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工作环境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在中国大陆从事电视新闻行业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经单位同事向我洪法而走入修炼。十几年的正法修炼过去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深感我在工作中和修炼中的每一步,师尊都为我做了精心的安排,并随时呵护着我。下面就结合我的工作,谈谈在工作中证实大法的部份片断和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去掉对名、利的执著,广度众生

最初我是为了祛病健身而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由于生小孩没注意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西医、中医、针灸、偏方等各种方法都用过了,均是解一时之痛,而不能从根本上治愈。一九九八年,正在我为病所困、心力交瘁之时,单位一位要好的同事(自九七年开始炼法轮功)建议我也去学法轮大法,说你的病无药可治,只有修炼法轮功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我对气功并不陌生。早在上高中的时候,就看过《飞碟探索》等科学和其它方面的杂志,看到了许多关于气功的介绍,有的文章也说它是一门“人体科学”。在九二、九三年我在长春上大学,那时“法轮大法”在长春已经有浓厚的群众基础,我们学校地质宫门前就是长春市的文化广场,每天早上都是排队整齐的、气势宏大的法轮功炼功队伍。虽然当时我还没有缘份得法,但得法后在法中悟到,其实在那时,师尊早已在看护着师尊的每一个弟子,为我后来的得法做了铺垫。所以,同事的建议,我就欣然接受了,自此开始了修炼大法。

经过系统的学法,在法理上提高很快;学法、内修使自己在较短的时间内百病全消,同时,逐步开始在家庭中、工作单位证实大法。大法为我开智开慧,也充分体现在我的工作中。

得法之初那几年,我在当地的电视台新闻部门作记者、后期制作工作,由于不断学法内修,在工作中我很快崭露头角,采写的稿件质量很受部门领导的重视,不久领导让我担任了部里的“首席编辑”,专门给记者修改稿件、编辑稿件。作为当时单位为数不多的一名大学生,在单位里受器重,电视上也有名有姓。当时的我由于修炼大法,对名利看的很淡,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

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后,我依然坚修大法,并开始在单位里讲真相证实大法。单位各级领导,从部领导到分管局长、再到局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希望我放弃信仰,珍惜已有的这么好的工作,我便借此机会向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和坚修大法的决心。最后,领导们看我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局里做出决定:把我从新闻编辑工作岗位调到有线网络技术部门。自此,我每天就和局里聘请的一些临时工在一起工作,早出晚归,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每天奔波在城市、农村的大街小巷,给用户设计安装有线电视。看起来工作性质从顶峰落入低谷,我却丝毫没有心理不平衡的感觉,相反觉得庆幸,因为这样除了可以和身边的同事讲真相,还能在走村入户时,顺便捎着周报、明慧期刊在当地发一发,也可以在入户时利用工作之便,根据客户的具体情况跟他们面对面讲真相。我体悟到,这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和良苦用心,通过工作的调动,一方面让我放下对名、利、好工作的执著,另一方面通过工作和众生广泛接触,以便广度众生,同时,也和局内网络技术的同事广泛结缘,给以后的劝“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救度众生做好了铺垫。现在想想,由于当时在个人修炼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看淡名利,并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所以我才能在这一关中平稳走过来,更确切的说,这一关根本就不算一关,因为当时的心性非常好,对名、利什么的根本就不执著,干什么都行,修炼嘛,谁会看中这些?由于内心非常平稳,所以,家人和丈夫在我工作调动这件事情上根本也不在意,也就没有出现任何来自家庭的干扰。

二、在邪恶洗脑班证实大法,救度那一方众生

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单位组织女职工到外地旅游,我和单位那位向我洪法的女同修商议,两三天的时间出去旅游太可惜了,不如到异地偏僻的乡下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所以我俩分别向单位请了假,就带着几百份小册子、光盘等资料出发了。乘坐公共汽车到了农村,我俩一个拎着包发正念配合,一个专心挨家挨户的发资料,由于配合的好,正念强,大白天的,我俩很顺利的发了几个村。可是到了资料接近发完了的时候,因为在一些做资料证实法的事情上有不同的看法,我俩各执己见起来,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出现了矛盾没及时向内修,发资料的时候也不配合了,各发各的,也不发正念了,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结果被不明真相的恶告。村委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

