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重视学法修心 解开怨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修炼中人人都会有难要过,有关要闯。我最难逾越的关,就是和丈夫间的怨缘。做常人时,为此争斗、怨恨、不平,把自己身体搞的一团糟;修炼了,还如同常人,这是我在和宇宙的正法理拗劲。大法开启了我的悟性,破除了我心中的迷障,不但使我明白了:错的是我,对的是老伴儿,而且还让我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超常的理……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同修好!

修炼中人人都会有难要过,有关要闯。我最难逾越的关,就是和丈夫间的怨缘。

做常人时,我俩就总是磕磕绊绊,没有三天好日子过。我烦他大事办不来,小事办不好,还开口闭口“我觉的”。这个“我觉的”仿佛成了他的口头禅和办事的依据。不管和他说什么,也不管事轻事重、事缓事急,他总是一副心不在焉、可有可无的面孔,好象我在对墙说。即使追着他讲,他还是十句听半句、把黑听成白,然后就按“我觉的”去“张冠李戴”的瞎办,十有八九搞的一团糟。过后无论麻烦多大,从不主动去补救;而且下次照旧行事,从不接受教训。

弄的我一听到这个“我觉的”,心上立刻象堵了块大石头。每次与他论理,他几乎都用同一句话狡辩:“我觉的你就是这样告诉的!”从不认错!我多气、多急、多累,他一概视而不见。我俩就这样别别扭扭的从青年、中年、走到老年。争吵不断,气闷抑郁,弄的百病缠身。真个苦海无边,何时是尽头!在这万般无奈、万念俱灰之时,我喜得大法。身体一天一个样,很快恢复了健康。无病的轻松、心境的愉悦,带给我无限的希望!我内心无比惊叹大法的超常、时时感恩师父的无限慈悲!

老伴和我同时走入修炼,我寄希望于他能在大法中改掉“陋习”。(现在明白了:带着如此强大的执著学大法,这是对大法的不敬。)但我很快感觉到,这是不可能的。再度的失望,使自己重又跌入无奈的痛苦中,难以自拔。我迷茫着,蹉跎着……

一次,他又张口“我觉的……”没等他往下讲,我气恼的直呼其名:“某某某!你动不动就‘我觉的’,你这个‘我觉的’多少钱一斤?你整天抱着它不放,修炼了也不改,整天拿着‘不是’当理说,你还懂得尊重人吗!难怪小时候老爹专为你预备根棍子,怎没把你打明白!”他一愣,避开我话茬儿 ,立刻气呼呼反问:“你大名大姓的喊我,你尊重人?!”“我叫你一回名字,你就受不了了?!这么多年,你对我可一直‘哎哎’的,我的名字叫‘哎’?!不要欺人太甚!”

过去吵,是常人;现在吵,肯定不对。修炼人要忍,我也知道,可忍不住啊!非但如此,还“十年谷子八年糠”的往上翻:被蚊香烧坏的桌子啊;帮犹大作证,使自己遭重判啊;自己大难不死、获救后,他扔出的那些冰冷、伤人的无情话啊;为了修炼,不让他看电视,他还不知好歹的耿耿于怀啊;……翻不完的旧账,理不清的新怨,统统和他的“陋习”挂钩。我吃不下,睡不好,气没少生,泪没少流。我也急啊!心想:“我俩毕竟一起修炼,不能再象过去那样,十天半月谁也不理谁”。我告诉他发正念倒掌了,他说:“你还那样呢!”提醒他学法不能困,他说:“谁困了?你才困了呢!”告诉他读大法书要有句感,要读出轻重音。他发狠的说:“我就这样!就这样!别管我!”我指责他“不讲理”,他气狠狠的说:“我就不讲理!就不讲理!”

说到这份儿上,和他可真是无理可讲了。自己一辈子奉行“没理的话不说,没理的事不做”,行为处世一直以此自律,也赢得周围人的普遍认可、敬重。怎么到老伴这儿,就行不通了呢?过去的几十年暂且不论,都修炼了,他怎么还不讲理?!我无论如何都想不通。怪他缺规少矩没家教,也暗自抱怨自己命苦,我从此尽量避免和他正面发生冲突。

迫害初期,他曾遭恶警绑架。我知他心中有阴影,也不强求他,就独自去接送大法资料、独自去发、独自去讲、并买来机器独自印传单。为了安全,我什么也不敢告诉他,也不愿告诉他;他也不问。我常想:各修各的,倒也省心,何必自寻烦恼。

我俩表面上虽不再强势,但各自的常人心并未减弱。当时《九评共产党》已经问世,自己也感到时间紧迫、救人急;可和老伴儿间的隔阂,仿佛一座山挡在修炼路上,就是过不去。怎么内找,都是自己对,不知如何才能协调在一起,真苦啊!

