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把“法轮大法好”传给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九七年九月十日刚学炼法轮功,还没有学会五套功法,只听了三天师父的讲法录音,而且还是边睡觉边听的,我就从死亡边缘上活过来了!师父给了我一个新的生命!
——本文作者

* * * * * * *

九六年九月我在一家妇科权威医院做子宫多发性肌瘤切除手术。由于是半麻醉,我从一只不亮的无影灯罩上看到医生和医护人员边做手术,边谈笑风生,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无奈、无助、担心极了,做着手术聊着天,不是拿人命当儿戏吗!熬到瘤子取出来了,还拿给我看,到伤口缝合时我才松了口气,突然听到有人说:“少一块纱布!”我在紧张、恐惧、无助的痛苦中长叹一声。急促的脚步声、电话叫人声……绝望中的我知道灾难又一次降临了。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谁能告诉我?

回想起从小生一身疮,无钱治也治不好,十二岁前每次发病时涂一身淤泥止痒。一般都是在春天发病,北方的春季还很冷,冻的我浑身发抖,只好让太阳晒干。十五岁那年父亲被打成走资派,才五十二岁的父亲就被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夺走了生命。那时善良的哥哥才二十岁就被“文化大革命”卷入砸庙毁神的行列,无知的被无神论操纵。在娶妻生子后得了绝症,受折磨二年多,人财两空,妻离子散,好不凄惨。后来我得了肾病综合症、肺结核、多发子宫肌瘤等,专家告诫必须切除肌瘤以防癌变后患。无奈冒险去除瘤,心想挨一刀少一个病,谁知又碰上受恶党文化教育下的白衣狼的摧残。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先走的医生来了,缝合的伤口又被拉开了。内行说纱布见血且和脏腑一个颜色,找纱布比取瘤子时间更长更痛苦。纱布找出来,却又将子宫和膀胱缝在了一起,肠线脱落时,满肚子漏尿,感染是必然结果,痛的我死去活来。插导尿管二十五天之久,那种掉了插、插了掉,又造成整个泌尿系统感染。尿袋里漂浮着的全是脓和血。睡不着,吃不下还恶心的要吐,双肾区痛的要死,早已钙化的肺结核又开始复发,发烧作痛。头疼头昏、脖子发硬,引申到脊椎骨发硬,眼睛凹進去的疼,脸色铁青,睁眼睛都吃力,生命在绝望中煎熬……。医院三天两头催款,丈夫上班还要给上学的两个孩子做饭,又急又气又恨又不敢得罪医院,到三十五天时,医院还是硬逼着出院,等于让我回家等死。

可是我不想死,年迈的母亲和未成年的儿女都需要我。我曾梦想去西藏求佛,去深山老林里拜高功师父,只要能好病就行。梦想成泡影,可我心不死,还盼出奇迹,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也要抓住。

九七年九月大法在熟人中已经传开了,但他们不敢告诉我,怕我死了给大法抹黑。十日那天在楼梯拐角突然相遇,她忍不下心看我可怜的惨状,脱口说出她们正在炼真正的好功法。她的心脏病炼功十天好了,让我也去试试吧。我迫不及待的艰难的到了炼功点。功友们热情的围着我,指点我,给我讲功法,让我请大法书,我满口答应。他们收留我,没嫌弃我脱相的模样,又指着一个叫小唐的说,她炼功一个月一身病都好了。我羡慕的看着小唐白里透红慈祥和气的笑脸,心想:我要能象她那样多好。

很快功友安排我和许多人在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我竟是睡着觉听的,每次醒来都很不好意思,觉得脸发烧无地自容,我咋这样丢人现眼,可硬挺着不一会又低下头睡过去。三天后我身上的痛全消失了,靠吃利尿药度日的日子结束了,三十八号的鞋子换回原来的三十五号。啊!太神奇了,我得救了!我的苦难结束了!

很快,两个孩子走進炼功点,丈夫单位的七个同事来跟我学功,地上、床上站满了学功的人。这个倒霉透顶的我突然变成了令人羡慕和尊重的啦。一个没有文化的在给这帮老师们教功。我心里美滋滋的,身心舒服极了。洪传大法当然是我最愿意做的。我在心里千遍万遍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我情不自禁的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把大法的神奇故事传遍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我骑车、走路生风,不断的背《论语》、《洪吟》,炼功抓的很紧非常精進。身上到处冒热气,七窍、五官、手指尖、脚趾尖都冒热气,连头发都被热气冲的竖起来。为了做好人,暴雨中原本要给女儿送伞改为给邻居送伞,觉得别人比女儿更需要。在狂风中逆风而行,伞打不住,在齐脚深的水中经受着风吹雨打却不觉冷反而象在温暖的淋浴中。雨后天晴,身上的湿衣服很快被全身散发的热气烤干。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恶党铺天盖地的栽赃诬陷恩师和大法,我的心如刀绞。为了不受谎言毒害,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法。失去往日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的环境,我的心在滴血。这么好的功法,千载难遇,万载难逢,自己才得法一年多,大法就遭中共恶党疯狂迫害。

