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认识大法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随着自己在这几年中的不断修炼,对大法认识的不断提高,自己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利用各种机会,联系上了过去许多的同事、朋友以及过去的工作部门的领导。他们看到目前我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们觉得我不是那个修炼前心胸狭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个修炼初期消极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认真努力、心地善良豁达的我。我再向他们讲起大法的真相,他们也都愿意了解接受了。
——本文作者

* * * * * * *

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洪传至今已经二十年了。每当想到伟大的师尊为了救度世人所做的一切,想到自己在大法修炼中所改变的,就觉得用尽人世间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大法弟子对师尊的无限感恩,无法报答师尊的救度之恩,同时也觉得自己能够在师尊在世间传法时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幸运多么的幸福。

发自心灵深处的赞叹“大法好”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我已经在人生的长河中虚度了四十二年。在争名夺利中失去了健康,失去了希望,犯下了许多错误,内心深处非常迷茫,充满了困惑。为了解惑,为了忏悔自己的过失,更是为了从俗世间的纷争解脱出来,我曾多次徘徊在天主教堂之外。那时的我真的希望能找到一位明师给自己指出一条光明的道路,使自己在后半生能够轻轻松松的活在世间。

那时,自己正处在人生的低谷:原本十分风光的工作由于市场的原因失去了,没有任何收入;孩子刚刚小学毕业,上中学要交“赞助费”;住房拆迁需要交纳“还迁费”;自己的健康更亮起了“红灯”,已经是从头到脚一身病了。虽然在那一个大地回春的季节,但是我怀里象揣着一块冰,丝毫感觉不到春日的温暖,对未来也没有了任何希望。

(1)我得救了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每当我想起这一天,都忍不住要流泪。前一天与一家三甲医院约好了下午做个全面的体检,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吃饭很少,胸口发闷。那天上午,为了打发时间,我拿起了前一天一个法轮功学员借给我的一本《北京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体会》,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翻看着。看着看着,我的视线模糊了,我的心被震撼了。我的心被师父那洪大的慈悲深深震撼了,被法轮大法那神奇的功效震撼了。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了解到了一个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人群。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充满阳光、充满希望的大道,大道的尽头将是一个美好的、穷尽人的思维都无法设想的光明世界。当时我顿生一念,我不去看病了,我也要学法轮功,我一定要跟随师父回到那个光明的世界。

放下书时已是中午时分了。我刚要起身去准备午饭,一下子我又坐了下来。因为此时我发现,我的胸部原来象压了一块大石头,总是喘半口气,现在呼吸别提多顺畅了;原来一点食欲都没有,吃不下饭,现在我的肚子空空的想吃东西了;原来双腿沉重全身无力,现在我觉的身体舒服极了。我不由得呆住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连一本法轮功的书都没有看,有几套功法还不知道,有些名词也不理解,只是有了“我要炼功”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就管我了,我能不激动吗。法轮大法太好了!下午我去了那个学员家学会了四套动功,晚上就参加了集体炼功。在我做“叠扣小腹”时明显的感到了法轮的旋转。回家时我借回了当时出版的八本法轮大法书籍,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在之后的十几天里,我拜读了当时出版的师父所有的经书,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了。我认识到要想在大法中修炼,就必须逐渐放弃过去在常人中形成的所有的认识、想法、观念。

是法轮大法使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给我的心灵打开了一扇窗。过去几十年中的种种困惑,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明了了过去人生中所经历一切痛苦的由来,也知晓了人活在世间的真正的目地。随着一天天的学法炼功,我身心两方面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不知不觉中我一身的疾病(心脏病、肝硬化、胃溃疡、慢性肠炎、神经衰弱)全没了,身体轻轻的象要飘起来一样。而且没有缘由的总是高兴,总想唱歌。脸上完全褪去了原来病态的灰黑色,看上去白里透红。我得到了新生!“法轮大法好!”——这是那时、也是我自打修炼法轮大法这十四年来的最强烈的感受。亲戚朋友同事见到我后,都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理解当时已经失业在家的我为何如此开心,我便把我得法的经过告诉了他们,并把宝书《转法轮》送给了他们,有的人因此而得法。

