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唯有修炼最真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不知不觉中一年又过去了。在这一年中,心性上的考验与魔炼接连不断,人心在其中被触动,执著与观念被去除,心性从中得到历炼与升华。下面列举几例和大家交流。

不是他抠是我抠

元旦以前外地同修来我地安装新唐人接收天线。我与甲同修从外地同修处学会了安装技术,我们便在一起合作安装、调锅。甲在室内对台调试,我在室外,不怕苦累,不畏严寒酷暑。我们技术上虽各有所长,可每当不懂问他时,他总没有好语气,还嫌我笨,以前我就对他形成了极强的观念——小抠,钱锈,所以在我们合作的过程中,心性摩擦不断。

有一次,他来我家帮我安锅,缺个高频头卡子,我顺手在我们携带的装件箱中拿一个新的安上,他不同意,我也没说什么,接着调锅使用旧的高频头调不出来信号,我又到装件箱中拿一个新的换上了,没想到在把锅往房上举时,他却不声不响的把高频头卸下去了,我当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直翻滚,打颤:“真是抠大劲儿了,又不是你自己的东西,我也有份,在一起安一回锅,这点光还借不上吗?我以前对你的贡献何止是一个高频头啊!真是太抠门了。”心里翻腾的不行,当时我也看到了我有为私为我的心,占便宜的心,求回报的心,不平衡的心等等,都交织在一起。自己认为应该这样就要求别人也应该这样。看到其他同修就想倾诉苦衷,在和一个同修提起此事时,同修的一句话“二人为公”点醒了我。我一下全明白了,我不就是“一人为私”吗?为蝇头小利而心不平吗?原来不是他抠是我抠啊!

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安装,在技术上成熟了很多,他却一个人背着我单独出去安装了。因为安锅收费,一人安装不必和我分安装费,都他自己得了。我心里不太是滋味,心想:不想合作就吱声,干嘛还偷偷摸摸的。我就找他妻子(同修)唠一唠,想寻求一下心理平衡,本来认为她比较公正,没想到她站在丈夫的立场上对我说:“他说出你很多毛病,比如安锅前还得去车接你,心胸窄,没容量等。”听后我心里的疙瘩系的更死了,回家的路上心里波涛汹涌,一时过不去。

过了几天,甲同修来电话让我和他给一个四楼的住户安锅,必须两个人安,问我去不去,我当时心性正卡在当口上,便直接告诉他我不去了,你自己干吧!心动的很大,于是去厨房洗把脸想以此使自己平静平静。一低头发现脸盆漏水了,盆底裂了纹,这不是有漏吗?漏在哪里呢?我开始冷静的思考:我和他一起安锅的目地是为了挣钱吗?当然不是,既然不是,那他自己有能力单独安锅不也起到普及新唐人的作用了吗?只要能把新唐人信号不受阻碍的接收过来,让我做什么还不行呢?!刚想拿起电话告诉他我的想法,人念又上来了:他看不上我,嫌我笨,我又何必跟他配合呢?又一想,不对,个人荣辱是小,接收新唐人为大,他嫌我笨,那我就把他当成老板,虚心给他打工吧!我打电话问他还需不需要我去,他说你能来吗?我说:“我在技术上很笨,给你带来很多不便,以后以你为主,以我为辅,一个人能干的活你就自己去,干不了的就找我。主要因为安锅不能耽误,我这里怎么都行。”他听后很感动。

我换上厚棉裤,自费打车去了安锅那家人家。二话没说,我直接从楼外侧爬到六楼,顶着严寒,心里只有一念:“让新唐人信号畅通无阻!”到楼顶不一会,前妻打来电话说孩子不知上哪去了。我心里刚要急,正念出来了:我在做最神圣的事,不许干扰我。于是我对她说,孩子保证没事儿,你先去找找。我现在有重要事在做。有问题再来电话吧。直到安完,前妻也没来电话,说明她已经找到孩子了。

