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间所见:同修们快快精進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我又一次发正念时,看到那一轮宇宙的红日已经落到只剩下一个小边了,只能看到一点小边和余光了,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师父用思维传感和我说:在日落之时,大家必须到达目地地,意思就是“修的执著无一漏”[1],一点执著都不能有。

同时我还看到,大法弟子们先后各自不同程度的往一个山顶上爬,师父就在山顶上面等着接我们。同修们各自上方都有大小不同的石山(也就是执著)。我和姐姐的坐骑孔雀就在师父的身边,它们焦急的目光中掉着翠绿的泪珠。

姐姐的上面有一小一大两座山,很快就要到顶了,离师父很近了。我的上方还有六、七块石头。我艰难的前進着,师父从山顶上送下两根细细的绳子。我脚下踏着锋利的刀刃,手中握着两根细细的绳子,心中恐慌的要命,师父在上面大声的鼓励我:有师在,怕什么!

在上一次看到的得了七十八分的同修的前上方有六、七块石山;得三十六分的同修沿着上方的路慢慢悠悠的爬行,象蜗牛一样不紧不慢;得零分的那个同修,平时有一颗依赖别人的心,我看见她躺在一个网兜里左右摇晃,不上也不下,师父从上面送下两根绳子吊着她,而她那个不想动的行为,真是让人恨铁不成钢。

还有一个同修在很低的层面上就不想爬了,呆在那里也不打算上了,师父急而无用啊!

在最近一次发正念时我又看到,得了九十分的同修姐姐前面有一小一大的两块山石,她已经翻过了那个小石山,此时她手中握着那根师父从山顶上送下的绳子,脚踏在小山石上,正准备一步荡过大山石而一气呵成。表现在人这儿,那座大山可能就是她平时一碰就炸的那颗争斗之心,她正准备着把它一下修掉。

这一次看到,我脚下的刀刃已不再有了,手中那两根细细的绳原来是钢绳,根本不可能断。

为什么师父让我看到姐姐准备一步荡呢?我悟到,时间不允许我们慢慢修了,必须一步荡到山顶了,也就是把还没有修去的执著马上拿掉。

上期《明慧周刊》登载的《另外空间所见:只剩一根丝》的一篇交流文章中说的,师父一再快速的接起那根来回断的丝的景象,和我看到那一轮宇宙的红日很长时间维持着一个小边边没有落下,其中的原因可能是一个意思。当我看完了同修的这篇文章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师父一再等……师父是多么的慈悲,多么用心良苦啊!

我还看见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齐刷刷的站在宇宙中立掌除恶,一个天网网住宇宙所有大大小小的邪恶,一个不剩,每个大法弟子都用力的拉网。如果谁没发正念,他该拉的那个网角就没拉起来,邪恶就从谁的手中漏掉,还要往死里咬。

我还看见星球一样的单元世界遍布整个宇宙,就象一颗颗璀璨的夜明珠,那是师父为大法弟子已经准备好了的佛国世界。

还有一次我看见公路两旁有密密麻麻、穿着白衣服、前额中间有兽印的鬼魂在游荡着,各自在找自己认识的大法弟子,让他们给抹兽记。

正法進程正在飞速的推進,我们的修炼也应该跟上正法的進程,也应该精進,再精進了。下面再说一件不精進实修的惨痛教训。

我村有一位叫老杜的学员,她得法很早,曾是我村的辅导员。后来由于走不出对情的执著,顾及儿女又放不下孙辈,家务事越来越多。慢慢的放松了修炼,于是她的工作由我村一位年轻的同修接替。由于放松了修炼,这位同修渐渐的人心膨胀,集体学法很少参加。有时候和大家在一起切磋交流,她的表现也不屑一顾,谁也不服气。终于有一天,她的妒嫉心被旧势力安排的那只大鸟抓住,我看见那只大鸟锋利的嘴啄开她的肚皮,又使劲的啄她的肠子,第二天她得了急性阑尾炎,疼痛难忍,被家人送進了医院。由于她不实修自己,在法上否定不了旧势力的安排,从此以后就在旧势力给她安排的路上苦苦的挣扎。

