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岁月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只要坚信大法,在关键时刻心中能想到法,哪怕只是几句法理,都具有无比的力量。在修炼的路上,或是生活、家庭、工作上,有一盏明灯指引着,我们是有师父管的,弟子真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了。

一、修炼大法,环境都顺了

我在住家附近的甲校服务,得法后不久考上校长,调到乙校。这所近百年的中型学校有许多的人事包袱。因为我必须排解纷争并做资源分配,最后很多怨气都跑到我身上了。法理告诉我这是提高心性的一举四得的好事,但心里却苦的只能将泪水往肚里吞。有时我先在办公室调适好心情,然后以平静的心态走下楼去面对臭着脸、在外说我坏话的部属。有位老师对我说:“别人拿着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你还能面带笑容的对待他!”

有段时间一位资深主任对我的怨恨特别激化,有一天炼功时,师父的法不断的打進我脑海中,“大家都能够顺着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想你就是把大家领上邪路可能还不会发现,是这样吧?”(《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惊醒了我。教师晨会时,我说:“修炼后让我体会到凡事向内找、要能听不好听的话,如果大家都顺着我,也许我做错了自己都不知道。如果我有处理不当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道歉也会改错,更会感谢你的指正。”

修炼人以公正客观、无私无我的态度,处理常人的争权夺利,虽然无法让人人满意,但终究大家心里会服气。面对不同的情况与考验,法理就会适时浮现脑海中,一步一步告诉我如何处理。我常常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学校的任何人事物不得干扰我助师正法,一切要配合大法的需要。“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八个字常浮现我脑海中,如果学校乱,代表我修炼还太差。我要用修好的一面改变周遭的人,而不是耗尽我的时间、精力处理常人事。教师晨会时我分享修炼体会,看到许多人在点头。过了几年,我们租了一辆游览车去看神韵演出,也有人得法了。学校的改变逐渐受到家长的肯定,我也成为彰化县协调人,有很多时间做证实法的工作,这些工作也常常得到同事的帮忙。那时我在甲校当主任时的校长才告诉我:“你当初选择乙校我真有点担心,但我知道你修炼了,你一定可以做好,所以没告诉你那所学校的情况。”我说:“如果不是修炼,我真的没什么能耐处理人的复杂问题。”

七年半后我参加校长遴选,县长开口就说:“许校长,你的学校经营的很好。你就住在甲校附近,让你回那里,如你所愿。”我悠悠的说:“甲校是我的第三志愿。”说完我随即意识到自己心中的委屈,这不是有怨吗?不是有求吗?因为又回到小学校而没有面子吗?因为县长跟我很熟却给我这样的对待,感受到人情冷暖而觉得受到伤害吗?这些感受不是我,我不承认它。我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说:“谢谢县长!”

大部份校长早就在寻找下一所学校進行卡位、拉关系。修炼人的道路是师父安排的,不必为此牵肠挂肚、劳累奔波,真是好!回到甲校,又要开始艰辛的过程,因为在我离开的七年半中发生很多事情。但有大法的指导,回去后学校很快就步入正轨,也得到大家的信任,更重要的是我有很好的修炼条件。师父的安排总是有道理的。

二、大法弟子不受三界的理制约

修炼前我的常人心很重。修炼后我知道人虽然是高层来的,可这个人皮却是吃五谷杂粮撑大,百年之后要腐烂的。而这个人皮是承载着元神和后天的各种知觉与情感的一个载体,喜怒哀乐与爱恨情仇直接在这个躯壳上反映,并控制着人的思想与行为。有的人因此而主意识当不了自己的家,管不了自己的身体而随之放纵败坏下去了。色情的书籍、电视、网站等,其中都有色魔,看了就進入自己的大脑中了,也会招来这些邪的灵体。有段时间我对于暴露的图片、两性亲密的文字或镜头、甚至丈夫碰触我的手……都非常难受。

因为我要学法、发正念,或是上线交流,夫妻俩人生活步调不一致,很自然的就上下层楼分开睡,也就相安无事。在忍无可忍下他進入我房间,我就很难受,闭着眼睛告诉自己不要有任何身体的反应,我要自己当家。当不了家时我告诉自己:那些感觉不是我,这个肉体不是我。这样的状态弄得我很紧张,先生也有所抱怨,我心里想:师父呀,帮帮我,我该如何避开夫妻生活的困扰?

师父讲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的法,也讲过到高层次上有另外的状态了,每读到此我就会想那是什么状态呢?不知不觉在三、四年前,我们两人竟然渐渐的不再有这种生理的需求了,好神奇,也很轻松自在。现在我们就像朋友般的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彼此互相信任。比起修炼前的环境及为人媳妇、妻子、母亲的角色,现在我有很大的自由空间做三件事:稳定的工作与收入来源、孩子长大也修炼了、家里有外籍女傭照料、先生也会安排自己的休闲活动。我真的很感恩啊!这些不是让我享受的,而是让我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三、学会向内找

