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食——中共的歹毒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十三年来,中共一直在制造、使用最恶毒的手段摧残谋害法轮功学员。其中很多酷刑都是千奇百怪,歹毒的令人发指。“灌食”这一酷刑是中共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最普遍使用的。长期的迫害中,邪党把这一酷刑发挥的淋漓尽致,给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造成极大的伤害,甚至被夺去了宝贵的生命。某些地方的恶警把这个酷刑“美其名曰”为“灌食加餐”,其邪恶程度真是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我们来看看邯郸发生的几个实例。

盖新中因遭灌食迫害而致死

盖新中,男,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界河店乡北两岗村人。修炼法轮功前,盖新中曾被邯钢医生初步诊断患有食道癌、皮肤癌等严重疾病。97年有幸得法后,通过学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不治之症不医而愈。身心愉悦。平常更乐意助人,左邻右舍谁有困难有求必行,冬天下雪后帮助邻居扫雪,把过道的雪清理的干干净净,怕别人滑倒。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与人为善,被村里誉为是个正直善良的人。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被永年县公安局政保股陈聚山和一中队队长杨庆社带领下,刑警五中队队长胡俊安及界河店派出所所长崔为国等五十多名恶警在没有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将盖新中夫妇强行绑架并对家庭物品进行了抢劫。

永年刑警五中队对盖新中进行了残忍精神和肉体折磨,使用的手段有谎言欺骗、暴力殴打、并强制5、6天不让合眼睡觉,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到永年县看守所后,他以绝食方式抗议永年县公安局没有人性折磨迫害。恶警就让一个小门诊的医生宗爱兰在看守所内、用好几个人强行按住盖新中的头和四肢,对盖新中进行残忍的灌食,并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来折磨他多日。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看守所所长郝玉明指使宗爱兰等人再次强行对盖新中进行灌食,在使用暴力时恶人竟然把胃管硬生生插进盖新中的内脏器官,造成鲜血大量从他口中喷出,当场喷了郝玉明一身,最终导致盖新中窒息身亡。仅仅二十四天,就将一个健康而又善良的好人迫害致死。事后永年县公安局对家属连哄带骗,没有给家属任何证明,就草草埋葬。

李梅长时间遭野蛮灌食,插管都变了颜色

李梅,40多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残酷迫害。第一次劳教时,石家庄劳教所为了让李梅写所谓的“四书”,恶警王焕芳、崔艳芳等人采取打骂、罚站、恐吓、搧脸、吊铐、上绳、管小号、不让睡觉、上厕所、坐小板凳、暴晒或挨冻、电击,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等方法折磨李梅。恶警不断的变换花样,连续4次对李梅实施酷刑,致使李梅的臀部被打烂,伤口溃烂形成两个大洞,长时间流血流脓不止,不能坐卧行走,真是苦不堪言,这次酷刑使李梅臀部至今还留有一个大坑难以恢复,导致她行动十分不便。

为了抵制迫害,李梅曾经三次长时间绝食抗议,恶警就用铐子把她手脚铐在床上很多天野蛮灌食。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不拔出来,并把管子直接粘到脑门上,时间长管子拔出来都变了颜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对李梅就是这样反复的迫害。

高级工程师秦中科遭恶警灌食

法轮功学员秦中科,邯郸钢铁集团退休高级工程师,今年七十多岁。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十三年来,秦中科老人数次被当局绑架、关押。中共流氓集团把秦中科当作重点转化对象,先后把他关押在邯郸劳教所、大连教养院、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本溪市郊区的威宁营教养院等处迫害。在这期间,秦中科老人遭受了无数的酷刑折磨,这里面也包括“灌食”。

2000年8月上旬,秦中科老人被送到在大连教养院,恶警景殿科公开对秦中科说:“你就三条路,一条就是你转化,一条就是把你逼死,还有就是把你逼疯。”我们可以想象这位年迈的老人在里面经过怎么样的折磨。

2002年恶警们又把秦中科老人关入了邯郸市劳教所,为了迫使老人写所谓的“悔过书”,劳教所恶警们在2002年7月2日至7月23日连续21昼夜不让秦中科老人睡觉,期间还对老人长期进行罚站、在烈日下晒、双手长时间举物等等体罚,单是连续几昼夜的罚站就使秦中科老人双脚和小腿严重肿胀、毛细血管破裂渗血。为了反对这种邪恶的迫害,秦中科老人绝食抗议,反被恶警连续多次强迫灌食,造成老人生命几度出现危险。

黄运章遭灌食——胃插管吹上气球

黄运章,邯郸曲周法轮功学员。2005年农历正月十六黄运章被曲周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城关派出所等近二十名不法人员绑架,关押在曲周县公安局看守所。

为抗议迫害,黄运章绝食绝水,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绝食第五天下午,在看守所所长张卫平的直接指挥下,看守所恶警对黄运章进行了残暴的折磨--插胃管灌食。把胃管直接通过鼻腔插进胃里,并在胃管上吹上气球!

张想玲被恶警灌盐水

张想玲是邯郸市大法弟子,她屡遭到中共邪党摧残迫害。中共邪党开十六大前夕,张想玲被永年县曲陌乡派出所绑架,关在永年县看守所。

看守所长郝玉明、医生宗爱兰、女管教石英花直接参与对张想玲迫害。为反对迫害,张想玲不配合恶警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使得看守所恶警恼羞成怒,管教石英花就恶狠狠地抽打她,打得她浑身是血条。后来,张想玲一直坚定的绝食抗议40余天。期间,恶警每隔2天就对她采取野蛮灌食,为增加张的痛苦,医生宗爱兰就灌盐水。看守所长郝玉明狂妄的叫嚣一天灌一次,结果折磨得张想玲生命垂危,脚肿的老高。恶警抽出胃管时都带着血丝……

结语

法轮功学员为维护自己信仰的权利,为了反迫害,在不公正的对待下绝食是无奈之举。而中共的这些暴徒采取“灌食”手段并非出于人道和善心,纯粹是为了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和意志。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在遭受迫害时被中共施以“灌食”这一酷刑实在太多了。那么从全国来看,在长达十三年的迫害中,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邪党施以“灌食加餐”这一酷刑呢?真相让人难以想象。

我们整理这篇报道就是要揭露、曝光中共邪党的恶行。可贵的中国人,在正义与邪恶面前,任何对中共邪党这种暴行的容忍、缄默都是对其罪恶的纵容。在善恶面前选择正义、摒弃邪党,这是当今每一个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