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主角(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在黑板上写上了三个半尺见方的大字 :“真、善、忍”。让学生凭自己的能力理解字义。我加以点播。我说:“能做到好不好?”“好!”然后我又让学生找出反义词:假、恶、斗分别写在“真、善、忍” 的下边,让他们说出哪个好,好在哪里,哪个坏,坏在哪里。同学们举出的例子又实际,又生动。比如:商店卖假货,医院卖假药等。等学生从心里认可“真、善、忍”好之后,我告诉学生:“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的,那你说‘法轮功’好不好?”大家高声说:“好!”“迫害“真、善、忍”的人能是好人吗?”“不是。”“谁好谁坏还用老师说吗?你们都有脑袋自己想吧!”这时,让我讲的那个学生很激动的站起来,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全班学生随即高呼:“法轮大法好!”喊声一片……
——本文作者

* * * * * * *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写在前面

以前的法会我从来未参加,总觉的自己也没有什么太突出的经历,主要是懒惰心使我拿不起笔来,师尊两次点化我写。第一次在一年前的一个梦中:在路上我拾到一支笔,这支笔又粗又长,超过正常笔的两倍,我一看,原来是我自己以前丢失的那支笔,已落了很厚的灰尘,失物复得,我很惊喜,用手巾小心的擦去灰尘。醒后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写有关修炼文章。可由于懒惰,这笔一放就是一年多。

前些日子,师父又一次点化我:一次在梦中,好象是正法结束了,大法弟子在开法会交流修炼体会。别人手里都拿着发言稿,我手里没有,我的同桌正在发言,下一个就是我。我心想:我做的,我自己知道、师父知道,不用写,我也能说出来。可是会后交稿时我怎么办呢?我醒了,我知道,我必须得写了。可今天刚想写,邪恶干扰就来了,我不停的咳嗽,本来风平浪静的天气,房后操场上突然起了一个大旋风,穿过我呆的门卫小屋,在窗前卷起沙土滚滚。我知道这是邪恶干扰,几年前我第一次写稿也发生过这种情况。我连喊正法口诀,旋风散去,落下滚滚尘埃。从此刻起我开始起稿,向佛恩浩荡的师尊汇报,与同修共勉。

我是九六年得法,上班族,小学教师。得法四个月,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全家三口人都修炼。于是让闭路公司拆了闭路天线,电视只能放师父录像和有关大法内容。有时间就看法听法,一天早晚,炼两遍功,见人就讲大法好。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然而,九九年,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于是,我便从个人修炼汇入了正法洪流,践行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一神圣使命。

在工作环境中当好主角 救度身边的有缘人

因为我修炼后身心的变化,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们单位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而且,书记、校长和一些老师都请过《转法轮》。有的听过师父讲法,有的还跟我炼过几天功,为以后劝三退做了铺垫。就在人们对大法刚刚有正面认识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被共产邪党整怕了的人们,虽然知道大法好却敬而远之。但明白真相的领导一直保护着我,公安局调查单位有没有炼法轮功的,领导回答的很智慧:“我知道的没有,我不知道的就没法说了。”所以在单位我一直没有受到迫害,上级派发下来的邪恶宣传画,往那一放没人挂,后来都被人引火点炉子用了。但是,随着迫害的升级,一些人还是有些疑惑,我就感到我有必要向他们讲清事实,还大法清白,当时在我心中就一直翻动着两句话:清白自有清白在,不怕乌云遮满天。于是我在没有和任何同修联系、也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开始向本校师生讲真相。

