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茫困顿 善念解恩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迷茫中,在对名、利、情的追求中,在世间种种不公中,在对病魔痛苦的挣扎中,随着人类道德急速下滑,我随波逐流,不知人生在世上为什么这样苦,人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有时晚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想:人们传说中说天上有如来佛、观音菩萨是不是真的?如果有,他们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我困惑了很久很久,百思不得其解。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和父亲探讨了很长时间(因为父亲是信佛的)。父亲向我百般解释,我怎么也搞不明白,但有一点我是坚信的:那就是神佛是存在的!

我住在县城,我的婆家是在山区比较贫困的一个家庭。我们一直住在县城,后来我们有了三个女儿,因为没有固定经济收入,一个人很难看三个小孩,就决定回老家,由婆婆和我们一起带孩子。

可是回家后,婆婆不但不给我们腾房子,同时,我们还承担了九口人的生活负担。婆婆看到我们人多,没钱,便和我们分开吃饭,吃完饭后,还要往地上泼水。当我做饭时,两个孩子就在水坑里爬来爬去的玩,天天给他们洗衣服。

当婆婆知道我们没钱的时候,就和我们分家,本来我们是住自己的房子,却让我们给她房钱。分给我们极少的粮食,地也是离家最远的薄地,树只给了我们一个人的(还没有收入)。而且家里没分给我们任何物品,就连炕席都被卷走了,整个窗户都被婆婆抓破了,说把窟窿都留给我们。

我们夫妻俩不得不带上三个孩子去山上开小荒,种些杂物。那时觉得自己很苦,无依无靠,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由于心理压力,生活所迫,加上极度劳累,我的体重一下子从130斤瘦到了102斤,像一个老太太。

由于生活没有来源,我们又回到县城,由娘家出钱做起了小买卖。有一次,邻班的同行休息了半个多月。来时,我问他:你干什么去了,休息这么长时间。他说:我去哥哥家学法轮功去了,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法。我说我也要学。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就敲开了他家的门,从此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学法炼功,明白了和父亲探讨的很多问题。

从此以后,我真正的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使我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从思想中,感觉到蜕去了一层坚厚的硬壳,思想行为在真善忍大法的沐浴中升华,博大精深的大法改变了我,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人生,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我只有时刻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每次回婆家,都要给婆婆带吃的、用的还有一些零花钱,给婆婆的生活费高于村里其他人家的三倍。年岁大的老人见到我老远和我打招呼,乡里的干部和村里人说,他这么大岁数,最佩服的女人就是我。我对婆婆一家人的善念、善行赢得了乡亲们的好评。

有一次,婆婆生病了,我东奔西跑借钱让她住院,精心伺候,包括每天吃饭、洗澡,赢得了同病房人的羡慕,跟婆婆说你看看你闺女真好,婆婆笑笑说这不是闺女是儿媳妇,在医院赢得病人和大夫们的称赞。

我不管走到哪里都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们对我都有很高的评价,给我很大的荣誉。这荣誉源自于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