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是我最快乐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做讲真相的事是我最快乐的事,其中的酸甜苦辣我都很珍惜。

(一)

一次,我去一个村子发《九评》光盘,看见一个胡同里有几位妇女在聊天,我就走过去送给了她们光盘。突然那位坐在三轮车上的妇女叫道:“共产党是流氓党?共产党是流氓党那我们是什么?给你吧。”那位妇女真有点怒目圆睁了。我很镇定,接回光盘。另外几位妇女也说:“这还行?叫人家知道了还了得?”我说:“在自己家里还不敢看,还怕,你为什么怕?不是因为共产党恶吗?如果它很善良,爱民如子,你会怕吗?”她们都默认同意。

我又接着说:“这就是站在个人角度上评一评共产党,你可以认为他对,也可以认为他说的不对,谁都可以让评一评,为什么共产党不行?”另外几位妇女都表示同意。坐在三轮车上的那位妇女见别人都要了光盘,也不好意思的说:“那你给我吧,我也回去看看。”其中一位妇女关心的说:“你胆子不小啊,你知道这院子里都是什么人?你快走吧,他们出来你就麻烦了。”我笑着说:“噢,那我走了,其实我不怕,因为我又没说假话。”

只几分钟时间,坐在三轮车上的那位妇女态度变化快的让人惊讶,我想没有师父的帮助是做不到的。

(二)

一次在菜市场门口我买了两捆小白菜,两元钱,我给了卖菜的老太太两张一元的真相币。老太太大声说:“都是法轮功啊,我可不敢要。”另外两个卖菜的也围了过来。我说:“法轮功的怎么啦?”那位年轻的妇女说:“没事,法轮功的也能花。”我接着说:“法轮功也没说瞎话啊,天安门屠杀大学生你们听说过没有?”没想到那个卖菜的老太太直点头,说:“嗯,嗯,我见了,那年给我孙子看病,去张家口,路过北京,那血呀。”老太太脸上写满了惊恐。

从老太太脸上我感受到了屠杀的恐怖。那个年轻妇女问:“谁杀人了?是……吗?”老太太着急的说:“不是,不是,是部队,都是当兵的。”我伸出一根手指说:“杀一个人都偿命,何况杀那么多人?善恶到头终有报,就是迟一天早一天的问题。”这时来了几个买菜的,老太太一边收拾菜一边对我点头说:“是,是。”

回家的路上我很难过,老太太惊恐的表情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后来听说一位在北京目睹中共屠杀大学生的民工回家吓疯了。恶党杀了人还不让说,中国人被恶党欺负的太可怜了。

(三)

我发过几次神韵晚会光盘,也遇到过很多有意思的事。一次有人拿了神韵,问我有没有台历?一次一个卖雪糕的人接了光盘大叫:“这不是法轮功吗?”她旁边两个小伙子本来看见我发光盘没反应,听到她喊“法轮功”就走过来说:“法轮功啊,我看看,给我一张。”那意思是不是法轮功的还不要呢。

一天我刚发完光盘,一个卖东西的对刚接了光盘的人说:“法轮功啊,我看过,挺好的。”我说:“水平很高吧?”她说:“是。”我说:“等有了新神韵我给你送一张来。”她说:“好。”

一次一个人接了光盘就笑了,对他家人说:“她姨奶奶寄来的不就是这个吗?”看来神韵还有很多传递方法呢。

一次我给几位老人送了神韵光盘,一个骑自行车的路过问:“你们干嘛呢?”几位老人马上说:“你走吧,你是共产党,你和我们不一路。”那个人说:“我倒要看看了。”我迎上去说:“见面就是缘,我也送给你一张吧。”他说:“是啊,没缘还见不到呢。”高兴的拿着光盘走了。

其实我觉得只要有一颗真诚的心,诚恳的为别人好,不管对方接不接受我们的意见,都不会伤害我们的。如果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有不顺利的地方,静下心来找找自己,看看自己被哪颗心给绊住了,什么事都会迎刃而解。

因为我的心性和表达能力都是很有限的,如果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