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时刻想着自己是修炼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今年以来,自己在修炼中似乎麻烦不断,打乱了以往平静的生活。特别是近半年来,繁琐的家务事搞的我无法正常学法炼功,长此下去,就要混同于常人了,着急之际,脑中忽然出现一句话:时刻想着自己是修炼的人。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提醒我,于是百忙中,努力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时刻不忘自己的使命,抽出时间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下面是自己的一点修炼体会,虽然写的是今年的事情,却不是孤立存在的,有些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一、修去怕心,遇事不惊

我生性胆小懦弱,却偏偏当上了警察,同事说我不适合做公安工作,可我却一直坚持干到了退休。一九九六年末,我在四十五岁那年有幸得法修炼。修炼就是要把所有的人心和各种执着都要修去,但我最早意识到,并开始修去的就是一颗怕心,正如师父所说:“很多人一炼功胆子大起来了,为什么?不光是你们自己的因素,因为你们有知道那一面的,所以胆也壮起来了。”[1]由于在个人修炼阶段重视学法,为日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在邪恶迫害大法十三年的险恶环境中,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中,虽数遇险境,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一路平安走来。

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但在修炼过程中都会遇到各种关和难的考验。我所遇到的考验,比起其他同修来算不上什么,可是我却从中得到了锻炼和升华,逐渐修去了怕心,面对突如其来的魔难,能够坦然面对,做到遇事不惊,心不动。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只要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就不会出问题。

二零零六年夏,我家附近有位同修被迫害,我把从某看守所警察那里了解到的初步情况发到了明慧网上。为了進一步弄清情况,我再次去找那位警察,偏巧他刚出家门不久,未能见到,我只好打电话与他联系。因电话被监听,几天后我外出购物时,邪恶在大街上布阵盯梢、跟踪我。路上,一对男女特务在聊天,见我走来,那个女特务假借向我问路,跟我一起走,试图监控我。我看出端倪,想起师父关于特务的讲法:“哪怕你是特务,你都有人心在,我都把你当作一个普通人看,我不看你的工作。”[2]我理解,师父让我们对特务也救度,我就慈悲的给她讲真相,告诉她,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我可以帮她退。她没有答应,但我的话引起了她的思考,清除了另外空间邪恶对她的操控,邪恶当时没敢动我。

我返回家时,发现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院外,此时,便衣已分两路在楼道和电梯间堵截我,我尚不知情,只是习惯性的对警车发正念。我到家后,还没進门,丈夫就拎出一袋垃圾让我下楼去倒。在楼下,开电梯的人把一个便衣带到我跟前,说是找我家的。便衣拿着我家的地址,假借来我家租房(我家住房拥挤,根本无房可租),我才知道警车和便衣是冲我来的。开始时有点紧张,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我微笑着与便衣周旋,便衣顿时张冠李戴起来,似乎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几分钟后,便衣就给自己下了台阶,招呼楼上的便衣:“下来吧!不是(她),不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化解了一难。这是我第一次直接与特务、便衣接触。

二零一一年夏秋之交,我陪母亲去医院看病回家时,给一个出租车司机劝退,他答应了,但当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时,他却不接受,马上说他不退了。因为车程短,只有五分钟的路,没有时间给他讲清真相,结果被他“举报”了。我把母亲送回家后,就出去买菜,一眼看见警察正在我院监控室外与值班员说着什么。值班员看见我后,把我指点给警察,他们就都往我这里看。我当时正与人说话,看到这一幕,立刻明白是邪恶来迫害我了。

那天,我院里正有商贩来卖菜,附近很多居民都到这里买菜。这里是我使用真相币和讲真相、劝三退的场所,很多人都在这里得救了。当时我想,绝不能让邪恶到这里来迫害我,这样会使世人因为大法弟子被迫害而不敢接受大法的救度。我立刻发正念让他们赶快走,但心里有点不稳,就请师父加持让他们赶快走。等我买完菜从人群里出来,果然警察和警车已无影无踪,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在修炼中,魔难就是这样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我们,只要我们正念足,信师信法,邪恶就迫害不了我们。

