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老年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法轮功修炼者中,有一定比例的老年人。常言道“老来难”,原来他们或许疾病缠身,或许经历坎坷,生活无望,有的成为家庭的拖累、社会的负担……偶然间他们走进了法轮大法,从此生命溶入“真、善、忍”,法轮功修炼使他们摆脱了病魔的纠缠,了悟了人生的真谛,懂得了生命存在的意义,使这群老人思想境界升华,身心返老还童,成了家庭的主心骨,社会道德的基石,民众信任的群体。可是一夜之间,风云突变,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血腥的迫害中,这群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群体也难逃厄运。

一、翟连生老人被迫害致死

翟连生是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最早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中共邪党的恶警非法关进成安县看守所备受摧残,最终被迫害致死。享年68岁。

翟连生生前照片
翟连生生前照片

翟连生,男,家住成安县瑞华路。他性情耿直,吃苦耐劳,但脾气不太好。1995年他在邯郸市打工时幸遇高德大法,从此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炼心性,脾气变好了,宽容忍让,并将法轮大法洪传到成安县,后来他不辞辛苦到该县各乡、镇、村及周边广平县、魏县、肥乡县等地弘扬大法,因学炼法轮功的人数剧增,法轮功书籍、资料奇缺,他曾多次去外省市购书,为节省费用,60多岁的老人肩扛一麻袋书籍途中风餐露宿。但他以苦为乐,乐此不疲,因为他明白这是天地间最神圣最有意义的一件大事。

法轮大法神奇超常迅速吸引亿万人修炼,使心胸狭窄无能的江泽民妒嫉难容,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足马力对这个善良群体实施残酷迫害,恶徒将翟连生家里的所有大法书籍及资料抢劫走。

翟连生非常痛苦难过,他切身体会到法轮大法带给人们的美好和福音,政府不能黑白颠倒,是非不分,诬蔑造谣。老人想让邪党政府了解事实真相,于2000年10月份不顾个人安危进京上访,面对抓捕他的警察,老人坦然诚恳地说“我是炼功人,我来说理”。 北京警察却猛朝他脸扇过来,“谁给你说理!”

老人后来说:“这一巴掌把我扇醒了,原来政府不讲理。”

他被押回成安县,关进看守所7个月,每顿饭一个小黑馒头,一小碗稀棒子面粥或稀菜汤,没有一点油水。还要每人一天交十元钱生活费。约10平方米的小监室,犯人多时达22个,他们只能拥挤在潮湿的水泥地上睡觉。吃、喝、拉、撒、睡全在这狭小污浊的空间,可想这里的环境。

邪恶之徒想方设法逼迫翟连生放弃修炼法轮功,老人非常坚定,坚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就用打火机烧他的两个胳膊肘,到死时胳膊肘还有烧伤。一天早上他们同一监室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炼功,被看守所恶警曲振平发现,曲振平破口大骂:“叫你们一个星期在里面吃、喝、睡、屙屎、拉尿,不许出来,呛死你们,闷死你们。”整整一个星期监室小门没打开,连到小院放一会儿风的权利也剥夺了。

2001年大年刚过,也就是正月二十,公安局长李志德带政保股杨士华、田贵生、刑警、武警约四、五十人来到看守所,翟连生、夏文仲(成安县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3月14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9岁)从监室提出去,跪在院里,由武警五花大绑上绳,上完绳,李志德大声嚎叫:“夏文仲,你们在看守所还敢炼功!”并辱骂法轮功师父。就把翟连生、夏文仲、王书军(成安县法轮功学员,于2004年6月20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6岁)等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刑事犯一同带走,在成安县新电影院召开刑事犯公审大会,并沿路游街示众,还拉到路固、漳河店等乡镇。他们被绑着游街两个多小时左右。回到看守所后就把翟连生、夏文仲非法劳教送往邯郸劳教所继续迫害。由于翟连生骨瘦如柴年龄又大,夏文仲血压高达220,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不收,恶警还不肯放人,又把他俩人非法关进成安县看守所。

家人多次到看守所要求见人,恶警却不许家人见,只让家人把送的食物用品留下。但和他在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很少看到他收到家人送去东西,法轮功学员见他身体状况特别差,就不断把自己家中托人送进来的食品、方便面、水果分给他吃。但在看守所高压恐怖折磨和长期吃没有营养的饭食,导致身体结实的老人长期腹泻,身体状况急转直下,直至奄奄一息,他们怕人死在看守所承担责任,所以才同意放人。公安局政保股恶警还向家人勒索钱,家人拒绝,政保股恶警就让家人去看守所接人,遂向家人敲诈两千多元,不打手续,并交待家人到了看守所千万不要说拿钱了。政保股恶警却对看守所说,他家太困难,拿不出钱。

