明白真相也都是受益的,由于我的原因,使他们对大法失去信心,我又想起了我那些明白真相的同事,那些明白真相的亲友,如果我不去上班就要流离失所,常人就会对大法误解更深,那也不是师尊要的。如果因此造成他们不能正确认识大法,那将给救度世人,给证实大法造成多大的损失啊?我想,我必须堂堂正正的去上班,破除邪恶的迫害,我能堂堂正正的去上班就是在证实大法,只有堂堂正正的去上班,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我的路是师尊安排的,师尊说了算。我心意已定。我决定先去找到我们系统另外两个为躲避洗脑迫害暂时没去上班的同修,和他们交流一下,彻底解体这次洗脑。就在这时,师尊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我热泪滚滚的读着师尊的讲法,感受着师尊洪大的慈悲,师尊讲:“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师尊的讲法更使我们增强了正念和决心。我和这两位同修约好转天就堂堂正正的去上班。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气氛十分紧张,由于邪恶的骚扰,不断的给家里人施加压力,让他们找到我送去洗脑,他们已经承受很多,家里人都劝我去洗脑班,免得劳教、开除工职,丈夫还冷言冷语的说:“你师父不管你呀!”我坚定而又平静的告诉他,这回我就要让你看看我师父是怎么管着我的。

说去上班,但多年来形成的常人观念还在不断的冒出来。如,临出门的时候脑子里就在想,我得带上有电子书的手机,万一要是被关起来,好能学法(因同修在里边打电话给我报信,觉得兴许让带手机)这想法刚冒出来,我立刻意识到不对,赶快抑制它,排斥它,发正念解体它。驾车上班的途中,思想中又冒出来:“我到单位把车停在一个随时可以开车跑的地方,警察来了随时可跑。我又立刻又知道错了,排斥、清除它,这时那些常人的观念连同怕心就象疯了似的一个劲的在我脑子里翻腾,不但心里难受,浑身都感觉到非常难受,就感觉他们在身体里乱窜,妄想迫使我就范。我在心里坚定一念,我就听师尊的,谁说了也不算。同时告诉那些思想业、常人的观念和常人的执著:你们来多少我也不怕,我知道你们不是我,来多少我灭多少。就这样一路走着发着正念。当来到单位刚一進大门,所有的观念、怕心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感觉无比的轻松,真是天清体透的感觉。我知道,师尊看我在我这一层次中坚定了正念,把那些东西给拿掉了。

上班后见到我们科长,他叫我去书记那儿,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就给科长讲真相,他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只要他们不看到您,我不会去报告的。”就这样一天相安无事,回到家里我丈夫问我:今天他们有人找你吗?”我说没有啊,他很惊讶说:真的没人找?我说真的。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让你看看我师父在怎么管着我的。就是这样的。他没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上班我没看见另一位同修,不知咋回事就到他们科里去找她,她的办公室正好和我们站长的办公室挨着,正好被站长撞见,站长一见我就说:你来了,赶快到书记那去。我想,我才不配合你呢。就说我很忙(我工作确实忙)就走了。但是,他不断的给我们科长打电话,并说这回不到原来的那个地方去了,换一个高级宾馆,其实还是想把我送到洗脑班,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环境。他不断的打电话使我们科长很为难,不想干坏事,又不想得罪他,我这时发现我的心有寻求常人保护的念头,同时又有怕见书记和站长被送進洗脑班的念头,还没有完全信师信法,否定迫害,必须要归正。于是,我就告诉科长,你别为难,你就说他的话你告诉我了,我不配合他。科长顾虑的说,那样好吗?我说没事。同时我和另两个同修决定去给站长讲真相,不能让她再参与迫害了。