今年四月中旬,我刚发完北京地区晚上七点钟的正念,突然三名片警闯到我家,说有人匿名举报我炼法轮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欲讲真相,却被丈夫喝住,为避免与丈夫争斗,我就随其自然了。这时一个警察拿着公安专用相机对着我照相,我一闪身躲过去了。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害怕,只是遗憾不能救他们。既然不能讲真相,我就发正念让他们赶快走,但见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就求师父加持让他们赶快走,警察果然立刻掉头走了。但警察走后,我停止了发正念,导致警察威胁我丈夫还要来抄家。此时我有点动心了,这时,师父的法立刻打到脑中:“一个不动就制万动!”[3]我立刻定下心来,告诉丈夫和孩子,警察不会再来了,让他们放心的睡觉去。果然,警察再也没有来找过我的麻烦。

经历了这些魔炼,我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再遇险境时,就不再动心了。二零一二年八月,我路过一个家具城,有两个销售员主动上前与我说话,我想不要错过救度她们的机会呀,就对她们说:现在天灾人祸多多呀,北京“7.21”的大水,死了不少人呢。她们说:是呀,现在灾难太多了。于是我告诉她们:灾难来时念“法轮大法好”可以保命,千万记住啊。看她们的态度,似乎很勉强的接受了,我就没有劝三退,但心里总觉得很遗憾,想第二天再去给她们讲清真相。但第二天却忙的没有时间去。第三天,我再去时,感觉那里气氛不对,还有警察在巡视,我没有贸然行事,就到附近的超市去购物。回来时,我的购物车坏了,正发愁怎么回家,忽然想到,这正是救度她们的好机会,我就返回去找她们,顺便在那里等待家人来接我。我来到她们面前,她们认出了我,A销售员立刻就去报告商城安保员。我抓紧机会向B销售员讲真相,她却拒绝。我说,我是为你好,才跟你讲的。说话间,A销售员带着安保员来了。原来,那天我走后,她们就把我给汇报了,如果我第二天去了,可能就要遭遇迫害了,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我,让我第二天没去成。明白这一切后,我丝毫没有动心,很自然的与她们搭讪,很快,她们没趣的散了。我坐在家具城里等待家人,发现到处是安保员和便衣,不仅刚才那个安保员在远处偷窥我,就连清洁工都干着特务的活动。没想到邪党十八大前,北京的家具城都这么邪恶,难怪我的购物车坏了,原来是师父让我知道北京如何邪恶,让我来除恶的。于是我坦坦荡荡的坐在特务旁边发正念,不一会儿,特务们陆续走了。最后一个特务一直假装睡觉,临走时睁开了眼睛,然后打开手机鼓弄了一会儿,就攥着手机走了。他攥手机的动作很特别,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忽然意识到他可能对我偷拍了(我经历被偷拍的事情太多了),我立刻想了一下,谁也拍不上我。我相信,凡是给我偷拍的特务或警察,都没有拍下过我的影像,因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4]。

二、时刻想着自己是修炼的人

自今年四月,警察到我家对我迫害未遂后,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八十八岁的母亲。可能母亲为我担忧的缘故,一星期后,突发脑血栓摔倒住院了。在大法的恩泽下,严重骨质疏松的母亲不但没有摔坏,还很快恢复了语言和行走功能,九天就出院了。后来母亲告诉我,她当时刚一摔倒,就念“法轮大法好”了。

母亲出院后,因她不愿雇人照顾她,我只好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搬到母亲家去住,这样我的生活规律完全被打乱了,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都受到了干扰。在救人的关键时刻,我被困在了家里,不能出去救人,我感到万般无奈,焦急万分,对母亲和家人都表现的很不耐烦。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干扰呢?我向内找,也似乎找不到原因,只感到一片茫然,从心里否定它,又否定不了,言谈话语中都透着烦躁和抱怨。正当我处于焦躁烦恼之时,忽然一句话打入脑中:时刻想着自己是修炼的人。我知道是师父在提醒我。