一、在办公室讲真相 破教师的心迷

在办公室,谁对法轮功有不好的认识,我就和她们解释,现身说法,有当面说的,有背后说的,只要我知道,我就找机会和她们谈,解除她们对大法的误解。当时我也不懂什么是正法,就是特别纯朴的一念:有我在就不许任何人侮辱大法。因为我是大法受益者。我当时就把自己当成主角。心里经常背师父的法:“众生魔变灾无穷 大法救度乱世中 正邪不分谤天法 十恶之徒等秋风”[1]。我没有那种吓坏了、抬不起头的感觉。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选择了“真、善、忍”,就觉得很自豪,早晚有一天会让世人羡慕的。大法书我照样在学校空闲时间看。我自己请了两本《转法轮》,家里一本,单位一本,怕来回背把书弄坏了,从开始修炼到现在一直这样,领导和老师看见了就象没看见一样。后来人们就恢复了对大法的正面认识,但当时却没人敢走進来。

特别是那个弥天大谎“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笼后,在我学校引起了波澜。当时我不知道“自焚”的事,我们家自从得法后不看电视。正好是寒假,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我到姐姐家(也修炼)去串门,才知道,当时我说:“肯定是假的,自杀也是杀生,咱炼功的谁不知道?”

晚上回家,我破例看了新闻,看看他们怎么造的假,等上班时我好和同事们讲清楚。当时凭我自己的直觉看出几点假相(因为当时没有真相材料)一、是不会盘腿,不会结印。二、灭火器来的太快,突发事件灭火器哪能来的那么快。三、是人员筹备的太齐全(类似文革的工、农、商、学、兵),四、天安门戒备森严,你去上访不到地方就被截回来,一帮人点火,警察能让吗?这么一分析,硬是把我们整个学校的环境正过来了。

记得二月二十四日,第一天开学,我在家做了充分的准备(我猜想到老师们第一天见面,肯定要谈这个热门话题),我理好自己的思绪,就象装满子弹的机关枪挺胸抬头,走進学校大门。果不出所料,刚走進办公室,就听有个老师(过去啥也不信,这回来了话)正在发表演说:“你看他们烧的象个糊家雀似的,这回好,都升天了”。我一听还没坐下,就顶了一句:“你看见了?”“电视上演的。”我说:“那是造假。”她说:“你看见了?”我说:“何止是看见,我有亲身体会,炼功人不杀生,自杀也算杀生,决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当时,我修的也不是太好,但我平时脾气并不太坏,我的火气被共产党的争斗心推向了高潮,一副豁出去的架势,压倒了对方,屋里鸦雀无声。我努力平和了心态,缓和了一点语气,讲出了我的分析,并给她们演示盘腿和结印动作。对大家说:“晚上你们回去再看,看他们动作和我一样不,我们炼功人动作都是统一的。”我转向一位老师说:“某姐,你做过手术,气管切开过,你七天能唱歌吗?”她平时也很正直,说道:“那可不能,我一个月还说不出话呢!”“那电视上的刘思影,气管切开后几天就能唱歌,接受记者采访,谁敢说这是真的?”人们的观念变了,有的小声说:“是假的”,有的不敢吱声,再也没有人相信“自焚”了。过后,我听那个老师背后说:“凉水没打牙,被人整一顿。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我听说后,找那个老师道了歉:“自己火气太大,不象炼功人,伤了你的自尊。但我说的是真话,是事实,怕你上当。”她也承认说出的话有伤害我的地方。经过沟通,我们和好如初。以后我就很注意说话态度了。

有了真相资料,我带到学校。期刊、周报都有人看,而且有的老师还看师父的经文、讲法,我按时间顺序给她们拿。后来,有一位老师把这事告到书记那里。书记找到我说:“有举报你的,注意点,别整出事来。”我点点头,没说什么。回来后,很后悔,为什么不跟他们進一步讲真相呢?就这一念,第二天他又找到我,还是说这事。于是,我开始和他们(书记、校长都是新换的)系统的讲真相。从大法开传、大法神奇、修者众多,到江××的妒嫉心,制造“自焚”伪案,挑起世人仇恨法轮功。他们静静的听我讲完,还是那句话:“注意点,别整出事来。”我说:“你们放心,没事。”就这样,以后就再也没人干涉了。

