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主角(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拘留所给我留下最深的体会是,我与警察之间,根本不是迫害与被迫害之间,而是救度与被救度之间。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们有历史的重任在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所以我每天总是乐呵呵的忙在三件事之中,在哪里都要当好主角,唱好大戏完成使命。
——本文作者

* * * * * * *

接前文

不是“迫害与被迫害”,是“救度与被救度”

当拘留所高高的围墙把我与自由世界隔开的时候,我没有恐惧,没有悲伤,心中只有师父的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7]“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8]我明白:在哪里我的使命都不会改变,照样当好主角,做好三件事。

一、坚定正念 开创炼功环境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在农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开来一辆警车,两个警察拽我上车,拽不动,又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六、七个人把我强行塞進警车,我高喊:“师父救我”。虽然他们连踢带打,但我没有一点疼的感觉。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承受了,到了公安局,我给“看”我的警察讲真相,当时就做了三退。又進来两个警察听真相,正要三退时,队长進来了,那两个人就走了。我给队长讲天灭中共时,他说:“都死了才好呢”,不退。说让我到市医院体检一下,我知道他们没安好心,我决不配合,一帮警察轮流把我抬下五楼,抬上警车,送到市拘留所。没有体检,他们做的是假手续。到拘留所后,我指出他们的欺骗行为,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他们说:“这高墙铁门你就不害怕。”我说:“我也没干坏事有什么可怕的?你们迫害好人不怕老天惩罚吗?”他们和拘留所值班警察简单交代一下就走了。

值班警察让我穿上马甲后進屋,我心里想:“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9] 我是主角,我说了算。我说声:“不穿!” 他高喊一声“穿上”,”不穿!”他打电话叫来带班的(也是在拘人员)让带班的给我穿上,我正眼看了一眼带班的,眼神中流露着威严。带班的没动。这个警察一看他不动,一把把我拽到洗手间,嘴里说着”我收拾收拾你。”拿起马甲就打我,我用手一挡,没打着,又打我,我又一挡,又没打着,当时把他气的青筋暴跳,肚子也鼓起来了,大口大口喘粗气。我当时很平静,心里想着师父的法:“修炼的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不以人为敌,尽量救度一切众生”[10]。一个好端端男儿被共产邪党教唆成打手,造业失德却不自知,真正受迫害的是他们啊!我心生怜悯,语气平和的对他说:“你不用动气,半个小时前,我们素不相识,你干你的工作,我有我的信仰,我们互不相干,都没错,是共产邪党硬把我们对立起来。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告诉世人‘真、善、忍’好也没有错。是当地警察不明白真相,把我骗到这里,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抵触你,我是抵触这个马甲,因为我没有错,我不穿它。”他的态度缓和下来,说道:“那你把它拿上去。”我说:“不是我的东西,我不拿。”那个带班的急了:“哎呀!你快点拿上去吧!王队跟任何人都没退过步,今天破例。”听到这,我说:“好吧!这不是我的,我替你们拿上去。”(后来悟到拿也不对)。

到了房间正好是十一点五十五,当时屋里有三个人,算我四个人,两人一张床,他们问我:“为什么進来”。我说:“炼法轮功”。我开始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回头一看,和我一张床的那个人搬到那张床上去了,她们三人一床,我一人一床,可见她们被毒害的有多深。我不停的背师父的(《洪吟二》〈别哀〉)。在法的指导下,我开始向内找,找出自己很多的执著。前几天,听到有同修说我光盘给每个世人发的过多,不止一次听到。本来这也不算什么事,扩大容量,提高心性就过去了,可我错过了提高心性的机会,不知向内修,而是一味的向外找,埋怨同修,以致人心被带动陈芝麻烂谷子都上来了。学法不静心,发正念老想同修:“怎么能这么说呢?多发不是让世人从多方面了解真相吗?”

