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有师有法 怕心不可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从小懦弱胆小怕事的人,而且从小疑心很大,这在修炼中,这是最大的执著心,可是师父说:“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1]。所以我就加强正念,用师父是叫我来救度众生的,不是受迫害来的正念来否定不正确的念头。

一次,我去集市上讲真相,回来时,看到路边地头上坐着一个老者,我就把剩下的一本《九评》放進他的车筐,跟他说:“给你一本书看看吧,这是一本奇书。”老者走过来拿起书来,用手护着《九评》两个字说:“你知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是他是共产党员。我平静的说:“中央的共产党员都看这本书,谁看谁受益,这上边说的都是事实,人得明白的活着。”

这时老者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我很想了解你们法轮功,你是哪个村的。”出于安全我说:“我是哪个村的不重要,关键是我告诉你的是真相,而且天灾这么多,平安是福。”他严肃的说:“你就不怕我有集体行动吗?”

我稳住心,真诚的对他说:“我想你一定能感觉到我是在为你好,不然我不会跟你说这些的,有骗吃骗喝骗钱的,哪有骗人平安的,而且还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要没有那么大的事,那不是说废话吗?”我又给了他一张神韵光盘说:“你回家看看吧,世界第一秀,美极了。”他再三问我的地址,出于怕心,我没有告诉他,他还说我不磊落。

回家后,疑心开始往外反,“看他那个样,不是平常人,象是有点职位,还有电脑,他是不是监视法轮功的邪党工作人员?他是不是公安局的?可别对我怎么怎么样?”疑心加上怕心是不好的念头,一串一串的出来。后来觉得不对,这不是疑心吗?疑心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那不好的念头不是我,是来干扰我,达到迫害我的目地。

于是,我坐下来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用师父是叫我来救度众生的,不是来受迫害的,神都不配考验,人更不配,谁动谁是罪的正念否定不好的观念。这样心才平稳下来。

下一个集到了,我照样赶集,在集上碰到昔日的同事,我给她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还说了一些生活上的事,当说完一扭头,正看到那个老者坐在几步外的一个修鞋的摊上。他看到我说:“那光盘的节目,演得很真实,这回,我可知道你是哪里的了。”我没多说匆匆留下一句“祝你平安”就走掉了。

回家后,心虽然没有上一次那样翻江倒海似的,也是有出不好的念头,我就背师父的《怕啥》和《师徒恩》。有这么无所不能的师父,你还怕什么?!

下一个集,我去赶集的时候,看到他还在那个摊上坐着,我主动和他还有几个老头谈了起来。我说:“法轮功是教人用真善忍做好人的,不然那么多国家给奖,为什么人家不怕夺权还支持?要是真的不好,它为什么不把法轮功的书拿出来,咱们研究研究他哪不好,而是禁止不让人看,光听他一面之词?再有,俺师父教俺做事先想别人,在哪都得是好人。在利益上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不想付出光想得到,就得用德来交换,所以法轮功弟子不是他的不要,你说这样做人不好吗?”

那位老者听完后说:“我开了二十年党会,也没有你讲的这么在理。”我说:“一个人杀了人的得偿命,难道一个党就能随便杀人?咱中国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哪一个运动不是冤的错的?而且法轮功学员被活着摘器官卖黑心钱,这么和平的底下,隐藏着这么大的罪恶,能没有报应吗?人不治天治,它讲与天斗其乐无穷,今天就是天灾来解体它,你是它的组成部份,就好比一棵树就生了三个杈(党、团、队),这棵树如果连根拔不要了,那上面的树杈能活吗?把你的党退了吧,就用‘长寿’这个名字。”他说“行。”一个生命终于得救了。后来,他看了所有的光盘和真相资料,真正的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还有两次,也是有人说“上面”要对我怎么怎么样,我知道是因为忙农活学法发正念不到位,冲我的怕心来的,师父还用常人的嘴说:“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也不是怕大的。”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事情都不了了之。

都是在师父的慈悲的呵护和点悟下,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是师父不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帮我拿掉背后的物质,看护着我。弟子觉得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还有很多人心没去,一度悲观,是师父的法使我自信,我有这么一位伟大的师父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弟子在此叩谢恩师。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