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讲真相、正念救有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给附近超市老板讲真相,老板很反感,还说些诬蔑大法师父的话,说些讽刺的话伤害我,老板家里其他人也都躲着我,可我不生气,知道都是谎言毒害的。在我和他们接触后,特别是发生了四件事之后,这家超市的全家人都愉快的做了三退,特别是老板非常痛快,不再说半句对大法不利的话,全是说大法的好话,而且经常愿意要真相币,说有多少换多少,老板娘对我说,我们往外花比你快的多。
——本文作者

* * * * * * *

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曾被邪恶困于黑窝多年,下面把自己从黑窝里回来的这两年,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的点点滴滴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主动出击解体邪恶 讲清真相救度警察

我从黑窝回来,学法调整一段时间后,决定去找曾经迫害过我的人讲真相。

首先,我来到派出所,找到当年带头绑架我的骨干。我正念十足,双手撑着桌子问他:“还认识我吗?我是来‘谢谢你’的,没有你的协助我哪能在黑窝享这么多年的‘福’?”警察忙解释不是自愿的,是上边的命令,自己又领着共产党的工资,不干不行。我说:“你的工资是人民的钱,共产党还是人民养活的。共产党叫你杀人你就杀人,叫你放火你就放火?天底下还有比学法轮功的人再好的没有?你们抓到一个象电视上演的自焚杀人的法轮功没有?你们知道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吗?你跟共产党走,最后有什么结果知道不?迫害法轮功有多少遭报应的你知道吗?”见这名警察无话可说,办公室的其他警察,想帮他说两句,我说:“你坐在那,别插话,我为啥不找你找他。”又转头对绑架的骨干警察说:“如果我听说从今以后你再抓大法弟子,我不算你;如果你老婆孩子将来因你迫害好人跟你倒了霉,我还不算你!”警察连声说:“谢谢,谢谢,我再不抓法轮功了。”后来真的再没听说他参与抓过同修。

我又直奔“六一零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主任不在,我就边等边讲真相。期间,其工作人员几次催我走,我就是不走,非等到主任不可,副主任终于出面了,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说:“你共产党的干部就这么说话呀,让保卫赶我走,保卫也得让人说话呀。”说话间副主任又溜了,我就到处找,最后副主任从厕所出来了。我追到他办公室问:“我到底犯什么法了?你们害我这么多年?母亲想我得病悲惨去世了,女儿失眠。我杀人了?放火了?偷别人的东西了?你们把被我伤害过的人找出来,我该赔钱就赔钱,该赔礼道歉就赔礼道歉,犯罪最起码得有个主体和客体吧。”我追着嘱咐:“老弟,不能再做缺德事啦,你看现在天灾人祸,都是人无德造成的呀!”

一次,我看到电线杆上贴了许多诽谤大法的标语,便用湿布擦掉了。后来我看到还有一些就又去擦,让恶人盯上了,从此便有不明摩托跟踪,我一点不害怕,觉得这些人都很可怜,便主动接近他,可是他掉头就跑。后来又有不明轿车跟踪,窗玻璃都黑黑的,我也看不清里面的人,我就看看车牌,可是轿车经常换。我想,邪恶妄想阻挡我救众生了,我就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发好正念,多救众生。那两个月我跟七百多人讲了真相,常常是车在后面盯着,我在前讲真相救人,我经常对着黑玻璃里面的人笑,笑他们怎么那么傻。

可是有一次我去一个地方发真相资料,觉着有两个便衣跟上了,回家后,我怕心来了,法也学不進去了,正念也发不出来了,满脑子是家里的东西往哪藏的想法,直到第二天早上炼功还在想这事。就在我抱轮时,忽然想到真相资料里有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镜头,这些便衣看了后还能得救了。我只觉得唰的一下心情那个爽啊,怕和顾虑心被师父给拿走了,就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决定主动出击,告他们去。

我来到北边的派出所,找到“110”报警。一个年轻警察正在跷着二郎腿打电话,我示意他先打完,警察放下电话后说:“大姐你有什么事啊?”我说:“我被坏人跟踪了。”警察说:“还没发生什么事就报警,我总不能一天到晚跟着保护你吧。”我说:“如果出了事再报警一切不就晚了吗?你们抓坏人没本事就抓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有本事是不是?”警察忙制止说:“在这别提法轮功,我什么都不信。”我说:“我就是学法轮功修真善忍的,不提还真不行。”警察说:“人家学佛教、基督教的不象你们学法轮功的,非要让人相信法轮大法好,不信就粘着讲真相。”我笑了:“看来你这老弟的缘份不浅,还有人给你讲法轮功真相。”警察说:“天安门自焚不是空穴来风,国家镇压法轮功不是没道理。”我说:“文化大革命镇压老干部也不是空穴来风,‘六四’中共屠杀反腐倡廉的大学生也不是没道理。”警察不说话了,我说:“你听到看到的除了电视上的自焚以外还有法轮功自焚的吗?”警察说没有,我说你看我象吗?警察笑了。我说:“中共用了二十多种刑罚逼我说假话,硬是没成功。吊铐过,打过毒针,勒过脖子,拳打脚踢过,扒光衣服羞辱过……”,我一连串的说出来,警察惊呆了,我说:“侵华日军没用过的办法,中共全用在我们这些做好人的身上了,它干了这么多坏事,老天还能饶他?你是个党员?”警察点点头,我说:“赶快退出来保命,不跟它同流合污。”警察又点了点头。