(2)有师父的我最幸福

那时我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自己的房子,可是我有师父,我有大法书,我的心中充满了阳光,因为我知道人生在世间的这几十年,不是为了享受、名利、儿女情长,而是为了在世间尽快的还业后返回到先天的美好世界中去。那么在过去所看重的东西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对照师父的讲法回想自己以前的经历,无一不印证了师父所讲的句句是真理。人生在世的种种苦难,无一不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人们苦苦追求着名誉金钱地位,追求着情欲、享受、奢侈,追求不到时,身心疲惫痛苦;不择手段得到时,便为自己的日后和子孙造下了罪业,不得不以各种形式去偿还。当我们在大法修炼中放下了这些执著心,一切随其自然,得到的一定是最好的。我体会这就是解脱,这就是为什么大法修炼者都会感觉轻松、自在的原因。我的修炼经历就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

一九九八年的秋天,我家的房子盖好了。在选房号的前一天,我得知第二天要在同修家放师父在欧洲法会的讲法。当时我非常渴望看到师父的讲法,认为住什么样的房子对我来讲是无所谓的,而能看师父讲法可是天大的事,什么也不能干扰。当然对于我丈夫来讲,四十多年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子可是件大事。对于我不与他前往选房有些想法。我对他讲,我是有师父的人了,我的一切事是由师父在管。该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我也不去争,顺其自然一定是最好的,请你相信我。第二天我去听师父讲法,他去选房。结果在我们的排号几乎是最后的情况下,却选到了中意的房子,两间阳面的房间,房型最好、面积还是最大的,他非常满意。

有师父的我是最幸福的!

(3)孩子也变了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的儿子小学毕业。以前的我对孩子的教育不能说不重视:孩子五岁不到就开始陪着孩子练习钢琴、学前教育,天天盯着孩子的功课以及行为,我的目标是把孩子培养成一个“绅士”。但是孩子天生好动、懒散的性格和课业的成绩常常让我不满意,所以经常是打骂、呵斥。但是当我修炼了大法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这么不讲道理,不懂得尊重他人,怎么可能培养好孩子呢;才知道引导他得法,使他能够自觉的用法来约束自己的行为才是最好的。我便向他讲了大法的基本原理,询问他是否愿意随我一起修炼?他非常高兴的答应了。之后他随我一起学法炼功。从他开始修炼到小学毕业考试的三个月间,我只是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功课上不给他任何压力。他考上了市重点中学是顺理成章的事。在之后的六年里,他自觉的用大法要求自己,在高考前的几个月里,他仍然在深夜抽出时间来学法。高考时他又考上了A类一批的重点大学。

(4)集团的老总说:没想到你的变化这么大!

通过大法的修炼,我不但身体有了根本的变化,心性同样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原公司领导通知我到单位去一趟。下岗(失业)之前,我在原科室负责出口业务及样品管理,我的保险柜里还存放着大量的国外客户供给的原料。由于当时公司的管理混乱,我手头的这些东西大部份都不在帐上,而负责帐务的人也早已调离原公司。回到公司后只有一位同事与我交接,由于没有帐务,只好由我将上交的物品列好清单,由该同事签字接收。三个保险箱的东西我们俩个整整核对了一个上午。见到我把所有的物品全部登记列表,该同事悄悄对我说:“你也太实心眼了,这些东西都不在册,又都是日常用的着的东西,你又没有收入,给自己留点吧,何况所有的人都往家拿,现在公司没人管这事。”我笑笑说:“不是我的东西,一个螺丝钉我都不会要的,这样心里踏实。”“现在社会上不都是这样吗?上面的贪,下面的拿,又不是你一个,何苦这么较真呢?”“现在是都这样,可是都这样不一定是对的。做一个好人,就不能这样做。”他诧异的看着我,好象站在他面前的是个外星人一样。交接完毕,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非常的轻松自在。那些东西,那些钱财对于我没有了丝毫的诱惑,虽然当时我很需要钱。我为自己是个大法弟子而自豪,我知道自己追求的境界更高。

为了生活,我曾经在批发市场打过工;在高校学生宿舍看过大门;当过接线生等等。一次偶尔的机会,原单位集团的老总在批发市场看到了我在那里打工,便与我聊了一会。看到我没有了原先的斤斤计较、矜持自负,而是乐呵呵的与那些所谓的“下九流”一起工作,心里感慨万千。他说:“没想到你的变化这么大!”

