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

  •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 请赤峰及各旗县全体法轮功学员立即高密度发正念清除所有邪恶窝点

  • 给洛阳地区同修的倡议

  • 和张家口同修交流

  • 破网软件建议

  • 制止邪恶诬蔑师父、诬蔑大法

  • 洛阳“六一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 对推广、安装新唐人的一点建议

  • 就目前我地区的几点问题与大家交流

  •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广东梅州法轮功学员傅雪冰母女平安回家。
    ◇河南孟州耿冬梅于十月二十九日晚正念闯出黑窝。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锁早已从看守所正念出来
    ◇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的十多名辽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已有八人回到家中,他们是:贾云龙、李恒良、姜艳、王法军、刘英杰、董壮楠、刘绍义、李凤香。感谢海内外同修。


    请赤峰及各旗县全体法轮功学员立即高密度发正念清除所有邪恶窝点

    自十月初以来,赤峰及各旗县已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邪恶还在不断的骚扰。请赤峰法轮功学员整体向内找,真正做到学好法,重视发正念。提醒发正念松懈的同修,除了保证每日四个整点全球发正念,还要坚持当地每晚六、七、八、九整点集体发正念,每次时间至少半个小时,希望全体赤峰赤峰法轮功学员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躲藏在本地的所有邪恶生命、旧势力因素和邪党因素,解体阻挡众生的得救一切邪恶因素。彻底解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

    我们在师父讲法中知道,迫害大法的邪恶少之又少了,我们每次发正念都是在到处追找邪恶。现在迫害大法的邪恶在赤峰地区一再行恶,有的已造成巨大损失。那我们还等什么?就是要念力集中、直指邪恶目标、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操控赤峰警察、610作恶的那些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修们,精進起来吧!不能懈怠,不能放松!


    给洛阳地区同修的倡议

    近来河南洛阳地区出现了较明显的迫害现象,邪恶以所谓“十八”大为借口,绑架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甚至个别弟子还面临被非法审判,其周围弟子也有人心的波动,未能修炼的人更是受到严重迫害,有些本来知道真相的也因这种迫害的形势产生了抵触大法的危险念头。其实师父也讲过邪恶就是想利用迫害断了众生的命!当然,救度之事只有法轮功学员才能做的了,也是法轮功学员的使命。面对旧势力强加的这种邪恶迫害形势,我觉的特别是洛阳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应对照法轮功学员标准深挖一下自己的一思一念,有多少正念,还有多少人心,把我们的事做的更好!


    和张家口同修交流

    张家口法轮功学员杨占梅被绑架已有一星期了,可还是没有恶人的相关信息。张家口市拘留所的电话也没有,这样怎么能曝光邪恶呢?也未见到相关不干胶,如有恶人或单位电话海外同修也可及时打电话讲真相。望能提供拘留所电话的同修赶快把电话提供出来,便于同修打真相电话。


    破网软件建议

    最近上网,网速比以往要慢很多。大法弟子用正念上动态,上明慧是没有问题。但对于常人来讲,可能就要困难的多。为众生考虑,建议大法弟子多发正念清除网络上的邪恶。正是,平时找它们还不好找,现在送上门来,正好清除之。

    对于上网的电脑,对常人来讲也存在一个安全的问题,所以,建议关于网络安全方面的提示,放在动态页主页,提醒常人也要注意安全。

    关于各个网站的作用,动态软件的一个封面有介绍,那个介绍做的很好。但有很多动态软件发放是没有封面的,或者通过其它途径传播的,所以也建议将这个介绍放在动态网的主页。这样,進入动态网的人可以尽快的熟悉各网站,并找到感兴趣的内容。

    最近收到上级部门口头指示,清理公司内部或外部各网站上的敏感信息,特别是薄、王的信息。所以我想同修的真相点,一定要多制作此类信息的资料,发放给外出旅游的中国游客。

    深圳大法弟子


    制止邪恶诬蔑师父、诬蔑大法

    近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新阳路街道办事处管辖范围内发现了两处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展板。一处位于道里区地德里小区北段社区一楼,对面就是老年活动中心。
    另一处在道里区安平街62号院内。画板内容为丑化师父形像、诬蔑大法。前一块展板曾被同修清除,但不久又挂出并将该展板狡猾地白天挂出(固定住在社区一楼),傍晚收回,且对面的馒头店有人看到有人动展板后就打电话,给清除展板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望海内外同修齐发出更强大的正念,同时在人中更好地全面讲清真相,以更多种诸如打电话,发电子邮件,邮寄信函,语音信箱多种形式制止邪恶,救度被邪恶蒙蔽和毒害的众生。