有一次,我看到《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师尊的教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心立刻象开了一扇窗:对啊,大法能帮我!怎没重视学法呢!尤其是在学法的“时间”和“质量”上,自己太随意了,没严格要求,既没做到“经常”学,也没做到“用心”学。我萌发了和老伴儿一块儿学法的念头。没想这次和他一说,一拍即合,从没有过的顺当。我从心里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

我俩定好每天早三点半起床,炼完五套功法,发完六点正念,认真学一讲《转法轮》,晚上再学一讲。这样,每周能学完一遍《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或经文一至二篇。剩余时间自己安排。无论年节多忙,参加婚丧嫁娶多累, 我们都严格按计划行事,坚持至今,已近八年,光《转法轮》已学了三百余遍。其他大法书,平均三、四个月能通学一遍。师尊的近期讲法,更是反复多学。

师尊教诲:“学法不怠变在其中”[1],在长期不懈的学法中,我真的在变、在提高,而且是在法理上的提高。

我终于明白了,在和老伴的矛盾中,是我错了,错在我一直在用常人理来评判一切、特别是评判老伴。而修炼人是不应该等同于常人的,是要按超常的宇宙正法理来行事的。“常人理”再好,也是三界内的东西,而我们是要跳出三界的;况且“三界与宇宙的一切是反的”[2]。如此看来,我今世所承受的一切痛苦,表面看,是老伴带给自己的,其实都是我过去世欺负他、伤害他时造下的业债;承受,就是在还业债。“欠债要还”,这是宇宙的正法理,而自己却一味的用常人理在和他争斗,这不等于是“这辈子不管那辈子事”、想欠债不还吗?他主元神可明白着哪,他能没气儿吗,能给我好脸色看吗?

做常人时,为此争斗、怨恨、不平,把自己身体搞的一团糟;修炼了,还如同常人,这是我在和宇宙的正法理拗劲。大法开启了我的悟性,破除了我心中的迷障,不但使我明白了:错的是我,对的是老伴儿,而且还让我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超常的理。

一、学法升华后的认识

其一,我认识到:人心是修炼路上的最大障碍。

修炼路上没有偶然,我和老伴之间的是非恩怨,乃因缘所致。在无明的轮回中,我欠他的可能太多,自己根本无法还清!师父在为我承受的同时,利用它们,让我承受那么一点点痛苦,快点还清业债、尽快提高。我却长期沉迷于人中不醒、不悟、还痛苦的不行!究其原因,从常人层次面上看,是我太执著于自己的那个“常人理”;向内深找,是自己太看重常人中那个“讲理”的虚名,过于看重世人的评判,被“求名”的执著迷住了心智,陷于其中不能自拔,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太重的人心,被外来因素钻了空子,引来了外来的干扰,差点把自己拉下去。

大法破迷,疑惑顿消,在明白的刹那,我眼中溢满了感恩的泪水,心中的那种敞亮与欣喜,至今难忘!

其二,我明白了什么是修炼。

修炼就是修自己,修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各种不好的人心;而不是修他人。我总指责老伴儿、总想改变他,是自认为比他强:“常人理”我从小就听的多,长大了,这方面的书又看的多;亲朋好友,谁碰到了矛盾、遇到了烦心事、也都愿意找我;我或三言两语、或引经据典,使他们心中的不快很快烟消云散。我长期的沉迷于其中,享受着欢喜,滋养着自傲,轻视着他人,继而发展到想改变他人、不尊重他人的地步。显示心、欢喜心没去,又滋生出烦躁心、争斗心、妒嫉心……从没想过改变自己;还拿着自己的执著当理说。

“修炼人要放弃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层去,才能跳出与宇宙相反的三界。”[2]师尊的教诲警醒了我,使自己看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从明白的那刻起,我在所有的大关小难中,都把自己定位于“错的是我”[3]这一基点上;牢记修炼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万事皆有因缘,从一念、一言、一行上,认真找自己,彻底去人心。这不但是修自己,也是在维护修炼、维护大法,因为自己是大法中的一粒子!