两天后,他让原科室同事把我找回单位,特批我回原科室继续做進出口业务,同时让劳资部门安排一位大我三岁的女同事下岗回家。(那时单位的效益不好,已经定岗定编)当时我就对老总说:“我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关心,我也非常希望回来做我熟悉的工作。但是如果我回来必须让另一个下岗,那我放弃这个机会了。我比她年轻几岁,找工作更容易些。”老总奇怪的看着我,“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管她干吗?外销员的工作不比你在市场里卖东西好吗?”“是的,您说的没错,这个工作体面、风光,十分让人向往。可是我也得为别人着想啊,她下了岗,会给她带来生活的困难,家庭的不幸。还是让她留下来吧。无论如何,我非常感激您对我的关心、照顾。”

两年后的又一次回单位工作的机会,也因涉及到其他人又被我让出去了。虽然我比以前生活的清苦一些,但是我身体健康、内心充实、轻松自在,我感到自己才是这世界上最自豪的生命——法轮大法弟子。我实实在在的感到,只要你认真的学法,时时事事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的放弃人的执著和固有的观念,你会发现世间人们苦苦追求向往的东西对你没有了吸引力,那正是你要放弃的东西;而师父已经给你了一个上天的阶梯,那云端的尽头才是你的幸福的彼岸;同时在这过程中,你会由衷的赞叹“法轮大法好!”

工作中不忘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曾与一位朋友在匈牙利注册了一家公司,准备好了护照就要出国了。就在等签证时我找到了法轮大法,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那时由于对大法修炼在法理上理解不深,认为经商就得说谎骗人,修炼人只要找一份简单的工作能够维持生计就可以了。所以我放弃了出国经商的机会,好象还有意无意的找一些较为低等的工作,认为吃苦可以修得更高。我曾经对朋友们说过,如果让我去扫大街我都会欣然前往的,以此表达自己放下名利情的境界。

随着不断学法,逐渐的认识到自己对于法的理解有偏激的地方,更加理解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与过去个人修炼完全不同之处;大法修炼与其它小法小道修炼的完全不同之处。认识到自己学法不深,不但影响自己的提高,更使得常人对大法误解,障碍了自己完成正法时期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大法弟子在社会、家庭、工作环境中良好的行为更为大法修炼做了注脚,也是众生更为关注的。由此我才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学好法,走好走正自己在世间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路至关重要。我彻底明白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指导我一切行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证实法,救度众生。为此我应该利用我之所长,我的能力去广泛接触社会,接触世人,以便实现这个目标。

(1)不是证实自己 要证实大法

由于自己的认识提高上来了,师父就给我做了安排——很久不联系的一个朋友在一家无损检测公司帮我找了一份统计工作。

我对于无损检测专业、统计专业一无所知,对使用电脑也只限于会打字、编辑简单的word文档,而且自己的年龄已是知天命之年。刚到公司上班的前几天,办公室的文员给我讲解了如何使用excel表格做统计日报、月报、无损检测的四种方法以及公司所涉及的市内外的几个工程,当时我也是听得头头是道。可是她一离开,我就感到茫然,记不得她所讲的东西了。两周过去了,始终自认为颇为聪明的我依然是一头雾水、不得要领。说实话当时的我心急如焚,甚至于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家里人也劝我放弃,认为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再学新的专业了。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考虑着是坚持下去还是辞职回家的问题。我想作为一个大法修炼弟子,我刚刚走出家门打算通过自身的行为来证实大法,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進入不了状态呢?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学不会呢?我知道这不是大法没有给自己开启智慧,那么肯定是执著心在障碍着自己,旧势力在干扰着自己,是自己学法不够造成的。

于是我静下心来,不再去想工作中的事情,恭恭敬敬的捧着《转法轮》开始学法。就在自己静心学法的过程中,师父的法点悟了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自己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有着很重的证实自己的成份在。学完法,我觉得自己的心轻松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我惊奇的发现就象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原来深奥难懂的检测方法好象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找出了射线、超声、磁粉的工艺,看起来也并不复杂;原来认为很难的统计工作其实很简单;原来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当天的统计,那天只用了两个小时,而且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异常的清晰。这是我到该公司上班第十五天发生的事情。我内心非常激动,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不是师父的帮助,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在完成本职工作后,我很快的熟悉了工程中使用的设备及材料,又把公司的设备库、材料库的管理及账册接了下来;在公司工程师的指导之下,我又了解并熟悉了无损探伤的工艺,可以协助办公室文员利用电脑打出无损探伤检测报告。这一切是我到公司工作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做到的。后来我又接下了公司工程车辆及油卡的管理,学会了暗室洗片。实际上我一个人已经做了几个人的工作。这让公司的老总很吃惊,他认为这是一个年轻人都很难做到的事。因为在公司中,除了公司老总和一位总工外,就属我的年龄大。因此我的身体状况、工作能力也让公司其他员工觉得不可思议,这给我在日后的讲清真相打好了基础。