丈夫的父亲曾经是国民党党员,深受邪党历次运动的整治,丈夫吓的功也不敢炼了,担心恶党整我,提心吊胆的阻挡我洪法,不让我学法炼功,故意把电视机声音开大干扰我,我关上门用棉花塞住耳朵,他气的不时推门、踢门,后来又来抢我的经书,我把宝书搂在怀里任其拳打脚踢。有一天又来抢书,我早有准备,为了吓唬他,我说要去跳楼,他吓坏了,从此再没抢过我的书了。我才不死呢!师父为救我替我承担了一切罪业,给了我新生,是让我修炼返本归真的,我要死了,那是对师父的大不敬啊!但我是大法徒,要做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不给大法抹黑,保护好大法书,不让常人对大法犯罪,这都是我的责任。

作为大法弟子,证实师父与大法的清白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我安排好时间,趁丈夫上班、睡觉时,抓紧写真相传单并复写三至六份,再到各个邮局去发。时间长了,引起辖区公安注意。警察没有直接找我,安排丈夫白天晚上盯着我。一次被丈夫发现,气的盯我瞪我,还时不时的打骂,恶警看他听话就吓唬他,我就要把大法资料保存好,照样天天手写,天天坚持,有时回家看老人,他走的快,我就在后面见机行事,给遇到的人讲真相,他回头看看我,意思是让我快走,我不管他照旧讲,他气的快快的走了,正好我可以多讲几个人了,他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随着不断的静心学法,层次的提高,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发挥一下自己的口才。其实我的口才也是师父给我的,只要有这个救人的愿望,师父就铺路搭桥。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师父让弟子们讲真相“三退”保平安,我就从早期曾经给他们洪法过的这些人入手劝退,每天不管救多救少从不间断。同修送来资料,不管多少我都舍不得随便发,都面对面讲真相后再配资料以使其家人得救。这样能起到发酵的作用。

这么多年每天带上真相资料讲,润物细无声的做着,同时真相币花着,利用买日用品、蔬菜、水果的机会讲真相,使附近三个大菜市场的许多人都“三退”了。同时加强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邪恶之徒恶不起来,干扰我救人的事几乎没有。有一天有个卖爆米花的人对我说:“人家都说这里有个大善人,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在找,是不是你呀?”我对她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大善人,为了她的安全,请您不要找了。您这爆米花我全要了,也不要您便宜卖,就原价给我,您也可以早点回家。”他很高兴,我给他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讲藏字石,听的他都不想走了,最后他把他的家人和孩子都做了“三退”,我给了他真相资料,告诉他让他家人了解真相,“三退”必须本人真心愿意才有效,他说他的家人三退没问题,并连声道谢心满意足的消失在夜幕中。真的象师父说:“众生都在等着你们救”〔2〕。

又是晚上路过市场,有个小伙在喊,韭菜便宜一元一斤。我答话说,别人卖二元一斤,你这么便宜,我买走了你俩口子生气咋办?菜都好着呢,你二元一斤给我就行。这俩口本来是要争吵,听我这么一说,他们反倒说现在怎么还有这样好的人呢。我说有,炼法轮功的人一个比一个好。然后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送资料,给孩子也退了,我让他们把资料给认识的人都看一看,他们很高兴。常人是重名利的,大法弟子不求名利一个心眼救人,就在这两小事上,人们就觉得你好而且还人传人,一传十,十传百,把你说成一朵花。其实这点小事对修炼人来说不算啥,可是能多救人就不是小事了。

有一次买豆角,我想答话讲真相,就说今天豆角涨价,我昨天一元五角买的。他说给你不涨价,我问为什么,他说这儿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好人,能理解卖菜人的不易。这时有人要一元五角买,他坚决不卖,我一听把挑好的菜又倒出来,我说炼功人信仰真善忍要做好人,我挑过的别人来了不好买,你按今天的行情给我装点就行。我说要是在以前我是求之不得,但是我学大法了,得到的福多的不得了,还要占你们养家糊口的便宜,我良心不忍啊,我说你常念“法轮大法好”能得福报保平安,比你给我什么都高兴。我讲了自焚伪案并送资料,告诉他让更多的人看看,了解真相。他答应的爽快极了。多付几块钱,人们觉得是小事一桩,可是能借机讲真相多救人就太有意义、太值得了,这些有缘人的发酵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最近有三个摊位上的中年商人,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笑的开花似的。有一天我看其中一个摊位上放着DVD,他告诉我他在播放法轮功真相光盘。我以为他在开玩笑,他们三人同时说是真的,不骗你。我一看正在播放二零一二年神韵晚会,他们说“是你们的人给的”。我从心里感谢同修做的好,也佩服眼前这三个明白真相的有缘人。为了鼓励他们继续做,我就常去买他们的东西照顾他们的生意,告诉他们注意安全。

师父让我看到这些使我悟到,常人都起来帮助大法弟子洪扬大法,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做的更好。旧势力要世人下地狱给共产邪灵做陪葬,大法弟子要助师正法救世人上天堂,这是难一些,但是只要多学法修好自己就不难。把“法轮大法好”传遍神州大地,是师父的心愿,也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做好师父所要的,让师父欣慰是弟子的心愿。我会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期,做好三件事,抓紧救人多救人。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感谢同修的无私奉献!

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