我又去南面的派出所报警,又给一个警察讲了真相,这个警察也退出了邪党。再后来跟踪我的警车消失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我在外面买早饭,发现一个盯梢的便衣。我提着买好的饭,追着那位假装锻炼身体的便衣问:“你在哪上班?”便衣说:“在下面卖二手车。”我追问到:“你不像个打工的,你叫什么?”那人说我不告诉你。我说:“你一个大男子汉还怕别人知道你的名字?你知道什么样的人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吗?是特务,是专干见不得人的事的才不敢。不要给你几个钱啥都干,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全是人无德造成的。”那个便衣在我的质问下,灰溜溜的躲進了对面的旅馆。我提着饭追了進去,问服务员:“你认识刚進来的这个人吗?”服务员说,不认识。我说,那怎么让他進来啊?说完,我紧追到楼上,不知道便衣藏到哪里去了。从此便衣再也没出现。

有一天白天,我正在电线杆上写“中共是邪教,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还没写完,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我面前,里面的人凶神恶煞的吼道:“你在写什么?”我平静的说:“没写什么。老弟你哪个单位的?” “我公安局的!”那人又凶巴巴的吼道:“上车!”我心平气和的走到车旁:“老弟不要疑心太重,走吧!”刚才还虎狼一样的人象小绵羊一样乖乖开车走了!

给刑事庭长讲真相

本地有多名同修关在看守所,面临非法庭审。我们几个同修决定给刑事庭庭长讲真相。我心里没底,不知道这位庭长被谎言毒害的程度,不知道同修寄出的真相信、电话对他有多大触动?我是个急性子,便找了一个沉稳些的同修一起,两人可取长补短。临行前,我请师父加持,可看到师父有些严肃,心想:讲真相,救人的事情师父一定是支持的,一定是自己多心了,让师父放心不下,就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着急的心,怨恨心,显示心等等。开车时,钥匙怎么也打不开锁,我自语:师父,这是怎么了?啪,锁打开了!

一路上,我对同修说:“你的形像比较好,敲门问话坐下后打开局面都是你做。”快到庭长家时,同修看外面那么多人在散步,说:“他能不能吃完饭在外面散步?”我说:“不会的,在等我们呢。”果然,敲开门后,庭长说因为风大没有出去。

落座后,直指话题。我们从现在中共的腐败讲到天灾人祸的发生,从中共的暴政讲到历次冤假错案害死八千万中国人,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到法轮功洪传世界。庭长一直默默倾听,只是中间倒水的时候插了一句:“法轮功参与政治。”我接话说:“是啊,今天说有人反党,明天说有人夺权。可距今两千多年的孔子反哪个党了,参与什么政治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共产党一样拉出来‘打倒孔老二’。”把刑事庭长笑的直点头:“是呀是呀!”我和同修劝他要无罪放了法轮功学员,这都是修佛的人,迫害修炼人是有罪的。庭长很为难,说:“现在都知道,如果不是上边给施加压力,我们才不管,我自己说了也不算,还有人参与这件事情。”我和同修说:“你最起码不要主动参与,不要助纣为虐,这对你有好处。”庭长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并欣然接受了我和同修的劝退,愿意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临行时,我拿出小书包里的真相资料和光盘,风趣的说:“看看这些吧,都是你们所谓的罪证。”庭长笑着指着其中的一份真相资料:“这个我看过了。”我说:“这不是同一期的,看看吧。”庭长笑了。

四件事改变了老板全家

我给附近超市老板讲真相,老板很反感,还说些诬蔑大法师父的话,说些讽刺的话伤害我,老板家里其他人也都躲着我,可我不生气,知道都是谎言毒害的,可这一家人接触我后就改变了态度。

第一件事,我的公爹爱喝豆腐脑,每天我都早早排队买豆腐脑。后来公爹去乡下住,我就隔三差五的买一保温桶豆腐脑与丈夫骑上摩托车送到几十里远的乡下,超市的老板娘一直夸我是个孝顺媳妇。

第二件事,还是豆腐脑,一次我去排队晚了,豆腐脑只剩下一点,老板娘一手搬着大保温桶,一手舀着豆腐脑,可这时的我脑里在想事,忘了帮老板娘一下,结果老板娘不小心把豆腐脑弄地上了,我连忙道歉说:“不好意思”,如果自己帮她的忙是不会把豆腐脑浪费掉的,一定要坚持把浪费的豆腐脑钱给拿上。老板娘就坚持不要,说是自己不好。

