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广安市政法委黑恶势力恶行综述(3)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接前文

第三部份:广安市邪恶政法委恶人恶行及恶报

一、广安政法委大肆造谣“打毒针”事件

从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在广安盛传着一种谣言,说法轮功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你不退就给你打毒针,流毒延续至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打毒针,就是中共恶人独占、独有、独用的对关押场所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少数民族人士普遍滥施的各种毒针毒药,故意制造来祸乱社会、转移视线、嫁祸栽赃、劫掠钱财的恶毒邪术。

中共邪党二零零九年七月初在中国新疆制造了一系列血腥残杀汉人事件,后嫁祸给维吾尔族人,挑起汉族与维吾尔族人民之间的矛盾,并以此为借口,大肆抓捕和枪杀维族民众,制造了震惊中外的“7.5”流血惨案。随后,新疆乌鲁木齐市发生数起针刺事件,继而陕西省西安、榆林,甘肃兰州,四川南充、广安、重庆等地也相继发生针刺案件。

其实,了解中共邪党流氓邪恶本质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中共政法委特务玩弄的邪招:用中共政法委黑帮独占独有独用、对所有关押场所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少数民族普遍滥施的各种毒针毒药,派人穿便衣针刺无辜,混淆视听,任意嫁祸维吾尔族人和法轮功,煽动民族仇恨,挑动中国人互相残杀,祸乱社会,转移民众视线以苟延残喘,并且怂恿国保、公安趁机毒打、劫持法轮功学员,劫财致富、残害善良、发泄魔愤。

据明慧网报道,四川南充、广安的政法委国保特务、恶警煞有介事的一边四处散布谣言,一边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并趁机劫财。一个老者自称是他在市公安局上班的儿子给他说的:法轮功学员在打毒针,打死一个奖励一万元;有特务当众高谈阔论,公开大骂中共,并自称是炼法轮功的;有的特务一口咬定用毒针刺人的是法轮功学员,说因为法轮功仇视政府,所以要伤人、杀人;十月九日上午,在广安华蓥市综合市场内,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突然高喊:“哎哟!我遭法轮功打毒针了。”引来很多群众围观。当有正义人士让其出示她被毒针所伤的针眼时,其无法出示。正义人士当众揭穿了她的谣言,让其不要造谣诬蔑好人,那位中年妇女和身边穿便装的年轻男子赶紧灰溜溜溜掉了。稍有一点头脑的人就看清了:又是广安政法委、“610办公室”受其上级唆使派特务打毒针栽赃陷害法轮功。

侵吞老妇生活费 四川广安恶警诬陷“打毒针”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前,广安国保大队队长王红伟(王伟)、副队长张强,广安代市派出所所长唐国福、副所长陈爱辉、恶警李江林等数十恶警,为了抢劫六十六岁法轮功学员谭春的女儿寄回的一万元生活费,气势汹汹强行闯入广安代市镇谭春的家,以诬陷老人打毒针为借口,对她非法抄家,并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老太太双目失明的儿子当时也被同时绑架。谭春据理质问他们有什么理由抄家,遭到恶警殴打。恶人抢走了谭春家所有的钱,致使她的失明的儿子无法生活。

谭春老人人称谭阿姨,丈夫早年就去世了,一家老小一直全靠她捡废品、打扫卫生和帮人做临时工维生。当时老人家中有六岁的小外孙,天生双目失明的儿子、已九十二岁高龄的母亲。

二、广安市武胜县国保大队强迫法轮功学员抽血

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九年七月广安市武胜县国保大队又非法闯进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家里,欺骗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强迫抽法轮功学员的血,法轮功学员拒绝,问他们为什么要抽法轮功学员的血,他们说是上面的要求,就强行的抽走了法轮功学员的血液。

武胜县国保大队、610恶徒的非法行径极有可能跟活摘器官有关,为建立活体器官库提取、保存数据。

三、广安、邻水县政法委、六一零毒害世人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新年刚过,邻水县邪党政府就阴谋策划了一份“邻水县家庭拒绝邪教承诺书”,今年三月三日在县城乌龟背居民区强迫家庭过往人员签字,其主要内容有七条,把法轮功排在最前,与其它八种教会混为一谈说成邪教,明文要求“家庭全体成员认识到”、“绝不参与”、并且“报警”,家庭、社区各存一份,进一步蒙骗世人。已经发现在其它居委会办公室也有此承诺书。