来了一辆警车和几个警察,把我俩带到当地派出所。我俩不报姓名,不报住址,更不说自己的工作单位,总之,就是按照师尊在法中的要求:“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就是不断的讲真相,过程中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尊加持和保护弟子,在师尊的呵护下,大法显神迹,在刑讯逼供的那两天,警察出现肚子疼、浑身疼痛起不来床,家中地板莫名被水泡等症状和表现。我告诉他们这是“现世现报”。他们都很震惊,也相信是遭报了。

其间,恶警趁我俩讲真相不备时偷偷给我们照了像,在网上搜到我们的真实身份。一看我们竟然都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并且都是高学历的,对他们触动很大。在刑讯逼供未果的情况下,把我们送回当地。先是在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后把我们关入当地的洗脑班长达十个月。单位的领导和当地的“六一零”企图长时间的关押我们,消耗我们的意志,逼我们妥协,写“转化”书等,以达到破坏大法,毁灭众生的目地。我们想,邪恶通过电视媒体诬蔑、诽谤大法和师父,我们作为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是要从专业的角度揭露天安门自焚谎言,然后通过我们的特殊身份证实大法,坚决不出卖师父和大法!在洗脑班里,我们睡的是三合板(没有床),吃咸菜(不给菜),厕所就是在房间的角落里放的一个塑料桶。为了时时刻刻监视学员,门窗上故意砸碎一片玻璃,所以,夏天蚊蝇满屋,冬天冷风嗖嗖。门上还安上锁和报警系统,以防有学员出逃。

在洗脑班里,邪恶通过各种酷刑折磨我们,比如吊铐:把一直手吊铐在很高的窗棂上,让你踮着脚;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拿皮辊和小木杆抽打,我的一只脚的大拇趾盖就是被他们打的变紫掉了下来,后又从新长出来的(竟没觉得疼,都是师尊给承受了,当时很多被打的学员,都是这个情况,都不觉得疼,可见师父对学员的慈悲);逼长时间半蹲着;逼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节目,等等。这一切伎俩,都没有改变我们坚修大法和证实大法的信心和决心。因为我们深深知道,一旦让邪恶得逞达到转化我们的目地,由于我们的特殊身份,对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是极大的;而从另一个角度讲,只要我们不“转化”,坚修大法到底,我们电视台的所有众生乃至全市机关事业单位的众生都会对法轮大法進行从新审视和思考,为他们的進一步了解真相得救打下基础。

在洗脑班里,我和同修下定决心,一方面要通过正念正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并对照大法,修去对名、利、情乃至生死的执著。为了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我和同修不止一次的放下生死,每人绝食(一点不吃不喝)接近半月,身体除了消瘦,却没有出现大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真是创造了人间的奇迹——生命在证实法中升华。另一方面,我们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作为己任和使命,我们视这些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亲人。我们慈悲的对待每一位能接触到的众生,从六一零人员到洗脑班的保安,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式,比如面对面讲真相打开他们的心结,或者用书面的形式,向他们耐心系统的讲真相。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操控他们、干扰他们明白真相的所有邪恶。

