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人到哪里 真相讲到哪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看到别人轰轰烈烈的正法历程,觉得我的修炼路平平淡淡。但作为一个修炼人,不管过去走的怎么样,都应该反思、总结一下自己,以便今后做的更好。今天就谈谈我这些年的修炼经历和收获、感悟,向师父做个汇报。

一、不止是祛病,是修佛

修炼前的我,疾病缠身,肺气肿、心脏病、鼻炎,各种毛病很多。我看起来长得很老,走路都费劲。但忙于孩子考大学,我也只好疲于奔命。九七年的冬天,我就暗下决心,等天气暖了,我一定上公园去好好看看,找个好的功法练一练,祛祛病。说来也巧,到了九八年三月份,缘份到了,一位同事把我引入了大法修炼。

刚开始,我只是看书、打打坐。看书看了一个月的时候,发现《转法轮》和师父其他的经书都是放光的,五颜六色,连我拿书的手都放光。这回信了,“看来这真是修佛的。”我开始到炼功点炼功。一、两个月后,身体明显变好了,脸色也变了。师父不断的给我清理身体,一炼功,我就吐痰,流鼻涕,一吐一大堆。一次胯骨上长了拳头大的包,我知道是在消业,把里面的脓和血水挤出来,过些天,就好了。这更证实了我的想法,“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的,这是修炼。上天、成佛,这些事也不是遥远的了。”

在我的带动下,我的妹妹、丈夫、女儿都走入大法。当时,就是觉得好。有人说,“师父是天上派来的。”我说,“不对,我们师父就是最高的!”

有一次女儿说看到我的身体是绿色的,就象玉一样。我和女儿一起背《论语》的时候,也看到女儿身上发出金色的光芒,照耀着周围,金色的光一直晃到房顶上。

九八年九月份,我家附近的一个部队干休所组织了一个学法点。我和女儿每天晚上都去学法。从晚上六点到十点,先炼动功,然后学法。就这样,我们一直坚持学到了九九年七月份。

二、想不到共产党坏到这种程度

到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了。在这之前,我们就预感到要出现迫害了。丈夫的一个朋友是安全局的,他们事先就知道了消息。那个朋友还告诉我们到时候不要出去。我们说不怕,她问:“难道你能刀枪不入吗?”据说,当时枪都准备出来了!我们也知道,邪恶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我们在学法小组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家都说,到时候一定要走出来护法。

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我们很多大法弟子都到大连人民广场去护法,亲眼看到天上无数的法轮,各种颜色,到处都是,那真是辉煌殊胜啊!七月二十一日,邪党相关部门连哄带骗的给我们做登记,我们很单纯,都登记了。第二天广场上开始抓人。我和女儿一起去的。警察抓了这个,又抓那个,我和女儿却没被抓,安全的回家了。

我本来就对共产党没有好感,但没想到它能坏到这个程度。经过这次迫害,我觉得共产党就是邪,上访也没有用。其实,也还是有怕心、人心,所以没有去北京证实法。

后来,警察和当地街道委员会的人几次给我家打电话,来我家。女儿学校也给我们施压。我丈夫知道了这些事情,上交了一些大法书。警察自作主张替我写了悔过书,我心想,那是你写的,不是我写的。当时没有很好的维护法,证实法。我做的很差。后来我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警察替我写的所谓“悔过书”作废。

但是,我从来没怀疑过大法,从来都坚定的信师信法。当时有的老学员都开始怀疑,犹豫了。我说,“这些(指共产党的相关造谣宣传)绝对不是真的,这部法是最好的。”即使被迫害以后,我学法、炼功一天也没耽误过。

三、走到哪儿,把真相讲到哪儿

从被迫害后,我就开始讲真相。

因为修炼,我的头发由白变黑,发质也变得非常好。二零零零年,一次去剪头发,理发师看到,我头发上半部份是白的,但是接近头皮处的头发却是黑的,感到非常奇怪。我就告诉他,“头发变黑了,是炼法轮功炼的。”旁边一个人说,“她可真敢讲!”

从一九九九年秋天开始,同修们开始在社区、楼道、公交车、商场等各种公共场所大量发资料。有的时候,我们在双层公交车的上面那层,每个座位上都放上真相资料。一次在楼道里发资料,我看到身上发出白色的光,象流星一样闪烁,把楼道都照亮了。我们发的资料也发着光,都象《西游记》电影里,唐僧、孙悟空成佛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光一样。去发资料前我还感到害怕,但是一到了地方,就一点怕心都没有了,稳稳当当的发完。当时,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等我发完了,才听到楼上有动静了。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

女儿要考研究生,我们来到海边一个城市。一天,看到街上出了车祸,车轱辘就压在那个人的腿上。可是那人从车底下爬出来,一点伤也没有。还让司机走了。我说,这个人保证是大法弟子。我们追过去,一问,果然是。就这样我们和这里的同修联系上了。拿到真相资料我就出去贴,出去发。女儿考试的前几天晚上,我们还在晚上拿很多真相传单出去贴。女儿虽然面临考试,但她每天打坐、炼功,发资料。她顺利的考入北京的一所名校,并获得了那年专业第一的好成绩。别人都说,考一次研究生,人都得变得又黑又瘦的,我女儿却红光满面!她自己都说,是师父给她打开了智慧。英语考试最后一个题目是写短文,一看时间不够了。当时,她大脑一片空白,只感到有法轮在转,结果文章象从脑子里淌出来的一样,很顺利的写完了。