其三,修炼人要珍惜每一个生命。

从法中我体会到,要“尊重他人”。人是神造的;每个人的生命成份都是神给特定的、是不同于他人的;所以,每个人的脾气、秉性、特性、元神也各不相同。宇宙因此而繁荣,这是天地的造化。尽管生命的特点不同,但都是神赋予的;所以,神对每个生命都是慈悲的,都是非常珍惜的。我们的师尊更是如此。因此,轻视他人、妄想改变他人,这是不对的,也是人根本办不到的。要想修炼,就归正自己,善待他人,慈悲他人。自己不仅对老伴要如此,对其他人也要如此!对一切生命都要如此!法理上的提高,让我发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

过去,自己对亲朋好友也肯帮助,经济上也肯付出,他(她)们对我也很好,大部份人明白真相后,也都做了三退;尤其是娘家和婆家的亲戚们,对大法都很认同。但自己的心底深处,却隐藏着一颗别人不易觉察的“轻视他人”心。这种以学历高而自傲形成的执著,在神佛的慈悲面前,是何等的龌龊。

我一直生活俭朴,不随意浪费或毁坏东西,但这也只是做人的美德;如今站在“珍惜生命”的角度回首反观,前后对比,那真是迥异不同的两重天。再回想师尊对人、对动物、对植物、以至对一颗饭粒的珍惜,我感悟到“珍惜生命”中的博大精深的修炼内涵!

法中的这一升华,使自己在修炼路上,又迈上一个崭新阶梯。在这一层的修炼中,我迈出的每一步,都有一个难忘的小故事;每个故事,就是自己修炼路上的一个脚印;它们连起来,就是自己这一阶段所走过的修炼历程,那里面真实的记载着一切。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我的悟性上来了,老伴也立马约束自己,不再说“我觉的”,即使偶尔脱口,我俩也是一笑了之。他的学法状态,前后判若俩人;尤其读书,更是认真: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绝非昔日能比!坚持正念,清除怕心,主动出去发材料、对面讲真相,……尽力做着三件事。我俩互相提醒、互相鼓励、互相宽容,大法化解了我们的渊怨——长期的争吵彻底结束;取而代之的是祥和。大法熔炼着我们、改变着我们,我俩的人心去的很快,陋习改的也很快。(我们自己都能感受到)我们的环境真的变好了!这一切,都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在做,我们自己只是有个“想修好”的愿望而已。

二、法中走向成熟

其一,成立学法小组。

我和老伴儿在集体学法中,受益匪浅。为了让更多同修在法中提高,在我家先后成立了几个学法小组。考虑她们上班时间不同、家庭情况各异,我尽力合理安排好时日,以减少她们学法时的分心。我又尽力找回昔日的同修,有条件的尽量让她们加入我们的集体学法,暂时有困难的,我也及时送材料并及时在法上与其切磋。在大法的启悟下,我们排除干扰,逾越难关;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昔日同修很快去掉了徘徊,坚定下来。几年来,我们的集体学法,风雨无阻;同修间,遇事向内找,去人心、自觉坚定的维护法。这种在法中提高后的升华,是坚实的;无论时局如何变幻,我们不为所动,抓紧讲真相、救人,按师尊的要求,理智的做好三件事。

其二,自觉维护大法,主动给大法书改字。

在第一次给《转法轮》改字时,我和老伴儿已按《转法轮》的改字原则,把七二零以前的其他大法书,都统统改了一遍。后来因时间紧,就没有再做,所以一些应改掉的字,还在这些书中留存着。

去年十月底,我和老伴儿学《北美巡回讲法》,在五十四页看到一段师父有关改字的答疑,笔录如下:

“弟子:大法的书,有改过的以哪个为准?
师:当发现有错字时,改是必要的。有师在,法乱不了。中文就以台湾近期发行的为准。”

我和老伴儿悟到:把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字从大法书中剔除,这是弟子的责任,我们应该按师父的要求,主动去做。所以,我们决定把七二零以前所有的大法书,全部按要求改字。以网上的新版本为准,一位同修读,我和老伴做记录;记录下应改掉的字,及其所在的页数、段落、行数,并标清楚要换上的字。我们边学、边校对、边补漏,前后共三遍,才确保无误。然后再把所需的新字交由资料点的同修打印,最后把这些字剪好贴好。在不影响做好三件事的前提下,我和老伴儿终于完成了大法书的改字。

整个过程很辛苦:前后三遍的校对,极费时间和精力。有几次,我白天实在做不完,就接着干通宵。在这夜深人静之时,看着这些完好无损保存下来的大法书,那难忘的洪法、十三年的反迫害、保存这些大法书的艰难,往往会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萦怀难忘!神圣庄严的心境,驱散着我的求安逸心、急躁心、做事心。心灵在净化,认识在升华。

其三,重视学法。

我修炼中的最大体会就是:是大法让我发现了自己的执著、是大法让我懂得了如何向内找、是大法帮我有效的去掉了它们;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大法又把更高层次的法显现与我,我再找、再去、再接着修……我就是这样在大法中拾阶而上的!我觉的千万要重视学法,学法真的很重要!

我发现自己身边至今仍有不少被各种矛盾缠身、或被各种病痛假相折磨而不能自拔的同修,我非常理解你们,因为我曾走过同样的路!真心希望各位同修,不管多苦、多难、多无奈,一定要重视学法!重视学法!

感恩师尊的救度!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精進正悟〉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谁是谁非〉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