第三件事,我去买方便面,买了两份,一份是两元,一份是二元五角的,老板娘全给我照着两元钱结账。我一计算,觉着不对,让老板娘从新算账,老板娘以为我吃亏了,还有点不耐烦,说经她的手很少有算错帐的,可后来一算账,是因为我得便宜了,她吃亏了。她一个劲的说:“也就是学法轮功的,叫别人就悄悄拿走了。”当时就有一帮子城管在那里,老板娘不假思索的说:“你是不是党员,赶快退,还是法轮功好。”

第四件事,在超市对面的马路上,我捡到一件包装精致的上衣。我考虑可能是谁刚去商场买的,不小心弄丢在马路上了,自己等了一会不见失主来找,就送给超市的老板娘,叮嘱咐她注意对面的马路,如果有人寻找就交给失主,老板娘说:“你真是好人。”后来听老板娘说,果然有人打听是否捡到一件高档上衣,老板娘出门送给了他,失主感动的直说谢谢,老板娘说:“你可别谢我,这是人家学法轮功的捡到送这里的。”

从此以后,这家超市的全家人都愉快的做了三退,特别是老板非常痛快,不再说半句对大法不利的话,全是说大法的好话,而且经常愿意要真相币,说有多少换多少,老板娘对我说,我们往外花比你快的多。

一次我去买东西口袋忘记装钱了,老板娘的女儿说,姐,你下次有时间把钱送来就行。我回家拿钱,及时送回,老板娘的女婿连数都不数,就往抽屉放,我说:“你怎么不数一数?”老板娘的女儿和女婿异口同声的说:“别人的钱都要数,就你的钱不用数。”

车祸四十五天后,护身符神奇返回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下午两点,我正在路边给一小伙子讲法轮功真相。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冲向我……我双手捂着剧痛的腹部,连声向师父求救。几秒钟后,一切恢复正常。司机带着满身酒气跑到被撞飞五、六米远的我身边:“大姐我负全责,我拉你去医院。”我看到他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笑着说:“我没事,我是学法轮功的,有我师父保护。”司机说:“你站起来,走给我看看。”我笑着说:“你给我把鞋捡过来。”司机去几米远处捡回被撞飞的鞋子时,我悄声从地上捡起被撞碎的手表(后来我自己花钱去钟表店修好了)。我走了几步笑着对司机说:“老弟你看到法轮功的奇迹没有?”司机激动的忘记了男女有别,双手紧握着我的手放在胸口上连声说:“大姐,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明白了。不过,我得给你一些钱。”说着就去掏口袋。我忙制止说:“我不会要你钱的,俺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真正学法轮功的都会这么做,你今天就是撞我一个学法轮功的人,你要撞别人你可倒霉了。再说,你怎么能酒后驾车?”司机连连称是,并说:“大姐,你太大度了,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得认你个姐姐。”我说:“大姐什么也不求,只求你为法轮功学员说句公道话,到现在共产党还在抓这些好人,太伤天理了。”司机说:“大姐,我明白了。”我说:“你走吧,我这衣服脏了要回家换件衣服。”司机忙说:“大姐我送你回去。”这时他才发现,黑色轿车保险杠全撞坏了,只剩车牌号了,车身掠了一条大痕。路边一位拄拐杖的赵大爷站在那里手指着我对司机说:“她是个好人哪!”我笑着对司机说:“你得破费一下去修车了。”我得知他在校因调皮捣蛋,老师不让他入党团队,就送给他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说:“你带上它以后不会再出这事了。”司机双手毕恭毕敬的接过护身符,一个劲的道谢。

回家后,我才发现挂在脖子上的护身符不见了,只剩链子在脖子上,我找到扫垃圾的师傅,人家说没看见,我对此很惋惜。我把师父保命的喜讯电话通知了自己的亲人,可是亲人们来了后都指责司机酒后驾车,要求赔偿,要么告他酒后驾车。妹妹说:“俺单位也有一个人被车撞后,当时没事的,可内脏撞坏了,第二天就死了。”并执意让我去医院体检一下。丈夫一听更急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就倒霉了!”我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修大法有师父保护。并且师父只保护好人,不保护坏人,如果我不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师父也不会保我了,那你(丈夫)可就真的要倒霉了。”丈夫嘟囔道:“这家伙(司机)真是碰到好人了。”

故事还没完。五月三日,回家过“五一”的女儿返校后,我准备搬到常炼功的小房间,一拿枕头,发现心爱的有“法轮大法好”的绿色透明护身符奇迹的出现在枕头底下。我双手捧着它,爱不释手,激动的流出了眼泪,这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帮我找回了护身符。

讲真相、证实法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故事,无法一一细说,今后我会继续在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救度更多众生,不辜负师尊的殷切期望,不辜负众生的苦苦期盼!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