师父讲:“把你所有的思想、想法、执着全告诉整个宇宙的神。”“大家想想,那个旧势力不迫害你才怪哪。”[11]这就是在说我呢!当时的我就是这样,以致那两天救人的效果也不好,一上午救了七、八个人,很着急,形成了执著,下午救人顺了,又起了欢喜心。退一拨、又来一拨,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我还在讲。以至二十里地以外的警车来到身边,我还在讲。找到执著后,我立刻解体它。发出强大一念,我只归师父管,我用大法归正。师父讲过“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12] 师父的法使我增加了正念。

马上就到炼功时间了,我以前听说这里不让炼功,但是我必须炼功,谁也挡不住,坚定正念后到了三点五十我就起来炼功。炼完功我很惊奇,被恶警折腾了半天半宿,又踢又打的抬来抬去的怎么浑身轻飘飘的没有一点乏意。我坐在床上习惯卷起一下裤子按了一下腿。呀!让我更惊喜的是浮肿两年的腿一夜之间彻底好了。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队长把我叫去,说:“谁让你起早炼功,你屋里一个女孩吓坏了,怕你打她,不愿意和你在一屋,给你调走,以后不要炼功。”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是大戏的主角,我自己说了算。把我从四零四房间调到四零三房间,而四零二房也有人,正好把我放在中间屋。为以后讲真相提供很多方便,真是一切都是有序的安排。我拿自己的东西来到新屋,把东西放到靠窗户的那张床上。不一会儿,又从四零二房间调来一个女孩(二十岁左右),她一進来,把我的东西往挨厕所那张床上一扔,把她的东西放到挨窗户的那张床上,于是坐在那张床上骂骂咧咧: “我命不好,到哪也遇不上好人,倒霉,损。”一会又唱起来,一会又骂,一上午就是这样折腾过来的,好象精神不正常。我当时正在擦地,她一手不伸就坐那说脏话折腾。我对她心升可怜之意,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讨厌佛法,江魔头共产邪党真是罪不可恕。看她那样也不好急于插话,反正还有时间,于是我乐呵呵的收拾好她摔过来的我的东西,坐在挨厕所的那张床上背法一小时,然后炼动功,接下来发正念一小时,同时清除干扰她背后得救的邪恶因素。

接下来中午吃饭了,在走廊站排时,一个女副所长过来了,站在我面前,两眼直视着我,一字一板的说:“在这里你还敢炼功?”我两眼直视着她,放射出威严的目光。心中想着师父的法:“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13]我面带微笑,用柔中带刚的语气,坚定的说道:“不炼功我身体承受不住。”我心中发出强大的正念,然后就这样四目对视着,其他人都在看着我们,足足有一分钟。后来她说了一句:“注意点,别影响到别人。”我回了一句:“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她走了。至此,我开创了炼功环境,从那以后,再没人过问,在这个空间前后只有几分钟,可在另外空间是怎么样的正与邪的较量可想而知。

