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魔难挡不住坚定修炼的信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好:

第九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开始了。前几次法会,同修们要我写,我都以自己修的不好,文化层次低,写不好为理由没动笔。修炼十四年了,在师父的呵护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要向师尊汇报的太多,太多。当我认识到法会是大法弟子比学比修的平台,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应该无私的圆容,于是我提起了笔。因为文化水平低,文笔差,第一次投稿,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喜得大法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小学文化,一九九五年我有缘与一位老工人结合,组成了一个组合家庭。也许就是这个缘份,在他这里我结识了大法,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

那是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秋高气爽,晚饭后我俩去散步,看见有好多人在炼功。走近一看,啊,法轮功。我当时就感觉好亲切,感觉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走的路,于是我俩双双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当时我们那里有十个炼功点,每天早上三点多钟同修们就在外面炼功,五套功法全部炼下来,要两个小时。晚上大家在一起读《转法轮》,学习师父的经文等。老头子進来三个月就能双盘腿,我盘不上。他就每天主动做家务,要我多炼盘腿。那时候我们整天沐浴在佛法修炼中,身体也好了,心情也特别愉快。我们也经常出去炼功洪法,有时候也开法会,互相交流学法炼功的心得体会,我那个时候每天都抄写《转法轮》,因为好多年不写字,刚开始拿起笔来手都发抖,字也写得歪歪扭扭的。但我克服了困难,坚持不懈。慢慢的字也写得工整了,还认识了好多字。我知道这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抄写了两遍《转法轮》。因为那段时间学法比较扎实,为以后在魔难中闯过一关又一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苦难挡不住坚定实修的信念

得法不到一年的时间,邪恶疯狂的迫害就开始了。老头子因为害怕,不炼了。我因不放弃修炼,被绑架、抄家。他们把大法书,炼功带都抄走了。师父的法像被我老伴收好了,没抄到。在派出所,恶警强迫我跪下,跳起来打我。我心里想:我只能给师父下跪,不能给你们跪。我说:“我肚子痛,我要上厕所。”一边走一边想,我就是不跪!就这一念,从厕所回来,他们没有叫我跪了。那时候也不知道发正念,就是这单纯的一念。后来我明白了,这就是正念。在邪窝里,我守住了心性,没有说出任何同修的名字。恶警要讹我一万元钱,我说:“我没有工作,没有钱。”没让邪恶得逞。我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家人做了担保,才把我放出来。

回家后,我就开始学法炼功,可是炼功带没有了。我和老头子俩人找到退休办去要炼功带,一路走我就一路念着师父写的诗,到了退休办,我说我的东西被你们抄走了。邪党书记说:“什么东西?”我说是炼功的磁带等。他说:“都在那里,你自己去找吧。”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把抄走的东西都要回来了。这样我每天学法炼功,都能听到师父的声音,倍感亲切。

老头不修炼后,身体日渐衰弱,性情也暴躁了,他还不让我和其他同修接触,不让我出门,甚至看见同修就骂,对我修炼也开始刁难了。

有一次他大儿子把我的大法书撕了。我感觉真是苦呀!我用师父的话鼓励着自己“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不管他们怎么阻拦,我坚定实修的信念从没动摇过。我对他大儿子说:“你们打我,骂我,我不吱声。你把我的宝书撕了可不行,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是我师父的法身,都是层层的佛、道、神。法轮大法的书是修炼‘真,善,忍’,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们自己不看书,还去撕书,你造的业大了。”我要他到师父像前赔礼,以后再不要做这样的恶事,要尊敬我们师父,尊敬大法。他儿子照我的话做了。后来我把撕坏的书很用心的一点点都补好了,现在还在读。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老头子把我的《转法轮》书还有炼功磁带都交到社区去了。我不能没有大法的书呀,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如果叫我放弃修炼,那真的是我生命的绝望啊。我一定要把书要回来,就这么坚定的一念,我求师父加持,我一个人跑到社区去了。到了社区,我就直截了当的和他们讲,我是来要书的。我给社区的人背《转法轮》中的片段,并对他(她)们说:“我以前一身病,现在无病一身轻,老头子对我不好,他骂我,但我总是用慈悲心对待他,我要不学炼法轮大法,能做到吗?法轮大法就是讲‘真,善,忍’,要修出慈悲心来。我也同样慈悲于你们,把书还给我你们也是做了好事。”是大法的威力震撼了邪恶,解体了社区工作人员背后的邪恶因素,他们把书还给了我,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双手捧着宝书,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这次让我進一步见证了大法的威德!过后同修们问我:“你去社区要书,你怕吗?”我说:“我当时真的没有一点怕心,不知道怕。”

自从到社区把书要回来之后,老头子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他看到社区的人都允许我炼功,也不刁难我了。这件事情对他后来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我用慈悲心对待他,感化了他,这是大法的威力。他允许我上街买菜了,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和同修在一起,也有更多的时间讲真相,救世人。那时,了解我家庭情况的朋友和认识他的人都对我说:“你怎么不离开他?”我说:“我要做一个善良的修炼人。我与他有缘,前辈子可能欠了他的,这世我要还他。”那些好心人都笑了,常人也许无法理解修炼人的心态吧。我明白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无论什么苦难,都是我要过的心性关,都是我消除业力、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是我修炼升华、上层次的台阶。有师在,有法在,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任何苦难都能闯过来,任何苦难也挡不住我坚定实修的信念。