人不迷时迷自破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结果魔来吓唬他,化成美女引诱他,什么样的事都有。”我们在常人中修炼,这“魔”从何处来?“美女”在哪里?我想就在我们接触的人群中,利用你的亲人,利用你的朋友,利用你的家人,利用你的同事,利用警察,利用坏人……,就看你的心怎么动。

一次,邪恶在我们地区举办洗脑班,一位不太精進的同修得知“六一零”拟定两个名额,一名已经定好,另一个名额说是个老师,这位同修担心可能是我,就特意来给我送信。我听到后当时心里有些不稳,晚上原打算出车下乡到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听到这个消息后想,去不去呢?我到一同修那里商量,同修鼓励我说:“听到什么,就看自己的心是如何动的。”我想:我就不被这个假相带动,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们按照原计划行动,深入到边远乡村,发资料,喷标语,挂条幅,贴不干胶,跑了十来个屯,走了大半宿安全回来。

第二天早上一同修碰上点棘手事来与我切磋,在交流中我感到自己升华了许多,法理清晰了很多,同修也受到了鼓励。从中我认识到,我们每个同修都不被洗脑班的恐怖假相带动的时候,旧势力就没法钻我们怕心的空子,洗脑班也就没有理由存在了。真是人不迷,迷自破啊。

修去自负心和自卑心

五月份以来做了几件自认为比较得意的事:一是首次亲手印制的“庆贺5.13”的小旗在同修们的配合下挂出去了;二是经我研制成功的条幅于端午节挂到全县八个景点;三是安锅由原来的收费到现在只收成本费,得到同修的赞同。这样,就产生了一种成就感,欢喜心在不知不觉中滋长。

一次同修开交流会,我乐呵呵的去了。本想在会上说上几句,没想到交流中提到的全县发生的几次大的事件都与我有直接关系,诸如:和我在一个学法点的同修被绑架;安锅收费起风波;出卖同修等,件件离不开我,最后就连安锅收成本费也被同修提出异议,还说我糊涂,让我坐在那里向内找。没等这事找好,那事又点到了我,我感到十分压抑,十分自卑和自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时我清理自己空间场,解体自卑和自责心理,感到胃里有一股气儿返上来,顿时好了许多。

回来静心向内找,隐隐中有一颗很大的心,要证明我强,证明我行,证明我好,想让人肯定,让人说好,想得到赞美,想证实自己的实力;当看到别人比自己强时,心里难受,妒嫉;当听到说自己不好时,有种挫败感,特别在乎来自自己崇拜的同修,或来自异性同修的褒贬(往往这样的同修也是自己依赖的同修),归根结底找出来都是证实自我,执著自我的那个“私”,听到赞美就自负,听到贬斥就自卑,被这个东西左右,使自己处于极端而不是平和的状态。其实,做对了,走正了,那是师父慈悲呵护,法力的体现,而不足是修炼中的差距的体现,有什么好动心的?

其实,路在何方?路就在脚下!只有夯实修炼迈出的每一步,忍苦修心去执著,踏踏实实的修去名、利、色,才能不卑不亢,荣辱皆忘,无为无求而自得。为什么总想改变别人?改变自己才是修。有一种境界:保持一颗平常心,从不可能说假话,到不会说假话;从不会对别人产生恶念,到不可能有恶的想法;从要宽容,忍让,到宽容、忍让是自己的习惯,那才是真正的能量体现,有威力的东西。

此时此刻我又悟到,人世间的一切东西都可有可无,可要可不要,唯有人心不能要;人生在世一切所为都没有意义,唯有助师正法,救人才有意义。因为人类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幻,唯有修炼最实在,唯有修炼最真实。师父在《洪吟三》〈人生为何〉中说:

人生百年为谁忙 名利亲情挂断肠
曲终戏散谁是我 苍天无语两迷茫

把一切看淡,才能超脱。放下一切人心去救人吧!

个人所悟,敬请指正。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