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看到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要召开了,我的心情非常激动。这一年一度的大型网上交流法会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中国大陆弟子在特殊环境下开创的比学比修的环境,更是大陆弟子们每年的期盼。我决不能错过这难得机缘,为此我写下自己从修炼至今的历程向伟大慈悲的师尊汇报,和各位同修交流。

一九九五年,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那时对气功的认识也只停留在祛病健身的肤浅认识上。当我听完师尊在济南讲法录音后,我对法轮功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才知道真正的气功历史悠久、博大精深。不只是祛病健身,他是修炼,是人成神之路,知道了人存在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知道了今后怎样去做人了。

我修炼时间不久天目就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一些人、物、影象,特别是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明显感到法轮在两臂旋转。身体的变化也很大,就象师尊在讲法中讲的一样:“可是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

随着修炼时间推移,认识也在不断的提高,后来我想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我不能只自己受益,我要告诉所有的人都来受益,先从亲朋好友、同事开始推广法轮功。把大法的美好再加上自身受益的真实感受告诉他们,从此有很多有缘人走入了大法的修炼,通过修炼都不同程度的受益于大法。我记得当时有一位癌症晚期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很快康复,家人不放心去医院复查,结果一切正常。这一真实例子,对当时弘扬大法起到了积极作用,更有力的证实了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

主任问:“我们的产品质量为什么好?”

在工作、家庭、社会等各种环境中,我都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比如在日常生活中,不论买什么东西,从不挑三拣四,与人争高低,总是站在对方想问题,善待他人。在单位也一样,脏活累活主动去干,领导分配什么活从不讲价钱。和同事、领导从不发生口角。矛盾面前找自己,领导在和领导不在同样尽职尽责,还把以前拿单位的东西又拿回单位来。这在以前是很难做到的。以前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的嘴象刀子、得理不饶人,现在都说:我自从炼了法轮功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不但身体健康年轻了,更主要的是内心世界的变化,善解人意了。

我们单位是个国企,职工有一千人左右,分五个车间,我所在车间是铸造车间,一百多人,在当今假货横行的年代,材质很难保证,成品率更是不尽人意,同行的企业都感到挠头,可是我们车间的产品质量总是保持在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工资不少拿,奖金也不少得,大家干活也很卖力开心。大家想起这一点就觉的很奇怪,说也说不清为什么。有一天干完活休息的时候闲聊天,突然车间主任很开心的问大家:“喂,你们知道吗?我们的产品质量为什么好?”大家一时说不上来。主任开心的说:我告诉你们吧,是因为某某和某某炼法轮功的缘故。大家象都明白了什么似的都哈哈大笑起来,面对我俩表示认同。我和另一个同修一时也想不起说什么,也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过后想想主任为什么能说出这一席话来?总觉的是慈悲的师父在借主任的嘴鼓励我和同修真修、实修勇猛精進,也是众生认同法轮功好而得到的福报。

后来厂里要改革,自负盈亏、自产自销,让一部份人回家自谋生路。厂长找谁谈话都争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想走,后来厂长找到我和我谈话,我一句话也没让厂长说。我对厂长说:厂长我知道你今天跟我谈话的内容,你也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人,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善待他人。厂长,我理解你,你也不愿让我们去自谋生路,你也是没办法,以后厂里要改革自产自销,事少人多。明天我就不来厂上班了,为咱们厂也为厂长你减轻点负担。厂长对我的一席话感动的连连说:“谢谢你,太感谢你能为我着想,能为厂子着想。”我的举动在厂里影响也很大。

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当地公安局抓回非法关押。我厂领导多次出面到公安局去要人。厂长顶着上边的压力,无论在任何环境都理直气壮的说:炼法轮功怎么了,我看炼法轮功的人好得很,我厂职工要都炼法轮功我的工作还好干了呢。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厂领导还去劳教所看望我。我回家后厂里很快给我办了退休,从我下岗到劳教期间一切福利待遇一项不落的都补给了我。有的职工开玩笑说:“某某坐牢回来有功了。”但是我清醒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对弟子的呵护,我千言万语道不尽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只有真修、实修,勇猛精進回报师恩。

“你可不要跟嫂子离婚,嫂子是个好人!”

