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舞台艺术中证实法 师父给予我智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师父在《证实》经文中说:“佛法可以度人,但不是为了度人才产生了佛法。佛法可以揭开宇宙、生命、科学之谜,能使人类从新走上正确的科学之路,但佛法不是为指导人类科学而造就的。”“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

师父的这段法在我这个以舞台艺术为职业的弟子身上完完全全的印证了。十八年的修炼岁月,要说的太多太多……在我成长的每个阶段、每一年、每个月、每一天,只要我有一点点提高,师父就给我无穷的智慧,让我运用这些智慧证实了大法,开创了更好的讲真相的环境。在这里,我尽量从不同角度举例子,让大家更全面的了解。

一、正念的威力和慈悲

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后,我意识到除整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外,只要我外出,如果不听法,我就会对所经之地、所遇之生命发正念,解体一切破坏师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和众生的邪恶。每当到学校时,我又会锁定学校这个环境和这里的生命。上课的同时正念也不停。不管在哪个学校教学,别的班的学生迟到、旷课现象严重,唯独我教的班或组,这种现象很少,即使有,学生都会提前跟我请假,我准假了他们才能不来。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这种情况,直到有一天,一个教务老师跟我说:“奇怪了,全校就你的班考勤最好,而且你教哪个班、哪个班考勤就好。我问学生为什么?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但就是不敢不来。我想你也不凶啊,很温柔的,这倒是很奇怪的。”在不修炼的常人看来,特别是在中国大陆这个邪党文化的环境里,人们的习惯观念都认为人厉害才能管得住别人,我这个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平时看起来很温柔,可学生们都觉的有一种威严。同时我也明白,这些生命的本性也知道,我在发正念清理他们空间场的不符合法的因素,他们当然都愿意来,谁愿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

一次,我在给一个儿童表演班上课之前,一个家长找到我,问我:“老师,你在课上都教了什么?”我以为她是想了解内容,于是简单的把课上的内容介绍了一下,我说“主要就是给他们讲个故事,然后让他们把这个故事演出来”,那个家长疑惑的说:“就这些?”我告诉她“是的”。接下来她向我解释道:“老师,我特别好奇你在课上教了些什么,因为我两个儿子他们只要上完你的课回家就特别乖,会安安静静的看书,或各自做自己的事。但不上你的课时就不会这样,他们就会打架,特别是我出门只有保姆在家时。而这两次上完你的课,我很放心的出门,回家问保姆,她说他们俩很乖,没有打架。刚开始以为是偶然,但每次都这样,我就很想知道老师你都教了他们什么。”当时的我突然有些哽咽,我明白这是师父教我发正念、强大的正念之场所起的作用,也是我在修炼之中、如师父所说:“随着你不断的炼功,按照我们心性的要求去修炼,逐渐的你的能量会越来越大。”[1]形成的正的能量场给生命带来的改变。师父慈悲于我们,师父慈悲于众生。

二、教学中,师父的法理时时刻刻在指导我

学生总是问我:“老师,你是学过心理学吗?还是你是神仙?为什么我们心里想什么或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总能一下就说出来?”我发现,学生在表演过程中所呈现的状态,其实就是他(她)的执著心的自然流露,特别体现在他们表演中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而当他们无意中心静下来了或是本性善良的特性展现出来时,就达到了人间普世认为的好的表演时的状态。

常人中的老师看到学生的表演不对时,总是用这个方法、那个方法去给他们解决,却只是在表面下功夫,解决不了实质问题,而我在修炼中明白,其实这是人的执著心造成的。比如:学生今天说台词声音传送不出来、总往里收,我就知道这一天学生遇上了让他(她)难受的事,他(她)把自己的心封闭了起来;如果声音高而飘、肢体兴奋、眼神极度自信,那今天他(她)的求名之心一定得到了满足,显示心四溢;如果一个学生在单独表演中很顺畅,而总不会与其他人交流时,他(她)在生活中往往也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中的人,很少关注别人的感受。在教学中,当看到学生表演中存在的问题的实质原因——他们的执著心,我会及时善意的把我看到的告诉他们,他们震惊之余觉的豁然开朗,原来表演的问题竟然来自他们的心结。我便告诉他们“我的恩师告诉我‘相由心生’”,我把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理讲给他们听,他们的眼睛都亮晶晶的、很纯真。明白了道理,他们再表演,瞬间就对了,表演的非常纯净、有力、包容性强。并且再遇到表演中的问题,他们自己会说“是我心里哪儿不对了”。执著心越少、思想越纯净、考虑事情总能先他后我的人就能很快的掌握表演艺术的高超技能。

