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津洗脑班的药物行凶和人体实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提到对人类的药物行凶和人体实验,人们脑中可能会自然的反映出侵华日军当年在伪满洲国设立的“731”和纳粹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等。事实上,在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在江××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药物迫害被有计划的、系统的应用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在迫害者(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等)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的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重庆四川监狱医院人员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被四川和成都迫害法轮功的610等人员内部称为“基地”或“中心”的新津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作为迫害基地,新津洗脑班十多年来,除对合法公民的非法拘禁达千余人次,并通过精神折磨、恐吓、心理暗示、暴力、药物迫害、欺骗等各种方法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已直接造成至少七人被虐杀、多人被迫害致残、致疯,洗脑班恶人们还实验、研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从而向全省输出罪恶。

在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中,药物迫害、投毒被滥用,并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从迄今披露出来的不到冰山一角的情况看,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药物迫害,只是药效和剂量不同(如,有的是破坏中枢神经的,有的是损坏内脏的,有的导致人恐慌或身体剧痛),也就是说,下毒者想要达到的目的不同。分析认为,新津洗脑班作为迫害基地,除了具体的暴力迫害之外,也在被非法拘禁于此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人体实验,以找到他们认为的对法轮功学员“转化”和消灭的最有效办法(虐杀而不留痕迹)。

下毒的步骤和方法

第一步,在饭里下毒。因为饭是由“陪教”去打来,汤菜饭和在一起,不易看出来。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发现自己吃过的剩汤里有白色粉状沉淀物,曾经发问,恶人不承认。药性发作时呈全身症状:昏沉嗜睡、醒时心烦意乱坐立不安、陌生恐惧、心胃严重受伤或呕吐腹泻等等。使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后健康无疾的身体,几天时间各种疾病纷至沓来。这一步下毒的目的是既打乱法轮功学员全身生理机能,又为掩盖毒杀留下借口:病发死亡。

第二步,说法轮功学员病了,他们担不起责任,把法轮功学员由几个彪形男的强按捆绑住输液。由一个姓周的输液,输的是破坏中枢神经的各种药物,其中有迷幻药。药物由姓周的调配在液体瓶、袋里拿来,根本看不到药物名称、说明等。输了这些液后,不久即开始头痛、精神狂乱、莫名恐惧、肌肉和胃抽搐、严重幻听幻觉,全身细胞难受,每分每秒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表现为全身浮肿,腹部下肢肿胀,象怀孕八-九月的腹部,尿、便、吐血的肝腹水或肾衰竭症状;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这是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行输液后的普遍严重中毒反映。

由于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以及新津洗脑班对其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的妄图控制和延伸的恐怖(很多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回家,殷舜尧还经常到其家中骚扰、威胁),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新津洗脑班迫害的情况未能被披露。尤其是滥用药物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更是不曾想到。很多都是药性发作、并经亲友提醒才反应过来。因此,报导出来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在已知的新津洗脑班虐杀的七人中,至少五人是被毒药毒杀,他们比较共同的特点是内脏受到严重损伤致死。

以下是透过重重封锁传出的法轮功学员被新津洗脑班药物迫害的部份案例:

四人被直接毒杀

谢德清老人离世时遗体逐渐变黑

谢德清,男,六十九岁,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病退职工,家住成都市清江东路一八八号。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上午,谢德清夫妇在四川省成都高新区法院外被绑架并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短短二十多天后,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新津洗脑班殷舜尧等为推脱杀人害命的罪责,于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又让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将谢德清从洗脑班拉回,扔到家里。

在随后的四天时间内,谢德清老人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昏迷中手按住心脏部位,艰难的辗转呻吟,痛苦万状,如内脏在撕裂。五月二十七日晚上一点十五分左右,谢德清含冤去世。老人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


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


谢德清被新津洗脑班迫害20多天后,在极度痛苦的昏迷中离世。有明显的内脏损坏、中毒症状

刘生乐,女,五十三岁,住成都新都区。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下午和几个老年朋友在其居住区域的新都区新桂湖公园游玩、散步时被绑架,并于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刘生乐在家人被逼交一千元罚款后,于五月二十三日被接回家时的情景惨不忍睹:赤脚、头肿、胸部青紫、腹部肿大、口吐白沫,全身疼痛,整天用手按着腹部(与谢德清症状相似)。刘生乐回家仅三天,便于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死亡。

