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炼之初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有幸参加这次心得交流会,感到非常荣幸。现将我学法修炼证实大法的点滴体会汇报如下,有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找徒弟 喜得大法

师父为成就亿万大法徒,在宇宙形成的初期,都做了系统的安排。师父不仅为全宇宙的正法操心操劳,还要为大法徒得法、修炼、助师正法乃至功成圆满操心、操劳。

我于一九九四年得法。在得法之前,师父就已经管上我了。那是在一九九一年初夏的某一天,我在山城枇杷山公园高地观日出,那天晴空万里,遍地茉莉、米兰、月季随风吐艳,香飘满园。我看见那火红的太阳变成蓝色,美丽柔和不刺眼,我正看得出神,“蓝色的太阳”突然不见了,再看,一尊巨佛,遮天蔽日,脚踩祥云,如闪电般扑面而来,巨佛的身躯在飞行中迅速变小,靠近人时已与我身体一般大小,只听见“轰”的一声响,我全身一震,思想空白一片……这段亲身体验,清晰的就象昨天……

一九九四年五月,我荣幸参加了师父在重庆办的面授班。以前我看过《法轮功》,认为这本书写得高、非常崇拜。在面授班中,师父在台上讲法,我听法后有时会感动得痛哭流涕。知道这个法好,我这一辈子等的就是这个法呀!

过去我皈依过佛教,当过气功师,出过功,有点小能小术,就是不知道高层次的法理。得法后,正如师父说的:“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1] 我知道法的珍贵,也知道师父讲话的份量,也理解法的一些内涵,也就更加珍惜和敬重大法了。

因此得法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因我退休后时间充分,我每天炼功少则八个小时,多则十二小时。一般都要坚持炼十个小时以上,其余时间就看《法轮功》。那时《转法轮》还未发行。

二、师尊带我進入高层次修炼

一九九四年,我修炼大法后的一天子时(晚十二点),当时我在床上,只听见轰的一声爆炸的声音,能量很大,是另外空间传来的巨响,那响声在头部、小腹、在身体、在耳内共振,感觉小腹部位震动极强,随着爆炸声,六根震动,能量特别大,我仰卧的身体瞬间被爆炸的能量抬起,腾飞悬空起来,然后又自然回落。我从天目中看见,随着爆炸声,释放出的光能呈蓝白色极强的巨光,它穿过地球、穿过另外空间、光亮无比,看得很远很大很开阔,那些从未见过空旷壮观的场面使我大开眼界。

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在给我的身体和功進行大清理吧。因为过去我修小道小法的东西很低,好坏都有、鱼龙混杂。师父的大清理是对我生命、修炼的高度提升,是我進入大法修炼关键性的第一步。通过爆炸性的大清理既净化了我身体、将我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去掉了,而且又归正了我的功、纯净了我的身心,将我真正带入了高层次境界。弟子将永远铭记师父的大恩大德与洪大慈悲。

大楼晃动

我家住在嘉陵江边,是四个单元相连的群体建筑,有十层楼高。我家外阳台临江,那是我炼功的好地方。这事发生在九四年七、八月份。那天我炼“佛展千手法”时,感觉天摇地动、站立不稳。睁眼一看,我站的阳台和整个大楼都在晃动。我认为发生地震了。但家人及邻居都说没有地震。不久我在炼功时又发生了一起大楼晃动现象。

师父说:“我们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炼,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我们炼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等于是炼宇宙。”[1]

大法弟子炼的是宇宙,威力巨大。地球在宇宙面前非常的渺小,而人间山、水的局部地区就更加渺小了。因此,大法弟子炼功时强大的能量偶尔也会波及人间山、水、大楼这些弹丸之地,出现山摇地动都是正常的。