后来女儿考博士,又考了专业第一名。这都得益于大法的开智开慧。

因为看到、听说真相资料被扔掉的很多,比较浪费,我开始面对面的讲真相,送资料。在单位工作,出去购物、买菜、乘飞机、火车、出去旅游,走到哪儿,我就讲到哪儿,把资料送到哪儿。

丈夫曾经是军官,现在转业做公务员。他的不少朋友和战友在司法部门工作,有的就是看守所的,检察院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一次,和他的朋友们去一个山庄旅游,去的都是检察院的。我带去了不少资料。因为炼功,我的身体变好了,看着一点也没老。有的人这么说的时候,我就直接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这样,我一个个分别的讲,再送资料,让这些朋友都了解了大法的真相。

自从修炼大法后,我就在单位里洪法,大法被迫害后照样讲真相。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自身做的比较好,空间场很正。我在省政府驻当地办事处工作,总负责人是副厅级干部。在九八年,我就给过她各类资料看,她也曾经要请大法书,可惜后来机缘错过了。但她已经明白了真相,所以在迫害后,从来没有参与迫害,没有助纣为虐,没给过我任何压力。当时单位的一个主任和我谈话,我全面的介绍了法轮功,和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告诉他,现在我们就是被迫害,并说,历史将见证这一切。以后他再也没有找过我。我的直接领导,一位科长,在我和主任谈话后,还当着大家面和我说,“我可不能学这个功,抽烟不行,喝酒不行。这也太正了,我可学不了。”暗地里,他给了我一个单位箱子的钥匙,让我把大法书和相关资料全部放里面。曾经给我们传递消息的那个安全局的朋友,也把我的一部份大法书和资料放到了安全局里。后来警察要求我们交书,哪想得到我的书都转移到了这么安全的地方了!这些有缘人,都已经了解了大法的真相,我也定期给他们送资料。到后来“三退”时,他们都顺利的退了,有不少人已经在看大法书,他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

见到当地街道居委会的书记,我也给她讲真相,她自己也很有正念,说,“一个月给不了几百块钱,尽让干坏事。”后来她就辞职不干了。

那个安全局的朋友,我几次登门拜访,使他彻底明白了真相。听他妻子说,我给他做“三退”那天,他非常高兴。现在他也不看电视了,每天跟上班似的,早上八点准点上动态网,看时事新闻。

有一对夫妻,妻子是军队的高官,丈夫在政府做高官。我们先是往他家报箱里放资料,放《九评共产党》,后来当面送神韵光盘。二零一一年,我直接给这位女军官做了“三退”,她又把丈夫和女儿劝退了。从二零零四年到二零一一年,七年过去了,她们一家人终于得救。

讲真相十多年了,难忘的小故事实在太多了,几乎每天都有。和你有缘的人到处都是,经常等车的时候,刚讲退了一个,车就来了,急急忙忙的送给他一份资料。上了车,又认识一个,下了车,接着给她讲半个多小时的真相,她也就得救了!

有的时候,从市场已经走出来了,不知为什么又返回去,结果就看到了有缘人,把他劝退了。还有的,第一次见面,来不及多说,只能聊几句话,第二次见面送给他神韵光盘,第三次“三退”就比较容易了。

有的人面色冷冷的,不好搭话。可连续见了几次,我悟到,这一定是和我有缘的,就直接过去劝他三退。没想到他可相信了,立刻就退。

我几次见到一位政府办事处主任,因为他单位就有大法弟子,所以我也从未给他讲过真相。可见的次数多了,觉得这个肯定和我有缘,就送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打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他。又过了几年,再次见到他就直接劝他做了“三退”。

我经常感到师父真的太慈悲了,给了每个人、每个众生充分的得救机会。

有时候,也发生些很有意思的故事!

一次坐车碰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大爷。老人非常有正念,我劝他退了中共恶党。我几次把手伸到包里,想着给他什么资料好呢,老大爷说话了:“你要给我什么东西,就给我吧。”

一次坐火车,我给卧铺二层的一个乘客讲真相。我说,“要想身体好,有办法。”她立刻从二层的床上跳下来,坐到我身边,急切的问,“啥办法,你告诉告诉我。”我给她讲清真相,做了“三退”。她下车的时候,看她东西很多,我就帮她送到了车下。这时候,她说,“我还真想看《转法轮》。”我正好随身带了一本袖珍版的,立刻上车取来送给她。如果没有这个善念,可能就错过了这个有缘人。

一次陪女儿去买孕妇装,碰到一对夫妻,那位妻子也正怀孕。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孩子都会健康。那个男子问,“你是不是法轮功?”我也开玩笑的说,“你是不是警察呀?” 他果然是个警察,但是他说“信仰问题我不管”,我也给他们做了“三退”。