于是,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百忙中,安排好时间,做到“少息自省添正念”[5]。每天夜里发完十二点钟的正念后,还要学法到凌晨两点多,在学法修炼中,逐渐摆正了心态,也明白了其中的因缘:是我前世、今生欠母亲的太多,在正法结束前必须要还完欠债,同时在这种环境中魔炼自己,修去不耐烦、急躁、抱怨等不好的人心,修出祥和慈悲的心态。为了尽快还完债,我让母亲每天念“法轮大法好”,还天天给她看历年的神韵晚会和神韵合唱团演唱会。大夫说,母亲的病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可是母亲仅一个月就能生活自理了。常人说,这么大岁数的人,这么快就恢复了,真是太少有了。

母亲病刚好,在海外生活的妹妹和孩子,还有外甥、侄子共五人几乎同一时间回到北京探亲,加上家中人口,共近十人吃饭。我虽然得以回到自己家中居住,但每天都要去给他们刷一大堆锅碗、做一大家人的饭菜,采购一大车(购物车)食品,每天忙完了上顿忙下顿,又偏逢母亲家厕所漏水,楼下老人找上门来要求赶快解决问题。我又得安抚老人,又得张罗着找人做防水,家里乱的一团糟。麻烦事一件接一件,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怎么吃苦中之苦”时举的那个例子。家中事无巨细都由我来管,最后辛苦忙活了半天,家人还对我发脾气,对我不满意。但我时刻想着自己是修炼的人,以平和的心态对待所遇到的各种事情,不与人争斗,逐渐修出了祥和的心态,一切问题就都顺利解决了。

这期间,我家里、家外事两不误,利用各种场合努力救人。母亲住院时,我给医院的清洁工和病人家属讲真相,劝三退,平时对自己能接触到的邻居、送外卖的和装修工等人讲真相、劝三退。外出购物时,我抓紧机会使用真相币,并给各超市的销售人员和顾客劝退。我家附近有一个超市,我用一年多的时间把那里的销售员劝退了四十人左右。前不久,那里一个销售员问我:你是不是救的人多,功劳就大呀?我说,我们修炼就是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我来到这个世上的使命就是救人。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旁边新来的两个销售员,平时没有机会给他们讲真相,现在正好是机会,不能错过,就赶紧走过去给他们讲真相,很快劝退了其中一人(另一人什么也没有入过)。

今年七月,一位亲戚突发疾病,我帮助把他送到了母亲住过的军队医院。在病房里,护士拿着登记表,询问并登记病人的基本情况,其中一项竟是关于信仰的问题。我想定是与大法有关,因为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为法来的,而且正是“七.二零”前夕,就问护士:信仰是指什么? 护士问:信基督教吗?亲戚立刻回答:不信,不信,什么都不信。一个象是护士长的人问:信共产党吗?我和亲戚异口同声的说:不信!不信!我问:我母亲前两个月住院时还没有这种情况,为什么现在问起这个问题?她说都是法轮功闹的。我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共产党假、恶、斗,谁正?谁邪?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些事情。简短的几句话,为当时在场的人铺垫了得救的机缘。几天后,我把那个病房里的护工给劝退了。那个护工是河南驻马店的,一九七五年河南驻马店发大水时,她才七岁,那场水患给她留下了深深的恐惧。她说多少年来,只要一下雨,她就害怕,她始终在寻找躲避灾难的办法。现在,她终于得救了,大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八月底,海外来人都陆续走了,母亲也能够自己做家务了,我几个月来的辛苦忙碌也结束了,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这时才体悟到,我们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如此的宝贵,都是难得的修炼机缘,都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的修炼提高而安排的。如果没有把握好机会修炼自己,那真是一大损失,因为越到最后,修炼的机缘越少,而且每一次机会也都不会再有。