二、当好主角 堂堂正正救众生

吃完午饭发完正念,背一会法,又炼遍静功,那个女孩情绪有点稳定了,我便开始找话茬与她接触:“小娟,你家在哪住啊?为什么進来的?”她说:“我是某某乡的,打架。”“啊!我们是一个乡的,上小学时你班主任是谁呀!”“某某某”。“我认识”。我们一下子拉近了距离。我问她:“你为什么这么抵触法轮功?”她瞅了我一眼,毫不犹豫的说:“炼法轮功的不干好事,不是自焚、就是杀人,一听法轮功就害怕。”我长叹了一口气,问了一句:“你看我象那种人吗?要是那种人,今天早上因为床铺就得打起来,你说是不是。”她点点头。“因为我们炼法轮功的讲‘真、善、忍。’你对我啥样,我不生气,利益上也不计较,这不好吗?”她又点了点头。我说:“不炼功的人能这样吗?”她摇了摇头,于是我给她系统的讲了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洪传盛况,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用了那些卑鄙的手段,以致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她也不吵了,静静的听着、思考着,最后用“乡缘”这个化名退出“少先队”,我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又给她讲了一个小故事,里面提到一个犯人给大法弟子唱了一首歌:“法轮大姐好,法轮大姐好。法轮大姐告诉我们法轮大法好”。这时,这个小孩眼睛一亮。说:“大姨你会唱吗?”我说:“我不会,但我会唱法轮大法好这首歌,不过有点跑调。”她忙说:“大姨,你唱、你唱,你哪唱的不好我会听。”我就给她唱了法轮大法好这首歌。她立即说:“大姨我也给你唱一首歌。”我说:“我不听你的歌,(我还以为是流行歌曲)”她笑着:“你必须听,法轮大姨好,法轮大姨好,法轮大姨告诉我法轮大法好。”我简直惊呆了,这孩子这么有灵感,险些被中共毁了呀!后来我知道,她是一个歌舞厅的卖淫女,社会的腐败坑了多少良家儿女。心想一定要彻底救她。这时她原来的房间传来了高音:“喂,小娟,你们干什么呢?又说又唱的两个人呆的那么热闹!”她高声回答:“法轮大姨给我讲法轮故事呢!”那边又喊道:“法轮大姨呀!大点声行不行?让我们也听一听。”另一个屋也回应:“我们也听听。”于是,我站在铁栏杆门前高声讲起《大清国号的来历》,《铁茄子的故事》,《十试吕洞宾》等轮回转世和神传故事,为的是先提高她们信神的底线。后来就给她们讲法轮功真相。

当讲到国外洪传盛况时,有一个私企老板娘(三十多岁,因打了交警而進来的)。她说:“去年一年我去了四个国家旅游,台湾和美国炼的最多,到处都是。”(后来吃饭时她演示了动作)她这样一说对其他人接受真相很有帮助,不久,这里女的全退了,十几个人一个也不落。后来流动性很大,先来的就给后来的讲,我再补充三退。

有一天阴雨天,我屋那个女孩高声告诉我:“法轮大姨,我受益了。”“怎么受益了?”“我这只(右脚)脚脖子过去扭伤过,一阴天就酸疼,今天阴天,一点酸疼的感觉也没有。”于是,她就象百灵鸟一样,到处传递法轮功的神奇。

后来,我屋又来一个女孩(二十八岁),因和邻居打架。本来一進来我们都打招呼,气氛还挺融洽,一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她上下打量我一下,立即面向窗户,不再理我了。我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法轮功好啊!”她没吱声,那个受益的女孩接了一句:“唉,法轮功真好,我心里默念,我的伤脚都好了。”她回一句:“别胡扯!”我接过话题:“她不是胡扯,刚来时她和你一样,误解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她立即捂上耳朵,回头对我高喊一声:“你别说了行不行,你一提法轮功我就脑袋疼。”我没有硬说下去,换了个话题:“你是不是原来有头疼病?”她说:“是月子里坐的。”于是,我告诉她,这回你的头疼病肯定会彻底好的。她不解的看着我,我说:“你一听就头疼,这是我师父在帮你呢!给你往下拿病呢!你别怕,听几次真相你就好了。”于是,我又讲法轮功的洪传,发展到被迫害,顺势讲着,她还是捂着耳朵喊叫,不让讲。我说:“我必须讲,为了你好。”一连两天都是这样。到了第三天,我再讲她不喊了。我说:“咋不喊了。”她惊讶的看着我,我说:“头不疼了吧?”她点点头,接着她做了三退,后来我一炼完功,她俩就叫我讲故事。一次她做了个梦:说有人告诉她到这里是为了还阴债。问我啥意思,我根据自己的理解给她解释了一下,告诉她六道轮回的确存在。大法的法理改变了她们,她们变化很大,对我也特别好,真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男室在二楼,女室在四楼,每次吃饭我们都路过二楼。他们已经站好队,等我们下来一起到一楼去吃饭。我第一次路过他们时,当时走廊没有警察,上前来了两个男孩:“大姨,为啥進来的。”我很自豪的说:“炼法轮功的。”他竟然低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说:“你知道?”他点点头,我说:“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们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我简单说了几句语速很快,三退指党员、团员、队员。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小名、化名都行。你们都入过团吧?他们点点头,你用大顺、他用二顺的化名退出团、队,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凑过来一个小伙子,我说你入过团吗?他说:“没有。”“队呢?”“入过”。“赶快退掉。”先退的那个说:“他叫三顺。”我说:“对,就用三顺退掉。”我并说:“你们回去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这样每天见面,他们看见我就说:“法轮大法好。”我回他们一句:“三退保平安。”利用擦肩而过或平行几步或洗碗的机会劝三退,只要见人就讲,基本都退,极个别不退,也认可大法好。利用打电话或打水的机会给警察讲,一个队长做了三退,没退的也认可大法好,只是害怕不敢当时退,我就告诉他们其它办法三退。