李晓文,女,六十七岁,住成都双流县。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双流县“六一零”、恶警强行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关押迫害,生命垂危。李晓文老人曾被强行绑架多次,受尽各种摧残,但每次通过炼功,身体都很快恢复健康。这次遭恶警绑架前,老人身体健康,容光焕发。在成都新津洗脑班遭受迫害后,人骨瘦如柴,出现严重中毒症状,鲜血呈喷射状由胃从口喷出。二零零八年三月回家后,经常大喷血,五月初因大喷血昏迷不醒,家人送到川医抢救,于六月初含冤离世。

四川成都双流县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邓淑芬,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关押迫害四十天。邓淑芬被迫害的吃不下饭,当时老人已瘦得皮包骨。老人双目怒视长达两月,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去世。

尹华凤死于慢性毒发

德阳市黄许镇尹华凤,干练、思维敏捷,九六年四十岁多时,看上去象二十七、八岁,年轻、漂亮。九九年后,一次她在成都某大学讲真相时被绑架,被成都“六一零”强行送新津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她不报姓名,被关的小同修喊她无名阿姨。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五十多天,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她趁包夹、警察不注意时拔掉针头与塑胶管的连接处,没有让药物全部输入体内。其他被注射不明药物的同修当时就发生耳鸣、视力模糊、舌头僵直、四肢无力、反应迟钝等症状;她的症状要来的慢一些。

从洗脑班出来后,亲友明显发现她的语速慢了,舌头僵直,几斤重的东西她都提不动,从洗脑班回家后一直这样。大家分析是不明药物中有损伤内脏器官的药物(可能是一种慢性损伤内脏器官的药物)。零五年,尹华凤死于慢性毒发和多年中遭受的各种摧残。

还有一些被新津洗脑班迫害过的,后来含冤离世的。他们的离世是否与被下毒有关?也许,现在暂时看来不太容易查找证据,但将来真相都会大白于天下。尤其是王立军事件后,很多各级官员,尤其参与迫害的人员,都在为自己留后路而收集证据。相信新津洗脑班里的所有罪证也一定都能被全面的保留下来。

成都“法制中心”给周善会老人灌的什么药?

周善会,彭州市军乐镇香水村人,出生于一九四七年,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周善会老人劫持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老人绝食抗议迫害,被灌食毒水,当时老人感觉很咸,很快就开始全身疼痛,愈来愈痛,难忍的疼痛,她满床打滚,整个晚上也这样痛啊痛。直到次日,邪党人员看见她人已经不行了,就将其送进医院里。医生诊断书说:双肺已经黑了,苦胆已经坏死了。不能正常进食,颈项不能自由活动,已经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记忆力大减,生活自理都很困难。

其它部份案例

四川省新津县郑淑贤老太太,七十三岁,家住四川新津县邓双镇辜河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当地中共人员肖学玉带人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进洗脑班的第二天,老人每顿饭后心里发冷,从来没有过的病状,以后每顿不敢吃完,仍然心里发冷,大约半个月后,喉管咳,有时咳出血。在郑淑贤要回家的头一天,在洗脑班吃了粉蒸肉后,感到全身象好多虫子在爬,心里难受,全身无力,天昏地转的。家人不敢相信一个健健康康的好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人形都变了。

陈金华,原温江区和盛镇副镇长,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陈金华在家身体健康,洗脑班却借口其身体有病,第二天就强行将陈按住给其输液。一瓶药水还没有输完,陈金华就气紧、气喘、呼吸困难,就没输了。次日还要强输,陈极力反抗坚决不输,同时呼吸困难越来越严重,喘气不赢,喉咙极度嘶哑说不出话来,目光呆痴,生活不能自理。陈回家后,人们看到陈金华神色很不正常。