就是那个向上汇报的老师也认可大法好。有一次,她把一本书卷起来,当麦克风,挨个“采访”老师:“你认为法轮功好不好?”当时屋里有十三个老师,第一个被“采访”的老师和我关系较好,还炼过一星期,也请过书。看了我一眼,我向她点头,鼓励她说真话,说心里话。她笑着说:“好,‘真、善、忍’不好,啥好?”以后被“采访”的每个老师都是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那个老师自圆其说:“法轮功是好,谁能修成啊?”我接过话茬:“只要按大法要求做就能修成,再说修成修不成是个人问题,而这个大法好是不容置疑的。”在我们办公室里话题最多的就是谈论法轮功。因为大家一唠嗑,我就往法轮功上引,讲一些神奇的修炼故事。凭我层次所悟,给她们解释一些她们不明白的问题。后来大部份老师三退,有个别有怕心的没三退,也认可大法好。

我们学校新调过来一个校长,一见面她就说:“干点正事,别把孩子带坏。”我就跟她讲开了:“什么正,真善忍最正,没有比真善忍再正的。什么邪,共产党最邪,没有比它再邪的。”我从大法开传,到洪法盛况,一直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我全讲了,她当时虽然没有三退,但再也不说大法不好了。她离我们家住的不远,我经常往她家门把手上塞一些真相资料。有一次借故问她上班时间到她家串门,几句话过后,我就开始劝三退的事,临走时,我说:“就用小名把党退了。”她说:“以后再说。”我笑说:“你不退我就不走了,省的我再来。”她笑说:“非退不可呀?”“对,想保命就非退不可。”我用她的小名给她退党后,她笑说:“谢谢姐。”我说:“你就好好谢谢李洪志师父吧!将来你会知道这件事有多大。”第二天晚上看到她领着她女儿走,我把她女儿的团、队也退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镇“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坐着警车来到学校。警车進大门我们都看到了。我心想:是找我的(因《明慧周刊》都说奥运会前邪恶在骚扰大法弟子),我就救他们,我从来都是把接触人的机会当作是讲真相救人的机会。果不出所料,校长叫我过去,進了另一间办公室只有“六一零”主任坐在那,校长出去了。开始为了缓和气氛,“六一零”主任找了几句无关的话,便步入正题,“你还炼不炼了?”主任问。我很平和的说:“其实炼不炼是我的自由,宪法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你们这样干预,对吗?”“其实《转法轮》我也看过,书写的挺好的。但后来性质变了,参与政治。”我接过话说:“法轮功修炼原则是真、善、忍,不但现在不变,永远不变,是共产党嫁祸于人。”接着我讲了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他一直静静的听着,从他的眼神我看出,他的疑团被解开了。我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时,他吓坏了。急忙说:“我给写不炼了。”我说:“你提的问题我回避,你怎么写那是你的事。你的党,必须退,我给你起个化名,你心里同意就行,与工作没关系。”他吓的夹起本就走,一边走一边说:“你注意点,别把饭碗整砸了。”我说:“你放心,没事。”追着给他起个化名,劝退,他一溜小跑上了车,没等我到跟前,车就开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我发出一念:你一定能得救。

二、在课堂上智慧讲真相

我曾经担任五、六年级的思品与自然科,接触四个班的学生。在课堂上,我利用十几分钟把教材讲完,智慧的把大法的内容尽量展示给学生。比如:一次在六年级自然课,讲通讯工具。讲完总结时我说:“我们现在的通讯工具很发达,什么电话、手机等,比以前的写信、电报什么的方便多了,可事物都有两重性,如果不能正用,会起到非常坏的效果。”我刚一停,就有一个学生说:“对,就象对待‘法轮功’。”显然是小同修或同修的孩子。同学们瞪大眼睛,寻找声音来处。为了保护该同学,我立即接过话题:“对,同学们说的对。”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到我这来。“就象对待‘法轮功’,如果媒体不能正用通讯工具,進行造假宣传,会欺骗无数人。”“老师,法轮功不是很坏吗?”一个学生站起来说。我问他:“怎么坏?”他说出“自焚”“杀人”等电视上看到的一些场面。我说:“所以说通讯工具不能正用,会带来坏处就在这里。”同学们瞪眼细听,为了吊学生胃口,也为了引起学生注意安全,我停了下来,故意说:“算了,课堂上不讲这些。”学生不干了。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平时很有调动力)站起来说:“老师,我们都六年级了,不会随便乱说的。你就给我们讲讲吧!”看到一双双在迷中渴望得救的眼神,我还能先想自己的安全吗?救人要紧。