一次,在走廊遇到第一天打我的那个警察王队长。他看了我一眼说:“我知道你恨我。”我笑着说:“我要恨你就不是炼法轮功的了。我师父讲过:“修炼人没有敌人”[14]。他瞪大眼睛说:“你真不恨?”我说:“没必要骗你。”“想了解法轮功吗?我们唠唠,你敢听吗?”“我怕谁,共产党我也不信,法轮功我也不信,我听听你咋说。”于是带我来到一个屋子,那里已坐着一个女孩,二十五、六岁。刚進来是个吸毒的,是他同乡,对法轮功有抵触。他对那女孩说:“你先等一会,我先和她唠一会。”我开始讲法轮功好、祛病健身显奇效,我刚说几句。他说:“拉倒吧!没人信,我家跟前有一个都炼傻了,神智不清,都不知道吃饭,不知上班。”我说:“她的情况我不知道,真正修炼的肯定不会那样,你看我那样吗?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是教师,一个班级大约五十学生左右,有十几个能答九十分以上的,有二十几个能答六十分以上的,还有几个不及格,甚至答几分,那答几分的学生能说老师没教好吗?”他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又说:“上亿人炼功,没有切身体会也很难走到现在。”他嘲讽的说道:“你有啥体会,一炼就飘了,迷糊了是不是,和她一样。”我说:“恰恰相反。吸毒自己知道不好,可是,上了贼船戒不掉,别人也知道不好,全世界都知道不好,所以世界有戒毒日。我们法轮功修炼者,在同化真、善、忍的过程中,人人受益,都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所以全世界有法轮大法日——五月十三日。一百多个国家洪传,李老师受三千多项褒奖。”他说:“真好。”这时他搬来一把椅子,说“大姨坐下说”。我接着说:“很遗憾,大法师父出生在中国,办了五十四期讲法班,上亿人得法,一百多个国家洪传,你却全然不知,给你讲真相你不听,给你印光盘、小册子你不看,你只看共产党的电视,落在那四角陷阱里。能认识天是圆的吗?共产党说过真话吗?你说这些年,我们大法弟子付出多少代价,你能算的清吗?多少光盘,多少小册子花多少钱你能统计吗。而我们被压、被拘,是为我们自己吗?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事,有打架、吸毒、偷盗等。而我们是为了让世人知道大法好,末劫时期能得救,我们错了吗?”这时,他一声不吭,只是频频点头,在他脸上再也找不到那种嘲讽的神态了,接着给他讲了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劝他退党,他说:“大姨,我下个班再唠,我挺愿意听的,这不,这是我同乡,我跟她再唠唠。”我说:“好吧!我们下次再唠。”于是他喊来带班的,高声吩咐:“把法轮大姨送回楼上去。”从此以后,他每次见我就喊法轮大姨。一些年轻的在拘人员都喊我法轮大姨,年岁大一点的就喊我法轮大姐。后来那个队长又一次当班,下午叫我过去,当时我正在炼功,想炼完功再去,结果等我炼完功门被带班的锁上了,我没喊,就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就再没见到。

