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农村送真相 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早上发完六点正念后,就开始学法,可不知怎么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我清楚的梦见自己在讲真相时,被恶警抓住了,不知道怎么,又走脱了,紧接着就醒来了。醒来一看已是七点钟。回想刚才这个梦,走脱的经过很模糊,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我就又发了一次正念。

因为已约好同修今天要到农村去,面对面讲真相和发送神韵的,可是这个梦却勾起了我一些怕心。这时,师父的法突然打進我脑子里来“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我明白了,旧势力就是想阻止我们去救度众生,否定它,一切都是假相。

我在师父的法像前恭恭敬敬敬了香,给师父磕头对师父说:“师父,什么都动摇不了弟子救人的心。‘朝闻道,夕可死。’[2]求师父清除弟子一路上的邪恶因素,救度一切有缘人。”

我骑着摩托车带着两个同修来到一个村子,就开始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和传送神韵光盘,期间有个年轻人想打电话诬告,乙同修就正言劝告他不要做这种事,做了对他不利,那人当时表示他是拿电话出来看时间的,不是要举报。我们心想谁也阻止不了我们救人,就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讲真相发资料,渐渐的资料快送出去一半了。乙同修又从我的摩托车上拿了一些资料,车上的资料就不多了。

由于我们没有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还是被那年轻人诬告了,到了下午一点钟,当地派出所开着警车来搜寻我们,还叫了一些不明真相的村里人到处阻截我们。甲、乙俩同修刚离开我一点,警车就开到我面前来了,警察下车就把我的摩托车钥匙抢去,还抢走了我车上的真相资料。在这紧急关头,我脑海里急速地想起师父的法:“当时邪恶中共镇压迫害要开始的时候,我跟大家讲过一句话,我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3]警察恶狠狠地问我:“和你一起的还有两个人呢?”我说不知道,这时一个警察就看着我,一个警察开着车就往前找。这时乙同修就在前面一点在走,我心里求师父帮同修让邪恶看不见,因为乙同修手里还有一包资料。我看见警车从乙同修身旁开过去了,这时乙同修看到警车里坐着那个诬告的年轻人,正在指点说:“就是她。”当时我们正在一条堤上,在警车开出一段距离准备倒车的当儿,乙同修就顺着堤坡下去,在坡脚下的一片菜花田里坐着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恶警看不见。其实菜花并没有遮住同修的身体,可恶警怎么找也找不着。

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4]因为当时心中想起师父的这段法,我就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邪恶问我姓什么,我说我信法轮功,相信的信;他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大法弟子。我就从大法洪传到当前出现的王、薄事件,不停地给他们讲真相。因为当时周围还有一些围观的百姓,我就神态自若的大声的讲给周围的百姓听。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另外空间的邪恶极害怕世人明白真相,表现在人这边就是警察赶快把我推上警车,我不配合,坚决不上警车,几个警察就把我强行拖上车。一共三个警察,一个反剪着我的手臂,一个按住我的头往警车里塞,还有一个则用脚将我踢上车。即使这样,可我当时哪儿也不痛。我在车上持续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并请师父加持,同时向内找。

在警车上发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正念,警察没有找到甲、乙俩同修,就对我说:“你是哪里的?我们把你送回去。”我说:“我自己知道回去。”警察又威胁我:“你不说,我就给你写个牌子,到你们那里去问。”我很坦然的说:“那好啊,我是修真善忍的,做好人走到哪里我都不怕,还怕我周围的人知道吗?”恶警无语,就又下车到车外打电话,企图让当地“六一零”来劫持我。

正法到了今天,邪恶早已大势已去,只见那警察打了一回电话,回来后几个一商量,就把抢去的东西还给了我,叫我走。我说我的东西还没有还完,我就跑到警车的后面去拿我的东西,中共恶警见丢尽了丑,就装腔作势来拉我:“你是不是不想回去了,你再拿,我就打你。”由于当时出了人心,怕再被打,就没坚持要了,结果被警察拉住,强行给照了像,然后灰溜溜地开车走了。事后,我发出一念:在恶警相机里抹掉我的像,不许迫害我。

等警车一走,我就和当时围观的世人讲真相,之后正准备去找甲、乙俩同修,这时一个大婶叫住我说:“你到我家来一下,刚才你的同伴(指甲同修)把一包东西(资料)放在我家里,你给她拿回去。”真的感谢师父什么都给我安排了,就看我怎么去做了。我拿上资料后,就给在场的世人每人送上一份,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世人都很感激,连声说谢谢。看到这些生命得救了,我内心感到莫大的欣慰。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往往一件事情出现后,只要心中有师父在、有大法在,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会变成好事,对自身修炼都是一次提高。我拿着这包资料当时就想找到同修一起去发,找了一会没有找到,我想到师父的话:“任何事情可能都不是偶然的,因为呢,一个修炼的人在你修炼过程当中一直走到最后的一步都离不开对你的根本考验。”[5]我想我是出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这么多的资料和神韵光盘我不能带回去,也许这正是这片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我心里想着师父的法,就一个人骑车去发,当时的心态很纯净,不一会就发完了。想着今天证实大法的事情,一路骑车回家,心中生出对师父无比的感激。谢谢师父!

过程中也有没做好的地方,还有许多没去掉的人心,我要不断的同化大法,一点点的洗净自己,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不留下遗憾,满载众生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