从医院回到家以后,她四肢无力,瘫卧在床,家中乱作一团。她家有好多个奶牛,还有两个不懂事的、没了妈的孙子、孙女没人照料,还有多个家人要吃饭,并且又赶上秋收,丈夫既要照顾她又要料理家务,这一切重担,丈夫一个人不能背负,所以她就跟着女儿去了女儿家“养病”去了。

在她刚刚离家不久,有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们大家从学法点学完法回家,路过老杜大儿子的房后时,同修福儿(福儿天目是开着的)不由得向南(也就是老杜大儿子房子的方向)一扭头,忽然看见一大堆、一大团蛇不象蛇,人不象人,鬼不象鬼,有一尺多粗的怪东西,冲着老杜大儿子的院中,伸着长长的舌头象要吸掉谁似的。当时福儿怕吓着大伙也没敢说出来。待到第二天早上噩耗传来,同修老杜四十来岁的大儿子死了。

那几天每当我发正念时,她大儿子就跟我哭诉个不停,要我们把他娘从女儿家叫回来,告诉她这一事实,必须要她面对这丧子之痛,从此放下对情的执著。

我问他是怎么死的,他说:“是我娘没修好,每一件事都用人心对待,被旧势力抓住了大漏,就一下子把我抓走了,用我的死来去她的人心,看她还放不放对儿孙的执著。”

在老杜大儿子出丧的前一天的晚上六点钟,当我发正念的时候,老杜的大儿子又跟我说:“婶,你跟我妻子说,让她好好修炼。婶呀,明天早早我就走了,今天我再来嘱咐你,你们把我娘弄回来,参加集体学法,如果她不回到整体她就完了,她修不成正果我也完了,随着旧宇宙一块解体掉了。你跟我娘说象我来到这世上没带来什么,到走的时候也没带走什么,空空来空空去。”

然后又说:“婶,你可别当这是小事,这是大事呀,我就靠给你啦!”

于是我安慰他说:“如果你娘修不成,请你到我这百合世界来。”他急切的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哪也不能去,我就在棺材那么小的空间等着我娘。”

把她大儿子埋葬后,老杜的家人一直瞒着她,怕她知道这一噩耗承受不住,所以我们没法跟她的家人说让其回来承受丧子之痛的事。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就发正念跟老杜的主元神沟通。当我发正念时,看到老杜被旧势力封在白白的冰中,冰上面站着一个象北极熊、头上还长着两个角的东西看着她,不让她出来。我就展开我的双翅飞進那封着的冰中,一把抓住同修老杜往出来拽她,并和她说:你的儿子死啦,你爬也得往回爬。

老杜在修炼的路上一直跟头不断,每一次大难不死的时候,是师父从死亡线上把她拉回来,从旧势力的手中抢回来。老杜的丈夫原来是一个快要死的常人,在恩师的洪大慈悲中,在同修们的搀扶下成了一名法轮功学员,无病一身轻。近几年,老杜和丈夫越来越懈怠,其丈夫宁可放弃大法,也不放弃对利益的执著。

师父讲:“一旦你降为常人了,无人保护你,魔也会取你性命的呀!”[2] 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已在流泪,同修啊,你知道吗,再差一步你的小宇宙就要崩盘啦,你的众生因你没修好随之解体。

同修们啊!快快精進吧,当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那一轮宇宙的红日(从西边升起从东边落下)已经不见了。我看到师父托着地球的上面那只手已经缓缓的向下移动,同时我还看见师父用嘴向地球上吹着一团白白的气,却不知啥意思。当大地的白雪融化的时候就是法正人间之时。

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中看到的,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炼不是政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