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众生在等待我们的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从零八年开始利用手机讲真相救世人,至今已经五个年了。今天就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修炼体会。

回首这五年,对我来说漫长而又短暂,从最初拿起手机的沉重与忐忑,到今天变得操控自如,并能从中体验到众生盼望得救的急切心情以及得救后发自内心的愉悦与对大法和师尊的感激之情。在这正法形势的巨变之中,倾注了师父多少心血,无人可知,无人可晓,这其中,师父对我的洪恩,更让我无以言表。我常常想,也许我的修炼注定是与手机分不开了,以手机为法器助师正法,完成我的史前大愿,随师返家园。

严冬里,披着雪花;酷暑中,顶着烈日;风雨中,踏着泥水,我从不觉得有什么苦。有时因为忙于其它事而几天不能拿起手机,内心就会涌动着一种惦念和期盼,再拿起手机,一听到对方的彩铃声,就有一种久违之后重逢的喜悦。那天,一个青年男子接到我的电话后,又惊又喜,激动的说:“哎呀,我一直在等你们的电话。我早就想退出中共了,就是不知怎么去退。”我听后感慨不已,切身体会到了大法弟子责任和使命的重大,也更确定了电话讲真相确实是威力强大的救人途径之一。

一、让世人明白“天为什么要灭中共?”

讲真相救世人,无论我们以何种方式去做,对于大陆民众来说,最终的目地就是要让其认识法轮大法是正法从而认同大法,认清中共的邪恶并退出邪党组织,使该生命在未来的大淘汰中留下来,進入美好的未来。所以在做手机项目中,无论是发短信、发彩信还是打语音电话,我一直把握这个宗旨,讲清真相,将人救到底。

电话讲真相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智慧的把握住对方,使其不要挂机,只要对方想听,劝退就有成功的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不断尝试和变换着用各种方式来讲,逐渐的我发现用询问的方式来引导对方对我的话题感兴趣,效果比较好,特别对于第一次挂机,第二次追打后接听的人。

电话接通后,一句简短的问候之后我就直奔主题,告诉对方几年来坊间都在传递着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天要灭中共,退党能保命”,您听到了吗?因为有前面讲真相的铺垫,有的人三言两语就同意退了,有的人就困难一些。一般来说,不立即表态退的人,一是因为怕,一是不相信,死心塌地认同中共的非常少。对于推托,犹豫,反感,和第二次接听的人,现在我一般这样问道:“您知道天为什么要灭中共吗?”这比较容易提起对方的兴趣,大部份的人都愿意继续听下去。

当然,不同的时期我会运用不同的事例来讲天为什么要灭中共,这就需要我平时注意观看明慧网,跟上大法的正法進程,同时用心积累一些讲真相的素材和记住一些翔实数据。我结合中共越来越严重的裸官现象和薄王事件讲真相,劝退率比较高。在自己状态好的时候,几乎是十有七八都能退。目前我会特别告诉对方,中共还有更大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人没有人的道德规范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只有魔鬼才有的邪恶行为。在中共制下,市面上假米假面假奶粉,谋财害命连孩子都不放过,没有道德底线的干坏事,而这一切罪恶的根源就在中共。中共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让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败坏了人的道德,真真的是无恶不作啊,您说上天能不惩罚它吗?所以天灭中共是一定的!

在我正念很强时,感觉自己真的是口吐利剑,一下子解体了对方的怕心和背后不好的东西,唤醒了世人的良知,再劝其“三退”就会很爽快的同意。这种三退,退的清楚、明白、理直气壮。退出之后,再讲大法真相,一般的人就都能认同了。

打电话劝退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时对方提出的问题我回答的不好,他(她)就不愿退,影响劝退效果。不断总结经验,查找好的答案,做到心中有数,届时再遇到受蒙蔽较深的不清醒的人,很多话题都可以对答如流了。

经常有人用“我考虑考虑”作托词,明白真相却不愿退。现在我一般不再说:希望你下次有机会一定退。而是问他:您知道《共产党宣言》第一页是怎么写的吗?“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幽灵是什么?是鬼魂哪!当初您举着拳头对天发誓,要把命交给邪灵鬼魂的时候,您都毫不犹豫,现在让您远离灾难得到神的呵护,您还要考虑考虑,您这不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吗?有的人马上就改变思想,同意退出邪党组织了。

那天有个人邪劲很大,听了我的话不但不退,反而大声嚷嚷:“哪有鬼?哪有鬼?法轮功看到鬼了吗?”我说:先生,法轮功不讲鬼,法轮功讲的是修心向善,得到神的呵护;只有中共才讲鬼,中共把人都变成了鬼。中共让人对着邪灵马列这些死人鬼魂发毒誓,要为它献出自己的生命;自己争权夺利为坐天下杀死了人,害死了人,还把死人的血染块布给人戴在脖子上,谁愿意把死人的血弄身上?这不是很晦气吗,但中共还告诉你它伟大,很光荣,这不是变异了人的思想吗?有时我会根据情况列举中共不仅对国人残暴血腥没人性,对它党内也同室操戈,从不讲义气和道德良心,以它的十大开国元帅的下场为实例,向他证实共产邪灵给他人和其党徒自己带来的灾难。最后对方就会同意退出邪党。

明慧网上很多同修的劝退好经验让我受益匪浅。今年七月的一天,我从每日明慧上看到加拿大同修在二零一二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上的交流稿:“一段话正念救众生”。当晚我借鉴这种方式,在一个小时内成功劝退十二人,其中有八、九人是邪党党员。真是“黄金一段话”呀!