    相关信息:
    诬蔑师父和大法的两处地址:
    哈尔滨市道里区安平街62号院内
    哈尔滨市道里区地节街28号(该地址为:道里区新阳路街道办事处地德里北段社区,即原来的居民委员会)
    电话:86-0451-84520782(为同修查询得知,海外同修可搜索网络查找相关负责人的姓名和电话,恐怕需要费时,不是很容易查询)

    以上两处地址据同修说可能都归“哈尔滨市道里区新阳路街道办事处” 管理,(地址为:哈尔滨市道里区安化街24号)
    电话1:86-0451-84515045 (同修经网络查询获知)
    电话2:86-045184512636(其下属企业办的工厂电话)
    邮编:150016


    洛阳“六一零”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来,洛阳市“六一零”继续以邪党“十八大”及“维稳”名义,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以“督办”之名,幕后操纵和逼迫相关部门,凌驾于正常法律之上,无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无私,诬陷他们从事“邪教”活动,绑架、关押、劳教、审判法轮功学员,以恶党利益为标准,混淆是非善恶,毒害众生同时也为自己种下恶果。在此正告他们:善恶有报是永恒的天理!即便你们不相信天理神明,也应反观一下人类的历史,暴政和迫害者哪个有好下场?!法轮功学员们没有与谁为敌,更没有危害社会,他们只是坚守自己的信仰,希望人们远离邪恶。希望你们能用自己的理智去思考,不要为一时的利益和假相迷惑,给自己造下无法挽回的、永久的深深痛悔!


    对推广、安装新唐人的一点建议

    我地区在安装、推广新唐人这件事上,一直没有认识到新唐人在讲真相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认识不够,在具体推广、安装中就会用人心对待。一直存在的问题与矛盾就成为了推广新唐人的干扰。表现在如下方面:

    依赖心,大家把安装新唐人看成了是有这方面能力的同修该做的事,与自己无关。从来都没有在法上认识新唐人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又一讲真相的环境。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满足了自己已习惯了的讲真相的方式,因循守旧的在做着。(我参与了讲真相救人),从来就没有想一想宇宙正法即将结束,时间的紧迫,救人的数量与质量,还有我们讲真相救众生深层法理,是否明白。到现在还是我字当头,那与师父的要求,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不正好相反了吗?依赖心的根就是为私促成的。在正法修炼中一直存在着,而且是很普遍的。在大法工作项目中,如:做资料、买耗材、刻光盘、营救同修、做协调工作、推广新唐人。安装新唐人在这些事上都不同成度的存在依赖同修的问题。是我们这颗心,把同修推到了成为专职做资料、协调人、安装、推广新唐人的同修。由于长时期忙于各个项目的工作,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一些同修长期处于疲惫状态,发正念倒掌,炼功睡觉。这样的修炼状态能不出事吗?那些至今身陷魔窟的昔日精進的同修所遭遇的这一切迫害,能说与我们无关吗?新唐人从零六年至今,在我地区安装就那么几个同修,这与我们对新唐人在救度世人讲清真相所起的重要作用,认识不够,没有重视起来有直接的关系。

    安装新唐人应不应该收安装费

    我地区一些安装新唐人的同修,已经成为了专职安锅的。收取安装费偏高,一些同修调试、修理也收费,在一些地方影响很不好。一些同修放弃了常人的工作,专职安新唐人,一些同修放弃了大法其它项目的工作只安新唐人去了。在同修中反响很大。就此问题谈一下自己的认识。