老伴重返回归路

由于不修炼,老头子什么病都上来了,曾多次住院。二零零八年他做了胆囊切除术。在他那次住院期间,我一直在身边陪伴着他。我在病房里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病房里有很多常人,陪护的,探视的每天都有。我一讲真相,他就很凶的骂我,我做到了骂不还口,心里默念师父的经文《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不管他怎么骂,我都照常做我的三件事。

去年三月份,他又住院了。医院诊断为前列腺肥大,保守治疗一个多月也不见好转。后来又开始打点滴,更不起作用,把老头子折磨的痛苦难忍。医生也没办法,后来主任医生说:“我知道了,是打错了药。”这句话我们俩都听得很真切,我笑着对老头子说:“这是师父借主任的口来点化你呢,是师父要救你。”那时正赶上“五一”,医院放假。医生说:“五月四号来做手术吧。”我对老头子说:“师父还在看着你呢,你回来吧,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吧,这是唯一的路啊。你会盘腿,你根基好,跌倒了,爬起来呀。”他笑了笑,没吱声。我感觉他已经动心了,就时常开导他,规劝他。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这是个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徘徊了十一年的游子终于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从新踏上了回归之路。师父说:“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大法弟子,我这个当师父的都不会落下他(她),除了那些走向反面的、不可救要的,(鼓掌)我都在想着他(她)们。”[2]是师父的慈悲唤醒了他,师父的慈悲救度了他。师父啊!弟子不知用什么话来表达对您的感激之情。我激动的泪流不止,这是感激的眼泪,是高兴的眼泪。我为一个生命得救,不,是一个宇宙得救而感到欢欣鼓舞。

从那以后,他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四个整点发正念。刚开始炼功还站不稳,抱轮坚持不下来。读《转法轮》还掉字、漏字、念错字,念得结结巴巴的。但他从不懈怠,持之以恒。他也明白,如果师父不要他,是回不到大法修炼中来的,所以他更加珍惜这万古机缘。在这期间师父帮他清理身体,出现了象病业一样的反应,法理中他明白了这都是假相,从而挺过了病业关。

开始同修还是不敢到我家来,不相信他真的回来了。从他本体的变化和他见到同修后的满脸笑容,渐渐的同修们信了,不断的有同修到我们家来学法切磋。他身体好了,也为我分担一些家务事,还经常做好事,扫楼道等。慢慢的我们家成立了学法小组。从他骂同修到成立学法小组,这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见证了大法是无所不能的。自从成立学法小组以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他進步很快,读书也流畅了,五套功法都能坚持下来了。我们学法小组,每周在一起学两次,集体发正念,每次学完一讲后,就在一起切磋。集体学法是师父要的,我们要圆容,所以我们学法小组一直稳步的走到今天。

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世人

那些年老头子不让我出门,但他每天下午要出去玩牌,只要他一出门,我立即去菜市场、大街上去救人。我出门都带上真相期刊,光盘等等,只要我走过的地方就不会是空白。一天,我去农村老家讲真相,找回了一个昔日的同修。我跟那些农民讲真相时,有几个人告诉我,说那个卖菜的妇女也跟你一样,是炼法轮功的。于是我走过去一问,是真的,她因为怕心没炼了。她问我:“你不怕抓呀?”我说:“我不怕,我们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只要正念正行就没问题的。”后来,我邀请她到我们学法小组来学法,渐渐的她去掉了怕心,在她的带动下,现在她们那里的大法弟子也走到一起来学法了。

我们家住在路边上,楼下就是个公共汽车停靠站。我只要看见有人在那里等车,我就下去讲真相、劝三退。在路上看见有老人过马路,我就过去搀扶,一边走一边跟他们讲真相。有两个老人听我讲了真相后,还找我要光盘,我马上跑回去拿了送给他们。老头子回来修炼后,他身体好了,也跟我一起出去劝三退,我讲他就发正念。有一天,我和老头子去他单位讲真相,因为他在那里工作多年,人员都很熟悉,一上午就劝退了十几个人。

有一次我去银行换钱,我问营业员,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干什么?”我告诉她现在三退保平安,你知道吗?你入过党吗?她说:“只入了团。”我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把团员退出来保平安,你就有幸福美好的未来。她点头笑了。我把整钱换成零钱,由同修印好真相短语后,我再把这些零钱换给那些做生意的人,这样就可以加速真相币的流通。小小真相币在讲真相救世人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很多世人都是看到钱上的真相短语后,才明白真相的。它是众多真相资料中的一朵小花。我一直和同修合作,那些做生意的明白真相后,都很高兴的和我换钱,我告诉他们,你们用了这些真相币,做了好事,也会得福报啊,他们都笑了。

我把讲真相、劝三退贯穿在我的生活中,走到哪就讲到哪。我经常都是一个人单独出去,我一路走,一路背师父的《洪吟》:“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3]。路上碰到学生,我跟她们讲真相,她们都很单纯,明白了真相后,还用笔把她们的真名写给我,我帮她们退了团。讲真相中也有好多小故事,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我还做得很不够,但我会不断的努力。正法進程已接近尾声了,在最后的时光里,我要认真学法,尽快在法上提高,加紧救人多救人,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牢记师父的教导:“生在苦难中 半生两袖空 一朝得法向上冲 快 做好三件事 救众生 回归步别松”[4]。

合十,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感〉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