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沐浴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第九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要召开了,我觉得也是到了我该给自己的修炼做个总结的时候了。下面是我这十几年来修炼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

一、全家都得法了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常年病倒在床上。特别是到了冬天,妈妈更是连躺都躺不下了,白天黑夜只能跪趴在床上。那种痛苦别人是无法想象的。妈妈常年靠吃药维持着,我们家几乎摸哪儿哪儿有药。

十几年过去了,到一九九零年,弟弟考上了大学,我也嫁人生子,可妈妈的身体还是那样,在原有的气管炎、肺心病的基础上又增添了高血压、冠心病,整天不是吃药就是打针。活得真不容易。姨妈曾担心的对我说:“你妈这身体,谁知能否挺到小弟大学毕业啊!”

弟弟从小就对气功感兴趣,特别想自己能学一种气功,能把妈妈的病给治好。九四年,他到济南实习,幸运的他,正好赶上师父在济南办传功讲法班。他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立即报名参加了。年假期间,他就回来教妈妈炼法轮功。妈学的很上心,也很认真。刚开始,我和姐姐对此并不怎么相信,觉得弟弟说的太玄了。可谁知妈妈刚炼了不久身体真的好起来了。我不由得也拿起《法轮功》这本书看了起来。看完觉得这本书的确很好,讲真、善、忍,都是让人做好人的。

我想,这真、善好象容易做到,可这忍,自己做不到(因我脾气不好)。也就没想学。后来见妈妈的身体完全好了,我就让丈夫学,因为他得过乙肝,干不了重活,还得经常吃药。丈夫学了也就有两个多月,便回厂上班了。三班倒,也不怕上夜班了。眼见为实,我相信了。姐姐也知道好了。我们全家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刚刚开始走進大法,只知道有时间就炼炼功,对自己心性的要求并不严格。就这样,从九四年知道大法到九六年开始看书、炼功,一直到九八年我才真正進入到大法修炼。

真正走入大法中修炼我才体会到:我能成为大法中的一员有多荣幸!我每天除了上班外,就是学法,炼功。每天早上四点我便和丈夫来到一所中学前,和同修们一起开始炼功。炼完后,我们就会把学校门前打扫干净,再回家吃饭,然后去上班。那时我们的精力非常充沛,心情非常愉快。每到星期天我们便带上儿子和同修们一起到乡下去弘法。儿子站在队伍的最前面,那动作做得很有力,也很好看。围观的人不禁啧啧称赞。

在炼功的同时,我也多看书,注重心性的修炼。我是单位的出纳员,有时别人多给了我钱,我当时就退给对方。这是大事,自己很注意一定要做好的。但有时看起来很小的事就把握不太好了,只有通过学法才能认识到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有一次,我去学校接儿子。路上看到一元钱捡了起来便顺手放進兜里。儿子问我:“妈妈,那钱是你的吗?”我说:“不是,是我捡的。”根本没把它当回事。晚上学法时看到师父讲“看到钱你要捡”〔1〕,我顿时明白了,这不是在说我吗?我白天做错了。第二天早上我对儿子说:“妈妈昨天做的不对,这一元钱你交给老师吧!”儿子高兴的答应着。后来他在操场捡到两元钱,也交给了老师。老师表扬了他。还有一次他和同学逗着玩,同学不小心把他的脸给砸肿了,整个脸肿的和鼻子一般高。把老师给吓坏了,怕家长来学校打架。儿子说了:“老师,你不用怕,我妈是修法轮大法的,不和人打架。”这件事我还真没往心里去。儿子同学的妈妈打来电话,要买东西来看儿子。丈夫接的电话,告诉孩子同学的妈妈,孩子没事,谢绝了她的好意。儿子的脸第二天就消肿了。

邻居看着儿子受伤的脸,感慨的说:“你真的是变了,换了我,我可不干。”

