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好坏一念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眼看第九届大陆法会征稿马上就要截稿了,可我还磨缠在 “写什么”、“修的差” “感汗颜”等等人心中,头脑一片茫然空乏,几次起笔欲写又止。心想不对呀,大法修炼开智开慧,哪有写不成的?是不是自己隐藏的什么心在挡着呢?想着想着脑袋豁然一亮,呵,原来是自卑心在作怪,我怕自己修的差写的文章被裁掉而自卑,这不是求结果心吗?求结果心不就是求回报心吗?求回报心不就是名利心、证实自我心吗?此心不去不行,我得写,用大法弟子的清净心写,尽心尽力向慈悲伟大的师尊交考卷!

其实,回眸自己十四年的修炼经历,那么多摔摔打打中确实有数不完的惊喜、写不完的故事!真是说不尽修炼大法的殊胜美好,道不尽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即使此时笔载近期心得,也无法表达发自心底的呼声;“佛恩浩荡赐圣缘,精修正悟洪师恩。法正苍穹扫阴霾,佑徒得果登云天。”

随着修炼的逐渐成熟和心性的不断升华,我发觉自己对师父法的更深层内涵的理解也越来越源源不断的多了起来。比如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对于这段法我不象以前那种肤浅认识了。

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谁都知道,我们在整个修炼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矛盾,经历的各项事物,承受的任何痛苦,身处的任何环境都是修炼者得以茁壮成长的风帆苦舟与功成云梯,那么我们怎样衡量所遇矛盾,能否破除所遭魔难(当然包括旧势力强加的邪恶迫害),怎么接受考验,等等等等这些全看我们每个修炼者对大法真正的正信成度了;能不能走正做好、能不能真正提高就取决于我们每个弟子自身能不能割舍、能不能忍受的问题了。

(一)

记得六月的一天,我在娘家烧火做饭(娘家住农村,用火灶煮饭,来了七八个客人在离我五十米远的另一间屋里玩牌)。灶里土壶水开的翻滚翻滚的,我顺手拿“壶把”笨拙的将土壶拖出再倒進热水瓶,不料失手整壶开水猛的一下泼到我右小腿直流到脚趾尖。瞬间十指连心的痛呀犹如撕心裂肺一般,浑身上下每个汗毛孔每丝发根好象都在要我命的痛,也就是在失手的同一瞬间,我本能的高喊;“师父,李洪志师父救弟子!”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呼喊师父名字的当口儿,我已经强忍剧痛开始了跨步走,快步走,大法弟子有神的意志主导,痛死也不停步!就这样一步一剧痛的走着念着,个把小时后“唿” 的一下剧痛转轻痛,按常理说被开水烫着的伤及部位应该剥了一层皮呈血肉模糊状,可我弯腰一看,却惊奇的发现:除小腿内侧手掌大块与脚趾皮堆上了大大小小的血水泡外,其余各处只有微泛红的小变化。尽管是夏天,只要换上长裤旁人谁也看不见水泡,也就不晓得一个小时前我经历了这样的决战。

虽说剧痛转轻痛,其实那种轻痛仍然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我咬牙忍痛做好满桌菜盛情待客人,收餐具洗碗泡茶一气呵成。然后我回房散盘背法高密度发正念,到了晚上和家人同修一起照常炼功时,我的腿脚竟然不那么痛了。下蹲、微弯,双盘一概运作自如。奇妙啊,大法修炼真是妙不可言!那么炎热的夏天居然一丁点所谓发炎的迹象也没有。第二天按部就班外出讲真相,第三天还骑自行车去了四十里外的村地讲真相呢,第五天血泡皱皮松软变黑,我一边用缝衣针划破水泡一边给亲人邻居讲着滚开水烫脚化险为夷的故事。在场个个为之啧啧称赞法轮大法真神奇!“法轮大法好!”感恩慈悲师尊为弟子巨大的承受,呵护弟子一次又一次见证法轮大法的玄奥超常,去洪法与多救人!