在修炼中,师父一直告诉我们要“向内找”。“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在教学中,向内找使我智慧不断。一次,一个学生完成一段独白,好几次回课都很僵硬、很外在。我用了很多方法帮他都不奏效,最后我失去耐心,竟然用了邪党文化中产生的那种非常不善的方式,故意刺激学生说他根本不适合学表演,结果适得其反,他演的更僵化了。其实这是个很善良的学生,无论我怎么说他不好,他都不怨恨我,并且更加用功,可是他越用功越是糟。我是知道他的结在哪儿的,我也告诉他了,为什么就不管用呢?在考试前的最后一次课,看着在台上回课的这个学生,我想到他对我的无怨无恨,突然很心酸,师父是让我来救人的,我怎么就不能用纯善之心来对待这个生命呢?我怎么能用邪党文化中那么不好的方法来对待他,我证实的到底是什么?是在证实“真、善、忍”吗?难道真的是这个学生错了吗?为什么我不向内找?为什么不是我的错呢?当我这么一想,我忽然明白了我的教学方法有问题:我为了解决他的问题一直在向前顶;如果后退会怎样呢?

我马上有了办法,我对他说:“很好,有進步!接下来,我们不这么认真的回课了,放松一下。我们来玩儿一个游戏,你来完成一个模仿秀。我说出你哪个同学的名字,你就想象他会怎么演这个人物,你就把你认为的他会怎么演这个人物演出来。哈哈,不止模仿一个人哟,也看看你对同学们的了解,好,挑战开始!”从游戏开始到结束整个过程,我既快乐又想哭,心里说着“谢谢师父”,因为学生演的好极了,特别是有一遍演的非常感人,非常符合剧中人物形像。我问他那一遍为什么演的那么感人,他说因为我让他模仿的这个同学曾经演过一个老父亲让他非常感动,他就把这个形像溶入進来了。师父看我向内找,给了我智慧,这个方法成功了,可它成功的玄机是什么呢?其实,我这个学生虽然非常用功,表面上也很能听得進其他同学的意见,可他太想做好了,无论他怎么做,心里总想着“这次我一定要演好”,“我要怎么怎么演好他”,“我这次一定要有不一样的变化”,他始终放不下“我”,所以他演来演去都是他自己这个“我”。而这个“模仿秀”练习,让他去想象别人会怎么演,他就得首先放下自我,继而得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他一下突破了自我,心胸、思维都打开了,身体也自由了,并借鉴了别人的智慧,因此就演对了。而这一切首先在于,作为大法弟子的我,按照师父的法,先放下了“我”。“向内找”真的真的是法宝。

