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

全身的病好了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得法前,我满身是病:肚子里长了两个瘤子,胆里长满了结石、心脏病、关节炎等等。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得做手术。回家后,丈夫说先把瘤子做了,等身体好些,再做胆结石。说是说,那得多少钱哪!丈夫一人上班,三个孩子上学,唉!我人瘦的皮包骨,每天被病折磨的筋疲力尽,苦不堪言。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走投无路之时,住在同楼的妹妹跟我说:“大姐,你学大法吧!今儿晚上幼儿园放师父讲法录像,你去看吧。”我也没往心里去。我天天去医院打吊针,一次五十元,也不管事。今天不去打针了。

晚上,我在院子里慢走,院子里每天都有好多人,可今晚一个人也没有。我就去了幼儿园,到那一看,地上铺满了垫子。大家都很热情,她们教我炼静功。一会儿,开始放师父讲法录像,我什么都没想,就坐那儿静静的看,我一闭眼,师父就不一样了,我想:师父不是一般人!我心里好受多了,回家也能睡着觉了,太神了!

九讲讲法看完,我身体有劲了。每天早晨去公园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和同修去外地洪法。我就像迷失的孩子找到了父母,太高兴了。我只上过一年多学,大法读不成句,回家急哭了,我叫家人教我,师父给我智慧,慢慢的我能读法了。从得法那天起我就不看电视了,天天学法、炼功。

坚定的选择

我修炼不到一年,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大法,邪党不让炼,我又急又难受。丈夫说:你就在家炼,谁也管不着。我在大法中受益,是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我不能看着师父被冤枉,大法被迫害。同修买来机器,做出了真相资料,我就出去发。给同修送资料,丈夫说我是速递员。

有一次,我带好真相资料准备出去,他站在里屋门口大发雷霆:“这个家你还要不要?”“要!”他就是不让我走。我说:“你没良心!只想在大法中得到,不想付出。家我要,人也得救,两全其美。要不我就去北京,由你选择。”他一看我这么坚定,也就让步了。

有时他在外边工作,邪恶叫他把我管好,回来他就给我说软话,我告诉他:“我那瘤子是良性还是恶性,你知道吗?两次手术,得好几万,你拿的起吗?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证实大法是我必须做的。”后来,只要他在家,就跟我去发资料、挂条幅。我身体好了,他也去外地工作了。

有一次,同修把警察带到我家,大法书被抢走,还给我和家里录了像,在电视上放了半个月。把我带到派出所,问经文是谁给的。我说自己抄写的。他们暴跳如雷,我也不怕。我就给他们讲我身体什么病都炼好了。我想师父受冤枉,大法遭迫害,我忍不住,就一直给他们讲。

儿子放学回来,看家里乱七八糟,他去找老乡,吓的发抖,说我妈妈出事了。他们到处找我。恶警给我丈夫单位公安科打电话,科长去了,老乡也到了,我还是给他们讲,那时还不知道讲真相。他们都吓的给我使眼色。后来用警车把我送回家。晚上处领导来我家,叫我不要炼了。我说,你们都错了,我肚子里长了两个瘤子,胆结石长了一堆,得做两次手术。丈夫一人挣钱,上有老下有小,哪有钱治病?跟你们借,你借吗?他们说服不了我,说我迷的太深。

他们给丈夫打电话, 叫他回家。他当天晚上坐在火车上,车里人说不信制不倒法轮功,抓住一个,毙一个。丈夫说,你们不能这么说,他们都是身体不好才炼的,犯什么法?枪毙他们?他们一听,说也是,也就不再说了。

丈夫到家后,我给他说让他去处里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没说什么。上午区里来了几个人,都是便衣,把我叫去了。他们想轮流转化我,师父给我智慧,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他们拍桌子、打板子,直到中午十二点,我也不怕。后来又来软的,叫我签字,我不签,他们看收不了场,就强制我按了手印。