有一次放风时,副所长(限制我炼功的那个)给我们演示一些踢腿、弯腰等动作,说对身体有好处,她已经不像我刚来时那么恶了。我接过话说:“要说健身啥也不如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显奇效。”一下子话题就转到法轮功上,都围过来。所长问我:“怎么炼?”我就给她们演示动作,其实都退完了(所长除外)。后来她们又提了许多问题,比如:法轮功到底是啥?为啥反对共产党等,我就凭我所在层次给她们解答。后来所长说:“好就在家炼,别总出来和别人说,免得受迫害。我认识一位干部,本来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就因为炼法轮功被抓,后来单位保出来了,她又到处讲,结果判了刑,等她八年回来后工职被开除了,丈夫离婚了,你说何苦的?”我说:“这明摆着,不是她的错,是共产党的错,她付出这样代价,她肯定认为值得,你们没修炼,难以想象修炼的殊胜和伟大。正因为共产党不干好事,从建政,到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以至迫害法轮功,害死中国同胞八千万,它没干过好事。现在是天要灭它,我们不出来讲,世人能知道吗?能得救吗?我们是为了世人得救才出来讲的。我们没错。”这时所长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不象我是管你的,倒象你是来管我的。”大家都笑了。人们的良知复苏了,气氛也和谐了。我心里说,我不是来管你的,我是来救你的。回屋的路上,我和她走在最后,我们继续谈着法轮功洪传世界的盛况,她很接受,她说:“你是我认识的法轮功中最好的一个。”我说:“我修的不好,我要修的好我就不上这里来了”,人们都上楼了,我停下来给她三退,化名都起好了,就差她点头的一瞬间,她有事走了,我很遗憾的回到屋里。后来,这个明白真相的所长让我提前一天回家。

明白真相的所长答应当天上午让我回家(我是半夜十一点半進来的),结果,我起了欢喜心,被魔利用,一个恶队长(刚刚从看守所调过来没接触过)说我出去就整事,怕连累他们,说啥也不让我走,叫我回屋等到时间再走,说一分钟也不能提前。所长也不好硬坚持,我只好回到屋里,知道是自己的欢喜心被魔钻了空子。立即发正念清除,在发正念过程中,手心、脚心一直向外排凉气,从十一点一直发到下午三点感觉凉气没了,我还坚持发。这时电话响了,让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如果不及时清除邪恶,后果不可设想。

由于那个队长和这个所长都明白了真相,但阴差阳错没来得及退,我很遗憾,后来我给这个队长寄了真相信,心里总想这件事,形成了很大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第二次被拘。表面看,在三月四日我下班后到路边发神韵光盘发到了一个不明真相的警察手里,当时他拽着我不放,又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一帮警察把我抬到车上,我喊着师父,到公安局,他们把我抬到屋里,我坐在沙发上发正念,浑身热的象火烤着一样,不一会儿,他们又把我抬上警车,送往拘留所。一路上我给他们讲真相,从大法洪传到大法被无辜迫害,到天灭中共,大法弟子放下自我,讲真相、救度世人,他们听的很认真,开始司机放高音喇叭干扰,后来他自动关了喇叭,不但认真听,还时不时的提些问题,就连国保大队长也问怎么退。我告诉了他们三退的办法,快到拘留所时,我突然四肢麻木,说话费劲,(当时没悟是师父给我演化的病态)到拘留所,他们又把我抬下车,抬進拘留所,当时我坐在地上,值班警察到跟前一看,我抬头一看,我们四目一碰,都吃一惊,原来这个值班的还是去年来时那个值班的,他当时想拒收(其实是我正念一直很足,一切师父在帮我),就问:“你有什么病吗?”我说:“我有胃病。”他很着急的说:“你看还出来个胃病。”我又说:“我炼功前得过心脏痉挛。今天,他们也没给体检。”他故意提高声音说:“不能吧!人没体检咋收?”我说:“他们都没让我下车,只下去一个人办了手续。”他又问:“你过去有病别人知道吗?”我说:“我单位的人知道,因为我是在单位犯病时,领导打车把我送進医院去抢救的。”他当时在思量,我们都没有吱声。在此之前,我一直想我不能進拘留所,不配合邪恶,一步不走,都是他们硬拽,抬来抬去的。可我一走神,忽然想这次来一定要给这个队长三退,不能再错过机会了,就这一念不正。那个队长马上改口:“你在这呆几天吧!上次也没受啥委屈,这次更没人为难你了。”无论我怎么说,他都劝我留下来。送我的当地的那帮警察走了。我给这个队长做了三退,我要求自己一个房间,他说:“你们县前几天送来一个法轮功,把她调过来怎么样。”我说:“行”。他让带班送我上楼,让那带班的把马甲拿上去了。