二、护法证实法 讲真相救众生

九九年“四·二五”那天,我和同修们来到了府右街,大概是下午两、三点钟吧,我们正在信访办门外的马路边上静静的等候,突然人群有些骚动,我回头一看人们都在往天上看,说有法轮。我也向天上望去,果然见到太阳一会儿红,一会儿绿一会儿黄的飞速的转动着,场景绚丽而壮观。但与此同时我还看到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用力的转动着太阳。我本能的想这是师父在转动法轮!不知怎的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感到了师父传法的艰难。那时我还不知道师父不只是在传法,而是在正法。此时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我告诉身边的同修们不要看了,做好我们现在该做的,同时默默的转回身,在前排从新站好。

在以后的日子里,就是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伴随着我一直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写到这里我明白了,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是我下世前与师父签的誓约。

从九九年“四·二五”到二零零二年春天,为了给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我五進北京城。其中两次被抓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走脱。在一次次的魔炼中,慈悲的师父让我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从中让我一次次的得到提高。有关这五次進京的具体情况此处不赘述。

从两次被抓的经历我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两次抓我的好象都不是警察而是普通常人,他们没穿警服(也许是当局从街道上拉来的无业、待业人员),特别是那次我在天安门派出所门口高喊“法轮大法好”时,竟然从围观的人群中出来一人给了我一个嘴巴子。再就是当我们被驻京办的人从派出所领出来时,我为了找机会走脱,要求上厕所。他把我们领到旁边的一个大院里,可谁想到厕所旁站一中年妇女,当她知道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时,竟然对我们破口大骂,还想阻止我们上厕所。这两件事,令我很奇怪,让我遇到这样的事,只是在点化我有争斗心吗?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这些人是不明真相的世人,我们要证实法,就得让世人明白真相。特别是,后来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再一次强调了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的重要性,于是我们便从進京护法转向了向世人全面讲清真相。

一开始我们没有真相资料,便用手写粘贴,用复写纸写真相信。当时我们没有一点怕心。几乎每天晚上都出去贴,风雨无阻。师父也在不断的鼓励着我们。在梦中我看到自己随意撒的种子,瞬间便长的郁郁葱葱。后来我们有了打印的真相资料,讲真相更是得心应手。还能听到反馈。一天邻居大姐对我说,她上中学的儿子在门口捡到一张法轮功传单,看完后对她说:“妈,人家法轮功讲的还真有道理。”

这几年的讲真相中不断有心性提高的机会。如有一同修写了几张粘贴她自己觉得写得不好看,便拿来让我看,我也觉得这样的粘贴贴出去会影响我们的形像。便拿到炉子前把它扔進炉子烧了。可谁想到,点着了的粘贴牢牢的粘在了我的手指上。我怎么甩也甩不掉,手指被烧起了泡。这时站在一边的儿子认真的对我说:“妈妈,师父说了:‘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自己错了,赶紧再写几张补上吧。

随着正法進程不断的向前推進,我们又开始发《九评共产党》,劝三退,使用真相币传真相,再后来就发神韵光盘。一次我们带了一百本《九评》和一些粘贴,来到丈夫的故乡,这是一个美丽的而且闻名世界的水乡。乡人古朴而善良。丈夫的大姐见我们带来这么多东西,不免有些害怕。我笑着对她说:“大姐,我们给乡亲们送来了最好的东西,这东西能救人。我们是在做好事,不会有事的。”我们只用了两个多小时便平安返回了。大姐正担心呢,见我们回来了很高兴,但又埋怨我们:“那么多书,也不说给你姐夫留一本,让他也看看。”我和丈夫相视一笑说:“下次吧。”这件事在当地反响很大,后来大姐悄悄告诉我们,村子里的大喇叭叫了好几天,让人们去交书,说不要相信迷信。人们也议论纷纷,说来了一批法轮功,如何如何。看大姐那神情,很为我们自豪。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到学法的重要性,我们也深有体会。当我们法学的好时,做起事来,便得心应手。如果有一段时间我们忙于做事,或常人的事多一些,没有好好学法,那么做起事来便有很多困难。发正念也是一样,我们每次做事前,都要先发好正念,把所到之处的空间场清理干净我们再出发。在做的过程当中我们的正念也不停。有时贴粘贴,路灯太亮了,只要一想:我要贴在那个电线杆上,路灯要是灭了多好啊!路灯马上就灭了,我便迅速贴好;有时刚想放资料,后面来人了,只要一想:你不要过来,他马上就拐弯了。