我面向学生:“想听吗?”大家异口同声的说:“想听”。“不乱说吗?”“不乱说。”于是我在黑板上写上了三个半尺见方的大字 :“真、善、忍”。让学生凭自己的能力理解字义。我加以点播。我说:“能做到好不好?”“好!”然后我又让学生找出反义词:假、恶、斗分别写在“真、善、忍” 的下边,并用箭头(正反双箭头)连上,让他们说出哪个好,好在哪里,哪个坏,坏在哪里。同学们举出的例子又实际,又生动。比如:商店卖假货,医院卖假药等。等学生从心里认可“真、善、忍”好之后,我告诉学生:“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的,那你说‘法轮功’好不好?”大家高声说:“好!”“迫害“真、善、忍”的人能是好人吗?”“不是。”“谁好谁坏还用老师说吗?你们都有脑袋自己想吧!”这时,让我讲的那个学生很激动的站起来,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全班学生随即高呼:“法轮大法好!”喊声一片,我立即示意:“不能喊,注意安全。”那一刻,我眼睛湿润了。第一次尝到“间隔一除尽”[2]和“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3]那种神圣的感觉。

这时,一个学生问到:“老师,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那你看我好不好呢?”没等该学生回答,全班一个声音:“好!”因为自从修炼后,我从不和学生发脾气,就连瞪人的习惯也改了。平时他们都感到我可亲。我告诉学生:“以前,我对学生也曾疾言厉色,有时也发脾气。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时时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最后,我让学生记住四句话:记住真诚、善良与忍让,生命永远得福报。常念法轮大法好,天灾人祸找不着。那时还没开始三退。后来学生把收到的真相光盘、小册子、传单拿到学校抢着看。还有一个学生,抢到一个光盘,说回家给他爷看,他爷爷身体不好。

还有一次,全校思品教学表演赛。全校老师和领导一起听课,然后打分评等级。我教五年级思品课,讲一篇守信的文章(我特意选的),我以忠诚守信(实际就是讲真相)为主线贯穿全课。并请同学演示一个诚信的小故事。最后,我在总结中说:从古到今,忠诚守信的人,比比皆是。“岳飞就是其中之一,流芳千古。一位圣人在游岳飞庙时留下了不朽诗篇。今天,我送与大家,共同分享。于是,我高声朗诵《游岳飞庙》。课后,领导和老师们打分,我这节课被评为学校第一。现在还有人说我讲课出类拔萃呢!其实,那哪是我的能力,那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

更有意思的是,一年级小孩,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一次我上课,先问:“同学们好。”同学回:“老师好”。有一个学生竟说:“法轮大法好。”我只说了一句,这个同学挺好,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后来同学都这样说。好长一段时间,上课时我说:“同学们好。”他们就回答:“法轮大法好。”后来,为了安全,我告诉学生,师生问好,按学校要求做。“法轮大法好”在心里念,按“真、善、忍”做好人这样最好。班风迅速好转,打架现象不见了,大法的威力可真大呀!

全校师生都明白真相,我想:各个班都换到了,说不定还换个学校呢!

