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学员:修炼一年多来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一年六月,我的生活比较顺利。从表面上看,我的家庭,亲人,朋友等等,每个方面都很好,没有太多麻烦。我对我的新工作也很喜欢。

当然,偶尔也会有遇到困难的时候,至少是不够自在和舒适。我遇到的主要难题是体力不足,有一堂课要连着上四小时,让我精疲力竭,要花二十四小时才能完全恢复。这让我觉的很难支撑下去。(几个月后,我做了一次身体检查,结果表明一切正常。)

我订阅的一本杂志在二零一一年六月那一期刊登了一篇关于法轮大法的文章,以及大法遭受的迫害。我被描述功法的那一部份吸引了,文章介绍说,这是可以在家里自己练习的气功锻炼。我立刻就在互联网上搜索法轮大法,马上就找到了《法轮功》这本书,在网上阅读起来。我只用了几个小时就看完了这本书。

然后,我开始读《转法轮》。我打印几页下来阅读,然后接着打印接着读。我读到的内容给我的感觉是,这都是真的。我以前了解到的东西并不和书中的内容全部吻合,但是我确实觉的我读到的内容是真实的。有些内容我当时不是很明白,但我知道问题来自于我本身,书中的道理博大精深,我还需要進一步理解。

同时,我开始通过视频学功。不过,我意识到我还是需要一些指导,我搜索了一下炼功点的地址,找到一个离我家比较近的炼功点,每周六上午八点集体炼功。我星期六一般是十一点起床,甚至平时也时常到十一点才起来。但是,我现在起得很早,在全球定点发正念的时间发正念。

我找到一位离我们家很近的同修,每周一次到她家里炼功。她非常耐心的解答我的问题,和我一起炼功,让我感到亲切温暖。

到今天为止,我只不过修炼了一年多。现在,我平均每天学法、炼功和做大法项目的时间至少有六个小时。毫无疑问,法轮大法是我生命中最首要的,无论在思想上还是日程安排上,我都把大法放在首位。理解到这么多以前没有意识到的法理,回到社会上过常人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法轮大法和我们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修炼的机缘。虽然在得法以前我一直在找寻,却一直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机缘。我相信,由于修炼法轮大法,我的心性、思想和道德提高了十倍。这意味着每天的大事、小事我都会仔细斟酌和思考,在日常生活中几乎所有的场合,我都在提高心性,这对我的生活有极大的意义。

同时,我在大法修炼中找到了幸福。到底什么是幸福呢?我的理解是,幸福的意义在于,我们的生命和所作所为都是积极和正面的。而且,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我生活的每一方面都赋予新的内涵,比如说,我和丈夫、母亲、兄弟的关系。我对他们更慈悲和宽容,我完全接纳他们的现状。除了时常向他们介绍大法以外,我不再试图教训、改变他们。当他们对我的态度不好时,我知道这只不过是在帮助我提高心性。

简而言之,我所面对的考验,大法帮助我对它们有更深的理解。生活更简单、轻松,也更幸福。如果碰到痛苦或者身体的不适,那可能是业力被推到表面,通过我的身体的承受被消掉,或者是帮助我提高的干扰因素,也有可能是在我身体里的功带来的反应。不管怎样,这都是好事。我毕竟是一名修炼者。

如果有人对我说的话让我不高兴,这是一个向内找的机会,通过向内找又学到新的东西,发现自己的又一个执着,纠正又一个错误。不管是什么,都是好事。在与常人以及同修交往的过程中,我几乎每天都碰到这样的事情。

举例来说,当学员的画展在我们地区展出时,我的任务是在晚上画展开始前,在附近人流最多的街区向行人派发参观展览的邀请,告诉他们有关画展的资讯。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向路人做宣传。当时我站在那儿,派发出一份又一份的传单,告诉大家说:“可以请您参加一个很有意义的展览吗?”很多人都接受我递给他们的传单,大多数人都表现出很有兴趣的样子,而且一边走一边阅读传单。我朝他们微笑,他们对我也报以微笑。我派发了手头的所有传单,我又去领了新传单,不断的派发。