在家庭环境中我也同样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做事,遇事多为别人着想,善待他人,矛盾面前找自己。我婆家兄弟三人,我们是老大,在外地工作居住,两个弟弟在老家。三弟一家和老人在一起住。我没有因在外地工作生活而找理由不尽孝道,总是隔一段时间回家一次,给婆婆洗澡,理发、收拾卫生。公婆的思想很古朴,生活方式比较传统,穿衣带物总爱要那种手工制作的,觉的穿着舒服得体,我尽量做到让他俩满意。冬天棉衣手工制作,春秋毛衣外套手工编织。弟媳和婆婆长期在一起居住,难免闹点小矛盾,我回家后双方都爱跟我说几句,但是我从没在中间挑拨是非,每次都是用大法的法理给予善解。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婆婆不小心走路摔倒了,膝盖摔成粉碎性骨折,住進医院治疗。医生说:就是治好了和以前也不一样了,不能用力。我就跟丈夫说:咱妈出院后接咱家住吧,以后咱妈需要照顾,跟前不能离开人。弟弟、弟媳都工作,我退休了时间比较宽松。我丈夫把我的话转给了两个弟弟、弟媳,他们都非常高兴也很感激我。可惜的是婆婆没等出院因突发心脏病,离开了人世。公公因长期忧虑、思念婆婆两年后也离世了。公婆离世后又面临家产分配问题,我又对丈夫说:家产咱一点不能要,老人在世时跟着弟弟一家过,就是给老人倒口水也比咱们倒的多,再说弟弟也不是外人,弟弟过的好,咱们也放心,他们过不上来,咱当哥嫂的不也得操心吗?二弟家条件比我们家好得多,二弟见我们不要,他们也不要了,家产全归三弟。三弟、弟媳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感激的就把老人生前因他做生意私下给他的两万元钱告诉了哥嫂,二老是退休干部所以有点钱。九九年我被非法劳教,弟弟、弟媳对我很关心,前去看望我,给我送钱、送东西,三弟还对我丈夫说:大哥你可不要跟嫂子离婚,嫂子是个好人,再说嫂子是个人信仰可没有犯法。

恶警就是治不了他们眼中的这些“高粱花子”

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当地公安抓回,被单独关押在政保科。因为我是老学员,又是辅导员,是邪党重点打击的对像,还针对我成立了专案组,两人一组看着我不让睡觉,铐在椅子上逼我说出法轮功的组织,和上下联系人。我面对他们大小官员最强有力的回答就是:法轮功没组织,是松散管理,想炼就炼,不想炼就走,没有人管,更没有花名册,都是社会一员。法轮功就是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正因为如此,才祛病健身有奇效。三天后他们又增加了人力,不知从哪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还带着流氓打手。这次主要逼着我念他们预先写好的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造假宣传材料,想给我录音、录像然后拿到电视台播放,说是我自己的反省、揭发师父,揭发大法的现身说法。我坚决抵制不配合,我说:你们这是造假。我就是不配合、不念、不让录像,尽管流氓打手们一次次恐吓,谩骂,拳打脚踢,竹棍子打,再加上不让睡觉。每天两顿饭,早、晚各一个小馒头,不让喝一口水。但是我总是精神十足的面对邪恶。那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长气急败坏,说:共产党难道就治不了你们这些高粱花子们(指工人、农民,社会地位比较低)?七天过去了,邪恶一无所获,草草收场,把我又非法关押進看守所。

说起来这七天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如果没有师父慈悲呵护,没有法的威力,要走过来是不可能的。这七天我除了每天大量背法外,更能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这三年非法劳教期间我被转换了三个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和同修们整体配合证实法、反迫害。记得是二零零零年劳教所开所谓“转化”揭批教育大会,有市公安机关的领导和市政府的领导来参加,有邪悟者和部份领导发言。我们知道他们会利用这个机会诬陷师父、诬蔑大法,我和同修们整体配合,抵制这次会。会上,大家都陆续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就一个一个的往外拽我们,用胶带粘住我们的嘴,可后面的同修又接着不停的喊,结果这次邪会没开成,被我们解体了。还有一次劳教所逼我们看录像,事先不告诉看什么。到那一看放的录像是所谓揭批法轮功和邪悟者的所谓现身说法。我和同修拒绝看,我们都站起来背师父的《洪吟》,从下午三点多一直背到下午八点多。邪警让我们闭嘴,谁也不听他们的,继续背。最后他们叫来男队的邪警,五、六个男警拿着电棍,再加女警、普教,大概有十五、六个人冲向我们大打出手,扇我们的耳光,掐我们的脖子,还有堵嘴的,拳打脚踢,有的用电棍电我们。最后把我们铐起来,有被铐大板的,有被铐在楼道上的。一连几天逼我们看录像,我们就是不看。最后邪恶退了,把电视关了,对学员的邪恶“转化”解体了。

“‘转化率百分之百’? 我看一个也没转化”

二零零一年我在某劳教所,人称这个劳教所是“第二个马三家”,这所长是个地痞流氓,直接和中央政法委罗干勾结,自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百分之百’”。我想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的。有一天他们的上级领导到劳教所检查工作,其实主要是来检查迫害法轮功情况的。他们让我们排成一排,由来的领导问话,问到谁谁回答。他问我对法轮功的态度时,我回答:“法轮大法好!“等于当场就揭穿劳教所“百分之百的转化率”的谎言。后来又有几个同修回答:“法轮大法好!”那个领导把手一挥说:“走,什么‘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我看一个也没‘转化’。”那个领导匆匆走了,后来邪恶黑窝的恶警真的没敢动我们几个,连提都没人提这事。

二零一零年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有一天,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在大厅里,有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邪队长念诬蔑大法的邪恶材料,四周有别的队长围着。前面桌子上放着手铐、电棍,看起来还很嚣张,我当时心里想的就是怎样维护师父、维护大法。有几个小丑诬陷师父,诬蔑大法,我立刻高喊:你闭嘴!不允许诬陷我们师父和大法!我身后的几个队长马上一拥而上,按着我的头捂我的嘴揪我的头发。一会他们松开了我,我立马又高喊:你闭嘴!不允许诬蔑我们师父和大法。四周围着的队长们又一拥而上,捂我的嘴揪我的头发。当时看他们那股邪气心想这事可能没完,但是神奇的是不了了之。我想说的是:信师信法,坚定正念,邪恶对我们就没办法。

“老太太,注意安全!”

