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证实大法过程中找到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修大法已有整整十四年了。自二零零二年四月从本县的看守所正念闯出后,一直比较平稳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无论是做资料、发真相传单、面对面讲真相、发神韵光盘、劝三退、还是用手机讲真相等,都不同程度的修去了我许多执著心。尤其是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欢喜心、做事心表现的非常明显,这些心表现强烈时,有时压都压不住,但都通过学法,实修,现在这些心都很淡了。可是近两年来,在做证实法的事时,遇到了几次麻烦,这不得不使我从这几件事中从新审视自己修炼中存在的问题。

发神韵光盘 遭尾追 师尊护 有惊无险

去年暑假的一天,我们一行五人开车到乡下发放神韵光盘。那天我们去了一道沟里,有五个村,从里往外发。当发完第三个村在去第四个村的路上时,我们的车子在一山脚处拐弯当中,迎面开过来一辆霸道车,两车在错车时,坐在那辆车上的四个人,都同时伸出脑袋使劲往我们车上看,当时我们就明白了,我们这是被半个小时前的那位不明真相的镇里的一个司机给告发了。

于是,我们的司机同修加快了车速立即往沟外的大公路上开。还没等我们上公路,那辆车就掉头追上我们了,但由于路很窄,它冲不到我们前边去,只是在我们车的后边鸣笛、吆喝。车子很快就开出了沟,上了大公路,司机同修问我们:“咱们往哪边开?”我们都说:“随你,你想往哪边开,就往哪边开,不要慌,我们有师父呢!”

一上了公路,后边的霸道车很快就追上了我们,并横在前面挡住了我们的路。司机同修机智的掉转车头继续开,当他们的车又一次横在我们的前面时,我们就再一次掉转方向继续行驶。就这样来回了五、六次,车上的同修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记得我当时正念坚定的大声说: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是我们的历史责任,是师尊让我们做的,谁迫害我们谁就有罪,即使我们有漏,我们会向内找在法中归正,也不允许你邪恶来迫害。同修们的正念都很强。

在我们的车子又一次掉头行驶时,经过了我们所去乡镇的所在地,老远就看到公路两侧摆放了车辆,并有好几个人做出了拦车的姿势,我们的司机同修在师尊的加持下,放慢了车速,给人一种要停车的错觉,当那几个拦车的人往后一闪的瞬间,同修一踩油门从他们身边开了过去。

我们车上的神韵光盘还不少,有同修提出应把光盘存放起来,既然有了这样的念头,那我们就一起行动,司机同修找到了合适的地点,当那辆霸道车开到我们前面时,我们在掉头前的瞬间,迅速的把装光盘的包从窗口抛向了公路边的草丛里。我们一直不停的发着正念,求着师父。刚刚做完,我们很快就要经过一个村庄,那辆霸道车又一次冲到了我们前面,并超出了我们一段距离,再看后边,已有两辆刚才在公路上拦截我们的车也在追着。我们已被前后夹击了,但我们仍然坚信师父肯定会帮弟子的,就在这紧急时刻,眼前出现了一条通向村子的便道。我们深知这是师父给安排的,于是,我们毫不犹豫的進了村,车子和我们分开走了,当我们站到村边的小山坡上往公路上看时,那辆霸道车不知窜到哪去了,只有那两辆普通车在公路上停着,几个人在车外往山上看着。

我很快给家里的同修打了电话,同修开车去接我们,并在路边找回了我们的包。晚上,那位司机同修也安全的回到了家。一场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解体了,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历历在目,就象在拍电视剧一样,惊心动魄。当时我们都流下了对师父感激的泪。我们深深的体会到: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我们回家后,大家在一起共同学法,向内找。各自都找出了不少的执著心。

我当时也找到了一些执著心。因为几年的面对面讲真相,一直做的都很顺利,无论自己单独讲,还是与同修配合,自己从未遇到过麻烦,时间长了,放松了自己的发正念,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并经常听到有同修出现麻烦,严重的有被绑架的,到现在还在邪恶的黑窝里遭受迫害。其实我当时的状态很危险,还不自知,误认为自己正念强,别的同修也这样认为,出去讲真相、发资料都愿意和我在一起,这种证实自我的心已经非常强烈。

发神韵光盘时 遇人要举报 真相解围

去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天,我和一同修坐公共汽车到某乡村发神韵光盘。我们進村后,从村里往外发,发的效果很不错。除了单个发放外,还在街上碰到一伙人正在帮助别人盖房子。经过我们的介绍,这伙人都很愿意接受,每人都争着要一张。而且,七、八个人中,还有两个外村人。我们很顺利的发到了村子外边,这里已经聚了六、七个人,我和同修面带笑容走到了这群人中,开始介绍神韵光盘,有一个人要了一张。

接着,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凑到我的跟前,要了一张后,就去拽我装光盘的包,说:“我看看你还有多少,再给我几张。”我说:“我们的光盘很珍贵,内容都一样,你有一张看就行了。”只见那人铁青着脸,用力夺过我的包,狠狠的说:“你们法轮功天天骂共产党,今天,我就打电话叫人把你们抓走,看你们谁还敢来我们村?”他边说边把手里那张光盘往坏掰,我立即夺过了光盘,不让他对大法犯罪,只见那人气的手直哆嗦,说话声音都变调了。