广安邪党人员到各社区做生意的每个门市,用诱骗和恐吓的手段逼商家在所谓的综合治安管理条例的手册上签字,书里有诽谤大法的内容。当有人拒签时,邪党人员就恐吓说工商局要对其如何如何。

四、广安市邻水县国保大队长李吉良、赵勇、胡渝恶行

邻水县李吉良、赵勇等国保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曹平如果不是李吉良、赵勇毒打致致命重伤,是不会历经监狱折磨酷刑死去的;如果不是李吉良、赵勇等流氓恶徒的强逼,张吉安是不会被谋害惨死的。(曹平被迫害简介请看《曹平全家被邻水县国保李吉良、赵勇及监狱等邪恶酷烈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魔迫害法轮功以来,邻水县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长李吉良、副大队长赵勇、副大队长胡渝等人以执行“上面的指示”为由,疯狂迫害邻水地区法轮功学员:拘留、抄家、罚款、绑架洗脑、劳教、判刑酷刑、毒打等肆意迫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百人次,迫害致死、致残多人。

李吉良、赵勇刑讯逼供、毒打折磨邻水县法轮功学员董明

广安市邻水县董明,今年四十二岁,原来是五金公司职工,因单位破产而失业,九九年八月自谋职业。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董明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鼎屏派出所洪英诱骗搜身、抄家未得逞。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其间,董明被刑讯逼供:国保大队长李吉良勒紧双手手铐使劲猛甩,其疼痛剜心透骨,致使董明双手腕被勒出很深的血印。李吉良唆使犯人在监室里毒打董明,他的左胸被犯人重拳打成骨折、胸内伤、咳嗽疼痛、不敢用力,起床下床、翻身都很疼痛艰难。

二零零零年六月,董明在邻水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坚持炼功,被国保头子李吉良带领看守所警察闯进监室强行搜去大法资料、书籍,并将董明转监到其他重刑犯监室一起关押,李吉良为逼他说出大法书的来源,阴狠地指使狱头(吸毒犯)使用各种狠毒的暴力手段打他,接连几天的暴打折磨,使董明前胸、后背、双大腿都呈青紫血色,双腿肿大,走路和下蹲都疼痛、艰难,起床、翻身、弯腰全身都异常疼痛。期间,李吉良还采用给犯人香烟的卑鄙下流手段收买犯人,几次把狱头叫去单独说话,出坏点子唆使犯人狠毒地打董明,从而想得到他要的东西。每次狱头回来,董明都被一阵疯狂暴打和追问,胸口被打得背过气,呼吸都出不来。后董明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又被国保大队长李吉良等劫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一年半。

李吉良、胡渝毒打法轮功学员钟东胜

广安邻水县袁市镇法轮功学员钟东胜,现年三十多岁,个体医生,大学文化。钟东胜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邻水国保大队长李吉良、胡渝等人绑架,当晚就在刑警大队进行非法审讯。为了获得他们所谓的口供,李吉良、胡渝用警棒不停的打他的背部、胸部、手脚各关节部,李吉良边打还边说:“给你松松骨头”。并用收紧手铐和用警棒挑起手铐的办法,对他施刑,使他的手腕部当时就被勒出了一道道血痕,皮肤也勒破了。

在非法审讯中,李吉良、胡渝还不时的打他耳光,给他突然来一阵拳打脚踢,还拿警棒挑起手铐将人往上提,使整个手腕部感觉都要断了。直到他精神恍惚,快要昏迷时才放松了施刑,就这样几乎整整折磨了他一晚。第二天晚上,钟东胜被李吉良非法关进邻水县看守所,在进看守所的当晚,又遭到监室狱头们的拳打脚踢,打胸部、背部、打耳光、把头往墙上撞、按住头在水里淹、用烟头烫、人格污辱等一系列酷刑迫害,最后将他打昏死过去才住手。后来听狱头说是看守所内邪警冯××叫打的。

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后,李吉良、胡渝又非法来提审过几次,每次都要对他拳打脚踢,打耳光,用手铐将手腕部勒出血痕。