白群芳,女,六十四岁,成都市温江区人。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十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半,洗脑班医生龚突然拿来药要给没有任何疾病的白群芳输液。白群芳拒绝但被强行输。第三组药输完白群芳上厕所、洗脸后,回到床上一下子就倒下说不出话来,周身不能动,到新津县医院检查,这时已是十月十五日晚上八点过,在新津县医院做CT后,医生问输了什么药,两个陪教和王秀芹都不说话。白群芳的脸上起潆潆(圈圈),手上出现药物中毒症状,已成半瘫痪,出现生命垂危征兆。看到情况严重,县医院医生马上给白群芳喝了二瓶急救药水,并叫马上住院。王秀芹说不住。被扔回家后,白群芳不能动,半身瘫痪,说不出话。

李光艳,女,七十多岁,新津县人,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钟,李光艳老人被绑架到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当天中午吃完饭约半小时后,心头发慌,头部感到胀大,象要爆炸一样,心脏象火烧一样,撕心裂肺的疼痛,脸部浮肿,嘴唇、脸发乌,全身发软,真的是生不如死。老人以前曾遭受过新津洗脑班的迫害,她知道自己吃完饭后的这种毒性反应,是洗脑班工作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里放了毒药,目的是破坏人体内的神经中枢,好使法轮功学员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被转化、写“悔过书”。

董玉英,女,六十岁,住资阳市雁江区,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三月十七日中午,董玉英看见吃剩的饭菜汤里有白色粉状物。半个多小时后,药性发作:头昏沉、严重嗜睡、心胃不舒服、烦躁紧张。接着,几个彪形大汉把董玉英拖上车到医院“看病”,然后一个约三十岁姓周的花桥镇医院医生,第二天拿来几袋配好的黑色液体药,在洗脑班里强迫董玉英输液。输进去没多久,突然眼前变得模糊,开始出现各种幻觉、耳中出现各种声音,头剧烈难受,一种所有脑细胞被严重杀伤的感觉,分分秒秒都在拼命挣扎,要用尽全部的意志强力控制,才能使精神不突然分裂。心胃处剧烈难受,严重躁狂、恐惧、紧张。董玉英要求姓周的把那些黑色液体的药名和使用说明书给董玉英看,姓周的没拿出来。这种毒药的毒性一直持续到今天还时有发作。连殷得财都当董玉英面说董玉英目光呆滞、行为呆傻。他们把董玉英送到上海家人处时,董玉英的家人都说董玉英变得不认识了,并且记忆也丧失大半,头发也几乎全白了。

谭绍兰,女,川棉厂青年职工。二零零三年九月,成都新鸿路办事处伙同川一厂保卫科的恶人,强行将谭绍兰从其住处(川棉厂单身宿舍)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谭绍兰在遭迫害期间,其妹妹经多方打听才知道其下落,但一直没见到谭绍兰本人。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晚,一伙不知名由的人,把谭绍兰送回川棉厂宿舍区,象丢货物一样将其放在一间长期无人住的破平房里。去看她的人这时才发现:喊她的名字也无反应,眼睛发呆、头发乱麻似的遮住半边脸部,面无表情。处在一种毫无意识的状态。因为谭绍兰被迫害得不能说话,在被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遭受到怎样非人的迫害才至于此?由于她至今处于疯傻状态,所以至今她的亲人和同情她的人都不知她在新津洗脑班遭受了什么可怕迫害。谭绍兰亲属为此找办事处评理、并要求补发多年来非法扣发的谭绍兰的工资,给谭绍兰治病,可办事处的人与厂区小龙桥社区的人一直互相推诿。谭绍兰的生活费是她那已下岗的妹妹在帮助支付。面对谭绍兰现状,其妹根本就无能为力,造成谭绍兰无人照管。了解她的群众看她被迫害成这个样子,都感到十分震惊,说:“把一个能歌善舞的好人折磨成这样惨,还无人管,政府是干什么的?天理何在!”