细胞运动

记得一九九四年一天,一次我炼“神通加持法”时,出现全身细胞惊人的运动奇迹。当时我杂念很少,入静效果比较好。当打坐到一个小时,全身出现强烈的电麻感,两掌心尤为突出,并伴有哧哧的放电响声。当打坐到一小时三十分钟,我入静的身体突然生动,感觉全身细胞同时都在动,发出哒哒的响声,这动感广泛深入全身,五脏六腑,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从微观到表面,所有的细胞连同全身的肌肉群体都在有规律、有节奏的蠕动着、震荡着,那种殊胜壮观的场面难以用语言表达。再往下炼,接近两小时的时候,身心体会到更加的愉悦、舒服、美好。

师父在讲法中说过:“因为第五套功法是我自己独修的东西,一点没有改动就给大家拿出来了,主要的目地要让你在高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法可修,有功可炼的。” [2]

这么珍贵的功法我们得到了,多么幸福啊。这是师父对弟子的佛恩浩荡和无量慈悲!

因此我悟到,师父亲传“神通加持法”,赐给大法弟子的是:天大的信任、天大的佛力、天大的佛缘、天大的福份、天大的荣耀!如此珍贵的功法和佛缘,我们真要学好、炼好、用好啊! 如今正法已近尾声,我们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同时建议同修也要精進实修“神通加持法”。

三、师父点化归正记

事情发生在一九九五年二月初,那天晚上我梦见了师尊。

梦境好象在一个海岛上,我看见师父和一位中年女士在海边散步。大海蓝蓝,沙滩松软,好一幅海阔天空景观。我象看电影一样進入画面:师父洪传大法操心天上人间,哪怕散步海边却无意欣赏海天,师父的心哪,时刻与大法徒紧紧相连。

这时画面显现出师父说话的镜头,师父对那位女士说:“某某市有个某某某,这人很危险!”我一惊,师父说的这人就是我呀!难道我做了危险的事吗?梦中的我想呀想,实在想不通,醒来一身汗。

师父说“很危险”这话使我很震惊!从一九九四年五月我得法到梦境,也才七、八个月时间,怎么就“危险”了呢?师父点了我,没有明示我。

师父在法中说:“都跟你讲了,就没有你修的、没有你悟的了;而具体问题你还得自己去悟,自己去修,你才有可修的,你才能够提高的。” [3]

师父没提“危险”的事,没说“危险”的原因,也没有说用什么办法解决,目地是叫弟子在迷中修、在迷中悟、在迷中破迷提高。

回顾一下我修大法的历史: 过去,我各门、各派、各教的功法学了很多,当过气功师;当过佛教徒,我有上千册气功书;自从我修大法后,放弃了其它门派功法,哪怕有些绝学,我也一概放弃了,专一修炼法轮功、实修法轮功。在炼功学法方面我也刻苦认真,从个人表现来看,我还是个比较精進的大法弟子呀,那么,“危险”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这时,我大脑立即被打入“治病”两个字。啊!想起来了,我得法初期(即一九九四年下半年至九五年一月),接二连三有人找我治病,病人全是我一个单元住的邻居,都是危重病人。他们的家属将小孩抱到我家,有的家属跪地求我,有的家属呼救请我们去。邻居们都找上门来了,想到救人要紧,事出无奈,我就出手治了。

当时我得法不久,《转法轮》还未出版,所以法理不清,想到我不收别人的钱财,帮人化解病痛灾难是做好事嘛,真没想到治病还会出现严重的问题。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 “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你要是看好俩个癌症病人,你自己就得替他去了,这不危险吗?” [1]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出手治病是破坏大法的行为!违背了天理天法,做了坏事,造了大业,犯了大错,失了大德!而且出手治病对自己的生命与修炼都是极不负责,危害极大的,因此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给人治病的。

经师父的梦中点化,我认识了治病的危害性,明确了法理,我也跳出了治病的误区,过去治病的思想和行为也得到大法归正。弟子深感师恩浩荡、深感师父的慈悲苦度。

四、学法、背法、抄法

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家是个学法点。周末和节假日(过新年也照常)都是集体学法的好时间。学法人数一般有十多人,有时也有二、三十人,或者更多。大家知道学法的重要性,都怀着一颗颗信师信法的诚心,参加集体学法。不管读法时间多长,读的篇幅有很多,学的困难有多大,始终坚持到底。