师父讲的大法弟子互相协调、配合的法理,我在修炼中摔摔打打后有了实际的感悟,明白了配合不好的根源还是来自旧宇宙过去“为私为我”的特性。我就在想在表演训练中,能否帮助学生明白这个理呢?尤其在中国大陆,邪党的教育让很多年轻人都带着很强的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设计一个表演练习让他们看到自己平时思想言行中隐藏了多少私心,解体他们的党文化思维。在师父法理的指导下,我设计了一个“谁先到达终点”的练习:从左至右在教室表演区域用各种积木(表演时用来搭各种场景的大积木)搭出一条充满障碍的小路,将学生分为四组,每组四个人,各组选一个人被丝巾蒙上双眼走完这条障碍路,路线由我严格规定,蒙上双眼的同学不能由任何人搀扶,只能由该组其他三名同学通过语言告诉他该怎么行动,最后用时最短的组获胜。以前常人也有走障碍物这种练习,但他们只有一个人告诉被蒙上眼睛的人如何行动,称此练习为“信任练习”。而现在这个练习的重点在于,不止一个人指引,三人都要开口,要共同配合指引。这个练习给不同年龄段的学生都做过,每次效果都很好。无一例外,用时最长的都是该组同学喜欢抢话,彼此不满意对方的指示,有甚者甚至在过程中产生埋怨、争斗,而用时最短的往往会以一个人为主,另两个人为辅,只在需要的时候补充说明,有时还会小声商量,看怎么表达能让蒙上眼睛的同学更安全的走。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也是每个班都无一例外的,输的人往往都是平时表现很突出的、喜欢显示自己的,做这个练习很想赢;赢的人却往往是平时大家觉的不起眼的、不是那么突出的,做练习时也没有那么强的求胜心,关注更多的是被蒙上眼睛的同学的安全。最有趣和最让人开心的是,每次做完这个练习,学生们一起交流做这个练习的感受和分析造成输赢的原因后,那些特别想赢的、表现突出的同学出现了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安静,好象有什么东西走進了心里……有一个平时最爱拿主意的小姑娘,自那次后每次商量构思小品时她总是先安静的听别人说,然后有需要她再补充。我讶异她的变化,问她,她说“你那天不是说不要总想表达自己、要多听听别人的想法”。我欣慰,也为她高兴,因为她改变后,同学们更喜欢她了。更重要的是,通过我的提高,在我常人的工作中,影响着身边的常人,解体着他们身上不符合宇宙特性的观念和行为,也为我讲真相奠定着基础。法就是这么博大,师父就是这么慈悲,在我们这种“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中,润物细无声的改变了许多生命和许多环境。

在法中提升的境界、得到的智慧不仅能在表演课上帮助不修炼的常人,也能帮助同修。

有一个同修是学声乐的,声乐技巧很好,但上台唱歌就不是很自信,按她常人中的声乐老师的说法“没有气场,没有表现力”。我们在修炼中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在专业技能上也互相帮助。她会给我声乐方面的建议,我给她表演上的建议。那段时间,我对“什么是个人修炼”、“什么是正法修炼”一直在悟、在思考。她当时要参加一个小演唱会的演出,演唱一首世界知名音乐剧的唱段。她唱给我听,还是不自信、眼睛无神、肢体松散。她告诉我她并不紧张,但她没有想在别人面前表现的心,所以不会表现。我说:“可是我们要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是在个人修炼阶段。在舞台上我们不是表现自己,而是要展现大法弟子心性提高后在音乐的理解和艺术呈现上的高境界。”我跟她分享在实修中我把我的教学、表演、导演工作当成我救人的法器的心得,建议她想着师父在《洪吟二》〈戏一台〉中所说“天作幕 地是台 运乾坤 天地开 万古事 为法来 法轮转 新三才”,让她想象她每次表演时不是站在普通的舞台上,而是站在宇宙的大舞台,所有的生命都能听到她唱歌,让她想着运用自己的神通调动自己身体从洪观到微观的一切来唱出大法弟子修炼后对生命的更高境界的理解,通过自己的歌声向所有能听到她声音的生命证实大法。同修于是又唱了一遍,正的力量一下子就释放出来了,眼睛、身体都开始说话了。但我知道还可以更好,我告诉她:“你的宇宙还不够大,听到你歌声的生命还不够多,你内心对法的那份信念还没有完全展现给大家,能再好一些吗?”接着是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突破更大的空间,站在那儿的不是怯生生的歌者,而是发自肺腑、身体会说话、眼睛里闪着坚定的正念目光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唱着最动听的歌。常人中知名教授长期解决不了的问题,在我们大法弟子的交流中不到半小时就解决了。

《转法轮》这本奇书不仅给我们大法弟子带来正念与智慧,也给还未修炼的常人带来无穷智慧。一次,我给一个艺术界的朋友讲大法真相,她对大法很有正念,很想看师父的《转法轮》,我就送了她一本。后来她跟我见面,很激动的说“这本书真好!给了我很多表演和教学的灵感。”她于是赶紧在表演课上启发学生,结果学生出现了出乎意外的非常好的表演状态,学生们也非常的激动,觉的有一种特别的感受。朋友激动的把这一切告诉我,对我说她还要好好看这本书。