(二)

今年初的一天下午四点左右,我在某车站讲真相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持上车,我瞧着眼前两个绑架我的刚二十出头的警察,心里顿时好生难过;这俩孩子在无知中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多可怜啊,我决不允许旧势力操纵他们对大法犯罪使其失去得救机缘。我立即镇定高喊邪恶最害怕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来分钟左右到派出所问笔录,我不配合,一直慈悲给他们讲真相。

接近两个小时后,一警察外差進门突然撞见眼前一幕,他不问青红皂白就电话请示上头给我反铐,可我右手自动出来了,我立掌发正念;清除操纵这些警察对大法犯罪使他们失去得救机缘的一切邪恶因素。不许旧势力以任何借口迫害我,必须无条件立即放我回家!请师尊加持!戴我反铐的警察看我立掌就说:“你厉害呀,铐到那边去,我们三个人同时看守她”。铐到另一间后我又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铐我的警察猛的连扇我耳光,拿抹布堵我嘴,我对他慈悲的说;“我一点都不怪你这样对我,因为你不明真相,被江氏邪恶谎言欺骗利用着,你不知道大法弟子是当今天下最好的人,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你虽不是我孩子,但此时我会用爱自己孩子的那份善念祝福你唤醒你,你要真能用‘人之初性本善’的本性善待大法弟子就是珍惜你自己的生命!你生命的永远未来一定会充满无限美好。”说完,我继续越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那两个绑架我的年轻警察面颜终于“阴转晴”笑了,还似乎动了恻隐之心。铐我的警察也开始走近台桌看从我包里拿走的“生命的护身符”,我就开始背《论语》。

那时我多么想让他们真正明白真相得救啊!我一口气背了三遍《论语》,也就是到了晚上七点多,天黑了下着雨夜很寒,突然从外面又進来一警察,我定神一看来人正好是我前不久与他讲过真相并做了三退的警察。他很沉着,不动声色的说:“来两个跟我去取证,上头要求把人赶夜送去”。我暗暗想:这么晚了上哪“取证”啊,是不是师父叫他来点化我赶快逃离魔爪呀?好坏一念两层天,我从心底呼唤师父:“师父,弟子该回家了!”然后我智慧的对认真听我背《论语》的留守警察说;“请帮我解铐,我要上厕所”。这位警察没迟疑很快解了铐,我便不急不慌的走向厕所(在二楼)把门一关,立即从断了一根钢条的厕窗窄隔一下挤出轻松跳下,不缓半秒站稳脚,健步如飞的正念走脱回家。从被绑架到正念走脱全过程大概三个小时。

回家后,立掌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立即结束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请师父作主。

第二天面对严峻考验:是在家还是出外流离失所?我对丈夫同修说;“哪也不去,就定在家学法发正念!谁都不敢动我!”师父说; “巨难之中要坚定”[2]。大法弟子在任何危难关头,如果真正能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置身法中,就一定能见证“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的大法威严!第五天我去同修那儿做自己该做的事。也就是说从那天开始直到现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一切都是那样的祥和、自然、宁静。感谢慈悲师尊洪恩苦度,呵护弟子从一次次跌倒中爬起从新走正,真正堂堂正正证实法。

(三)

在这里我也想说说我是怎样和公安人员、政法委人员讲真相劝三退的方法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帮助指正。

有的时候我动真念给这些生命讲真相时嘴在娓娓道来而心似在悄然泪下,这也许是真正的慈悲吧。我给这类生命讲真相时很少叫他们的职称名号,一般叫老李、小赵,或者叫x老板、x先生,这种称呼首先就能削弱对方高高在上、狂妄自大的惯性,使他自觉低调定位,也能拉近彼此心理距离,以一种平和亲切,质朴自然的姿态尊重对方说的想的,然后瞄准他其中某一措词牵住他的思路一下進入我要讲的真相主题,最终三言两语做三退救了人。(因为他们天天从电脑看真相看三退,有的离得救只差一步之隔。)