翟连生从看守所出来时,身体虚弱的不行,需两个人搀着走路,回家后要5分钟上一趟厕所拉肚子,不能进食,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大概半个月左右,于2001年5月含冤离世。就这样一个坚贞不屈、善良忠厚的老人被邪党无辜迫害致死。他的去世给老伴、儿女及亲友带来无限的哀思和无法弥补的伤痛。

二、周振杰老人被迫害致死

周振杰老人是河北邯郸成安县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一个完好的家庭在当地邪党人员迫害下,相继失去三条人命,周振杰、他的妻子、唯一的儿子。

周振杰生前照片
周振杰生前照片

周振杰,男,享年66 岁(属狗 ),成安县法轮功学员。家住成安镇寇公东路,他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平时在街上修理自行车。修炼前患高血压、心脏病。于1995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指导,一心向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精力充沛,整天乐呵呵的。1999年“七•二零”法轮功横遭诬蔑,老人坚信大法是正法正道,不放弃修炼。2000年农历8月12日晚八、九点左右,成安镇派出所三、四个恶警突然非法闯进家中乱翻腾,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录音机、录音带等,同一时间夏文仲、袁金荣(女,老年学员)法轮功学员也被成安县公安局政保股杨士华为首的恶警从家中绑架,可见这次迫害是有预谋的。他们都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周振杰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2000年农历10月初被放出来。期间家人多次去派出所、恶警家中要人。派出所却以他曾去北京为理由不放人,因此前周振杰家中办事急需钱,他为去北京的哥哥家中借钱,去了趟北京,这也成了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借口。十三年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即使不被抓进监狱,也失去了人身自由,处处受到限制,特别是邪党会议前后、敏感日等更是草木皆兵、严密监视,剥夺他们走亲访友的权利,北京更是禁区。

派出所恶警妄图敲诈家人3000元,因家里特别贫困钱都是借的,最后勒索家人1500元,家里人向派出所警察赵炜要手续,派出所不给。老人回家后常常回忆在看守所受的折磨屈辱,一个月后于2000年农历腊月初四凌晨突然含冤离世。

周振杰本是家中的顶梁柱,一家人生计还全靠他修车、卖零件维持。老人死后,家人感到难以承受,一向身体健康的老人就这样被活活夺走了性命,老百姓做好人就蹲大牢,太冤枉了。他唯一的儿子还有病,儿媳去抓老人的成安镇派出所讲理,周振杰儿媳也是安分守己善良贤惠的家庭妇女,不会高声说话。她来到派出所里,还没说什么,只提到老人是被迫害死的,在场的恶警所长王旭军(40来岁,1米8左右,为邪党充当打手,亲自参与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听闻后凶相毕露,马上暴跳如雷,非常凶狠的叫嚣,让两名恶警拧着这个弱女子的两只胳膊,从楼上把她拖下来,关到派出所一楼东屋内铁笼子里面,非法关押了半天,恶警还企图进一步对她迫害。人被害死了,家人连说一句话的权利都没有,这就是邪党所宣传的所谓“和谐社会”。

周振杰老伴也是法轮功学员,丈夫的突然屈死,给她的精神造成很大痛苦,由于过度悲伤和惊吓,大脑受到刺激,导致精神恍惚,恐惧到一个人大白天都不敢在屋里呆,一向身板健康、动作利落的老太太也于五年后悲愤离世。享年73岁。儿子精神也受到很大打击,导致病情急剧加重。因那天警察来骚扰,是他开的门,没想到却引狼入室,夺走了慈父的性命。儿子悔恨交加,常自责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没能保护了老父。就在其母亲去世一年后,儿子也悲痛离世,才52岁。当时孙子刚成家,两个孙女儿正上学,仅靠柔弱的儿媳做小买卖、打工艰难维持一家人生计,生活及其艰难。一个家庭就这样被中共邪党害死三条人命,几乎陷入绝境,连安葬亲人的费用都没有,还欠两万元债。