听完朋友的叙述,我万分感慨,一个还未修炼大法的常人,当时还未完全看完《转法轮》,就在其中获得了这样大的智慧,谁还敢说《转法轮》不是一本天书呢?记得前几个月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说《转法轮》里师父写了如何种田;是啊,师父何止写了如何种田,还写了如何演戏、如何画画、如何经商……只要世间有的,该如何做好,师父全写了。也许不修炼的常人,听了我这样的话,也会借一本《转法轮》回去拜读吧,想找到“发家致富”的方法,但表面的去找,也许会问“哪里写了怎么种田、怎么经商、怎么演戏,没有一个字提到啊”;是,表面上似乎都没有写,可师父把一切都压入这本大法书里了。只要我们实修,不断提高心性,就能看到,我们再提高,又能看到更多,不断的提高,就能看到无穷无尽、更多更多。

三、师父显神迹帮我救人

有一天上课前,头突然剧痛起来,当时我意识到是干扰,我就在心里说:谁也不许干扰我,不能头疼,我上课是在证实法,我一定要救了这些生命。瞬间,剧烈的头痛消失,神清气爽。下午的课上的很顺利,而且有机会转到讲真相上。学生们听的很认真,我也没有怕。忽然,一个学生叫起来:“老师!”我说:“怎么了?”只见她惊讶的看着我身后,对我说:“老师,你身后有一个菩萨!哎呀,又出现了弥勒佛!但是很小很小,菩萨就在你后面,弥勒佛在稍远更高的地方。”当时的我,心里真是百感交集,虽然在法理上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帮助着我,可这一次竟让一个常人用肉眼看到了,其他的学生虽然看不见,但显然受到了触动。那天学生们了解了真相。

有一次要排公演的话剧,每次选剧本我都会选能利于我讲真相的,最终,我挑出了两个剧本准备做最后的选择:一个是讲二战题材的,一个是欧洲古人坚持信仰的。其中讲二战题材的我排过,而古欧洲的那本我还没仔细看过,只是知道大概。我把这本剧本放在我的左边床上,然后开始学法,想学完法后再读剧本,然后再做最后决定。学法时,忽然感觉左边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光,我没在意,觉的可能是错觉,继续学法。没过一会儿,又觉的在闪,而且不止一下,难道是剧本在发光?我回头拿起那本剧本,它在我手里继续闪着光……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告诉我,就选这个剧本。后来,在排练中,这个剧本果然给我提供了很多讲真相的机会,只要演员对剧本不理解,我就讲真相,只要排练不顺利,我就讲真相,只要演员表演不到位、配合不好,我就讲真相。最后,戏排完了,演出成功了,大家也都了解真相了。

四、在艺术创作中得到启发

虽然我身在大陆,不能参加神韵艺术团和天国乐团的演出,可我也想能起到更大的作用。我就在想,平时我演戏的时候,有什么办法也能起到类似神韵艺术团和天国乐团这样的作用呢?当然,我演的是常人的东西,整出戏也就我一个大法弟子,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但我总可以借鉴一些、尽量多起些作用吧?

下定决心后,我首先确定每次演出都要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我自身、我演出的剧场、每天来剧场的生命空间场的一切不符合正法的邪恶因素。从到剧场开始,到整个演出结束,我始终保持正念,而且绝大多数时候角色不是从头到尾全都在台上,我就静静的坐在侧台集中念力发正念,不去后台和其他演员闲聊。我想,每天有那么多观众来看戏,我平时找他们还找不到呢,我就好好的帮他们发正念。师父慈悲,我演的戏票房总是很好,总有源源不断的众生来。每当我能思想纯净的发正念时,同台演员的状态也会好,他们的表演也会干净许多,观众的反应也干净。但有时我被名利心干扰,即使在发正念,效果就会受影响,演员们在台上的表演开始脱离角色的自我表现,在后台讲黄色笑话,观众动静大,发出低等品味的笑声。这种对比让我明确了,我纯净的正念是有强大威力的。利用演出发正念救人,这事做对了。所以每次演出,我都会尽力保持强大的正念,思想不受干扰,如果没做好,赶紧调整或演出后静下心来好好找自己。