五、城北区国保大队长王红伟、张强恶行

广安城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王伟(王红伟)、张强,是迫害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主力、元凶。二零零八年广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几乎都是此二人参与行恶。

王伟、张强劫财、构陷冤判八十岁老人徐仁武夫妇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下午,国保大队长王伟(王红伟)、张强绑架了八十岁法轮功学员徐仁武(老徐),并抄家抢走存折,还有现金1万多元,并不给清单。三天后老徐老伴黄志辉(七十五岁)去给老徐送东西时,张强将她强行关进看守所,说是关几天调查,结果国保王伟、张强等为了吞掉徐仁武的现金,竟连其老伴黄志辉一同枉法冤判三年多徒刑。

王伟对法轮功学员杨学琴毒打、劫财、劳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下旬,家住广安区城北市场大门口右侧小区内的杨学琴(女,三十多岁)被绑架,遭到王伟 毒打,杨学琴遭打耳光等多种酷刑。恶警非法抄了她的家,家中电脑、房产证、户口本、杨学琴姐姐的存折两万多元全被抢走。恶警随后将杨学琴 非法劳教三年半。

王伟、张强设陷阱绑架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接着,王伟(王红伟)、张强等国保恶警又设置陷阱,引诱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杨学琴家。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李明秋、李文莲、罗洪勤、李克明、彭东英等多名学员刚到杨学琴家楼下院内,就被蹲坑的恶警绑架。与此同时,王伟还带领恶警非法抓捕广安城北学员罗大兴,抄走其家中大法书籍、刻录机、光碟、两个MP3等私人财物,罗大兴女儿也遭绑架。恶警对被绑架的学员非法抄家,大肆抢劫学员的私人财物。华蓥市法轮功学员彭仕琼两天后去杨学琴家,遭绑架,立即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底,王伟、张强等国保恶徒在一个民间婚礼上绑架了雷兴莲和其他数名法轮功学员。奥运会前,广安恶警勾结伊犁法院,黑箱作业冤判雷兴莲八年重刑,现被非法关押在乌鲁木齐市女子监狱九监区。

六、华蓥市公安局副局长罗成大罪点滴

罗成,男,外貌特征矮、胖,原广安市国保大队长,现任华蓥市公安局副局长。罗成在担任广安市国保大队长的几年时间里,残酷迫害广安各地法轮功学员,是广安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和凶手之一,广安市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和劳教,皆与该恶人有很大关系。罗成因卖力参与迫害,深得广安恶徒的赏识,被提拔为华蓥市公安局副局长。罗成本身得势于迫害法轮功,所以得势后更加亡命的迫害法轮功,在华蓥市大搞特务恐怖活动。法轮功学员雷立春被迫害致死,与罗成把雷立春毒打致重伤残有直接关系。(请看第二个部份:广安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简要举例)

残忍酷刑逼供

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广安白市镇法轮功学员蒋和平被劫持到广安市公安处,广安国保大队长李向东、罗成等恶警连续五天五夜对他进行酷刑逼供。罗成将手铐紧紧的铐在他手上,然后乱摇乱转,致使铐子的铁压入肉里,直流血。恶警罗成还对他猛耳光,卡喉头,抓住他的头发狠劲扯,生生的将他的头发扯掉至少四分之一,长时间罚跪,后来非法劳教蒋和平三年。(请看第二个部份:广安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简要举例)

滥施酷刑 编造伪证陷害善良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时任广安市政法委书记的余仪、国保大队长罗成带着二十几名警察,非法闯入华蓥市进站路口种子公司楼上的出租屋,抄走法轮功学员节衣缩食购买的多台电脑、打印机、现金和存折等价值十几万元的私人财物,暴力绑架了三位青年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别是原白市镇青年女教师丁跃蓉、代市镇退伍军人曾革平和原华蓥市渠江水泥厂工人向林。

恶警当场狂叫,强迫曾革平下跪,曾不从,一恶警一脚将他踢倒在地。被绑架之后,三名法轮功学员皆遭到酷刑折磨和残酷虐待。华蓥市国保大队长高志强在寒冷的冬天脱光向林的衣服,冻了他两天两夜,还对其进行毒打。恶警将丁跃蓉铐在铁椅子上迫害。在随后约两个月的时间里,恶警将丁跃蓉、曾革平劫持在华蓥市某秘密黑窝,酷刑迫害达两个月之久,迫害细节有待披露。