在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础上,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人所做的就是面对面的发《九评》,发神韵光盘,发破网软件,发真相资料,小册子,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除了给亲朋好友,当地民众讲真相外,还和同修配合,一段时间去一次偏远农村讲真相救人,发放真相资料。算起来这些年去过的农村也有四十多个村庄,涉及三个乡镇。主要是骑自行车,最多时四个同修一起去,少时一个人,总之根据同修的时间而定。

去农村虽然辛苦但不觉得累,轻松自如,每次回来心里都甜甜的。神奇的事也时有发生,更体悟师父时时都在弟子身边。比如: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农村发神韵光盘,到那一看是个大集市,南来北往的人很多,嘈杂的叫卖声很乱,怎么办呢,我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喂,乡亲们,谁看神韵晚会到这来拿。喊声刚落,一下子把我和同修围起来了,都伸手要,给我一盘,给两盘,给三盘,正在这时突然神奇的从人群中走出一个民众,大声高喊,不要乱,不要乱排好队,一人一盘。我紧接着说对,一人一盘。民众们都很自觉的排队。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救人,走到一条胡同,就听到胡同最里头那家的狗叫声,我也不在意,就想着发真相资料救人,刚走到那家门口,一条大狗从院内冲出来直向我,我也没害怕,可是那狗神奇的把我手里的真相资料用嘴叼走,转身给了随后跟出来的女主人,过后想起来真有点后怕。

这些年来风风雨雨的助师正法,不知走了多少路不知救了多少人,但是十里八乡的民众和我们成了好朋友,每次见到我们都是热情打招呼,有的说辛苦了,有的说注意安全,有的说到家歇会喝点水吧,有的说我每天敬念“法轮大法好”,我的腰不疼了,我的腿不疼了。

还有一件事虽然几年过去了,但是每每想起这件事总是感慨万分。二零零八年那年有一天我去发《九评》,看见几个年轻人走过来,我迎向前去说:“小伙子请留步,你们看过《九评》吗?”我这一问这几个小伙子不约而同的四处观望然后竖起大拇指说:“老太太你真伟大,大庭广众的发《九评》。”有的关心的说,老太太要注意安全。他们都说看过。离开前这几个小伙子千叮嘱万嘱咐,“老太太一定要注意安全哪!”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向我招呼,已走出很远,有一个小伙子还在向我招手,大声喊:“老太太注意安全!”我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久久不想离去,每当想起这件事来心里总觉得热乎乎。众生的每一份关爱,每一份祝福,每一份牵挂,已经证实了师父法中讲“真念化开满天晴”〔2〕。

众生明真相得福报

先从我大姐说起吧。我大姐做饭不小心把手给烧伤,姐夫带大姐去市里烧伤医院医治。医生说得住院治疗,需要植皮手术,押金一万元。姐夫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陪我姐姐,我去后就和大姐说这么多年你真相没少看,敬念法轮大法好遇难呈祥的例子也不少,你要相信法轮大法你就别去医院,你要不相信或心里不稳你就去,自己选择吧。大姐想了想说:“我不去医院了,我相信法轮大法好。”第二天我和大姐去了医院,让医生把大姐手上的烂肉皮和烂肉处理了一下就回家了。医生对我们说,这手指烧的不轻,弄不好就得截肢。大姐没动心。晚上九点多我老妹的朋友,也是专治烧伤的医生来看大姐,把大姐手上的绷带拆下来,一看,神了,平平的粉红色的嫩肉长出来了,仅仅才二十四小时,神了!神了!神的不可思议!就这样大姐的手好了,这是大姐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所得到的福报。

还有一个朋友是律师,从明白真相后有机会就讲法轮功没触犯法律、信仰自由,是共产党对他们的迫害,他见到我总是说,这些年,我干什么什么顺,我现在房也买了,汽车也买了,这都是托大法的福。还有一个朋友的孩子见到我说:姨,我高考前一天,我和我妈念了一千遍法轮大法好,第二天考的时候我精神饱满头脑清晰,发挥最佳,考入了国家级重点大学,太感谢法轮大法了!

相信大法得福报的例子太多了,这只是其中的几个例子而已。他们都是自己明白真相,还告诉别人自己已“三退”,还劝别人“三退”,还把自己家的毛魔像统统清理干净,由此的福报,特别是我大姐,有时早晨三点多四点多就起来去发真相资料救人。

回忆我的修炼历程,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虽然是坚定的走过来的,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离师父的要求还远,和精進的同修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相信我自己一定会尽快赶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感慨》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