一个小时以后,当我准备离开时,画展协调人走过来对我说,刚才有人抱怨说,发传单的人向他们施加压力,让他们去看画展。

我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了我的行为,我没有把协调人的反馈太当回事。我问自己:“这些抱怨的人是在说我吗?不可能。而且今晚已经做完了,无论怎样都没什么关系了。”随后我几乎忘了这件事。

可是在星期五集体学法时,又有同修提到路人的抱怨,也有同修在电子邮件交流中再次提到这件事。我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怎么了?什么样的人才会对一个画展的邀请表示埋怨哪?”我也在想:“这是旧势力,不好的因素,干扰我们的因素。这毫无意义,我根本就不用去在意它。”同时我认为,这不可能是在说我,因为我的举止很得体。也就是说,我用各种借口向外看,而不是向内找。

不过,我开始从新思考。我是一名每天学法、炼功、修炼自己的炼功人,所有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我告诉自己:“向内找。你从中学到什么?那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你当时在其中是什么样的角色和状态?这件事情是因为你还是因为其他人造成的,有什么区别吗?当然没有。别人埋怨的事情不一定是对还是错,这有什么关系吗?当然没有?那么,仔细查找,你的所作所为有哪些是需要纠正的?”

两天后,我再次回到当时的地点,希望身临其境的感觉能够帮助我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师父希望通过这件事情给我什么指导呢?

突然间,我想到:这是我的欢喜心,自我满足的心。我太过热情,我觉的自己能站在街道中间派发邀请函,非常自满。我认为我做的很好,因为大家都向我报以微笑,我在救度众生。 行人投诉的事情帮助我认识到这一点,让我去掉自我满足的心,并在今后注意这一点。在我们的修炼过程中,我们的心性是最重要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作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

我最初读到这段话的时候,不懂为什么要去掉欢喜心。修炼中需要去掉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欢喜心错在哪里呢?我因为孩子们已经长大而欣慰,我当时认为那一方面的欢喜心是对子女的执着,应该去掉,也是对我来说比较难去的执着心。而在其它方面,我想不通为什么要去掉欢喜心,也就是快乐、兴致勃勃、心满意足的心态。这些不都是好事吗?

在第八讲“欢喜心”一节中,师父谈到欢喜心会让我们在常人中表现的不正常。我因此而思考:“是啊,表现不正常是不对的,可是有一点点欢喜心有什么错呢?”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

当时对我来说,不懂就是不懂,即使我琢磨这些词句,我的理解还是只停留在引起不正常行为的欢喜心。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谈到了一名修到罗汉果位的修炼人:“我给大家讲一个佛教中的故事: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

我读到这一段时仍然不能深入理解,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已经理解到,当我不能从根本上理解什么事情时,其中一定有深刻的道理值得学习。

通过这次画展的经历,我对欢喜心有了新的理解,对以上关于欢喜心的讲法也有更好的理解。

欢喜心是常人的情感,在常人社会中,欢喜心(自我满足的心)帮助我们在社会上立身处世,因为在热情、快乐、满足的情感中,我们才能把事情做的更好。在这方面,我在常人的工作中深有体会。

可是,要超脱常人,欢喜心是不该有的执着。无论是救度众生还是其它事情,我都应该去掉欢喜心,自我满足的心。我们应该遵照师父要求我们的慈悲和祥和,处于善良的意愿去做事,不介意任何其它的事情。喜悦和善良来自我们的内心,而不是因为做了什么事,或者人家说了什么。

而且,对自我的满足淹没了我们的正念正行,干扰了我们的理性。在派发画展邀请时,自满的心,兴致高昂的心态让我找不到自己的理性和祥和。所以当我听到投诉时,我完全想不起来我都对行人说了些什么,以致有人抱怨说发传单的人给他们施加压力。

我在写这篇交流时,我还在努力修掉欢喜心,注意不要再落入这个陷阱。现在我已经发现了这个执着心,就更容易面对它,在这方面把握好。

谢谢师尊,谢谢您给了我上天的天梯。

这是我目前的理解,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敬请原谅和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