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什么心态面对上门骚扰的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邪党十八大前,当地派出所警察两次上门骚扰,一次是到我的店里,凶狠的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炼就带走。要开十八大了,你不要搞破坏。”我说:“我只是修心做个好人。”当时,虽然觉得也智慧的回答他们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明显感到空间场有种不好的物质向我压来,甚至发正念都感觉很弱,好象不管用似的。他们说:“你不用说别的,就说炼不炼?”我就是不正面回答他们。之后,他们说了一些威胁我和对大法不敬的话就走了。他们走后,我浑身难受无力,有种虚脱感。当时我悟:这是正邪大战对我另外空间身体伤害的表面表现,并两次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安排。

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有怕心,有见到警察就恨的心。还有,想说服他们,压倒他们的争斗心、怨恨心。当时,虽然只是找到了这些心,但是,并没有在心里真正的连根拔掉。甚至,打坐的时候还浮想联翩,想入非非,有种不服感。虽然也在强烈地排斥这些不好的思想妄念,但感到提高不大。而且,我感到最大的不足是:这些年见到警察总是胆胆突突,唯唯诺诺,不敢理直气壮的给他们讲真相;关键时刻忘记了请师父加持,正念不足,正的力量不够,总是处于守势,好象精神上缺少“钢筋铁骨”似的,见到他们挺不起腰,有点讨好或回避对方。

几天后,那几个警察又来了。这一次,态度大变,笑着说:“我们到你家里去看看。”我立即警觉了,说:“家里有什么看的?我忙呢。”他们说:“别啊,我们一定要到你家里看看。”我知道,他们是想看看家里有没有大法书和资料等。这一次,我首先请师父加持,同时,不断的在心里发正念,彻底否定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利用有坏思想的人,干扰大法弟子从而被淘汰的安排。这一次,我倒是没有唯唯诺诺,胆气也很足。但是,行为上过了头,说着说着,就和他们吵了起来,我大声的说:“你们和我有仇啊怎么的?还是和法轮功有仇?我们是正派人家,你们老是骚扰我们,还让我们做生意不?”当时,一个警察说:“你们法轮功掺入政治,你们要掌权了,我们都得掉脑袋。”我说:“你看哪个炼法轮功的想当官了?哪个人说政策不合理了?法轮功是什么我比你清楚。”

当时,虽然也有想救度他们的心,想借机讲讲真相,但是,刚一开口,他们不仅不听,还说了一些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当时真是唇枪舌剑,吵得嗓子发哑,浑身发热,话一出口就收不回来。一个警察头儿说:“你总是和我们对立,把我们当成敌人。”这句话使我一震,我悟,这是师父借他们的嘴在点化我。但此时,我的各种人心已经彻底暴露出来了:争斗心,怨恨心、指责心……什么话赶劲说什么。较量中,虽然没有把他们压下去,但很有一种“胜利感”,以往胆胆突突那种物质没有了,憋在心里多年的话都吐了出来,感觉自己真是一身豪气,怕心也没有了。这一吵,好象很多人心都吵没了,感到一身轻似的。

临走时,那个警察头儿说:“你呀,容量还不如一杯水,不行呀。”这话当时挺动我心,我明白:“这是师父借他们的嘴来点化我的啊。”事后,我立即找同修進行了交流。同修鼓励我说:“你比过去怕心那么重时强多了,有提高。就是还有争斗心和怨恨心,虽然你表现的有些气壮山河的样子,但慈悲不够啊。”

晚上躺在床上,我在想:“大法弟子遇到的每件事情,都是成就自己和树立威德的机会,那么,今天这件事情,我该在哪些地方应该转变观念和提高心性呢?我该修去什么?成就什么?证悟什么?”

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时,不由吓一跳,许多人心一下子暴露了出来,似乎这些年来,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没有修,观念没有根本的改变过来。而且,我看到,自己和警察对立心的心很强。这种对立不单单是在心里,行为上也很反感他们,一见到警察就恨,心里立马竖起了一堵墙,甚至见到警车都没好感。虽然没有把他们打下地狱的念头,但也没有真心想救他们的正念,没有认识到,他们也是被迫害的特殊众生。讲真相中,心里对他们是有间隔的,这不是慈悲啊。这些年,我心里一直和他们是对立的,一次,我给一个管治安的警察朋友讲真相,他笑着说:“你对我们治安的警察很友好,对国保的警察就看着不顺眼,是不?”我说:“对对!他们迫害好人,我当然没好感呢。”还有一次,一个国保的警察朋友到我店里看我,我一见他就没好感,拿话给他噎的够呛,最后,他生气的走了。事后我悟到,当时,我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往外推他,都在往他空间场打不好的物质。当时,憋在心里的话虽然也说出来了,气也出了,但人却没救。也许,师父安排他到我这来是让我救他,可是,我的人心把他推了出去,事后几天了,我对这件都很后悔。

迫害十几年来,当地的610、国保、政法委、派出所等部门,为什么对“挂号”的大法弟子有的就频繁的找?而有的过问一两次,就不再找呢?这使我一下子看到了与同修在修炼境界上的差距。当我们的心性达到法的标准的时候,谁敢妄动?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有一个同修跟我交流时说:“我曾经被迫害的很严重,后来到了外地打工。恶党十八大前,家乡的国保警察去‘看望’我,我无怨无恨,心态很祥和的跟警察讲真相,告诉警察,法轮功是什么?当年去北京是怎么回事儿?我也很爱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并没有参与什么政治等。开始,警察还很严厉的样子,后来就静静的听着。由于同修念正场正,警察的态度也变了。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就是干这个工作的,你们大法弟子我也接触不少,有很多见到我们后,象敌人一样,很是仇视,根本不肯跟我们好好说话,象你这么和善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临走时,警察还给同修买了一些礼品留下。”我想,警察对同修的态度就是一种选择。这种选择,首先来自同修没有任何人心的真诚表现,这是境界。

听完这个故事,我很受触动。师父《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说,“如果世人心里装上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好的念头,或者是对“真善忍”这宇宙的根本法理诋毁或不认同,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说了不好的话、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情的,就会被神淘汰、销毁。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再严重,他们都是在神的路上,早走和晚走都会圆满与归位的,而真正被迫害的不正是人吗?”

这些年来,大法弟子确实吃了不少苦,有的甚至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可是,那个迫害我们的警察,他的真正生命也在等着我们救度,他们被旧势力安排给大法弟子制造魔难。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到世间是干什么来了?我们应该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讲清真相、救度他们。对于警察,一定不要触动他们负的一面,这也是师父一再强调的。讲真相中一旦触动了人的负面因素之后,效果越来越不好。

只有用大法衡量自己,真正的去掉人心人念,境界提高上来,认识升华了,才会有神的状态,这时再去看警察,看众生,都是同一个心态,那才是真正的修炼人的慈悲状态。我还体会到:当你对警察的态度转变时,你的怕心也没了,因为没有了对立心,那么对立的因素也就不存在了。心里没有了敌人,大家都是朋友了,你还对立什么?怕什么呢?

一点浅见,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