三、用神通正念清除邪恶倡议书

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间,我家院内张贴了以本地区名义印制的邪恶倡议书。我觉的很意外,因为从明慧网上看到其它地区有这种情况后,我就开始发正念,不让邪恶倡议书在我管辖的范围内出现,但是却出现了。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着另一种形式的怕心,就是怕邪恶的倡议书出现在我的居所后我如何去清除,所以就发正念不让这种事情出现。但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邪恶倡议书出现后,我告诉了同修,同修说她去给摘掉。但同修不但没摘掉,邪恶倡议书反而还被人加固了。我发正念让风把它吹掉,果然狂风大作,还下起了暴雨,但是狂风暴雨也没有给冲掉。后来我想,即使把邪恶倡议书除掉了,邪恶还会再贴上去,我不如亲自贴上“中共才是邪教”的字条,清除邪恶。但院里、院外到处都是摄像头,邪恶倡议书就贴在监控室门边的墙上。于是,我请师父加持,让附近没有人,让监控器看不见我。果然一切如愿,我顺利在邪恶倡议书上贴上了“中共才是邪教”的字条。

这一切本来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动动手,从中建树着自己的威德。但我却生出了显示心和欢喜心,向同修炫耀我的“正念”和“神通”。结果,没两天就被邪恶钻空子给揭下去了,而邪恶的倡议书还牢牢的贴在原处。我想,那就让张贴的人自己去揭吧,这样不仅救度了世人,也使张贴邪恶倡议书的人得到了救赎。我猜想是物业贴的,就去找物业站长(早已向他讲过真相),让他把邪恶的东西给拿掉,但站长说不是他贴的,他不能摘。我又问居委会主任(也早已向他讲过真相),他也说不是他贴的。我就天天对着邪恶倡议书发正念,很快邪恶倡议书就被除掉了。

今年三月,其它地区出现邪恶承诺卡,我又发正念不让邪恶承诺卡出现在我的院里,同时整体清除邪恶。但不久我院又贴出了北京所谓“反邪教”协会的倡议书,内容与上次的基本一样。其中有要求人们到银行去兑换真相币的内容。同修认为,人们都已经知道了真相,那个邪恶的宣传不会再起作用了,所以就不要管它了。我认同了同修的话,就没去理睬。

此前,我使用真相币时,商家反馈说我手写的真相币字句工整,每张内容都不一样,大家都很爱看,有人还以为是印的呢。可是很快就有人拒绝真相币了,我明白是邪恶的倡议书在毒害众生,就动念一定要清除掉它。可是怎么去清除呢?我不能再象上次那样去贴字了,应该彻底把它除掉。

师父在法中说:“你就光在那发正念,也不去做,那叫修炼吗?”[6]我就想,我应该怎么去做呢?学法时师父点悟我:“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7]我反复领会这句话,忽然想起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6]

是呀,我为什么不按照师父的话去试一试,用神通除恶呢?于是我在家里坚定的对着邪恶倡议书发正念,我相信一定会除掉它的,因为上次就是发正念除掉的。第二天,我外出回家时,忽然想起看看邪恶倡议书是否真的除掉了,一看,果然除掉了。我从中悟到,师父讲的法是不同层次的法。正法时期跟师父一路走下来的大法弟子早已神通具足,只是我们没有想到去用而已。

写完修炼体会,我忽然悟到,今年二零一二年的确是极不寻常,师父的正法進程突飞猛進,体现在我们的修炼状态上就是修炼的节奏加快了,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时间也更加紧迫了。如果我们再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就将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就会出现问题。通过这一年的修炼经历,我也深刻理解了师父对我们的要求:“越到最后越精進”[8]。在正法修炼即将结束的最后时刻,我一定会严格要求自己,做到真正实修,勇猛精進,早日兑现自己的誓约,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1]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加拿大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6]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7]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李洪志师父经文:《越到最后越精進》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