在这家公司工作的一年时间里,我处处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早上上班提前到岗,工作中兢兢业业。当我干完办公室的工作,就去厨房帮忙做员工的中餐;看到厕所无人打扫,我主动去做卫生。这一切公司的员工们都看在眼里,甚至工程部的部长对老总说:“您在哪儿找来的这么好的人?”老总的太太在公司任出纳,虽然年龄较之我小了七岁,但一身重病。她的脾气非常大,为人不吃亏且争强好胜,属于在常人中我不太喜欢的那种人。一次她有几天没来上班,我得知是又病倒了。我心想这正是我向她洪法的好机会,今天下班我就去她家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可是转念又想,这种人会理解吗?会相信吗?会不会因此怕影响公司而不允许我在公司继续做下去?一时间人的念头都冒出来了。但是我又深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上的重任,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一定要修去这种为私为我、保护自己的观念。想到这些我定下心来,今天我一定要给她讲大法的真相,我就是要救她。

下班后,我给她买些营养品并带着真相光盘、真相期刊等资料去看望她。我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我修炼大法前后的变化,告诉她大法简单的法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双眼专注的看着我,认真的听着我讲。没等我讲完,她就一把把我带去的东西搂在自己怀里,对我说:“我相信你说的,我愿意跟你学。”从那天开始,她走上了修炼的路。大法带给她身心很大的变化,只要工作一忙完,她就与我交流学法修炼的体会。她的母亲,一位八十多岁的多病老人,曾一度病危卧床不起,他们子女已经为老人准备后事了。我得知让她告诉她母亲:一定要诚心颂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周后她惊喜的告诉我,她母亲已经完全可以自理了。几年过去了,至今老人家仍然健在。她一再感谢我,说我救了她们母女二人。我说:“千万别谢我,是师父救了你们,是法轮大法救了你们。”由于这件事,公司老总及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公司老总对我的评价是:“您真是个大善人哪!”我把真相资料发给了大家,把《转法轮》送给了愿意進一步了解大法的同事们。

(2)老板说:“你的行为让我认定法轮功是好的”

一年后,另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外贸业务员的工作。这家公司的老板在听到我的情况介绍后,在没有见到我的情况下,就一定要我去他那里工作。当时我觉得也许这边该讲的真相已经讲完了,那间公司里又有我要救度的人,所以我就答应了下来。但是我也很清楚,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个挑战。因为我离开外贸专业已经九年时间了,这期间,从国家的对外贸易政策到整个的進出口业务操作流程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业务基本上都是网上操作,而对于这些我是根本就不了解;因为是畜产進出口公司,所涉及的商品的规格、品种、国际市场价格等我也是一无所知。即使这样,为了救度有缘人我还是来到了这家公司,我相信,只要我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来要求,把学法、修炼、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我一定会能做好这份工作。

到了公司,我很快就熟悉了商品、客户及外销市场。我仍然象以前一样兢兢业业的工作,宽以待人,与公司的老板及员工们相处的很好。我也利用午餐时间向办公室的其他员工讲了大法的真相。

但是到公司六周左右发生了一件事,又让我打起了退堂鼓。

一年前,由于公司经理先前没有按照海关监管货物的相关规定处理来料加工的货物,没能及时核销手册而受到海关缉私科的审查。为了应付海关缉私官员,经理要求我们业务人员更改过去的业务卷宗,隐藏与客户的往来邮件,最后他通过疏通关系解决了此事。在此过程中,我的心波动很大,想了很多。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不应该说谎骗人作假,可是身为常人的老板以利益为重,要求你帮他作假,你该如何面对;身为修炼人洁身自好,那么我应该立即辞职,不与其同流合污,更不能助纣为虐。可是我当初来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讲清大法的真相,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知难而退?辞职很简单,这份工作、这份薪金对于我并不是很重要,我可以再找相对简单一点儿的工作,但这样做是否会让常人不理解从而误解大法呢?一时间自己感到非常的困惑,我反复的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为什么师父安排的这条路我就走不下去呢?