我们来到站长办公室,讲真相的、发正念的同时進行,站长是个良知尚存的人,听完真相后表示,就让我们和参与迫害的见见面,她可用人格担保我们不被他们抓走,我们告诉她,邪党从来说话都不算数的,我们不配合。当我们第二次去讲真相时,单位书记来了,一见我们扭头就走,一会,局里参与迫害的人来了,我们一看互相使了个眼色站起来就走,我对他们说,你们聊吧,我们走了。他们说:“别走啊。”那个站在门口的局邪党办的人动了一下双臂想要上来对我们动手,我威严的看了他一眼,他马上就呆若木鸡一般的站那不动了,我们几人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站长办公室。后来,他们有些气急败坏了,扬言再不配合就在当天下午动用武警强制执行。我们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回到家里丈夫也恶狠狠的让我配合他们,巨大的压力和恐惧涌上心头。我找到同修一起学师尊讲法,一起背《洪吟二》〈一念中〉:“坦坦荡荡正大穹 巨难伴我天地行 成就功德脑后事 正天正地正众生 真念洪愿金刚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当地同修一直是整体配合为我们发正念。我们坚定了正念,师尊为我们消除了邪恶,当在我们的心里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就是师尊说了算时,真的把心放到底时,事情就发生了大的变化。这天,我象以往一样坦然开着车去上班。上午十点多,同修跑来兴奋的告诉我:洗脑班已经不存在了,站长说哪里也不去了。

我在内心感谢师尊,感谢同修的正念加持!

二、正念正行,做自己该做的

这件事使我体悟到,走在师尊安排的路上,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不怕有常人的观念,只要能及时发现,用大法来归正自己,不断的排除,不被其带动,就一定能战胜它,走出常人,同化大法。

此时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心愿,我一直想用我的真实经历写一篇洪扬大法、讲清真相的文章,我想,凡是认识我的人一定会认认真真的看完我的故事,即使那些平时被邪党文化障碍着的人也会看的,因为人们会对发生在身边的事感兴趣。我感到我好象是原来曾发过这样的愿要做这件事情。以前,由于正念不足,一直没有写,现在,我决定把这件事完成了。于是,我就把自己在大法中如何受益,学法后的身心变化,在家庭中、社会上、单位里如何按大法要求做一个好人的故事写了出来,同时揭露了这些年中我遭受的无辜的迫害的经历,让世人明辨善恶是非得到救度。

有同修劝我先别写,正在敏感时期,又刚刚上班,万一……我心里牢记师尊的法,我把文章寄往明慧编辑部,发表后我又把它编辑成信件,让同修和我一起在本地散发,在帮助世人了解真相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曾听一个年轻人亲口对我说:“看完您的故事,我对法轮功的看法改变了。”参与迫害部门的人们看后对我丈夫说:“听说你媳妇写了一封信?”紧接着又说:“不见得有事啊,不一定是她自己写的。”在师尊的保护和加持下我平安无事。

通过这一切,我和同修们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师尊的慈悲,更加坚定了正念,更加信师信法,更坚定地做好三件事了,了解此事的常人也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三、善的力量

以前我用人的观念看问题,把迫害当作人对人的迫害,在意识中总觉警察是参与迫害的,一看见他们就发正念(其实很多时候是恶念)。随着学法的深入,不断的去掉常人观念,我逐渐的认识到,警察和其他世人一样,也应该得到救度,而且,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他们是被旧势力安排才那样的,师尊讲过,他们是为了我们才受那样的屈辱,他们比一般人更可怜,我们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对待他们,他们就能得救。