还有,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注重自己的修为和言行,让他们切实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纯正和善良,从我们身上他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从而去掉了对大法的反感抵触心理,慈悲的力量解体了邪恶,在洗脑班里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宽松环境。有一位曾经很邪恶的保安,是个小伙子,他的名字早已在明慧网的恶人榜中。在我们的感化下,他竟然对我的那位同事(同修)说:“某某某(同修的名字),等你修成正果上天了,一定也把我带到天上去,去给你当丫环也行。”在我们的感化下,一名“六一零”人员偷偷拿来师父的新经文给我们看,到了早上还给我俩“放风”,让我俩起来炼功。六一零的副主任(后来的主任),是一名部队转业干部(也曾被收录在恶人榜中),受邪恶的毒害很深,我和同修多次面对面的跟他深入讲真相,过程中穿插着背诵师父的经文,大法的力量和弟子的慈悲,溶化了坚冰,他下令不再折磨我们,并主动给我俩下载师父的新经文看,还暗自指使主管洗脑班的科长给我和同修每人一本《转法轮》。我俩可以在洗脑班里天天学法、并持续发正念,创造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宽松环境。我们对师父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为我们开创这一切,在邪恶的环境里怎能做到?最终,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配合下,在明白真相的六一零主任主动和单位及上级部门协调后,我们在没有“转化”的情况下,最终堂堂正正的回单位上班,工作待遇、奖金等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此过程中,我们在单位和市里有力的证实了大法。为以后在工作中继续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做了很好的铺垫。

三、利用工作岗位证实大法,展现大法的无边法力

二零零七年,在我跟有线网络公司的大部份同事讲了真相,劝他们做了“三退”之后,师尊又巧妙安排我回到局办公室工作。办公室是局内的核心科室,和局领导接触的机会很多。我悟到这是让我通过工作之便跟局领导和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劝“三退”了。初到的时候,邪恶死死的阻挡着,幸亏当时救度众生的念强,有单位同修的配合,我心性基本也到位,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最终如愿成了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担任了办事员兼局食堂的会计。

在工作中时时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利用工作之便,接触众生讲真相,证实大法。在办公室工作其间,给局领导包括局级、副局级以及所有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讲了真相,除了一名副总编没有“三退”外,其余全部三退。并且与和办公室密切接触的人员,如食堂承包人员、厨师,物业保安人员、保洁人员,服务员等也大力讲真相劝退,结果大部份也都“三退”了。电视台作为邪党的喉舌部门,应该说,工作人员受党文化的毒害最深,可是大法救度众生的无边法力,照样在这些众生身上体现出来,只要我们按照师尊交给我们的去做,完全信师信法,他们一样能得救。环境是师父给开创的,救人其实也是师父在做的。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这一点是深有体会。

二零零九年,在办公室救度众生的使命完成后,单位又做调整,这回把我调回了最初工作的新闻岗位,在某一栏目里担任后期编辑和制作。我深知这是师父的良苦用心,叫我在新的岗位里证实大法,救度被党文化毒害很深的众生。

刚回去的时候,我承受很大,压力也很大,最初是来自工作的压力,因为其间我离开新闻工作十几年,设备也全部進行了更新,非线性编辑系统以前没接触过,一切都得从头学起。此外,来自同事的压力,他们身上的魔性都很大,争斗心、妒嫉心很强,领导动辄发火骂人。刚开始时,真的不适应,我想,修炼人遇到所有问题和矛盾都找自己,如果我自己一点没有争斗心、妒嫉心这些党文化因素的话,我的场一定能制约他们。于是我一方面利用工作之便,不断削弱党文化,比如编辑稿件过程中删去美化恶党的内容,剪辑镜头中剪去邪党旗子等画面;同时,在心性上下功夫,不断向内找、向内修,做到不计名利得失,任劳任怨,善待每一个人,从中修出慈悲心来。经过几年的努力和艰苦付出,在大法弟子的慈悲感化下,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身边的同事们全部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我给了大家破网软件,现在他们都在翻墙,并且,办公室里充满了祥和,领导也不骂人了,连他自己都说,现在他都不愿意高声批评科室的职工了。大法的无边法力在同事们身上得到了展现。

当我们大法弟子自己修好了,环境真的就不一样了。前一段时间,领导又让我担任这一栏目的首席编辑。大法开智开慧的一面再次展现出来,经我编辑的稿件没有党文化的因素,语言流畅,逻辑缜密,艺术性强,充满了正的能量,领导和同事们都刮目相看。在我担任栏目编辑以来,节目的质量和收视率直线上升,受到了当地百姓的关注,起到了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在当地的电视上,大法弟子的名字金光闪耀,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的荣耀,目地是以此证实大法。

我所做的本是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离师父和法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之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