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广安区法院秘密在协兴法庭非法庭审这些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恶党法官杜某不许法轮功学员自我辩护,蛮横的收走他们的辩护词。恶党人员的流氓无赖行径激起旁听席上群众的公愤,强烈要求无罪释放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一名遭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抗议邪恶之徒的无耻行径,被从旁听席上强行拖了出去。庭审当天,罗成等恶警出现在庭审现场,参与迫害。
随后,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诬判重刑,曾革平、向林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丁跃蓉七年。广安区法院是根据广安市国保大队罗成等提供的伪证,昧着良心作了以上非法判决。罗成为了邀功上爬、重判法轮功学员,故意数百倍地夸大抄到的资料份数报检察院。

非法判刑导致无辜好人被残酷折磨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四川省广元监狱犯人杨雷、刘光全、方光军等在恶警李森泉的亲自监督下,强迫曾革平暴晒太阳四天,不准擦脸上的汗珠,否则,犯人们就会冲上去拽他的手,或打耳光。这期间,曾革平几次虚脱昏迷。

同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在狱警李森泉的指使下,犯人杨雷、刘光全、苏波、方光军等又对曾革平大打出手,将他按倒在地疯狂暴打,导致其昏死休克,这时方光军还死死的按住他,苏波、杨雷还在不停的踢打他。暴徒们看曾革平很长时间没有一点反应,骂他装死,再加上几个耳光,同时还用烧红的烟头烧他的脸和腿,直至看到他的身体肌肉多处被烧伤后仍毫无反应,向诚、罗绍勇等才把血迹斑斑的曾革平抬进二楼一舍。一些良知尚存的犯人见此惨状,跑去报告值班的狱警,但狱警一直不过问,更没有对曾革平进行抢救和诊治,一直拖延到二十七日上午九点,曾革平才被送到监狱医疗部门草草检查。

造谣蛊惑 嫁祸仇恨

二零零九年“十一”期间,华蓥市出现多起居心险恶的恶徒用毒针刺伤民众案件,罗成等政法委邪恶安排大批便衣特务四处散布谣言,称是法轮功学员在打毒针,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视法轮功,并以此为借口,将华蓥市法轮功学员彭清玲非法劳教二年。罗成等还在华蓥市收买一些居民、小贩充当特务,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

七、广安代市镇恶警王安远三次绑架七旬老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广安代市镇派出所恶警王安远等人闯入夜花村,绑架了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曾祥友。这是恶警王安远在一个多月内第三次绑架老人。

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上午八点半左右,曾祥友老人在代市集市上向民众分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光明居委方发泰、李朋辉两恶人抓住殴打,二恶人将老人双手反扭到背后死命掐住,挥舞拳头暴打他,二人拳头象雨点一样打在老人的头部和背部,将他的包抢去,并骂老人是反革命,老人质问他们哪一条法律定法轮功是反革命?并善意告诉他们:“我们冒着危险讲真相发资料是来救人的,是来告诉你们只有明白真相做好人才能保平安。我们都是在做好事,一不偷二不抢,一辈子没有做过坏事,一直按照‘真、善、忍’的天理做好人。”并请他们看一看真相资料就什么都明白了。但两恶人不看,并向代市镇派出所和光明居委书记彭永常打电话恶告。

当时集市上的很多民众,目睹了这一对凶相毕露的恶徒行凶,都叫他们放人。但二恶人不听,还大骂:“好大的胆子,这是什么地方,敢发到居委会门口来。”

不久,光明居委书记彭永长和代市派出所恶警王安远带着几个人开车来了,王安远上前就拿手铐将曾祥友铐上,并破口大骂:“老子把你老壳砍了!把你每个月一百元生活下了!”然后用力将老人往警车上推,并用脚踢老人,老人不上车,王安远、彭永常、李朋辉、方发泰等人就强行将他架上车,拉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恶警王安远把老人的帽子扯下来并扔掉,满口脏话骂个不停,并恶狠狠地用警棍打老人,后来强迫老人坐在审犯人的铁凳子上。三个警察看守他,甚至不准上厕所;王安远还带三人到老人家中抄家,其中有一女警和本村书记的儿子。恶警还反复打印几张纸强迫曾祥友老人签字、按手印,遭到老人抵制。恶警折腾到晚上七点多才放了老人。