第二天早上刚发完正念,对讲机响了,“某某某(我的名字)。还认识我吗?”我一听是副所长的声音。“为你而来,怎么不认识?”她说:“到这来听我的。”我说:“谁对听谁的。”我们都笑了,又说了几句,她把电话放下就过来了。我开门见山的说:“给你的信你收到了吗?(因为信里有善恶有报故事,有警察修大法的故事,有为啥三退的问答。)” 她未加可否,只是说:“我们单位的某某某人特别好,得癌死了,怎么是恶报呢?”我说:“你说他人好,那是表面,如果一个人心里抵触佛法,对大法犯罪,那就是没救了,除非弃恶扬善,从新选择。”她没吱声,静静的思考。我又说:“这次赶快退了吧!可别再错过机会了。”她说:“退了也不行,我满脑子都是邪念。”我说:“没关系,你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把邪念排斥掉的,我给你起个化名叫‘缘平’,有缘明白真相,平安度过劫难。”她笑了,很开心,一边念着她的化名(生怕忘了似的),一边离开了。

吃过早饭后,后勤队长开门叫我过去拿被、褥等,他说:“你们是最干净的人,都给你们新的,(被褥、床单、枕巾、被罩)”。我说:“你人挺好,入过党吗?”“入过,”“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听说过,不太清楚。”于是我给他讲了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命的事,给他起个化名“心善”三退了。他说:“你们在这里随便炼随便比划没人管你。”

次日放风的时候,是一个年轻的女副所长,去年没见过,前几天在走廊站排时接触过,让我穿马甲,我告诉她我是从来没穿过,她说:“谁让你不穿。”我说:“是从王队长那开始。”她和年岁大的警察(我给三退那个女副所长)交流了一下,说王队答应的咱也管不了,(看来王队挺有力度),她看别人对我都挺好,她对我也挺好。比如:调房的时候她让我选,我找一切机会跟她讲真相,终于用“如意”这个化名做了三退。她很高兴,连声道谢。我让她谢师父,她谢声不断。后来我给在拘人员讲,有一个老太太不认可,大声说:“你给所长讲啊!你给她起名啊!”就是一种变相的汇报,为了所长的安全我笑而不答,所长笑了毫无顾虑的说道:“她给我起名了,她起的名我还挺满意呢!”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再讲起来一帆风顺。有退的也有胆小不退的,但都明白了真相。