自从有了神韵光盘,我经常在手提包里放几盘,只要我包里有,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以前总觉得出去旅游是去玩,认为浪费时间。所以店里几年来组织去我都不参加,这次听说是去北京附近,我忽然想到去发正念,便参加了。因为是想着去发正念,也没多拿几盘神韵。包里只剩一套了。当来到山里,我才意识到光盘带少了。我舍不得随便送人,便寻找有缘人。我来到一对卖货的老夫妇跟前,买了他们点东西。嘴里和他们拉着家常,问他家有没有VCD,老头说:“有!”我拿出光盘说:“我们很有缘,我送一套晚会光盘给你们做纪念吧,上面的节目可好看了。有:武松打虎、劈山救母、西游记中的故事等,还有很多好听的歌。”老俩口可乐坏了,一个劲的谢我。我走远了,老太太还冲我喊:“欢迎下次再来!”我心里也很高兴,想着:这对老夫妇一定很善良,因此他们才能得到神韵光盘。我默默地祝福他们一家人都能因此而得救。

当明白魔头的像也在散发害人的物质时,我想起在离父母家不太远的地方,有江魔头的一个广告牌。那牌子有一房高。我们一家三口在过年回家时发现当地同修已经把整个牌子用黑墨画的花不棱登的了,可由于牌子高,江魔头的头部没被划到,它还腆着脸在哪硬挺着。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家三口拿着两个鸡蛋,来到了牌子跟前,我发正念,不让人过来,他父子两个一人一个,啪、啪、砸向魔头,儿子砸的最准,正砸在魔头的太阳穴上,黄色的蛋黄就象魔头的脑浆一样流了下来挂在魔头的脸上。等我再回娘家时,那个牌子便换成了别的画面。

三、刻骨铭心的教训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向前推進,邪恶因素也越来越少了。环境变得宽松些了。然我们精進的意志也随之松懈下来了。慈悲的师父及时的发表了《越最后越精進》的经文。我把他背了下来。以此来激励自己,不要松懈。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没一、两年自己又变得不精進了。虽然三件事还在做。但那也只是在完成任务而已。有时一个月也看不完一遍《转法轮》,发正念也不能坚持了。讲真相也很被动。有时同修给些资料还不想要,要么就是等丈夫有空的时候一起出去贴或发。时间长了对丈夫形成了强烈的依赖心。同时安逸心、色欲心、利益心全起来了。

特别是丈夫,他的工作变的出奇的忙,而且繁重。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师父曾在梦中点化他:有三个不倒翁,中间的最大,他和我就抬着中间的这个不放。他讲给我听。我悟到,这三个不倒翁是:名、利、情。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们名、利、情都有,其中抱着利益不放。我心里虽然明白,却没太在意,总觉得我们反正在大法中,不脱离法就行了。至于这些心吗,慢慢的去吧。现在想想,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心,简直是拿师父的慈悲在开玩笑!结果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

期间丈夫想放弃这份工作,太累了,我却认为常人都受得了,你一个大法弟子有什么受不了的呢。现在想来当时真是让利益给冲昏了头!就这样在零八年,邪党开“奥运”期间,旧势力让他以病业的形式走了。丈夫的离世,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也给我以后向熟人讲真相无形中成了障碍。在这里我含泪告诫大家:我们一定要尊师敬法,听师父的话,千万不要懈怠!绝不能再让自己的过失成为千古的遗恨!