记得开始读《转法轮》时要读十多个小时,通读不休息。后来只读七、八个小时,而且读得非常整齐。学法中偶尔也有喝水或去卫生间的学员,他们都悄悄去悄悄回,大家都很自觉,不说话不惊动别人。

这些学员中進过师父面授班的较多、辅导员较多。其中有两名学员很突出:一个是跪着读完《转法轮》,一个是双盘读完《转法轮》,中途不起来。冬天那水泥地又硬又冷难不倒修炼者,夏天穿着单裤跪地也能熬过,经过长期跪着学法,那位学员双脚膝盖骨上都有很厚的茧巴。

我个人学法时,一天要通读两遍《转法轮》,还要炼两、三小时的功。那时集体或个人背法都已习惯成自然,我在路途中、乘车中、空闲中,有空就背《论语》、《精進要旨》、《洪吟》及师父的短经文等。

一次,在数九寒天的夜晚,我想早点上床在被窝里背法,既温暖舒适又可学法睡觉,结果背法时,我感到有千斤重物压胸部,使我喘不过气来。我认识到:掺有私心杂念的睡觉背法极不严肃,是对师对法的不敬,是糟蹋大法的行为,天理不容啊!弟子想抓紧时间多学法是好事,可是抱着怕冷求安逸的私心睡觉背法对师对法不敬也造了业了。法理明白后,我清除掺進学法“怕冷求安逸”的人心,归正自己。

师父说:“我几乎在每次讲法中我都在不厌其烦的在叫你们看书、看书、看书。你们只要看书,你们就会得到你们想象不到更好的东西。”[4]

确实是这样: 十多年前我学法时,我有时看见《转法轮》书里那些字都是彩色的,字的下面有红色的粗点,粗杠,还有许多银白色闪光的亮点,就象宝石一样闪光,字里行间都闪光,各种色彩都有,总之看大法书非常的振奋。随着学法的深入,《转法轮》中的法能入心入脑。

那段时间,学法背法后,我双眼睁开,无论看天空、看墙、看天花板、或者看其它地方,看到的全都是《转法轮》经文中的文字。闭着眼时也是这样,感觉大法经文充满了整个空间整个宇宙无所不在。那种状态还体现在睡觉时、醒来后,无论天目、肉眼看见的都是法。还有两次我听见另外空间的我在背《转法轮》呢!背的内容与人中的不一样。

那一天我在聚精会神拜读《转法轮》时,我两耳突然听见轰的一声响,是另外空间传来的,随着炸声从我的身体飞出了一个人来,与我长相一模一样,站在我与《转法轮》经书的中间,挡住了我看书的视线,待我的意念认可他就是我时,他一瞬间就由大变小,飞進了《转法轮》书里去了。

事隔不久,我拜读《转法轮》时,看见另一位我熟悉的同修——就是跪着一口气读完《转法轮》的那位同修,侧着面飞進了《转法轮》。这是我第二次看见法徒飞進《转法轮》的情况。

我悟到的是,大法弟子是师父造就的新宇宙的生命,师父将弟子推向个人圆满的位置,成就了果位,大法弟子就是同化大法的不同境界的佛道神了,因此他们都有资格、都有能力飞進《转法轮》中去了。只是有些人能看见自己飞、有些人没看见,就这点差别吧。

四、小结

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好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三件事”。做好了,才能在各自最高位置上升华,才能达到修炼人的大圆满。

过去我与同修交流切磋这些神奇故事时,总是洋洋自得突出自我,证实自我,带出许多人心来。本来很神圣的事,就显的不那么神圣了。我看了明慧许多交流文章,又在同修的帮助提醒下,经过学法实修,找出了危害自己修炼的名利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等等许多的执著心,修去了许多,逐渐纯净了一些。其实大法弟子的一切成就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取得的,都是师父给的,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再一次感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
[3]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法解 》〈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欧洲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