    我地区对于安装新唐人收安装费这件事认识上不一样,参与安装的同修,认为应该收费,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有工作就应有报酬,负责协调安装的同修,认为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解法中,国外大法弟子安装小耳朵收费可以,那大陆同修安新唐人收费也是符合法的。还用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的讲法》做比照,认为收取安装费是对的。个人认为师父对海外大法弟子的讲法和一些要求,是根据海外的社会环境,海外大法弟子修炼环境讲的法。大陆大法弟子不应该在安装新唐人收费的问题与海外大法弟子比齐。因为大陆的社会环境被中共破坏到人心失衡。人们衡量好坏的标准都扭曲到用利益、金钱的得失去衡量,大法弟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救人是相当难啊!从七二零到今天我们所做的每一件证实大法,讲真相,救众生的工作项目,都是无私的奉献与默默无闻的付出。这些年来我们买电脑、打印机、耗材、刻录光盘、买光盘、印《九评》、发资料,做真相电视插播。我们没有向世人要过一分钱,有多少同修为救众生,讲真相做大法资料遭受迫害,有的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非人的残酷折磨。有的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有的至今有家难归,这些难道我们忘记了吗?为什么推广新唐人,这件事情至今都没有推广起来,这与我们的心性与对救度众生的认识不够是有关系的。师父给我们开创的救度众生讲真相项目新唐人,是让大法弟子救人的、修炼的,而我们却用来为自己挣钱,维持生活对劲吗同修?不要拿师父的讲法为自己辩解,用自己所做的符不符合法,用大法去衡量,师父为我们讲了许多法,也讲了大法弟子不能利用大法谋取利益的法,我们为什么就不系统的全面的去看呢?

    安装新唐人的同修是很辛苦,但如果我们把这辛苦变成了挣钱的机会,就只能是有劳有得了。我们建立威德的机会就因此而失去。就我们用安装新唐人收安装费这一念,是大陆现实推广新唐人的最大障碍,况且一些同修高收费,连修理、调试都再收费。还有在同修家安装新唐人,还在人家吃饭,甚至做好几个菜,同修的不修炼家人怎么理解大法弟子,就说常人安装大锅,也没有收费后还在人家吃饭的,这种现象在一些地区的反响非常不好。

    有的同修可能提出,不收费就没有资金周转,路费都拿不起,这不是人为的干扰了安新唐人吗?我觉得安装与推广新唐人应结合起来整体参与,有能力的负责教会更多的同修去做,对于远地只教技术,不要东跑西跑的,每个人都去学会,每个人所在地区安装新唐人的事就会解决。

    还有一些协调的同修,把安装新唐人这件事重视起来,把有钱同修的资金协调用在推广新唐人这件事上,就会很快的打开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事情走到这一步与我们重视新唐人的成度有关,与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关系。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我们从法中悟到了自己应负的责任而达到的,新唐人的推广也是如此,这其中的过程,就是修我们自己。比一比同修所做的就会找出差距,迎头赶上吧。

    此文是自己的浅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吉林大法弟子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


    就目前我地区的几点问题与大家交流

    目前我所在地区的同修们展开了推广新唐人电视台安装接收设备的活动,收到的效果都非常好,使很多有缘人通过听、看、传“新唐人”而更多的接触有关“大法”的正面消息,了解“三退”、了解“大法”的洪传,看到了“神韵”的精彩演出。通过同修不懈的讲真相、劝三退,推广“新唐人”也都做的很顺利,这些当然是我们当前就该做好的。

    本人并未直接参与安装接收设备这项具体工作,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问题有片面性,但是当看到有向着不正的方向延伸了,我想我们都有责任把这项工作完善好,达到救人的目地。我们在利用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的这项技术,来圆容救度众生在这方面的空缺,我们的路也要走正。就我知道,目前有部份同修通过安装“新唐人”设备来维持生活,主要经济来源全是靠给同修、同修亲戚安装卫星天线得来的,我们是否是在利用“法”来维持着自己的生活,这个问题相当严肃。我记得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来印书,维持生活都不行这样的讲法,所以心态把握好,别养成依靠、依赖的习惯,即使是在干着救人的工作中也要一样。其实大多数同修都是有工作的,或是打工来维持着常人中的生活,利用业余时间参与着救人的事。当然救度众生也表现在工作状态中,也有同修是离、退休的或者不用为生活而奔波,也能解决生活来源,每天有时间去做好三件事,但是要平衡好工作与修炼、与救人的关系,生活问题应该不是问题,我们应该自己可以搞定。工作走向服务社会,“新唐人”也有广告招商,基点摆正我想我们能做好。

