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执著老伴不关煤气背后掩藏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说来惭愧,修炼到如今,还常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前些时为老伴屡屡不关煤气这事儿,还大闹一通,差一点就动手了。

我们这小区,用的是管道煤气。燃气公司的室外管道是钢管,钢管進户后安装一个开关。再从开关处接一条胶皮软管到灶上。做饭时打开煤气开关,再用灶上的开关打火。做完饭菜后,不论是先关气后关火,还是先关火后关气,反正煤气开关一定要关上,这是安全常识。

也不是什么复杂操作。可我这老伴就象脑子缺了一根筋似的,做完饭菜后,她只习惯关灶上的火而不关煤气。也就是说,我家厨房灶具上使用的煤气胶皮软管,始终和燃气公司的室外管道(钢管)是连通着的。而胶皮软管是容易老化、破损、连接不严实的。一旦煤气泄露,那后果可能大家都知道——人中毒啊、遇明火爆炸啊等等。我善意地提醒她注意安全,但老伴就是不接受。我一提关煤气的事她就闹,蹦上天落下地的吵骂不休,说我挑她的毛病。几乎到了“大闹三六九、小闹天天有”的地步。

我是修炼人,冷静下来的时候也知道不能与不修炼的家人吵闹不休,甚至对骂。所以,发现煤气未关后我就随手关上。尽量不说或少说(但心里实在堵的慌)。但我这老伴实在是怪的出奇,她看我总是盯着那煤气开关,就用一只颜色有点晃眼的塑料袋,把那开关捂上一缠、罩住。使我不能一目了然看清。这样我就得费时间走过去用手摸,来判断煤气是否关了。前几年曾为这事大闹了一次。老伴事后可能有所觉悟,还手写了一个“随手关气”的纸条贴在灶前的玻璃上。我一看心中暗喜(欢喜心出来了),觉的老伴终于明白过来了,有進步。于是特地用电脑打印了几张“请随手关气”的精致小纸条给老伴,有给她鼓劲、讨她高兴的意思。谁知没过三天,老伴旧态萌发,依然故我。我看这事儿算是没办法了,但事关安全又实在放不下。没奈何,我只好提醒那几岁的孙子。告诉他怎么帮助奶奶关煤气、怎么提醒奶奶注意等等。因为儿子媳妇离婚后,这几岁的孙子主要是我们在带。万一我不在家时有一个什么事,这孙儿不得遭殃了吗?谁知我这孙子也有意思。平时嘱咐他一点啥他不一定听得進、记得住。可这关煤气的事只说了一次,他就入了心。第二天午饭后,这小孙子就一本正经的问他奶奶:“奶奶,你关了煤气没有?”这一问不打紧,老伴就歇斯底里发作了,乱骂,一点理也不讲。我一时忍不住,就接上火了。谁知老伴越闹越凶,不仅寻死觅活,辱骂威胁我,还诬蔑、诽谤大法。我一时魔性发作,抓起一个椅子就扔了过去(只是吓唬她,没蓄意砸人的意思)。

过去发生这类家庭魔难后,我总认为这是常人中的家庭纠葛,不是属于修炼方面的事情,所以从来不在学法小组与同修交流。觉的交流这种根本就不值得一谈的琐碎事,真是有些丢人、不好意思的。因为觉的明摆着是她不讲理,也没想到要向内找,修自己。这次呢(本月初),因为前几天,我刚刚把大半生辛辛苦苦积攒的十几万元存款,分成三个都是五万多元的存折,趁长假期间家人聚餐时,分给老伴、孙女、孙子各一个,但统一由老伴保管。我以为我修炼人做好人做到这个份上,老伴应该感激的五体投地才是。谁知舍了财还没落到好。老伴胡闹的时候一个劲地骂我坏。说我给她的存折不是钱。是“水中月、镜中宝,看得见、摸不到!”(最近老伴热衷于听街头戏,临时学了几句戏文与我打嘴仗。其实在平时她还没有这份文学素养。)把我一时气的晕头转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所以参加集体学法时,我就对同修讲了老伴这种不可理喻的泼妇脾气,希望大家能从法理上给我悟一下,帮我提高上来,走出家庭魔难。