第二点,我对自己说,教学和艺术创作是我用来救人的。每次演出开始,我就提醒自己,我的每一个神态、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声音、每一思每一念都带有大法的力量。很多观众看完我演戏,常常会说:“你的气场非常强大呢!”常人只知道气场,哪里知道我带着的是在大法修炼中的能量场和发出的强大正念。还有不少观众说:“别的演员在场上演,我想睡觉,你一出来,我们就不困了。而且你一出场,台上不管多少人,我们的目光不由自主就到你身上了。”“你的台词声音不是最大的,却是听的最清楚的,真奇怪啊!”是啊,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过我们“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

师父告诉我们“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1],“修炼中不要留恋哪一层,修完你的全过程才能圆满”[3]。一次演出中偶然的经历,让我发现我还可以做的更好。那出戏排练时间短,导演给我排的很少,演前几场时我只是在尽力做好,但我演的并不精彩,发正念确实能清除邪恶,但法在人世间的这层理也不能破,观众觉的你演的一般就会削弱他们对你的信任,同台演员也不会对你有敬意,这些都会影响讲真相。

那天演出前,出现了一些事故,投影机坏了,后台工作人员很着急,想各种办法在解决。虽然这事不直接针对我,但我看着他们着急的样子,忽然想,师父告诉过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就想这个戏我好象一直被一种力量困住了,我得想办法突破它,可是该怎么办呢?神通!师父告诉过我们,我们是具备很大的神通的!那时,还有一分钟就要开演了,场灯已关,在黑暗中我对自己说“运用我的神通来演戏,我要助师正法”。一念一出,奇迹发生,我从未体验过的,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带动着在演,完全不费力,又非常准确,有时我的主意识会跳出来感受:我这儿怎么会这么说?这个节奏我怎么把握的这么舒服?今天这个舞步怎么这么有味道?演出结束,有两个不相识的观众激动的跑到化妆间找到我,对我说:“你演的最好!你演的太好了!”不少看过我那天演出的朋友也告诉我那天演的特别好。那天我才知道,原来做事情基点纯正,竟是可以调动神通来演戏的。

多年的演戏经历,还有很多在法中得到的智慧,这里就不详述了。

师父给予我的智慧,帮助我在大陆艺术界开创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好环境。由于专业优秀,许多常人都对我所说的话很信服。很多人了解了真相,不少人做了三退,他们也在明白之后默默保护着大法弟子。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还遇到了也是修炼人的学生同修,也遇到了一些小时候跟大人一起修炼过、迫害开始就没再修的昔日小同修,我想帮助他们从新走回修炼的路上,目前先做了第一步——帮他们做了三退,后面的时间我一定尽力把他们带回来。

我也发现,多年来大陆艺术界的同修很少有写文章来介绍自己通过艺术工作讲真相救人的事情,我就想多写,因为不同阶段总有新的收获,可每次想写时,突然就特别忙,以至于一次次被干扰,错过了很多次该在那个时期证实法的机缘。今天我特别想对大陆艺术界的同修们说:不要再被忙碌迷失了方向说没时间写,不要再害怕自己修的不够好而不敢写。你记的吗,你曾告诉我,你因为在法中获得智慧在教授绘画课时赢得学生的尊敬、让一拨又一拨的学生了解了真相;你记的吗,你曾告诉我,你在声乐教学中引导了那么多学生得法修炼;你记的吗,你曾告诉我,你辗转在各种艰难、复杂环境的影视剧组里给多少人做了三退。你们舍得将这一切随着时间一起流逝掉、隐匿在岁月中吗?同修,写出来吧,证实法!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珍惜你们走过的、做过的,在证实法中的那些岁岁月月。历史过去了,一去不复返。”[4]

感谢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写这篇文章的整整三天时间里,回忆着十八年来的修炼历程,一切都在脑海里整理着,我忽然意识到,师父真的给了我太多太多……我修的并不好,是个有点贪玩、懒惰的弟子,可是只要我稍稍一提高心性,师父马上给我很大的智慧,让我去救人。十八年的修炼岁月,今天写出来的就如浩瀚繁星中的几颗小星星,还有更多更多,还有未来更多更多,我将笔耕不辍,继续在明慧网这个修炼交流平台证实大法。

谢谢您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明示〉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十年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