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我出危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返老还童”的老爸

文/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兰花

我父亲八十四岁了,今年四月中旬出院回到家中,我照顾他。他已经是第二次得脑梗了,医生说像他这么大岁数得一次留一个后遗症,能保持不发展,就挺好了。看着爸爸风烛残年,一生辛苦,以后一天不如一天,我心里掠过一丝悲凉。

过两天,我看着他就想,他要跟我学法炼功多好,以后就不会遭罪了,生命就能永恒。于是,我就跟他讲我身体的变化,在修炼中见证的神奇,让他看《九评共产党》、《明慧周刊》,《转法轮》,在教他动功。

我爸聪明,一教就会了,没几天就能坚持二十分钟了。开始不能抬头、胳膊伸不开。没几天,就能抬头了,胳膊也舒展开了、腰板直了,能迈大步了。同修大姐来看他,我说我爸拉肚子,一晚上拉五、六次,好几天了。我怕他拉坏了,也不能吃药啊,就给他买冰糕吃。

同修大姐就说:这不是师父给他净化身体吗。我恍然大悟,可不是吗?没想到我老爸有这么大缘份,一上来师父就管他。他炼到二十天的时候,哥哥姐姐来了,都说:他怎么变的好了哪?不但没留后遗症,说话清楚了,不流口水了,腰板直了,能迈大步了,脚上的皮肤病也好了。我说,是因为他修炼了佛家上乘大法:真、善、忍的结果。

老爸现在刚修炼四个月,头上长出好多黑头发,脸上有光泽了,皮肤变白了。我老爸真的返老还童了。

师父从新给了我生命

文/大陆大法弟子

一九九七年,在一次偶然的朋友聚会中,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我身体原本不太好,听朋友说:学大法能强身健体,我就开始学大法。因为我不识字,只学了几套炼功动作,似学非学的一直持续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迫害发生后,我就不学大法了。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得了脑出血,被送進了医院,确诊为脑干部位出血,在这个部位出血的几乎都有后遗症。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我的病好了,没有后遗症。出院时,医生说:我当了三十年医生,像你那么严重的脑出血没有后遗症的,你是第一个。出院后,我也没有悟到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可是在二零零九年的秋天,我又病倒了,这次更严重,身体半边不能动、言语不清,这次病的真是不行了,得的是脑梗塞。住到医院后,医生把孩子叫去说:老人的病很严重,说轻了以后是植物人,说重了恐怕连命也保不住。那时全家人都掉泪了。我躺在病床上身体不能动,但心里挺明白,我又从新想起了师父和大法,那时只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连续念到第五天夜里,我突然全身能动了,病好了,病真的好了。心想:师父真的又管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了。

早上,医生查房看到我的情况说:昨天晚上是不是那个血管又冲开了,真是太神了。

这次,我如果不想起师父、想起大法,恐怕命真的就没有了。是师父从新给了我生命,对师父的感激之心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今后我一定跟师父圆满回家,好好学法,救度世人。

大法救我出危难

文/河南大法弟子

大约四年前,我和一位同修去讲真相,走到半路,看到一个人推一辆三轮车,装了满满一车玉米,正在艰难的拉着。我下车,让同修帮我看着车子,转身去帮那人推车。这时,突然有一辆车以极快的速度从我身后向我飞驰而来,我一心帮那人推车,一点也没发现,车子一下子就撞到了三轮车上,将玉米撞了一地,我也跟着车子的惯性,飞出去一丈多远。

令人惊讶的是,我是坐着的姿势落地的,好象有人轻轻地托着我,将我慢慢放在了地上一样。我也一点都不害怕。开车的人吓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愣在了那里。我就连忙说:“不用怕,我是修法轮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那人听了我的话后,松了口气,见我真没事,说了几句客气的话就开车离开了。

静下来想想,也真后怕,好险呢,要不是师父救我,我就没命了。

过了一会,我的心口却不知怎么回事,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我马上想到师父的诗词《洪吟二》〈师徒恩〉中的一句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对同修说快帮我发正念,心口好难受,同修一看我脸色苍白,赶快和我一起发正念。就在我心里默念师父救我时,瞬间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涌至全身,不一会就好转了,通体舒服。脸也慢慢有了血色。接着,我们就向围观的人讲真相,因为他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明白了真相,相信了大法。

回到家,觉得腿有点热,就脱掉鞋,才发现鞋里满是血,卷起左腿一看,满裤子都是血,还结有象枣那么大的血块,奇怪的是我却不觉得痛。这时,我才恍然不悟,是慈悲的师尊替我承受了这一难,止不住热泪盈眶。

这时儿子看到了我腿上一寸多长的伤口,叫赶快去医疗点包扎,说至少也得缝几针,伤口才好愈合。我说“不用,妈没事,三天就自己长好了”。果然三天伤口就结疤了,并且,伤口从头到尾都没疼过,我心里真是感激师尊,感激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