大法修炼,神奇无处不在。新学期一开学,零五年三月份,领导就安排我们三个老师到另一所学校,让我担任四年级班主任。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这个学校要并校,说不定哪一天,时间很紧。于是,我在接班的第一天,在自我介绍完之后,又问了学生的家庭住址分布情况。然后,我有意似无意的说:“听说咱们这里经常有法轮功传单,是吗?”大家说:“可多了 ,老师你想看吗?”“啊,随便说说。”晚上,我按学生住址发放不同的真相资料,第二天,热闹了,学生拾到的真相资料都带来了。课间,学生围着我,让我看。我说:“字小,老师看费劲,你给老师念!”为了让大家全听到,我让大家回到座位上,一人读,大家听,我批作业。学生有疑问,我就见机解释。因为课间时间短,我们改为午休读。别的班午睡,我们班读真相,不想听就睡。可是都在听,我注意门外,领导来了,我们就停下来。这个班的学生非常了不起。那真就象天使一样聪明伶俐,一点就透。

有一次,我在语文课讲《论持久战》时,先解文题,让学生逐字理解。然后问学生:“我们都看过打仗的电影。打仗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死亡”“灾难”。“打仗以及战争好不好?”“不好!”“那持久战争呢?”“更不好。”我接着说:“毛××及共产党就主张战争,还准备长期作战。毛××曾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不让人过好日子,这天和地是他能斗的吗?你看现在斗来了这么多天灾人祸”。一个学生说:“毛××和共产党怎么那么坏?”然后,我又根据《九评》讲了共产党的起家、发展及即将灭亡的结局,所以我们要三退平安。第二天,一个学生反馈回来家长意见,她说:“我妈和我爸说共产党不好,腐败。我奶和我爷说好,当初就得那样发展。”我说:“共产党成立时杀富的,说是剥削人。可他们夺取政权之后,又允许一部份人先富,现在哪个店不雇人,为啥不杀了?因为他们比别人富。回去和你爷爷奶奶讲讲这个道理。”当时这个学生点头答应。

让我难忘的是:一次周末班长提议:开一次班会,设正方和反方,讨论共产党到底是坏还是好?我同意了。我说:“你们自己准备,老师不参与。”看似我在批作业,其实我在发正念。当时,正方和反方各出一名主持代表,拥护正方的三十二人,反方三人,双方主持都能言善辩,根本不像四年级的学生,初中学生也未必赶上他们的口才。所以我说他们很不一般,是师父安排我来救他们来了。从共产党起家说起,正方有理有据:富人是勤劳致富,不该杀掉,历次运动也不应该杀死那么多人,如果有啥不同意见,应该商量办事,不应该杀人。连反腐败的大学生都被他们杀了,没有人性,现在又迫害修“真、善、忍”的人,他们不讲理。这时反方那三人听明白了,表示退出反方加入正方。反方代表只剩主持人一人,没理辩三分,特能说,要不是有师有法,我都说不过她,她看过很多历史书,一般长篇小说都看,那真是律师的口才。只可惜谬论太多,说什么谁当权都得那样做,一国之主说了不算能行吗?那不乱套吗?那不没大没小吗?典型的党文化。这时正方代表有理说不出,向我投来求援的目光。我笑着说:“一国之主也不能横行霸道,有天理平衡,所以说:‘人不治天治’[4]”。正方接过话:“对,人不治天治。你看天灾人祸多多,老天爷就要治它,灭它。”这个小孩特别聪明,一点就透。“所以三退保平安”。我接了一句,整个班会宣布结束。这时反方代表哭了,她说:“我不服,老师站在正方一边。”于是针对一国之主说了算的问题,我又和她交流了许多,一个国家不是哪个人说了算,那为什么还有宪法,还有人民代表大会等,因为中国没人权,所以,有时真就一个人说了算了,就象迫害法轮功,真就是江××出于妒嫉心、个人的决定,可天理不允许啊!天就要灭中共。她终于明白了。