    防微杜渐吧,前些年也有一些同修(当然真正的被迫害流离失所的除外,不多解释了,都理解)主动流离失所,或干脆不干工作,生活来源问题一直没有着落,正法救人的事那是干得“轰轰烈烈”,成了“专职”、“专业”的修炼者,其实许多人并非是找不到工作或是回不了家,一句被迫害,全部都掩盖,心安理得的吃拿住要。每天的给自己安排项目、工作,还能分派任务,开法会、教技术、送资料、买设备……忙得很,许多同修很羡慕,认为这才是修炼呀!讲讲自己三進三出劳教所,讲讲自己连开了几场法会,讲讲如何从恶警严控下走开的,都能成为这吃拿住要的筹码了。同修用省吃俭用的钱来供给,我看应该叫救济。三進三出就是我们要走的路吗?冒着被抓的危险开的法会,不叫冒险吗?有想过别人吗?真的是为总结经验救度众生吗?给同修带来了麻烦,难道还不自知吗?还有的干脆直接打车、住店、下饭店,都是用的同修拿上来做真相的钱,却给自己找借口说,这些都不是为个人目地而花掉的。再接下来你还要干什么?任何利用法来达到私欲的念都是危险的。证实法的事没有官当,也是没有工资的,一旦这样干了,你的路向何方?造成的内耗怎么样来弥补?带来的负面影响怎么样去消除?真修的路很窄呀,我们只有走正了才能过。我知道的在这方面犯了错的摔的跟斗都很大,教训应该让我们更清醒。

    再有在男女关系问题上,我有一些个人的看法,不只是走到了那肮脏的最后一步才是犯罪。大法弟子到哪都是最正的,展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得法之初,长春的老同修参加过师父的传法学习班,他说:师父为什么要带着李雪君呢?师父传法时有女学员嘛,雪君教动作比较方便,其实师父是为了避嫌,因为雪君长得比较难看。当时我印象非常深,感觉这个大法师父太正了,事无巨细,想得十分全面。

    我们又怎么做的呢?有的同修男女在一起,出双入对,但并非是夫妻关系,显得特别亲近,动作尺度都很大,无论到哪总是形影不离,甚至有被同修提出来时,还说同修思想不干净,其实都被同修误会了,也还在这样干着,离开了就不行,想尽一切办法往一块凑,开法会、送资料、安设备,那是不是有些项目男女分开了就不能干了呢?

    曾经我有段时间学做面食,在同修家,天天和她大女儿在一起。我当时还没成家,那个女孩比较小,才十七、八岁,时间久了,感情起了变化,有杂念涌上来,她家里人,尤其那个女孩都表现得很明显了,再后来我成家了,我和她们也恢复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又象兄妹一样了。当时那朦朦胧胧的感觉,那不是“爱”,但是那种“喜欢”过界了,也愿意泡在里面去感受,其实都是魔在往地狱里拖你,时间久了,难保哪一方不动杂念,近距离的“玩火”,都不应该是我们所为。我们是修炼,不是要刻意的去做个“柳下惠”什么的。狡辩只是为了掩盖,旁观者都看的很清的。

    这种超乎友情的关系,让多少同修走上了反面,难道非要给法带来负面的影响才叫停吗?我不主张同修天天都盯着这些,甚至到处去疯传。那些被叫停的同修们,也要冷静了。

    有些同修到处去开交流会,当然交流会是该开的,但是过频的开,是必会影响同修的实修。每次的谈功能、谈感受、解释法式的演讲,有同修乐在其中,愿意过这样的日子,为了维持长期能有这样的氛围,刻意的背诵师父的后期讲法,目地一方面是标榜自己;一方面是为堵同修的嘴。一切与自己认识理解不一致的想法都要被“统一”,我听说有同修就指给被病业迫害中的同修单独针对发正念是不对的,是承认,是求等等。带着观念的解释法,成为了同修中的“百事通、万事通”标榜自己的同时,让同修起崇拜,学人不学法,这不都是“党文化”中的“浮夸”吗?师父在《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中说:“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通过法会,总结和交流好修炼与救度众生的经验,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也是大法弟子的愿望。希望大家通过法会都能有所收获。”[1]该如何开法会一目了然了吧,大法弟子的修炼,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

    说得多了有点杂,其实我本人也有太多没修好的地方。本文并不指向某个人,是我看到的一些乱象,只希望大家一起做好,共同精進,互相圆容,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