有一天,我们屋来了一个常人(别屋都满了),咳嗽不止,她说:“咳嗽一冬了。”我给她讲真相,她不信。她说信一种东西(邪的),后来讲着讲着她听進去了,也三退了。可她身上带的东西对我们干扰很大。特别是对同修大姐。大姐说:“有一股一股冷风往身上扑,很难退”,我帮大姐发正念,我感到空间场有黏糊糊、黑乎乎的东西。感觉好一些了,九点五十,我开始炼功,往那一站,一股冷风从脚面上来。当时我很稳,想起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5]。我用手轻轻一掸,说到,旧势力,不要跟我整假相,我不承认你。冷风退去,我静心炼功,五套功法炼完后,我延长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大姐睡一会儿我们准备轮流休息。半个小时后,大姐接着发正念,我刚躺下,我天目看到,从远处,黑烟滚滚而来,铺天盖地,我立即起来,告诉大姐:“求师父加持,邪恶来势凶猛。有师父不要紧张。”我立掌请师父加持,从天目用功能打出一个“灭” 字,这个“灭”字顶天立地,把黑烟挡住之后,开始向黑烟方向卷曲,把黑烟包在“灭”中。随着我不停的发出“灭”字。“灭”字包裹着黑烟逐渐缩小、缩小、最后化尽。我继续发正念,空间场逐渐干净。后来出现四幅奇景,第一幅图出现一个大圆圈,里面半边是青竹,另半边是彩虹。退去后,又出现第二幅图,还是一个圆圈,里面半边还是青竹,另半边站着一个道士,手里拿着经书望着远方。退去后,又出现第三幅图,另外空间下来两个男的,一胖一瘦都冲我笑。接着师父打坐从空中远处飘来,然后隐去了。当时我心想;我没看清师父笑没,就这念师父知道了,结果师父又来一次,而且比原来的身体放大一倍,从远处飘过来,微笑着,我看清后师父就隐去了。我停下来时已午夜两点,我泪眼模糊,没有一点睡意。我开始背法,背到清晨炼功。炼静功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坐在高高的山顶上,高山从云雾中拔起,云雾在山根缭绕,其它什么都看不见,那感觉从来没有过的舒服。第二天那个常人不咳嗽了,好了。

在回来的那天晚上,我想应该把大法真相留给未来住在这里的人。把真相写在墙上,可怎么写呢?一夜不关灯,到处都是电子眼。发完正念我就躺下了,刚躺下电就停了,我马上起来,心中感谢师父,拿起女儿看我时带進的一支笔,分别在窗台墙,洗面池墙等四处写上了醒目的保命秘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快退党、团、队。

三、修好自己 把美好形像留给世人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先他后我努力做个好人。比如吃饭时每次我都站在排尾,最后一个打饭。一次队长看不过去了,让年轻站在后边去让我站在前边,说他们没老没少,我说没事,她们年轻性子急,让她们站前边吧!打热水时也一样,我排在最后,没有我就不打。有人托人带進吃的东西,糖、水果、鸡什么都给我,我从小到大从少到多全部婉言谢绝,以致有一次放风时,所长知道我和家人没联系上,就说:“你出去时,没钱起车票我给你。”没等我吱声她们就说:“她不能要,谁给点东西她都不要”,屋里的卫生,我主动打扫,不等不靠,她们对我说深说浅我都微微一笑,展现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接触过我的人都很尊重我,我想:用行动圆容大法,也很重要。

在拘留所给我留下最深的体会是,我与警察之间,根本不是迫害与被迫害之间,而是救度与被救度之间。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们有历史的重任在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所以我每天总是乐呵呵的忙在三件事之中,在哪里都要当好主角,唱好大戏完成使命。

结语

风雨过后突显彩虹的美丽,历经魔难更知修炼的珍贵。以上是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的点点滴滴。虽然是点点滴滴,也足以见证大法的神奇。我会永远记住师父的话:“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16]在最后的正法之路,我会走的更坚实更稳健,让师父放心满意。

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给了我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的万古机缘。

感谢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让我们携手并肩走好最后的助师正法路,手拉手圆满随师还。

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善恶已明〉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报应〉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6]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8]李洪志师父经文《走正路》
[9]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10]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11]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1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1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14]李洪志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
[15]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16]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