三、程会忠老人被迫害致死

程会忠,男,享年69岁。河北成安县北乡义乡北二村人,生前曾担任村干部近三十年,他为人正值,工作勤恳,任劳任怨,爱帮助穷人,是村上公认的好人。1997年下半年他患偏瘫,口吐白沫,语言不清,行走困难,生活不能自理,经多方治疗,效果不明显。1998年农历正月初六他喜得大法。修炼半年后,身体基本康复,说话也正常了,不仅能骑自行车,还经常下地干农活。大法的神奇超常吸引老伴吴秀廷也走入修炼,从此这对古稀老人比学比修,其乐融融,生命在晚年得到真福。

1999年“7•20”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疯狂迫害,迫害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程会忠与老伴不被谣言所惑,不畏高压强权,坚信师父和大法,坚持修炼不动摇。2002年8月31日,他于老伴一同参加北乡义乡丁庄法轮大法学员交流会。期间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当天,成安县公安局长李志德为首的大批恶警将法会包围,恶警将参加法会的68名学员全部绑架,对学员拳打脚踢,扇耳光,学员身上的钱全部被恶警搜走,一个个被推上警车,分别被关到漳河店镇、道东堡乡、辛义乡等派出所等处审讯和毒打。后程会忠和老伴与其他学员都关进成安县看守所,程会忠在看守所半个月后身体出现偏瘫症状,被警医注射不明药物。9月15日从看守所放回家,当时他已神志不清,不能说话,吃饭困难,生活不能自理,后来儿子见老父身体已实在不行了,托人找关系并被勒索3000元才让老母亲回家。吴秀廷从看守所回家一个月后,2003年2月1日农历大年初一,在这个本应举家团圆,欢度新年的日子,程会忠老人却告别亲人含冤离世,大年初三安葬。因他的去世是邪党人为迫害导致的,是非正常的,家人发现他的遗体竟是柔软的。

程会忠老伴,参加法会被绑架到道东堡乡派出所被关押,恶警杨洪彬(成安县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急先锋)和另一名恶警让老太太脱掉鞋,用皮带抽打她的脚,一提一会打,老太太两只脚被打肿。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他们违反规定让超过60岁的老人夜里值班,吴秀廷当时已是65岁。一个钟头后,老人晕倒,他们板着老人嘴强行让她吃药,老人不从,来了几名恶警把她按倒在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从此老人常感到头晕,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老人长达5个月。程会忠离世后,邪党党徒并没有停止对这个善良孤寡老人的迫害,在2004年春天,老人于同村大法学员在一起学法,被恶人诬告,来了几辆警车将五名学员一起绑架,孤寡老人没有钱,硬被敲诈500元,其他学员被勒索6000元到3000元不等。

天地不欺善 忠魂安何在 涤荡阴霾散 奸佞上绞台

成安县法轮功学员翟连生、周振杰、程会忠等老人被迫害致死案已过去多年了,但谎言掩盖下的惨烈暴行和罪恶不会随时间推移而消失,一一记录在案,终将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涉案罪犯难逃法网,不管时日长短必将清算。

自1999年7月以来,江泽民与中共邪党互相利用对法轮大法进行了历史上最疯狂、野蛮、残酷的迫害。造成了几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致死,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并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无数善良人的家庭分崩离析,家破人亡,经济截断,家属被株连,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达到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12年10月30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发布成立公告。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罪行时机已经成熟,势在必行,顺乎民心天意,天网在收,公审在即。望所有参与迫害者赶快悬崖勒马,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成安县邮编:056700 区号0310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原成安镇派出所所长:王旭军,现任成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教导员兼户政科科长 宅电:18931013006 手机:15831027777
户政科电话:0310-7280917 办公室电话 总机 转 5576
原成安镇派出所警察赵炜,现成安县公安局督察队纪委副书记,家住县城北街。父亲叫赵建文,是一名退休干部。
13930025555 宅电0310-7211804
原成安县公安局局长:李志德,老家是邯郸峰峰矿区,在任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为邪党卖命,现遭恶报得食道癌住院做手术。
原成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全国,主抓迫害法轮功,此人十分邪恶,在他任职期间,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不放过,进行毒打迫害,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因心脏病突发死在办公室。
原政保股长田贵生(成安镇东风街人)现已退休
原政保股长杨士华现已退休 ,家住成安县城西街,
杨士华大儿子杨星,在成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郑家庄中队工作;
大儿媳,张志红,娘家是成安县林里堡村。
二儿子杨勇,做房地产生意,手机 15233226688
二儿媳,高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