有一次我给一位派出所年轻教导员讲真相(他带上三个警察来我家抄家)。我心态格外祥和,心里轻呼师父:“师父,弟子想把来人救了,请师尊加持!”我不紧不慢泡杯茶笑微微端给他,然后请坐询问贵姓,我谈吐雅而不俗,衣着得体不奢华,体现大法弟子特有的气质、仪表严谨的长者风范。我自己也端杯茶慈祥的与他面对面坐着,把住语气、善心、道理这根主弦。

我说;“小x,你好!很高兴你能来我家做客,(我指着另外三个抄家的笑了一下示意)虽然这种方式有点唐突尴尬,可我却从与你一见如故的缘份中找到了另一种安慰,我觉的你象似我学生又象是我孩子一样!你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受呀?!”(我停顿,笑着对他默念九字吉言,静观其变)他轻微一笑。我跟他说人生何处不相逢,“不打不相识”,我很珍惜相识的缘份。过程中我发正念,他在点头微笑。机缘成熟了,我便起身拿几张平安符捧到他手中说:“这些平安符送给你和你亲人朋友,放在家里,载在车上,都能得到大法的福佑。但前提是必须诚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连连点头将平安符藏在包里。

这时另外三位警察自动停止抄家走到他跟前,他说:“咱们回去吧”。走时我们握手告别。第二天我专程乘车去他办公室说:“昨天忘了告诉你三退保命秘诀,(其实是我用心良苦特意这样撂下的)我给你取个化名退出中共党团队吧。”他说:“行,你帮我搞了就是。”这个警察就这样得救了。

当然这是他自己早知真相才那么轻松得救的,别看这一步之遥走的宽松,如果我们救人时一思一念不够善心智慧,也许把人推向反面也是一步之隔啊!

有一次我与同坐一辆小车的四个政法委人员讲真相,因路远有的是时间,我就从什么是法轮功;江氏与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为什么不顾个人安危讲真相救人;为什么说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一口气讲了三个多小时,他们一个个听的精神振作、争相提问。最后快到家时,其中一个人迫不及待的说:“请你帮我们都退党吧!”

有一次我与一外省人同车同座去省城,一程下来讲了两个多小时真相,他却一言不发只是听着,最后快到站时他说;“你知道吗?我是某省六一零办主任,谢谢你一路给我讲了这么多,你帮我取个化名退党吧。”并告诉我他姓什么。

有几次我分别与曾经参与迫害过我和同修的六一零人、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警察讲真相,都只有短短几句话就劝退了。这些得救生命不仅停止参与迫害、毅然离开迫害组织,有的还主动口耳相传“法轮功好,法轮功弟子好”。有的还利用自己职务之便一直默默帮助大法弟子,保护大法弟子。看到这些众生能得救能选择这样做,越发鼓励我必须更加精修精進,去叫醒仍在迷中企盼得救的更多世人。

中国公安人员普遍都被中共邪党奴化教育深度毒害,尤其是大部份六一零人、国保人、政法委人,派出所警察、(劳教所)监狱警(当然真正的恶警除外),只要他们被江氏流氓政权操控来迫害大法弟子,那么他们就成了替罪羊。我们能恨这些无辜生命吗?能见死不救吗?尽管他们这一世成了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可他们同时也具备着双重的人格,在善与恶中苦苦的挣扎徘徊着。回到常人的生活,他们是有血有肉的孩子身、父母心,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当家人,我们可从这里作为切入点,真正动善念惜生命,把他们当成普通人、好朋友,用大法弟子的高贵品质去引领他们走正道,领略善良大法弟子无私无我的道德理念与坚强不屈的意志,用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去感召他们、包容他们,警醒他们明真相做三退。

感谢师尊慈悲拽着弟子,弟子一定坚持不懈,救更多世人。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坚定〉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