打电话劝三退的对像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初期遇到对自己出言不逊、讥讽谩骂的人,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时候,我总能想起“忍辱负重”这个名词。当然,这些年来已记不清究竟有多少人是在我顶着谩骂还能坚持不懈的劝说下最终选择退出邪党组织的。而就是因为这种不懈的坚持,有时却能意外的一个电话就劝退好几人。记得有一次有个电话我连续追打了五次,最终劝退了在场的八个人。有一次一个中年男子说了一句脏话后挂机,我又追打过去连续讲了二十多分钟,对方最终同意“三退”。第二天清晨,竟然还收到他的一个四字短信:“大功无量”。晚上我又把电话打过去谢他,顺势把正在他身边的妻子也退了,当时他夫妻俩齐声说:“谢谢!谢谢!”我知道这是生命得救后由衷的喜悦。

五年过去了,在打电话时能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心态,现在每打完一个电话,无论对方退还是不退,表现的好或是不好,自己都能坦然不动的继续拨打下一个。我越来越知道了,打电话劝退,人的技巧只是一方面,修炼人自己的正念之场,才是真正提高劝退率的关键,并且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所说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1〕因此现在感到最难的是每当接通下一个电话时,自己是否做到了保持一个修炼人应有的慈悲和强大的正念来对待。特别是正法走到今天,许多世人是明白真相的,可能就差有一个表态的机会。而这种明白是许多同修付出了无数的心血,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才达到这一步的,如果自己的修炼状态达不到标准,对方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失去万古机缘。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我觉得法的标准对自己的要求应该是很高的,自己只有多学法、多学法,那种来自于法的正念,才能让自己心态纯正的去对待每一个电话,才能承担起这宇宙特殊时期的历史的重任。

二、转变观念,用正念看问题

大约在零九年年初,我和几位同修到S市和那里的同修進行了一次交流,这次交流使我受益匪浅。在那里,几乎人人都在背《转法轮》,年纪多大的老年同修都背。许多同修把《转法轮》已经背下来了。《转法轮》我以前也背过多次,却从没能完整的背过一遍。从S市回来后,我也坚持背《转法轮》了。现在已经在背第十二遍了。通过背法,我的变化很大,很多时候遇到问题就能知道如何在法中去认识了。

例如,一次,本地有几位同修遭恶警绑架,牵扯到手机问题(这里称这个事件为“A事件”)。当时不知从哪儿传出的消息:我们用来讲真相的手机整个机型都被监控了。那时大家手里只有那种型号的手机能改串号。听到此消息,本地正在迅速发展的手机项目一下子停了下来。可当时用手机发短信和打语音电话是我们当时讲真相救人的主要方式,有的同修还将手机退了回来。那段时间真是黑云压城。曾经与我配合打电话的甲同修也遭绑架。我的情绪陷入低谷,心里压力很大。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在手机项目中继续往前走,因为我认为利用手机讲真相,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那天我一个人拿着手机来到曾经与甲同修配合打电话的地方,我对自己说:打吧,邪恶监控不到我,我有师父保护。师父不是说了嘛,“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邪恶还不够师父一个小指头捻的。你来吧!再说,监控也没关系,邪恶来了我不就有机会讲真相了吗?就这样我没有间断的一连拨打了几天。

可无论我怎么讲,就是没人愿意退。我不放弃,不承认旧势力演化成了的这个假相。直到有一天,一个青年男子在我努力的劝说下终于同意退出邪党团组织的时候,我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自那天之后,我的电话劝退又恢复正常状态了。

那段时间我们学法小组在每次学完法之后,都要交流在手机讲真相项目中的体会,由于有这样一个环境,所以A事件对我们学法小组整体上波动不大。在我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心态后,就在本地协调小组学习时,把自己和我们学法小组对此问题的看法与同修交流。同修建议我把自己打电话劝退的体会、针对当时本地的状况和在法上的认识写出来,向明慧网投稿,与同修交流,鼓励大家在手机项目上做下去。后来在A事件中被绑架的同修陆续回来了,这时才知道同修几个被非法关押与整个机型的手机被监控毫无关系,而且目前根本就不存在也不可能做到对整个机型的手机進行监控,只是一场虚惊!好在这时大家已经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整体走过了那场魔难。

有一次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则消息:邪党对许多地区的电话实行监控。当时自己还没什么想法。第二天我和一同修出去讲真相,她发短信我打电话。我刚拿出手机,同修讲:“网上说现在很多地方的电话都被监控呢。”我内心有些不稳却没有当即去否定它,结果一连打了好几个人都没人退。我这才知道是自身有问题,马上归正自己:“三界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手机的出现就是为今天大法弟子救人用的,不能因为邪恶的干扰而改变了大法弟子救人的方式,旧势力的安排我全盘否定!”继续打,竟连续劝退三、四人,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3〕呀!

