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安省议员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受到世界上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加拿大安省新民主党省议员普鲁(Michael Prue)对此表示:国际社会不能容忍强摘器官,中国将发生变化。

'加拿大安省新民主党省议员普鲁'
加拿大安省新民主党省议员普鲁

杀人去取器官,那“太骇人了”,普鲁说:“我知道中国(中共)政府一直否认,但我很怀疑他们的声明。因为中共当局曾否认从死刑犯身上取器官,但现在他们却说要取消这种做法。”

“他先说没有那回事,后来说他要停止这种做法。” 普鲁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强摘器官令人无法容忍

普鲁将强摘器官称为“不能容忍”的恶行。他说,加拿大鼓励人们死后捐献他们的器官,但不会从没有书面同意的人身上取器官,“更不会通过杀人去取器官。”

加拿大允许人捐出部份器官去救人,他们是自愿捐出的,而且不会危及当事人的生命。这完全不同于在中国发生的事。普鲁说,他本人已经同意死后捐出器官。“我相信这是好事,但我不愿意他们在我死之前把我的器官取走。”

“这是问题的关键。”他说,他十五岁的时候听说了器官移植,感觉很神奇。“但这不是说,你可以在未获当事人同意前,从活人身上取器官,这太可怕了。”

普鲁一直在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以及器官被活体摘取的报道。他说,法轮功学员相信“真、善、忍”,对他人友善,他们会帮助他人,“但(中共)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取走他们的器官,并置他们于死地,这太可怕!”

自二零零六年有证人站出来指控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及前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对此做了独立调查,发现了超过五十项证实中国存在强行摘取器官的证据,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成了活摘器官的受害者。

因为很多国民去中国接受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以色列二零零八年通过立法,禁止器官买卖,同时停止其医疗保险系统为去中国接受移植的人付款。

* 中共当局难以回避强摘器官问题

普鲁认为,中共当局无法继续无视强摘器官的事。“因为世界现在很小,他们想出国参加会议及做一些事,他们必须证明他们尊重人权、民主及自由。”如果“从活人身上强摘器官”这样的事还在发生的话,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不会得到承认”。

在加拿大,强摘器官这样的事不会被人遗忘,人们在报纸上能看到,也在讨论这事。普鲁说,中共不允许调查,但从受害者家属等见证人的经历,以及那些海外的调查结果,读者会相信这事在发生。

“中国政府将被迫面对这事,或者证明这指控不存在,或者去制止它。这是现实,这是必将发生的事。”普鲁说,“我希望它尽早发生,因为这事是国际社会不能容忍的。”

“中国必须看到他们所处的位置,在世人眼中的形象,以及他们将向何处去。”他表示,外来的压力会起作用的。

* 期望看到中国变化

普鲁表示,他曾经去过中国二次,理解很多中国人担心他们说话会得罪当局。但这几年也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人敢于站出来抗议政府的不当行为,维护个人的权利。“我觉得很鼓舞,我知道中共领导层很紧张。但这会发生的,普通的中国人不得不使用他们的权力。”

“如果中国政府也想成为世界舞台上的重要成员的话,他们必须给人们自由。”他说,“我认为在中国发生大的变化是可能的。”

另一方面,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人们能很快获得讯息。普鲁说,“独裁政府想继续控制人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普鲁提到最近发生在中东地区的事。他说:“这些国家的人经过多年独裁的压制,愤怒地站起来,拿回了民主。虽然还没有象加拿大这样民主、开放及自由,但作为第一步,是令人惊喜的事。”

“我认为,这样令人惊喜的事不久的将来也会在中国发生。”他说,当年苏联垮台时,人们发现他们政府曾做过的一些事,纷纷抛弃共产党。

“当自由来临的时候,中国将会真正的美好。”他说,“某天这必须发生,你不可能一直压制十亿的人,他们有权得到自由。”

普鲁提到他一直不能忘怀的往事之一,是当年德国的柏林墙被推倒。他说:“在接着的那个夏天我去那看了,看到还有部份墙在那,我看着它,开始哭了,因为当时我没想到我会看到这个景象。我也没想到阿拉伯之春发生在那些国家,人们争取自由,赶走独裁。”

“我坚定地相信中国人的善良,”他说,“我认为,我有生之年将在中国看到同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