在自己一时想不通的情况下,我向老板递交了辞呈。按照常理讲,现在社会上高学历且年轻有为者多的是。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老板说什么也不准许我辞职。找到我的朋友、家人劝说我回公司,并多次打来电话要求与我面谈。

实话讲,回到家我很苦恼,觉得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明明知道这对于我是个要过的关,是需要自己继续提高心性才能过得去的关,而且我也知道这是自己该走的路,不能回避的,在修炼的路上走极端。但是如何把握自己的行为,如何走正这条路又觉得左右为难。

还是大法解开了我的心结。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那么为什么现代一下子来了许多各种各样的文化、各种各样的学说、各种各样的社会表现形式呢?这就是各个宇宙巨大体系的东西在人类最低层表现造成的,目地是被选择。”“大家想过没有?如果这个社会中许许多多行业、许许多多的领域都是他们遥远的生命体系弄来的东西,大法弟子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修炼、各种不同的行业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炼,是不是等于是在用法正他们?是不是承认他们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们?”“也就是说,人类的这些形式并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让你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你能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了,你就是在证实法、证实神与救度众生,是不是这个样?(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中修炼就是承认那些体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着一切众生。”师父在《无漏》经文中还讲:“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

师父的谆谆教诲使我豁然开朗。我悟到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按照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这是正确的,但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大的使命是救度众生。只有在各自的工作、生活环境中修好自己,走出一条正确的道路,才能救度那里的众生、归正那里的一切,给将来留作参照。所以我们身上的担子很重、责任很大。我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向老板讲清真相,希望他能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在与他会面之前,我一直在发着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讲清真相的干扰,清除对他了解真相的障碍。

当老板问及我辞职的原因时,我就向老板开诚布公的讲了我是个法轮功修炼者,详细的介绍了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应该秉持的行为准则,并向他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希望他能为了自己的将来而注重自己的修为。他坐在那里认认真真的听我讲述完这一切,然后告诉我:“自公司成立十几年以来,辞工与被辞的不下几十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让我如此动心。在我与你的接触中感到你与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你的行为让我认定法轮功是个好功法,越是这样的人我就更愿意与之合作。”他表示尊重我的信仰,欣赏我的为人;并表示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欺骗海关的行为,一定要规规矩矩的做业务,以诚信来促進公司的发展,希望我能留下来给他一个机会。不但如此,他还在公司的会议中,公开承认自己的问题以示诚意。我把破网软件给他安装在他的办公电脑上,又给了他一些光盘、真相期刊,希望他能多了解一些法轮功。自此之后,我工作的环境非常宽松,工作也逐渐的步入正轨。工作之余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看书学法上大法网站,向公司中其他员工讲大法的真相以及三退的事情,有的员工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外贸业务中需要经常与商检、货代公司、保险公司等人员接触,在与不同人员的交往中,我也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做三退。在当今社会里,货运代理公司给货主公司业务员回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少则几十、多则上百美金是很正常的。当我做出口业务向货代公司询问海运费时,几家货代公司向我报价时都提到了要给我回扣,并要我的手机号码以便私下联系,都被我一一回绝了。一天中午,我利用午休花自己的钱请了货代公司与我合作的业务员吃饭。期间我向他讲述了我不能接受回扣的原因——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并向他介绍了大法的真相及三退的事情。他非常钦佩我的为人及工作能力,也由此对大法有了很好的认识。他对我讲,在他工作的这些年中,所有与之合作的外贸业务人员,没有一人不伸手向他要回扣的,没有一人不要求他请客吃饭,没有一人在合作中不与之为难的,只有我一个人例外。他说:“如果这个社会中多些象您这样的人就好了,我们的工作也就好做一些了。”

在该公司的几年工作中,使我深深感到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无所不能。做过外贸业务、特别是出口业务的人都知道,出口的每个环节中都不能有任何纰漏,尤其是出口合同、单据,一个英文字母都不允许出错,否则,出口收汇就没有保障。我所在的公司虽然是个外资独资公司,但是公司规模较小,我一个人的工作是从出口合同开始,一直到工厂跟单、商检、订舱、投保、制单、收汇、核销为止。在工作中,我认真仔细、不敢有一点儿含糊,生怕出现错误给大法抹黑。曾经有几次,经我反复核对后准备出单了,却又莫名的觉得需要再看一遍,结果发现了错误。我一次次的被警觉了,被师父无微不至的照料、看护所感动。

随着自己在这几年中的不断修炼,对大法认识的不断提高,自己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利用各种机会,联系上了过去许多的同事、朋友以及过去的工作部门的领导。他们看到目前我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们觉得我不是那个修炼前心胸狭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个修炼初期消极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认真努力、心地善良豁达的我。我再向他们讲起大法的真相,他们也都愿意了解接受了。

回想这十四年来的修炼,我知道师父时时在呵护着我们,牵着我们的手走正自己的路;我也知道,每一个世人的得救都浸透着师父的心血。我为自己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时时沐浴在佛光之中感到无比的幸福;我也愿所有的世人都能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感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