这时刚开始三退,因为时间很紧,我就在全班公开劝三退。我讲完后说:“谁想退自己起个化名或用小名都行,不想退老师也不勉强。”(但发现有不想退的,我就侧面劝说)同学们向师力很强,我这样一说,同学们纷纷三退。而且都是自己起的名。有两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起的名字我印象非常深。有一个叫“依纯”。我问:“你为什么叫‘依纯’呢?”她回答说:“我家的人都说我很单纯,很纯净,那以后不管共产党有多坏,我依然保持纯净。”我震惊了,这哪里是一个小学四年级学生说出的话,这不是一个高层生命在盼回归吗?我又问一个女孩。你为什么叫“清纯”?她说:“是你给我起的化名”。她看我不解,接着说:“昨晚做梦,你给我们上课,让我答问题,就管我叫‘清纯’。”这个班的学生基本都退了。很快半学期过去了,这个学校并到另一所学校,我又回到原来的学校,而其他老师都随本学校并到另外学校去了。这分明是让我回原来学校劝三退的。(因调走之前还没开始三退)

回到原来的学校后,我仍然担任科任课,四、五年级自然和思想品德。前半节把课的内容讲完,后半节我就找学生谈话,了解个人情况和班级情况,最后劝三退,每节能讲退四、五个学生。一般我都这样讲:最近学习怎么样?有兴趣吗?(或问最近班级纪律怎么样?同学爱学外科吗?)老师看你挺聪明的,告诉你一件大事,但不要乱说,你看现在天灾人祸多多呀!那是因为共产党不干好事,老天要灭它。我们党、团、队都是它的人。为了不受牵连,我们心想一下,用小名、化名退出少先队,你小名叫啥呀?等老天灭它就与我们无关了。在班级该干啥干啥,不影响,心想就行。有的学生还给家长讲退了。其中有一个学生家长是高中老师,让我给起化名退党。说来神奇,我每讲完一个班,领导就让我换个班教课,总是有很合适的理由。或者那个班主任请假,就让我代课,一、两天下来,就能退一个班(二、三十人)半个学期,全校一百三十多学生,只有一个学生无论怎么讲也不退,还有一个学生是第二次讲退的,而第二天这个学生的奶奶(别校退休老师)风风火火找到班主任,非要找领导,找公安局告我。因班主任老师早已明白真相三退,并给亲属退了十七人 。所以和我一起给那位家长讲明了真相,很费劲,从上午十一点一直讲到下午两点,总算明白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其他都很顺利。大部份老师、领导都三退了。

本校师生都明白真相,基本都三退了。本学校讲完真相之后,我就想我要退休该多好啊!那就可以走上街头如意的讲真相。可离退休还有好几年的时间呢,我真羡慕退休族。大法神奇再次展现。新学期一开学(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领导安排我节假日、包括寒、暑假在门卫值班。平时别人上班(学生上学)我休息,这和退休也差不多少。我就成了“上班族”里的“退休族”。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面对师尊恩,尽心也难报,弟子意已决,唯愿师尊笑。

在社会环境中当好主角 救度这一方众生

师父告诉我们:“可是这里的主角却是大法弟子,众生都在等着你们救,给你们提供修炼环境,同时等着你们救。”[5]师父的法启悟着我:我们来世的责任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一、走上街头 面对面讲真相

由于工作的变动,给我讲真相赢得了时间。从二零一零年四月开始,走街串巷,风雨不误,(除大暴雨之外)年节也不例外,我给自己规定每天三退不出现空白点,上班时不少于四个,休息时一般不少于二十。每天上午参加集体学法学一讲法,自己回家再学一讲再出去,下晚六点前赶回来。两年多来,基本都是这样。

开始我是在街里发神韵光盘,有提法轮功的就劝三退。给各摊点、商店、门市、过往行人、出租车、三轮车司机,我全发。就是慢行的车辆我也给。有一个骑摩托车速度较慢,我拿一本光盘迎上去。他停下来,接过光盘问是不是法轮功的,我告诉他主要是歌舞,弘扬中华神传文化,但演员多数是法轮功学员。于是,我给他讲法轮功是什么,讲了为啥要三退,他静静的听着,听明白后三退后,非要请我吃饭,我婉言谢绝。