丈夫走了,慈悲的师父可能怕我一下承受不了,刚开始师父给我挡着,我没有什么太难过的感觉,以至于同修和常人都认为我“很刚强”,只有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且我知道去掉对情的执著这个修炼过程我也是一定要走的。果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丈夫的情越来越显露出来。

记得有一次我高兴的对儿子说:“我想,法正人间的时候,我们和你爸爸还会见面的。”儿子却严肃的对我说:“那个时候你要是出来七情六欲呀,你可就走不了了。”我心里一惊,知道这是师父在借口点我,让我打消这一念。一次在梦中,梦到自己来到一地穴中好象是在找他,但四壁空空什么都没有,忽见一头披土黄布、身着土黄色衣裙的老妇人走了進来,并把门关上了。我感到她欲对我图谋不轨,马上打出一念:“灭!”瞬间老妇人便消失了,我也醒了。我悟到我对他的情还很重啊。好在有师父的呵护,我有决心放下这个情。有时進到家中,看着满地的落叶,心中不免有些凄凉,正想伤感提醒晚六点发正念的闹钟就响了,赶紧進屋发正念。讲真相时,经过我们曾经共同讲真相的地方,也会触景生情,但马上发出一念:现在我在做最神圣的事,你不能干扰我!瞬间空间场便清亮了。有一次我的mp3坏了,去找A同修修理,他关心的问我:“一个人在家哪?让你妈妈来给你做伴吧。”谁知他的一句话,勾起了我的情,止不住的泪水涟涟。此时坐在一旁的一位不认识的女同修说:“这个情啊,它也是一个生命。你要它,它就牢牢的控制你。”A同修对她说:“B姐,你那时是怎么过来的呢?”“学法,就是学法。”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位零五年才开始学法的新同修,丈夫出车祸死了,上有公婆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她接着说:“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中讲到:‘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修炼形式,很多人都理解为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一种宽松与方便,那些精進的学员可不这样理解。这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我现在所面对的这一切(上侍奉公婆,下抚养两个儿子)就是我的修炼形式。”听了她的话,我明白了,这一切又是师父的苦心安排。这让我看到了自己修的有多差劲。我流着泪回家了。

到家中我问自己:你就这样不争气吗,这样的让师父为你操心!他走了,你究竟失去了什么?不就是失去了常人的安逸生活吗?你真要想修炼,这些早晚是要去的。师父说过:“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2〕。想到这里,我不再流泪,心中对师父说:弟子会做好的,师父您放心吧!便盘腿打坐,一层一层的清理自身空间场的情的因素,和他在我空间场里的影像和信息。并郑重的对他说:你我在人间的缘份已尽,请不要让旧势力利用来干扰我。后来有同修告诉我,梦中见到他了,只见他手拿拂尘,身体发着白光,是神的样子,由远而近的在他面前显了一下。我明白慈悲的师父看我的情不好去,以此来安慰我。

从那以后我从新振作了起来。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也比以前精進了。特别是晨炼也能坚持了。人也胖了,显得年轻了,还整天乐呵呵的。常人从我的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四、师父给我们的是最好的

经过十多年的修炼,我有一个非常深的感悟:当我们一心扑在救人上,把大法的事看作是第一重要的,那时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最好的,比我们自己想象的还要好。

零九年的此时,正是我县十几名同修遭到迫害的时候,同修A也被劳教了。每次家属探视,我都跟去近距离发正念。第一次探视完,家人出来告诉我,A的状态不太好,急于想出来。我听了心中很着急,怎么办?我想到了师父: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四、五个大道把思想和师父连起来的法。我就盘腿打坐,双手合十心中求师父:师父,弟子求您把我和A同修的思想连上吧。说完,我双手结印,用意念想到:那里虽然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但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不能忘了自己的使命——救人!着急出来,也是执著心。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想完,我丝毫不怀疑他能接收到这些信息,然后又开始和他一起学法。

