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法会交流文章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第九届“明慧法会”开始后,我是几乎每篇交流文章都看,深切的感受到和大陆同修的差距。在这里把几个感想和大家分享,也是促使自己更加精進。

其中有一篇“漫漫修炼路,助师救众生”,同修写到:“我每天都能進入一种只有我能感到的一种救人机制中,一進入这种救人机制中,救人效率特别高,只需三言两语,就退了。”看似简单的几句话,但能让我看到同修的信师信法,对法理不仅真是悟到,而且是做到的。我反思自己到底处在哪个机制中,前一两年还和几个同修矛盾很大,做事没用心,不下大力气去修自己,而是还经常埋怨指责同修。证实法的项目也在做,学法炼功、发正念也不落下,但经常是力不从心,很多方面还没有开创出来。如果不是走师父安排的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路,那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感到汗颜。

另一篇文章题目是“看对方要看正面找自己要找不足”,里面提到汉字“比”,“其实内涵很深。党文化中把“比”曲解为争斗、竞争、弱肉强食。带着这种党文化的观念,我曾经对师父讲的“比学比修”(《洪吟》〈实修〉)还不理解,认为修炼不是去掉争斗吗?怎么还比上了呢?一次,看图说汉字,才恍然大悟,“比”是两个人双手捧于胸前并列谦恭躬立的象形,我刹那悟道,“比”是修道人恭敬的集体学法时的描述,同时引申配合的意思,整体配合好的意思。”不看这一段,我也不会明白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在和同修交往中,我也往往不能放下和人比的心,还常带有争斗心。在党文化中学会的中文,其实是不能正确引导我们理解神要传给人的文化到底是什么。这其实会障碍我们理解法和同化法的。我悟到传统文化是能帮助我们跳出党文化的思维模式,也是师尊给我们开的一扇门。以前我一直很犹豫教小孩中文时是教简体还是正体,因为我学的是简体,要教起正体来很多字还不会写。现在更坚定要教正体的信心了,因为在教的过程中,也是自己清除党文化的过程。

“师尊两次讲法中都讲到了‘忠’和‘义’,我们怎么可以轻视呢?神在历史中安排了一个朝代的时间让人们演绎了‘义’,又安排一个朝代让人们演绎了‘忠’。……常人能坚守着忠和义,能使自己成为正人君子,甚至在历史中留下美名。而大法弟子能坚守着忠和义,会在‘真善忍’法理中不断的升华,最终会成为伟大的神。”(“安分守己的演好师尊安排的角色”)以前和同修交流起大法弟子为何要了解传统文化时,我常常不能在法上说清楚。双方各不相让。同修说传统文化不是法,不能救人时,我就卡住了,是因为我对“忠”和“义”的理解也是片面的,觉得对昏君的忠是愚忠。但即使是奸臣当道,自身和儿子面临失去生命时,也能保持一腔正气,那才是岳飞这个角色要告诉我们的。同时对“义”,我也有了更深的理解。刘、关、张三人结义,他们展现的是能为对方赴汤蹈火,共同朝一个目标努力。这对现代人来讲,就象一个故事一样,在当今社会中是极少见的。反思我对同修的态度就差之甚远。师父一直告诉我们,要把同修的事当作是我们自己的事。我明白,但难以做到。看完文章后,这两天我和一个有矛盾的同修交流,其实有些话以前也和她讲过,但现在我和她说时,她就能欣然接受。我想是因为现在我有一个很清晰的画面在脑子中,我将为未来的人留下怎样的榜样,和“义薄云天”相比还有多远?这样我说的话,就不会有丝毫的指责和埋怨,而是正面和充满善意的,起到的作用就是我们更能互相的配合,一起朝救度众生的方向共同努力。

感谢大陆同修真诚的交流,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