除了在本镇讲之外,我逐渐扩大范围,到周边农村去讲。方圆五十里以内的村庄,基本上都走过几遍。一次我到农村去讲真相,路过路边的一个垃圾堆,看到一个老头正在捡垃圾,走到跟前一看,我犹豫了,五十左右,相貌太丑了,两下眼皮向下翻着,露出红色眼肉,穿的脏兮兮的,看上去有点恶心。我想他能上过学吗?能入过队吗?但我想师父的法:“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6]于是,我走上前去问了一句:“这位师傅,你要光盘吗?”他抬头看看我说:“不要,不能看。有书吗?”“啊,有”,我递他两本小册子。“入过队吗?”“我入过团”。我就给他讲天灭中共的事。我一说,他就接过话说:“共产党到头了”,给我讲了一大堆共产党的坏事。我说:“你看过《九评》吧。”他说:“看过,经常看,门缝送过来的书我都看。”接下来他又谈了对法轮功的认识,他很有正念,思维敏捷,有独到的认识。简直不是我给他讲真相,是他给我讲。一番话过后,我问:“知道三退的事吗?”他说:“知道这个事,不知道咋退。”我给他退了团、队。并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离开后,我对师父的法有了更深的感悟,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

比如:等车时在车站讲,开工资时在银行讲。坐车时在车上讲,看病人时在医院讲。一次在公安局办户口(给孩子)站排时把我前后的人都讲退了。复印时,把复印的人讲退了。到托老院看亲属给大家讲时,一个人说:“你到哪都讲啊?”我说:“是啊。哪里的人都得救啊。”有人问:“你是专干这个的?”我说:“对,我就是救人。”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更多的救人,我就注重讲群体,比如:我们当地建筑项目比较多。我就在他们中午休息的时候,给他们讲。有一天,我回家取了三次真相资料,还没够分。一天退了六十六人。三、四十人是常事。

去年冬天下大雪那天,我到蔬菜批发市场去讲真相,挨个批发点讲,讲到最后,一个批发部屋里有七个挑柿子的人,退了六个,有一个党员,说啥也不退,给真相也不要,其他人挂历没够分,我说:“我回去取。”路上遇到年轻人推着车子走,是顺路,我就下来,问他入过党没有,他说:“入过。”我给他讲退后,他同意,又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答应了。我上车就走(因为雪大风也大,路上积雪不多)他忙喊:“小心”。“没事”离开老远,他还在喊小心。他都没敢骑,我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在风雪中骑着飞车,啥事没有,一切都是师父呵护。到家,装上挂历又返回去,到那里正好刚要下班,她们可惊呆了。没等我说话,都说那个不退的人。“你快给他退了吧,人家为了啥?”那人有点不好意思,说:“行,退了吧!”

一次,路边停着一个收韭菜的汽车,一帮人都在收韭菜,我走过去说:“送你们光盘,谁能看?”这时一个男子说:“我知道是啥,我看。”别人在迟疑,他对大家说:“看吧,好!”有人小声说:“不是法轮功的吗?”我接过话说:“不是法轮功的谁看呀?你们知道吗,一百多个国家都在洪传,全世界都认可。”这时,要光盘那个男的说:“大姐,给我们讲讲,我就愿意听。”我说:“不耽误你们干活吗?”大家都说:“不耽误,我们一边听一边干。”我就从大法洪传、发展到被迫害,讲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命。当时八个人,除一人啥也没入过,其余全退,都要光盘,而且还要了别的真相。这时,路边一人问啥事。我一讲,他也退了党,接受了光盘,乐呵呵的走了。这时,开始要光盘的那个男的拿过来一大把韭菜,非要给我不可。我对他说:“我是修大法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谢过他,然后,又要我电话号,要保持联系。为了安全,我没给他,我留下了他的电话号,后来又给他送过各种真相资料。晚上做梦,走路时脚下放出彩色光团,一团一团的都是梅花形,里面写着大大小小的字:都是正法二字、我知道,退的人数并不多,可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经常到农村蔬菜大棚去讲真相。有一次,有一个大棚在雇人装种子,我進去问他们要不要真相挂历。开始他们不敢要,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功在一百多个国家洪传盛况后,都要了,我又给他们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事。当时十三个人,除两个没入过的,都退了。那场面就象讲演一样,把真相信息传送到每一个人的心里。