第二次探视完。家人说:“他看起来平静了许多,还说想要个mp3。”我从内心谢谢师父!他要mp3是为了学法。第三次去探视,我是临时听说的,那天我正准备买过冬的煤,儿子正好也在家。A同修的家人捎来话,说是给A送mp3去。让我们配合着发正念。我一听,二话没说,就对儿子说了声:“等煤送来了,先卸在门外。我回来再往里倒吧。”便跟车去了劳教所。那次师父又给我们显现了正念的威力。本来是要隔着玻璃和家人见面的,我们发正念让他们当面谈。马上接见室停电了,警察只好让他和家人面谈。Mp3很顺利的给了他。那天接见室外的电一直都没停。等我回到家,见煤已经整整齐齐的码在院子里了,凉台上还放着几箱刚摘的柿子。儿子见我回来了,说:“我姨和哥哥正好来了,帮咱把煤码好了,还把柿子也给摘了。”我心里明白,这又是师父给安排的。心中再次默默谢师父。

几年前遇到一位刚从劳教所回来的女同修。她告诉我,她刚到劳教所的时候,有很多心放不下,因为她丈夫整天东游西逛,家中的买卖都是她一人照看。两个女儿一个上大学,一个刚高考完,正在报志愿。后来随着不断的背法,她的心放下了。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她没有向邪恶妥协。一年后,当她回到家中一看:丈夫把生意打理的红红火火,小女儿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家里安排的哪里都那么顺心。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她对我说:“我们可得好好修,不然怎么对的起慈悲的师父。”

五、向内找

前年,我打工的店里生意很淡。所以我学法时很少受到干扰,几乎一天就可以看完一本《明慧周刊》再背几遍《洪吟》,或背一段《转法轮》,一天下来心里很充实。一天上午忙完了店面卫生,便坐下来开始对着手机背《洪吟》(用手机给自己录音,背完再和书对照),一边背着一边美滋滋的想:既能上班,又能学法,多好!就这样我学了一天的法。

到快下班时才发现今天一天竟然一分钱的东西也没卖出去(这是很少见的):顾客来了,不是没人家要的东西,就是人家看不上店里的货,反正是没开张。不但我没开张,老板的另一个店也没开张。这下老板急了。下了班,老板给我们开了个会。会开到后来我听着好象都在不点名的批评我。这让我接受不了,把我的争斗心一下子勾出来了:你店里不卖货,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店长(我这个店没店长),我也不挣你店长的工资。平时我干着店长的活,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计报酬,任劳任怨。噢,现在不卖货了怨起我来了。那好,以后我什么都不管了,只做好我该做的就行了。

我气冲冲的回到家,心里还在想着这件事。顺手打开电磁炉,热上饭。扫了扫院里的树叶。一看该发六点的正念了,便進屋发正念。发正念心也不静。发完了正念感觉那不好的物质还在,便又把腿盘上,继续发。一边发,一边向内找。找着找着,我猛的想起了上午那一念。哦,我明白了,是自己起了欢喜心招来了魔的干扰。而且那一念非常自私,一点都不慈悲,光高兴自己能学法,不被干扰,怎么就不知道为别人想一想呢?这样下去,天天赔钱,老板多上火呀!他们毕竟是常人,把利益看得很重。他们明白真相,支持我讲真相,有时还帮我讲真相,他们应该得福报呀,怎么能让旧势力钻空子在经济上被迫害呢!

明白了这些我的心轻松了。忽然想起我还做着饭,都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赶紧来到厨房,只见锅里的饭都糊了,心里一惊,好险哪!我知道师父又在点我呢。第二天,来到店里,我比以前更积极的工作,店里的生意也好了起来。老板见了我还和以前一样,象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不禁发出感慨:向内找真好!

以上是我这些年来的部份修炼经历和体会。我能够有今天,能够在大法修炼中走过了这十多年,全靠的是师父的呵护、鼓励和加持,没有大法和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弟子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向师尊合十!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去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别哀〉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