二零零一年起,我经常和一位新学员结伴出去讲真相。一次那位学员给一个卖鞋的店主讲真相,那个人也是修佛的,知识很渊博,没给她讲明白,反而被她训了一通。可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去那个市场讲真相,那个卖鞋的店主立刻找到同修,说:“我一直都等你来呢。”原来,在一次佛教徒的聚会中,一位老道给他们放了法轮功的相关录像,还告诉他们,要想修炼,唯有法轮功。这回她想起来给她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了,一直等着同修来。这位店主一下子就带進来三十多名佛教徒,都走上了大法的修炼之路。这一切真就象师父说的,“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1〕。

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人都想看《转法轮》,我就请资料点的同修做了袖珍版的,每天都带上两本,送给有缘人。到现在已经送出去了几十本。

到二零零九年,我们几个同修大致已经给两万多人讲了真相。现在我也不计数,只知道每天我都出去,每天都能至少劝退十来个。有一年的七月二十日那天,师父加持我们,一下午就劝退了五十多人。

现在天象也在发生着变化,世人都在清醒,劝“三退”救人比以前更容易了。但是,一定要抓紧时间,把握好时机,有时候缘份真的是稍纵即逝。

四、正念的作用

十五年走过来,我没有碰到什么很大的威胁和考验。仅有的也就三次。

二零零零年的秋天,分管我所住区域的片警换了。原来那个警察通过讲真相,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从来没找过我。这个新换上来的是警校刚毕业的,据说比较恶。他给我打电话,问我,“你现在还炼不炼了?”

我说,“现在也没有这个环境啊?”他说,“你别绕,你就说你炼不炼了,你要是不炼了,你就骂(师父)。”

我一听这可是见真格的时候,就说,“那可不行,我修法轮功,身体都好了,我怎么能骂师父。”他一听这话,反倒软下来了,说要来我家聊聊,我当时已经搬家了(感觉这些都是师父为减少邪恶对我的迫害所做的一些安排),我说:“好啊,我去接你啊!”

我不想见他,第二天我就到丈夫单位去了。后来一想,我怕什么呀,就又回家了。这事最后不了了之。这实际上都是旧势力利用他对我進行的考验。

一次,我刚从同修家出来,在楼梯口碰到三个警察,他们问我是某某吗?我说,不是。他们把我的包抢过去,翻了一遍。往常我包里都放些真相资料,这一次却什么都没带。我保持镇静,问他们,“怎么了?出什么事啦?”他们让我走了。我走到拐角,立刻给同修打了电话。

还有一次,我们三个同修去讲真相。正讲着,我看到一个男子走过来。平时我眼神都不大好使,可这一次我一眼就看出不大对劲,这人长得一副凶相。同修正要给那位摊主拿资料,我急忙悄悄拽了她一下。那两个同修走了。那个男人问摊主,“他们跟你说什么呢?”摊主说,“没说什么,她们是信佛的。”这位摊主真好!

一般遇到这类情况,我基本都不害怕(有时可能会后怕),我也确实体会到了师父所说的正念的作用:“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2〕

五、反思和总结

这些年平平凡凡的走过来,总结一下有几点:

1、学法是最重要的。做的最好的时候,每天上午我都保证学两讲《转法轮》,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回来接着学法。每天最多时发十多次正念。其他三十多本讲法我也看,平均一两个月就能看一遍。

每天讲真相前也没有特意的去发正念,就是求师父加持我。讲的时候觉得场很纯,能量很强,智慧也变大了,心态自然就稳,一点都不害怕,也就没事。很多话自然而然的就说出来了,有些别的同修讲不通的人,我能给他讲明白。讲真相的时候有时能看到有象水的波纹一样的东西从身体向外扩展。我想这可能就是师父说的“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的状态吧。这一切真的都是师父在做!

2、信师信法。从真正学法修炼开始,我就相信师父和大法。就觉得这个法是最好的,最正的。无论什么时候,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师父的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听师父的话,去做我们该做的。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也都是师父安排的。

3、修心性。丈夫是部队转业干部,被中共严重洗脑。所以相对来说,我所承受的家庭魔难比较多些。大法被迫害后,他经常和我大吵、发脾气,干扰我和女儿讲真相。这方面我修的不好,做的不足,很多时候,我都是背着他发资料、讲真相,劝他的朋友“三退”。零五年,我和丈夫吵嘴,一出门就把手摔伤了。我知道是心性没修好,要改变自己。现在丈夫也不管我了,但我还没有彻底的把他归正过来。

女儿本来一直和我一起讲真相,走在正法的路上的。可自从和也是大法弟子的结婚后,反而迷到常人中了。我很着急,劝她也不起作用。我知道,这里有我要修的,要去掉情和执着。

不知不觉修炼十多年了,我也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就知道听师父的。师父说我们都是天上来的,我们就要完成我们的誓约。不管时间还有多长,都要坚持修到底,能救多少人就救多少人。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曼哈顿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