狮子会300-C3区包括彰投两县八十多个分会、三千六百多位的狮友,有很多是企业家,他们代表着非常庞大的众生。因缘际会下我们与总监谈妥将在十一月份合办“真善忍美展”。后来我们又加入了包括介绍媒体的系列活动,总监听完了我们简报后很感动,但其内部進行会议后,却传来反弹声音很大的消息。我们感受到另外空间激烈的正邪交战,立即请同修支援发正念,同时向内找。此时明慧网适时的刊出同修的心得“向内找才能真修”,一看大家都觉得被震醒了:遇到什么问题一点都不要找别人,连想都不要想别人有什么问题,这个念都不要动,只要一动念肯定就是启动了“向外找”的思维方式。只要你找了别人,你就是再“有理”也是不对的,不符合修炼人的要求。一点点找别人的心都不能动,就踏踏实实、完完全全、无条件的找自己。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事情为何会演变成这样?以前参与筹划的都是一直有参加学法交流的辅导员,大家在法上交流,查找自己的人心与不足,整体认识上来了,项目也很容易的完成了;最近感觉我们是自乱阵脚,人心浮动,各持己见,互相指责,外地同修说你们彰化的王好多喔!有的是在人中很有主见、有办法,可惜不常参与集体学法交流;有的是公司主管或不曾参与协调的学员,很有组织与领导的概念,看到这么大的项目怎么没有拟出具体方案、付诸讨论,没有做好工作進度、各组报告……。我和另一位美展协调人互吐心声:怎么都在谈工作?我们重视学法了吗?是在修好自己、以纯净而强大的正念来救度众生吗?还是只是为工作而工作?“千万不能忘了你们是一个修炼的人,你们有了修炼的这个基础才能去救人,有了修炼的这个基础、正念强了,才能救得了人,才能做了这件事情,所以不能忽视个人的修炼,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这个向内找的过程一个不注意还是又向外看了,这个错误的机制真是牢牢的控制着我呀!我调整自己,只能看自己、看自己!这一找,真是吓一跳,还是自己的问题呀:

“大法的工作也是在修炼,在常人社会中的工作方法与大法负责人都挂不上勾,也就是前人没有这样的形式与工作方法,既负责又是个普通修炼者,你们在探索着走自己的路,大法的负责人也都是在锻炼自己。”(《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大法修炼没有组织,可是讲真相的工作团队要协调一致,负责人就得自我要求,掌握全局、有条理、有效率才是负责任。说来还是自己的不足。每个人都在修炼中,都有修好的我们看不到的一面,而暴露出来的都是修炼中的不足,这些不足正是给我们反观自己的镜子,我们怎能拿来批评对方呢?每个人都是从不会到会,让不是辅导员的同修也参与進来从而得到提升与锻炼,会增加多少救度众生的力量呀!辅导员要给学员开创稳定的修炼环境,我们的场却没能让同修溶進这个环境中,这不是我们的问题吗?在我们为了出现干扰而查找责任、怪罪别人时,在用人心强调谁对谁错时,是在法上提高了吗?

这一周大家都静下来了,心也纯净了。不久就传来了好消息:“其实总监对我们是很认同的,只是其内阁认为办好美展再说,回归他们原来的计划,其它系列活动先取消。”我们决定把心放下,以纯净的心救人,众生能透过美展了解真相,自然会有正确的选择,摆放其好的位置。后续会有什么進展,在我们的正念正行下,自然会有法的安排。我们互相鼓励:“信师信法,相信同修;看到不足,自动补足。让我们拧成一股劲,就像五根手指攥在一起,就像拔河同心同力往一个方向使力。”

学会向内找后,我常常都会看自己动了什么念头:

1、我开车在高速公路内侧车道上,前面却挡了一台龟速车,不禁冒出个念头:“这么慢也敢开内侧,没看到大家一一的在超车吗?”啊!不对,看到了自己急躁的心、看不惯别人的心,我应该是不被常人所带动的。我以平静的心跟着后面继续开车。如果我时间赶了,超过去不就好了。

2、法会征稿消息出来很久了都没有得到回应,我找了几位比较可能写的同修,得到的答复都是:我最怕写文章了、我没有啥心得、我最近状态不好、我还没有达到写修炼心得的境界……为什么会给我这样的答案,这些不也是我内心的反应而阻止我下笔写心得吗?我得突破它。动笔开始写后发现并不难,不管能否中选,至少突破内心障碍(前二年都没入选),也克服了懒得动笔的习性;再则,同修的反应我马上就接收了、就算了吗?是人在修还真得有人鼓励。我应该多关心、多鼓励同修不要被这些不知来自何处的人心、观念障碍住。

3、我们在通讯软件上有许多交流群组。我在上面报告了工作進度后,马上有个不知道情况的学员带着批判的口气一一的责问,看的我愕然无言,随即有个同修个别贴给我一个加油打气的表情符号。我马上查找自己动了什么念,还好没有。我们是修炼人,不是搞对立、较劲。我知道这个符号是告诉我别动心,有耐性的跟他说明白吧!不久又有个同修说:三位协调人只剩你在做。我很清楚只是因为师父给我较充裕的时间和条件,而他们有个人因素的限制,在各方面很困难的压力下那颗急切的救人的心是我远远不如的,我们互补不足,只是没有告诉大家而已。我内心想:让同修这样的感觉,还是有我们要修的地方,在正法的最后,我们一定要“同心”,不让旧势力钻空子。

四、结语

正法已走到尾声,走过修炼的岁岁月月是值得珍惜的,但也有许多遗憾,因为我错过很多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机会。学法不足时我常常会觉得看不清方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那时是没有法的力量的。比起历史上的修炼方式,师父真的没让我们吃什么苦,我最大的苦是在人心纠结中挣脱不出来,可是去人心却是人神之分呀;在社会物质环境的迷惑中,我也常在“精進”与“松懈”之间在对抗,许多时候自己都没有做好。不论做好做不好,我们都得坚定的往前走,把握最后的机会弥补过去的不足,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大法,完成我们来世的誓愿。

以上只是个人层次的有限认识,如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二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