说着,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我当时脑中很快打出两个字:“假相。”我和同修边发正念、边与其讲真相,而且心态很平和、面带微笑对他说:“大哥,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天,我们平时都有工作,趁着今天休息的时间,来给你们送点好的东西来了,我们这是为你们好,你拿回家好好看看就知道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俩正念十足。很快,他把包还给了我们,把手机收了起来,并说:“你们走吧,以后别再来了。”我笑着说:“看你们还不太明白真相,我们再给你们多讲讲。”于是,他们提了一些不明白的问题,我俩又耐心的讲了不少。后来,我们看时间也不早了,该走了,就对他们说:“回去好好看看我们给的光盘,互相传传,以后我们有时间还会来的!”我们边说边往村外走去。

我和同修一边走一边向内找,很快我俩达成了共识,主要有两点:第一,被观念挡住了;第二,起了欢喜心。

这个村曾经有同修去讲过几次真相,回来反应都说,这个村的人很不接受。据了解,是因为村里原来有个女同修,前些年被邪党迫害的很严重,几乎失去了生命,家里人不理解,村里人更不理解。多年来,一直真相没怎么讲。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没有彻底否定,自觉不自觉的带着“这个村的人很不接受真相”这样的观念,邪恶能不钻空子吗?说严重点儿,这不是自己求来的吗?另外,我俩進村后,开始一直很顺利,不象有的同修介绍的那样,无意中就起了欢喜心。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你的思想境界符合什么,什么就支配你。那么也就是说,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找到了这些心后,我们很快用法归正自己,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观念,不好的心。

摔跟头悟道

今年五月十三日,我们四名同修晚上去农村做证实法的事,挂大法条幅,贴真相标语、送传单等。

我们来到第一个村时,已经是十点多了,那天天气特别黑,我又忘了带手电。進村没走几步,我就一脚踏空,掉進了两米多深的村民刚挖的自来水沟里。费了好大的劲,在师尊的加持下,才爬了出来,左手腕和右膝盖都损伤的不轻,但我一直发着正念,否定着迫害,整整和大家做了一夜,早晨五点多才回家。

第二天,我的左手腕肿的很高,疼得很厉害,知道的人都说骨折了,右腿膝盖处蹲、起都很费力,但我咬着牙每天坚持炼功,工作一天也没耽误,家务活尽力多做,早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没修炼的丈夫说,是师父又救了你一条命。

这次的跟头可把我摔醒了,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表面上是依赖心,天黑没拿手电,说了好几遍,根本没把自己当成神。再者,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做事心。每次晚上出去做真相,无论谁与自己一组,我很少考虑过与我一组的同修的感受,我基本上是半跑着做。曾经有个走路慢的同修说过,再也不跟某某(指我)一组了,她特快,跟她赶得慌,喘不过气来。当时自己听到后,根本没往心里去,还嫌弃他们太慢。

修炼的严肃性,师尊多次讲法都提到过,我怎么就当耳旁风呢?

以上几件事的出现,我静下心来学习师父的新讲法《二十年讲法》。我边学法,边对照自己,用心查找自己还没修去的各种执著、人心。忽然,“求名心”三个字出现在大脑里,当时我浑身一震,明白这是师父的点悟。

于是,我的整个思维扩展开来。在家里,姊妹四人我最小,全家人一致公认,我最聪明、懂事,从小到大,没让我吃过什么苦,家里再苦,我一直读完大学。结婚后,父母都是我赡养到老,现在公婆我们也都照管着,因此,我在整个家族中是有一定名望的。当人们夸赞我孝顺时,我觉的很理所当然。在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学习很努力,成绩一直都不错,很受同学老师的表扬。在单位,工作尽心尽力,前些年曾获得过不少荣誉,得到领导、同事的好评。这样一来,不知不觉中,我对自己的名很注重。

走進大法修炼时,并不是为了祛病健身,而是觉的修大法能让自己当个好人,有个好名声,看不惯当时社会上那些道德败坏的人们。

修炼后,在单位里,每年评模选优我都主动不要,让给别人。我丈夫在单位也当过一些中层领导,每次我都不同意,让他和我一样做一般职工,理由是:当领导操心、惹人、造业。自认为我这是放下了对名的执著。

然而,这真的是放下了名吗?当领导,怕惹人,怕被人说闲话,这背后还不是怕自己的名声受到伤害吗?还是为了那个名吗!只不过这个心隐藏的更深了,不易察觉罢了。思路到此,我忽然开朗,这些年,自己一直苦苦的在修怕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做事心等等,当然这些心也修去很多。其实,求名的心,一直贯穿在我的整个修炼中。我背法,求速度;讲真相受到干扰,怕别人知道说自己修的不好;晨炼很长时间起不来,在同修面前从不坦然说出来,一直掩盖着;发正念效果时好时坏,也从不跟同修敞开心扉的進行切磋;几乎每次切磋要不不发言,发言就是说自己的优点。就这样,长期下来,三件事也在做,每天还很忙,可自己就是觉的提高的很慢,甚至很长时间停滞不前。

很可怕啊!一边修着大法,一边带着这些不属于大法的肮脏的东西和不好的心,你怎么能够升华上来呢?抱着这些坏东西不放,怎能不求来麻烦?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

法理明白了,隐藏很深的心找到了,这几个月,我努力的去修掉它,不放过自己的一思一念,加强自己的主意识,静心学法,延长发正念的时间,尤其是每天用一定时间清理自身存在的问题,感觉效果很好。晚上又出去了几次,改正了以往的做法,心平气和的、稳稳当当的和同修配合的很好。每次都很顺利,没有任何干扰。

我非常感谢恩师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点悟,让我找到了多年找不到的隐藏很深的根本执著。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