回家,我大哭一场,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也对不起自己。丈夫劝我别哭,师父会原谅我的。后来居委会主任带区里的人来我家,什么写三书、签字,我一概不理。我就问他们:“我做什么坏事了?在电视上给我放半个月?我要是想不通死了,你们不说是邪党给害死的,肯定诬蔑说是炼法轮功炼死的。”他们说:“是是是。你要死了,中央电视台都得放。”“你们也知道啊?给你说句掏心窝的话,要用我的命能换来叫你们炼法轮功,我把心掏给你们都行。”我哭了:“我师父是最好最好的师父。是师父、是大法救了我的命,可我师父没喝我一口水、没吃我一粒米,更没要我一分钱!”他们说:“好,你就在家炼吧。”

武装部长也来找我,他说,他和我姓一个姓,是一家子,将来我孩子当兵,就包在他身上。我知道他的目地,我想你来这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就给他讲真相,他一看说服不了我,就把我大女儿叫来了。我让大女儿对叔叔实话实说,他说叫舅舅,问我女儿对妈妈炼法轮功有什么看法,女儿说:挺好。以前身体有病,成天吃药,现在身体好了,我不反对。他气的说:“你妈这样,你也这样。”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找过我。

丈夫洪扬大法

我丈夫(常人)在外地工作,每次走,他都带上真相资料。把真相放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谁去谁看。他还把资料发到职工学校。处里领导叫他去新工点,工地正在邪恶的监狱附近,他去租他们的房子,就跟那里的头子讲真相,那人说,怪不得这里关押着教授级别的都有。

青藏铁路开工,丈夫跟我说,只要心脏病好了,他就去。我想去不去师父说了算。他检查结果真好了。可领导说他年岁大不行,他说就是为了多挣点钱,供孩子上学。后来,他带队去了工地。他把家里的真相条幅全带去了,并挂在了路边。他们干的是恶警包的活,恶警开会说,家里有炼法轮功的不让干。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讲真相,说我老婆就炼法轮功,一身病都好了。

有一次打电话,我听有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问是谁,他说是局指挥部的指挥长。司机放假回家了,指挥长自己开车上下山,他就唱法轮大法好呀,真、善、忍好呀。丈夫不论到哪个工地,他都洪扬大法,从局长、副局长到普通人。现在那里的真相还很少。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讲真相,劝三退,十二年过去了,有多少神奇,有多少有惊无险就不说了,就说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1.师父保护了丈夫

丈夫心眼儿好,按着他理解的真、善、忍做人。有一次丈夫从工地开车回来,突然从树墙里跑出了一个小男孩,撞到了他的车上,孩子从空中翻了两翻落地,可一点伤都没有。和家长去医院检查也没事。回来,丈夫和我说,我说是师父保护了你,他说知道。

还有一次在外地,他自己开车去县城开会,散会时天已黑了,又是下班时间,人多车也多,眼看就要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男人,他想刹车却踩了油门,把人从左边撞到了右边人行道上,他当时吓晕了,车里的人也傻了。可那人站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他说是师父救了我,真是感激不尽。

2.儿子女儿正派 做主管

我家五口人,二女儿修炼,其他的人都读过大法宝书、听过师父讲法,全家都支持大法。都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不能随波逐流。我给孩子说,咱家的福份,都是师父给的,要不你们都考上了大学?!我给他们说在大学里不能入党,儿子全班只有他一人没写入党申请,孩子们都不入。

大法弟子家的人,只要按着真、善、忍做人,一切都有师父在管。女儿大学毕业当会计,她爸对她说,女儿没钱和爸要,不准你拿别人一分钱。女儿现在是财务长,包工队老板送钱、请她吃饭,她都拒绝。有一次,一个老板把钱放到她抽屉里,她发现后,把钱转到了老板帐户,告诉老板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他们都觉的不可思议,说她和别人不一样。

儿子大学毕业上班就是技术主管,我给儿子说,不管包工单位干的好坏,你不能骂人,要尊敬人家,体谅人家,才能把工作做好。不准占人家便宜。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物质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做个好人比啥都强。一次儿子跟我说老板给他钱,让他买西服,去跳舞,他都拒绝了。包工队要钱,都得他签字,他们给他钱想让他多开几万,他都不干。说你父母怎么把你教成这样了,那些人都想不通。

我们全家都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