四月十五日上午,恶警王安远及一女警、伙同代市夜花村书记曾安建等三人将曾祥友老人绑架到代市派出所,并划破老人的手抽血。

五月八日,王安远等三恶警再次闯入曾祥友家中,强行绑架老人,恶警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给出任何理由、也没有告知家属。这次绑架后曾祥友音讯全无。

曾祥友是夜花村村民,种田为生,是村里有口皆碑的好人,也是家中的主劳力,老伴七十九岁,儿子媳妇在外打工,家中三个孙子、小孙女才一岁多,全靠老俩口照管。然而在一个多月中,恶警王安远竟三次绑架这位七十五岁的老年人。

八、对佛法行恶者受恶报遭天谴

◇黄虎成,男,五十多岁,广安市武胜县公安局长。从九九年七月以来,黄虎成一贯与国保“610”一同行恶,曾多次绑架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抢走私人财产;多次非法将法轮功学员关入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洗脑班,实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六至十一日,武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象土匪似的半夜打破法轮功学员家里的门窗,闯进法轮功学员的屋内,抢走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绑架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入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看守所实行残酷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黄虎成遭恶报,得癌症死亡。

◇张太极,男,三十多岁,广安城北中医院心理医生,协同六一零华蓥洗脑班邪恶人员以心理治疗为名,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虽名为医生,但实则为下流无耻之徒,恐吓法轮功学员、烧大法书、烧师父像、打法轮功学员,手段下流。但老天有眼,真应了一句古话“恶人自有恶人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旬一星期天,在大庭广众下张太极公然对一年轻女孩耍流氓,后来该女孩找来一群人将他痛打一顿,还要了他三万元钱。现此人已臭名远扬。

◇段世国,男,三十多岁,阳和镇露水店人,原华蓥市永兴派出所所长。在永兴派出所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与骚扰永兴法轮功学员,因迫害有功,被调到华蓥市看守所任所长,在看守所又积极配合本市六一零办公室和国保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非法拘留、关押、洗脑、恐吓、体罚等等。由于他不断作恶,于二零零四年农历十一月暴病身亡,遭了天惩。

◇乔小平,广安华蓥市阳和镇派出所所长。几年来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绑架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到广安洗脑班并敲诈勒索这位学员二千元现金。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这名恶警所长因涉嫌走私罪被云南公安局依法逮捕入狱,丢了所长职务坐了牢。

◇刘道明、恶警刘伟,广安市岳池县伏龙镇派出所所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使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搜走大法书,扯毁法轮大法条幅,把许多法轮功学员抓进看守所、洗脑班。由于他二人作恶多端,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刘道明生日)遭车祸,刘伟当场死亡,刘道明经抢救无效死在医院里。

◇雷学锋,男,三十九岁,广安市公安局政法处处长,二零零四年八月雷在广安华蓥洗脑班,在会上大肆诽谤大法和师父,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根本不听。由于此人参与了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五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死于肝癌。

◇任华培,男,广安代市光明居委组长,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并烧大法书籍。他为了每月一百元工资,忠实于邪党,每晚去代市派出所组织巡逻队,监视法轮功学员,发现有大法真相标语、真相资料就毁掉。法轮功学员给他讲大法真相,并善意劝告别再做坏事,老天有眼,害人终会害自己。但他根本不听,还口出恶言,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敬。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下午,任华培回家后,就没人见过他。四天后(十二日)任华培被发现时,已死在床上多日。

◇杨毕华,广安华蓥市禄市镇街道二段一组组长。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上午,华蓥市法轮功学员邓启兴在华蓥禄市镇散发新唐人新年晚会光盘时,遭杨毕华告密,被禄市镇派出所所长邓力成为首的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过后,杨毕华遭恶报,患癌症并很快身亡。

◇楚世国,男,现年六十多岁,原华蓥市阳和镇楼房沟初中部教师。二零零四年端午节,楚世国举报本镇法轮功学员唐国平,致使唐国平被非法劳教三年。事过一年多,楚世国突发脑疾病,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人事不省,送去医院抢救治疗,花了上万元的医疗费,病还是没能得到根治,只能用药物控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