三、在手机讲真相项目中修心

零八年我与甲同修配合开始利用手机打电话劝“三退”,起因是那时手里有许多发短信后被封的卡(那时手里还没有语音电话),觉得浪费了太可惜,干脆就用来打电话直接劝“三退”。可以说那时走上这条路是有点被动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觉得效果不错。于是我们就在本地做手机项目的同修中交流,推广打电话劝“三退”。采取的方式是大家坐在一起,由另一同修和我给大家做示范,然后让在座的同修轮流拨打(那是初期的状态,现在此方法在国内不可取)。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们每次都能现场劝退不少人。记得有一次,在场同修几乎是打一个就退一个,打两个就退两个,效果真不错。从那时起,我们地区就有逐渐有不少同修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来,特别有的同修平时不善言辞,面对面讲真相有障碍,但却在利用手机讲真相上坚持下来,走出了自己证实法的路。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陆续写了多篇文章投稿明慧,每次都是从不同的角度,比如自己的体会、同修的体会、安全可行性、作用与效果等方面来谈,向大陆同修推荐和交流打电话劝三退,文章大部份被明慧网刊登,也有被选入《明慧周刊》与同修交流。

但其中有一篇没登。那是前年过了新年后写的。当时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文章,同修讲述了自己在新年里讲真相的一段经历,其中有关于用手机讲真相的内容。我看后,没在心性上与同修比学比修,没在悟道方面去比学比修,而是用人心在做事的多少上去比,于是也提笔写了一篇文章发给明慧网。明慧没有刊登出来,石沉大海。于是回过头来再看自己的那篇文章,这才发现,字里行间都是在证实自己,真是让人汗颜。当即我就把那文章删除了。

删文章只是按几下键盘的事,当然不难,去人心就不那么容易了。这个证实自我的人心一直是自己这些年来不断的修,还不断的往外冒的一个很大的执著。最近看到师父在讲法中说:“最终我们宇宙体系有多大,一兆层巨大的宇宙说成个范围,把一个兆罗列到一兆个兆,把一兆个兆形容成一个空气的分子,满剧场都是这样的粒子,那么多的宇宙,也只是宇宙中一个空间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粒子。”〔4〕我好象才豁然感到作为人的渺小、低能与浅薄,如果没有师父,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只能随着历史成为过去,而我作为一个三界内微不足道的人还想证实自己什么呢?!

这些年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我先后得到几名技术同修的帮助,基本掌握了各类手机讲真相的相关技术,以及短信、语音、彩信的编辑技术,所以也一直参与本地手机项目的协调和技术推广。同时也针对本地区发生的同修被迫害和反迫害影响比较大的事件案例,自己编辑或协助同修编辑成语音和彩信,来配合本地整体讲真相。

最初一个协调同修要我帮助推广手机技术时,那时自己刚刚参与协调工作,没什么整体意识,也不把这些当成是自己份内的事,甚至还认为是不是耽误自己的时间,心里老惦记着出去打电话。一次一个协调同修对我说:“你一个人打电话,一天能劝退几个人?要是每个同修每天劝退一个人,每天要退多少人?”自己好象才突然懂得大法弟子形成整体的重大意义,意识到这也是自己的一份责任,所以这些年一直比较乐于和尽力地去做这方面的协调的事情。

写到这里我还有个体会想与同修交流。在向六一零、公检法司等特殊人员播放语音电话时,不知是职业使然还是他们接到的这方面的电话太多,大部份人一听是法轮功的电话就挂机。有一次为揭露恶人、营救几位遭绑架的同修,受同修的启发,在编写语音稿时我先讲述恶人执法犯法的事实,再讲受害人申冤无门反遭关押,最后再点明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因为这个电话一开始听起来好象是一个民间普通案件,所以当我把语音编好向恶人所在单位拨打电话时,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全部或大部份听完了那个一分多钟的揭露迫害的真相电话。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

我非常感谢那些做手机技术开发和技术传播的同修,是他们的默默付出,才有了中国大陆手机讲真相这个利器来助师正法。我知道全国各地都有同修在利用手机讲真相,做了很多很了不起的震慑邪恶的事,却因为安全问题他们不能拿出来交流。我相信,大法弟子的威德已经载入史册,与宇宙长存。

正法形势迅速发展,时不我待。前面还有无数世人正在等着我们打电话去救度。那是众生的呼唤,是师父的期盼,也是大法弟子下世的夙愿。我一定会继续努力,抓紧这最后的机缘,向世人传播神佛救度他们于危难之前的福音。

叩谢师恩!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