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儿女亲情的执著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近几周的《明慧周刊》上,接连看到几篇关于老年同修被亲情所累的文章,以前我也看到、听到周围同修的一些问题,知道在这方面若悟不好,真的会干扰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路;甚至使一些平时很精進、面对邪恶的迫害都很坚定的同修,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多年来,自己也遇到几次来自儿子方面的“情关”,只因为我每次第一念总是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加持弟子”,事情总是能得到圆满解决。我体会到,只因我的内心深处想到的是“放下”,所以也并没感到有多难;但在过程中,一定要尽量符合常人的理,而绝不要“过”。写出来,只愿我的经历能对同修有所启发。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还请直言。

儿子在距我近千里之外工作。二零零七年初,儿子面临结婚买了房子,需要装修,想让我帮忙。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是修炼人,我的责任是什么,我怎么能将自己拴在这些琐事上?这一耽搁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请师父帮助解脱吧。话说回来,独子结婚装修房子是一件大事,也不好断然推辞。于是同他商量了好几个办法,都不行。我就说:装修实际上是工人干活,咱们只是帮助准备好东西。咱家装修时,我就用了一天的时间,陪他们采买,以后就是利用上下班的时间看看,连你爸爸都没用上(不会干活,且身体不太好)。咱家装修的不也挺好的吗?你比我能力强,保证能行。儿子还想让我帮忙。我想:还真不能直接拒绝,于是说:“那还不容易,我保证一个月给你搞定。”结果,事情马上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儿子想了想说:“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随后,一切都很顺利:请的装修队各种工匠配备齐全、手艺好、质量保证。儿子也没感觉很累,还装修的很好,自己都感觉意外的好。当然这过程我经常电话过问,提些建议之类。

儿子结婚时,我才看到儿子的新家,装修得相当美观、实用,质量也很好,花钱还不多。我不但对儿子的新房赞扬有加,更是充分肯定了他的能力。让他体会到一种展示自己能力的成就感。其他亲属、同事们也都对房子的装修赞不绝口。

我由衷的感谢师父:只要弟子真正“放下”,师父都会给最好的!

二零零九年夏天,儿子在踢球中,不小心脚跟腱断了。电话中对我说:现在已住院,住院处离岳母家(岳母家离儿子家乘公交车需两个小时以上)很近。手术后正常的话,七天就可出院。拆线后还要几次复查,为方便就住在这个医院了。这医院还是不错的。我一听就很放心,说:要我看你去吗?儿子说:不用了。医院统一安排看护,花点钱就行了。你来还没地方住,住她家(媳妇娘家)也不方便。我说:以后怎么安排,你们商量好,需要我做什么告诉一声。我嘱咐他没事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很快好起来的。他虽“嗯”了一声,也不让我再说。

我想: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是这也不是非我去不可的事;要是实在需要我照顾的话,就让儿子来家疗养。请师父加持弟子。第三天手术后,我问候儿子:是否都正常,还要怎么治疗?儿子说:手术很顺利,大夫说至少要休息三个月。手术后要打整腿的石膏,正常的话第二个月改打小腿的石膏,第三个月是锻炼、恢复期。我边听边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我的事情,怎么能在那里住三个月?这种情况我要是去照顾的话,一个月都不可能回来。因为我已退休,儿子没恢复我能回来吗?媳妇上班挺忙,那时我要坚持回来,还得不高兴。我又请师父加持弟子。儿子介绍完情况,我问儿子:怎么安排的?儿子说:他们都商量好了,出院就在岳母家暂住,岳父母反正也都退休了,没事,我也就是吃个饭,其它也能自理。我首先在心里谢谢师父!安排得多好啊。我又说些关照的话,并答应给他们寄三千块钱作为补助吧。儿子也很满意。

正象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一个月后,儿子恢复得很好,也基本都能自理了,就搬回自己家了。媳妇每天安排好生活就去上班,晚上才回来。一天,儿子一不小心摔倒了,刚刚长上的筋又撕裂开。这回儿子可真是六神无主,电话告诉我时都带哭腔了。我一听也没着急,马上问儿子:你是想从头再来一遍,还是信“大法好”?儿子以前就知道,重病缠身的妈妈是由于修炼法轮大法才有了今天的健康身体。但是在周围各方面的污染中、以及从小“无神论”的灌输、再加上天生怕事的弱点,他还是不太信。但是在眼下,他既不愿意重做手术,更不愿意让大家再为他忙活。于是就答应了“那就信大法好吧。”我很高兴师父给他这个机缘,叮嘱他一番,他也安定下来。我说:只要心诚,肯定比从前恢复的要更快、更好。要不,回家来我照顾你?省得她太忙。他们刚结婚两年也不愿分开。我根本就没提去的事,也省得勾起他那颗依赖的心,他也就不往这边想了。

师父讲过,“可能有人想:我把家庭的事做好了就是修炼了,父母兄弟啊咱们更加亲密就行了。你是又走入新的执著,走入了极端。所有的一切都得做好却不能过,一过又是执著。而且对大法的态度要摆正,把自己真正的视为修炼人,如何精進,如何对待法,怎么样修,包括你看书时间的长短比重,都不能忽视,而且更重要,因为这就是你们的路,你们要走的路。你们就是要从常人社会中出来,你们就是要与正法同在、对众生负责,所以才这样修炼。”[2]这句,一定要把握好。在家人、亲戚朋友中,可做可不做的,我一般就选择宁可给予物质上的帮助,也要省下时间。我知道:儿子这是外伤,我去也没多大的必要。俗话说“女婿是半个儿”,亲家出点儿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还有一点,就是自他们结婚起,我就定了个规矩:因买房子的贷款还没还清,平时也不要他们的钱。来我家,不用他们掏钱;但是去他家,我们就不再出生活费。可能这点在他们的考虑上也起了些作用。家人内部理顺了,亲戚朋友也没啥好说的了,因为咱们做的都是在情理之中。

最终,儿子的脚伤恢复得很好;但是终因缘份未到,没能走入修炼。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