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修炼热忱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目前就读大学二年级,回顾得法十年来的点滴,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小弟子洪法讲真相

记得在国小三年级时,爸爸开始修炼,我和弟弟就因此得法了。那时每周固定参加当地学法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交流,但是那时候年纪还小,每次学法结束后的交流时间,我都会离开位子到处和其他小弟子玩。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某次有位同修交流出小弟子也应该一起静静坐着听交流后,我就再也没有离开位子了。

国小的时候,有幸能参加同修所带领的舞团,因此开始以舞蹈的方式在国内外洪法讲真相,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爸爸每个星期都要开车来回两个小时载我们去练舞,而我却一点也不觉得苦,每次演出,我都很开心众生能够借此了解真相,这就是我的初衷。而现在的我,在做项目的过程中,不像当初能没有杂念的去做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我要赶快找回当初那种热忱,并持之以恒到最后。

随着国中课业量的增加,我离大法越来越远,直到接近基测,我忍受不住课业上的压力,自己偷哭的时候被当时刚修炼的妈妈发现,师父透过妈妈的话提醒我该自己拿起法来学,我才又从每天读一篇《洪吟》开始,渐渐走回大法修炼的路上。

有一次我陪爸爸和弟弟参加当时在台湾刚成立的天国乐团团练,有位同修看我站在一旁没事,就问我要不要也选一项乐器练习,就这样我加入了天国乐团,有了讲真相的项目。师父很慈悲,在我可能脱离大法时,安排了让我走回来的机会,我应该要把握这万古机缘,更加精進。

二、各项目都重要

上大学前的暑假,我参加新唐人亚太电视台新闻部所举办的记者培训营,过程中我深深的认定自己要走这条路。当时懵懵懂懂的我心里想,那我不就要退出天国乐团了?自己挣扎了很久,将这个想法告诉爸爸,爸爸马上问我为什么去新唐人就不能参加乐团,我哑口无言,自己向内找后发现是个不想承担的心,而且这应该也是一个让自己加大容量的好机会。

后来当有同修问我是否愿意担任法轮大法大专学生研习营的执行长时,我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师父在《转法轮法解》中说:“一切事情都有因缘关系,不是偶然存在的,不给你安排它,你就遇不到。”后来想想,师父早在我读高中时就安排好,让我从常人的社团中获得相关经验,好让我在证实法中能发挥。身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认识到不是只做一个项目就可以了,而是要承担更多,救度更多的众生。

香港讲真相

有一次参加台北十大区学法,有位同修交流到香港真相点需要守夜的情况,我听了好触动,心想,天国乐团“七一”本来就有游行,那我把当天来回改成多留几天好了,就这样,游行结束后的几天我就和爸爸到香港真相点讲真相。

印象最深刻的是,九龙湾的真相点只有早上,一早香港同修就要将展板、广播器等等布置好,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东西要摆在哪里,因此就在一旁帮忙发正念。中午太阳正大时,我们几位同修花了一个小时才将所有的展板收放好。最后一天要离开香港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这一批台湾同修离开后,香港同修在人少的情况下,不就要花更多时间布置及收拾真相点吗?能这样长期坚持,真是太了不起了!

在那期间,有次几位台湾和香港协调同修在交流,我有幸一起听,越听越觉得这是师父安排让我听到的,我意识到自己虽然身为大专营执行长有许多事情要协调,但是比起那些同修,自己需要协调决定的事情实在是太简单,承担的责任相对来讲也小很多,但自己却常常把这些事情看的很大,我找到了修炼上的差距。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回到台湾后,我的心果然开阔许多,以前办大专营那种莫名的压力因此消失了。

后来,整个暑假不断收到香港越来越需要台湾同修支援的信,因此在大学开学前夕,我想说闲着也是闲着,就动了想再去香港的念头,于是开始询问其他青年学子是否有意愿一同前往,但同修不是时间不合就是家里不方便,就当我即将放弃时,终于让我找到一位可以一起去香港的青年学子,当时心里好激动,马上向协调人报名。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出国,在机场分配景点时,看到有大同修与我们同行,心里安心了许多。没想到,我们两位青年学子被安排的住宿地点与大同修不同,因此必须分道扬镳。到了宾馆,宾馆老板娘告诉我们还有两位没来过香港的同修也住这,接下来几天我们四个一组,而我竟然成了带路的。记得第一次要从真相点回到宾馆时,我只用我仅存的记忆,加上好像有人带领着我的直觉走回宾馆一样,我想那就是师父吧,其实真的都不用人心去担心,师父一直都看护着我们。

这一次的香港行我特别提醒自己要配合协调人,邪教协会在真相点闹事时,我想到同修说如果有摄影器材要拿出来录影,因此经过协调人的同意,我就开始用手机录影。看着他们将大法真相的展板一一遮蔽,心里有个想法,如果有同修站在展板前面,他们就没办法遮了,我忍不住将这个想法告诉协调人,但是协调人回我说:“你好好录影就好。”于是我开始向内找,是啊,如果每位同修都出一个意见,那就是给协调人增加困难,我这不就是没做到配合好吗?因此剩下的几天,我就有好好配合协调人。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中说:“别看他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这一次我也深深的体悟到什么是不动心,一开始发正念时,我会因为邪教协会闹事而好奇睁开眼睛看,当我意识到这就是动了心后,我再也没有因此而睁开眼睛。

在香港讲真相使我精進不少,每天就只要做三件事,而在台湾的我,却时常因为安逸心,连三件事都没做好,我想这是我需要突破的地方。

在家也得修自己

上大学之后,因为回家的次数少,每次回家都会想放松,而自己一放松就不像个修炼人,对父母说话没礼貌,不想帮忙做家事,因此就会被妈妈念,每次被念的时候,表面上我都没有回话,但是我心里却是不停的想些修炼人不该回的话,一次又一次的没过好这关,让这关好象变得越来越大。

有一次因为对妈妈太不礼貌,再加上长期以来没过好这关,和妈妈用邮件一来一往的写信,突然被自己写的一封回信敲醒,我看着信件内容想,我怎么可以这么常人,完全没有向内找,完全没有做到真善忍。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那么谈到这个个别问题也得讲一讲,当然我在各个环境中多次跟大家讲过,碰到矛盾的时候都要向内找。可是有些人碰到矛盾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够向内找。有的能认识到,有的连想都不愿意去想,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说这就做的很不够。”因此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态度,和家人相处的时候,我不断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因为是和家人相处就放松自己的修炼。师父在《转法轮法解》中说“说我走到哪都是个好人,都在用这个法来要求自己。”当我在家里真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的时候,我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当我心态摆正之后,这个问题也就变小了。

今年看到法会征心得稿时,我就有动念想要写,但是我强烈的安逸心挡住了我。隔几天,一位青年学子突然特别提醒我可以动笔写心得稿,这时我问自己为什么想要写?为什么不想写?很明显的,我不想写的原因是因为懒惰,安逸心太强,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中说:“总而言之吧,你就是不愿去麻烦,你就是想清闲,换句话说,你就是不愿兑现你自己应该做的,那不行啊,那很危险了。”我告诉自己该是突破的时候了,我静下心来检视自己的修炼路,突破了安逸心和过程中出现的其它执著心,完成后我发现从中我还悟到了许多之前没有悟到的事,我想,这过程也是在修炼吧。

最后以《洪吟二》〈见真性〉经文与大家共勉

见真性

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二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