一次,一辆公共汽车坐满了人,停在路边,没到开车的时间,司机和售票员在车下说话。我把他俩讲明白后三退了。我说:“我到车上发去,行不?”司机说:“行,我帮你发。”一说白送,基本都要。极个别的不要,说是法轮功的,既然提到法轮功,我就给他们劝三退,一下退了十多个。然后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二、多种渠道讲真相

为了多救众生,我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之外,还利用各种形式救众生。如:发真相、粘贴、印章等。当师父肯定“真相币”之后,我就用打印机大量制作“真相币”,谁用谁换。一般十元以下的纸币都打,在银行兑换零钱,回来选干净的打印,把真相打到空白处(保命秘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快退党、团、队)。为了醒目,让人看清楚。这些年我都花“真相币”,有时,十张二十张的一起花,都带真相。最开始时有一人不要,剩下的全要。有看到真相犹豫的,我一讲也收了,有的还三退了。有一次,我买水果掏钱时,卖水果的(认识我)说:“要带字的”,我笑了:“我这里没有不带字的。”有一回,我给司机讲完真相后,想换他一张“真相币”,他接过说有,一字不差,一模一样。并说,收藏起来了。我问他:“哪来的”。他说:“买东西别人找他的。”可见“真相币”救众生是有很大作用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速,从七月份开始,我购置了两部手机,一部语音机,一部对讲机。先用语音手机向人们播放真相,(我选的是一分钟九字吉言真相,只选一种,便于筛选听完的)两块电池轮流用,大约一天能播出一千左右,有四、五百人接听。然后把听完的筛选出来,再用对讲手机劝退,效果不错。一般情况下,一个小时能劝退十个左右。有一个世人,我在这边讲,他在那边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给他三退后,我说:“再见”。他一直在喊。我只好关机。还有一个人,我刚讲“三退保平安”他赶紧说:“我入过团,给我退了吧。”接着大骂中共,都没用细讲,就急不可待的退团。

有一天晚上,一个女士接过电话,听完真相退了团、队。接着十岁女孩听完真相退了队。在他女儿强烈要求下(这边听的很清楚)男的勉强接过电话,听完真相也退了队。

有一个警察,一接电话就火气十足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警察,我定你的位,去抓你。”我心想:我早把你的监控系统定住了,我说:“你干什么的我不想知道,我救度的是你这个人,谁说警察不应该救?你不想得救吗?我们为了谁你想过吗?”他说:“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有必要打电话和你开玩笑吗?”接着我给他讲了有关真相,他同意三退,并答应以后不参与迫害法轮功。也有不退的,说脏话的,就给他发正念,给他机会以后再退。

手机讲真相能节省很多时间,还可以给我们平时接触不到的人讲真相。我一个月退了四百多人。这才刚开始,看到一排排电话号码,就感到是众生排队等着三退,得救。

如果上亿大法弟子,每人都有两部手机,形成一个偌大的救人网,把那邪恶,见不得光的监控系统罩在里面,定住它,解体它,它还能逞凶吗?

在走向社会讲真相的过程中,给我最深的体会是:犹如云游。“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4]实际上也是修心去执的过程。越讲越觉的自己的责任重大,越讲越觉的大法弟子称号的荣耀,越讲越感到众生在等着我们救,盼着我们救。

近两年半的时间,讲退八千多人。想想未得救的世人,这个数字并不乐观。但我知道自己今后应该怎么做。想写的东西太多,篇幅有限,还是用几句话来结束这部份内容吧:

轮回凡尘五千余,今得大法破心迷。走街串巷讲真相,放下生死救众归。
吃得世上万般苦,锤炼金体志不退。兑现誓约随师还,正气浩然留世间。

(待续)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善恶已明〉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报应〉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6]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