由于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好几个警察闯進我妹妹(同修)家,要强行抄家并试图对妹妹加以迫害。我得到消息后,马上去了妹妹家。刚一進她家门,就听为首的警察对我说,我知道你是谁。我没理他的茬,只想着给他们讲真相,制止迫害的发生。只见妹妹所在的房间的门关着,警察们在厅里嚷着要她把门开开,并不时的扬言要调动警力,强行抄家,形势很紧张。我没有把警察们放到对立面,边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边给他们讲真相。就听一个警察说,你别给我们讲这个,我们听的多了。我不被带动继续给他们讲,并告诉他们警察应该是主持正义的,是保护人民的。当讲到活体摘取器官之事时,他们说,我们不相信,我就把我曾亲自做过的调查经过讲给他们,他们说,那我们也不相信。我想我就是要为正的因素负责,于是我说,你不相信,证明你是善良的,你肯定做不出如此邪恶的事。此话一出口,就感觉我们所处的场整个都变了,变的祥和了。就听一个警察说,我们知道你们是好人,是上边派我们来的,不然谁愿意干这事。为首的警察把我妹夫叫到一边,开始给他出主意,手指着客厅里的真相资料说,你就说是你捡的,我们好交差,你再让你媳妇跟我们走一趟,我保证没事,一会就把她送回来。你要是不放心,就开自己的车把她送过去,再把她带回来。说完,他们就都撤到了楼下。这时妹妹从里屋出来,她说她正念很强,在屋里一直发正念,不允许邪恶指使不明真相的警察犯罪。

开始时,妹妹想,不配合他们,为首的警察哀求我们说,别让我们太为难了,我们没法交差。我就和妹妹切磋,为了不使警察从常人的角度对大法弟子产生不理解,为了他们能得救,不在事情的表面怎么做,我们在哪里都是为了救人,无所谓是在派出所还是在哪里。于是,我和家里人就开着自己的车陪着妹妹来去了派出所。妹妹在里边给警察讲真相,劝“三退”,我在外面发正念,过一会我们就平安的回到家。

四、无条件的默默圆容同修

我地有几个老年同修到外地去交流,看到那里的农村同修经济条件很差,又想做安锅等讲清真相的项目,就对那里的同修说你们若用钱就到我们那里去拿。那里有一个老年同修是后得法的,对师尊关于资金方面的法理不太清晰,又有为大法做事的热心,就真的来到我们这来筹集资金,而且一要就是几十万。我一听,这不是集资吗?就赶快跑去制止。我见到那位老年同修时,他正在与同修们交流,他在那夸夸其谈、指手画脚的更令我反感,于是我就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谁知,他不但不接受,反而大发脾气对我進行反击,并向我示威说:你看我把钱能不能拿走。周围的同修对我意见很大,也在指责我。我想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是他错了嘛,怎么都冲我来了?我见不能制止这场错误行为就搬来了救兵。同修来了,和那位老年同修谈得非常融洽,使那位老年同修打消了集资的念头,两个人还交流了自己证实法做三件事的体会。

这件事情对我触动非常大,我反观自己,表面上我好象为法着想,其实隐藏了坚持自己、证实自我的人心。师尊讲:“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1〕

一年以后的一天,同修和我说有个外地同修来交流的挺好的,尤其是在过病业关的问题上,想把他介绍给农村老家的同修,叫我开车送过去。我去一看,这不是来集资的那个人吗?但是,我马上告诉自己,别拿个人观念衡量别人,都在大法中修,同修一定是進步很大。这位老年同修没认出我来。在与大家交流时,我也从我的角度发现了他对法认识不足的一面,我记住了师尊的话“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1〕。在交流时我就加强他正念足的地方,对法认识不足的地方我就谈出我自己在这一方面的认识。不去指责他哪一点不对,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啊。主要是我没有了那种强调自己对的人心。当时场上气氛非常祥和。回来后,我有事去找同修,又遇上了那位老年同修,与他交流了一会,他觉得很好,就问旁边的一位同修,这是谁啊?同修说这不是谁谁吗?他猛然想起来了,对呀,我怎么把她忘了呢!当我们再次见面时,他感动的说,你看,我上次都没认出你来,咱俩上次那么大的冲突,在法会上你还那么帮我。我说,都是为了大法,哪能把个人的东西放到里边去呢?老年同修诚恳的说:你的变化太大了,我回去也一定好好实修!

我当时也很感动,我想真要感谢师尊!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环境,同修们的提高起到了共同促進共同提高的作用,我一定加倍努力,请师尊放心。

感谢师尊又给了我们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通过交流,回忆修炼中的点点滴滴,使我更增强了精進的意志。

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