杨建中,7111厂国家级工程师,曾为中国航天事业做巨大贡献。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杨建中去不久就感觉头昏脑胀,成天昏昏嗜睡,早上吃了饭就想睡一直睡到中午“陪教”喊吃饭都还不想起来。回家后记忆力丧失,以前脑袋里装的东西都想不起来了,忘了。最后迫害得患严重肺气肿、心动过速、喘咳不止,流清鼻涕,鼻孔上下肿起血泡,呼吸困难,不得不输了七天液和氧气。

王秋茹,蒲江县寿安镇金家村人,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晚,被洗脑班送到新津县人民医院检查,给她吃了不明药物后,立现全身浮肿,血压接连升高十多天。

四川省广播电台干部李喜慧二零零四年八月底送其姐姐回英国时,在机场被绑架到新津,在洗脑班遭受严重残害,(大概零五年的时候),其父母、同事去看望她时,她已不认识,两眼发呆,毫无表情,估计极有可能被注射了毒药。

赵玉清,成都市温江区永宁镇八角村的法轮功学员,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洗脑班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医生”周琴给其灌食专门用来伤胃的不明药物(周琴把标签扯下来销毁了),令赵万分难受。周琴说:“我要害死你,你知道吗,医生杀人是不拿刀不见血的。”周琴和张姓医生给其注射了无数针伤中枢神经药物,输入后头昏眼花想睡的很,醒来后下地无法站立,全身无力。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青白江区攀成钢厂仅以邓忠素上街,不放心为借口,伙同青白江610头目黄孝云带头秘密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期间遭恶警用药物迫害。据知情人透露,邓忠素的体重由原来一百二十多斤,瘦到只有八十几斤了。

李文凤,家中成都市成华区。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五点左右,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在被关三个多月来,出现中毒症状:李文凤每天感觉脑袋昏沉沉,身体发软。眼睛胀。每天大便有时候是红的,有时是绿的。

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在网上发文:“我在2008年7月被绑架到四川新津洗脑班。头几个月身体健康状况一直很正常。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突然感到呼吸困难,不能睡下,背靠后坐着,呼吸也很费劲,整夜很难受,无法入睡,几天后逐步缓解。12月,从洗脑班刚回家后不久,出现胸闷、头晕、心里会突然难受,更严重的是吃不下东西,喝一点象米汤一样的稀饭还得慢慢地喝,稍不小心就会噎着。很短时间内瘦了30多斤。当时没有想到这是洗脑班投毒所致,前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其并说自己的状况与眉山市法轮功学员陈仕明从洗脑班回家后的症状相似:咳嗽气喘,吃不下东西,体重骤减等症状,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陈仕明后不久因毒发身亡。

以上只是突破重重封锁,传出的发生在新津洗脑班里面的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真相,必将随之中共的解体而全面公诸天下,并必将得到应有的清算。

当我们还在面对奥斯维辛的罪恶,誓言“never again”, 对着“731”的灭绝人性痛斥、声讨之时,我们也许没有想到,类似的罪恶就在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着。如果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应该就是:“731”的罪恶源于异族入侵,而在新津洗脑班内发生的,却是对自己对同胞的惨烈的罪行……

相信将来的人们都会记住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的那两扇红色大铁门,记住里面发生的罪恶,以及所有和这些罪恶联系在一起的名字,作为人类永远的教训,就象今天的人们纪念奥斯维辛一样。在历史翻入下一页之前,让我们所有善良的、有正义感的人们,以及良知尚存的人们,共同呵护善良,对新津洗脑班的罪恶说“不”,立即结束这场劫难,减少我们将来的懊悔和遗憾!


成都新津洗脑班:
地址:成都新津花桥镇蔡湾村成都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黑监狱),邮编611432
电话:028-82461856,82461166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李峰, 洗脑班头目
殷舜尧,又名殷得财,洗脑班头目13880590177

包小牧,洗脑班科长 18980097136
王秀芹,洗脑班人员,原川棉厂下岗工人,13608177484
徐丹 (所谓“帮教人员”):028-82461856,82461166
黄忠智(音):028-82461856,82461166
王洪强:028-82461856,82461166
蔡家祥13547810369
王主任13608177484
周某,女,四五十岁,新津中医院退休医务人员,伪善,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给大法学员下药等。
周琴(周芹),女,新津花桥镇医院医生。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给大法学员下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