同修静和淑(均为化名)两位同修大姐,冷静细致,条分缕析,从法理上帮助我、点醒我,使我才如大梦初醒般神清气顺过来。我想把同修帮助我的切磋意见整理出来交流,一是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二是感谢同修的坦诚帮助,三是鞭策自己不要原地打转,要尽快理智清醒地走出家庭魔难,提高上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去许多人因为心性守不住,出现的问题很多,炼到一定层次之后上不去了。”以前每每学到这里,总认为是在说别人。现在呢却明显感觉到师父是在“棒喝”我。下面几点,是在归纳了同修的切磋意见的基础上,加上我被同修点醒后的一些粗浅认识,综合而成。

一、如此执著老伴不关煤气的背后,掩藏的还是信师信法不坚定、不扎实的问题。从法理上知道,我们修炼人,以及修炼人的家庭、家人都有师父在管。都有神在管。哪能让你家出现煤气泄露、中毒的事?平时我还自认为自己修的不错,不存在信师信法不坚定的问题。现在听同修这么一分析,觉得自己在信师信法上还真是修的比较浅、浮、飘,不是很扎实。

二、如此执著老伴不关煤气的背后,掩藏的还是一个执著亲情放不下的问题。“人各有命”是修炼人耳熟能详的一句法理。但真正面对矛盾和魔难时,却不能想起来、理解好。假如说老伴命中注定该煤气中毒,我如此耿耿于怀干预其事,就是逆了天理;假如说老伴命中注定不该煤气中毒而死,我如此执著放不下实在是没必要。何况还有“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大法法理均衡着一切。至于说那几岁的小孙子,他能投生到我这大法弟子的家庭来得法,这本身就是神的安排,肯定是有他的福份和未来的。神安排的事,还用得着我多担忧、多操心吗?其实他们的一生早就安排好了,在另外空间存在着。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

三、如此执著老伴不关煤气的背后,掩藏的是一颗久去不净的争斗心、怨恨心、争常人理的心。

当然,按常人中的理,烧火做饭之后肯定是要关煤气的。我执著常人的这个理,争赢了又有多大的意义呢?人心不去成不了佛,人心不去上不了天,人心不去回不了家!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心的过程,人心去干净了才能离开世间。明知道是出差住店、小住几日、匆匆就会走,还如此纠结执著的不行,这不是想留下来当常人吗?

四、没有清醒的认识到,为关煤气屡屡与老伴产生的矛盾,实质上就是自己在修炼中要过的关。我们在修炼中要过的关,多种多样,接踵而来。被绑架是关,被家庭魔难煎熬也是关;邪恶可能指使恶人迫害修炼人,也可能操控我们不修炼的家人给我设置各种障碍。“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2]不论是恶人、世人或不修炼的家人,都可能受神佛的意旨或旧势力的安排,成为我们修炼中的关隘、背景。“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我的毛病就是忽视了家庭矛盾就是我们修炼中要过的关这个问题。始终把家庭魔难当作常人中的矛盾来纠结,结果纠闹几年总是周而复始、恶性循环;原地打转、走不出来。

五、舍弃钱财的背后,掩藏的是一颗安排“后事”的人心。

“你知道大法弟子的圆满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事情?你身前身后所有的事情师父都得给你管,用着你操什么心哪?你操的过来吗?你安排的了吗?是你说了算吗?我不是给大家讲过这个道理了吗?他福份没有,你安排什么都没有用啊,可是师父却能给你安排的了,有没有我都能安排的了。你说你操什么心哪?你只有去修炼,我什么都给你管,不是说过了吗?可是你们修炼不好,我什么也管不了。”[4]

对照师父的教诲,我真是汗颜、愧疚!因为自己人心不去而打 “小算盘”,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操控老伴“闹事”来去我的人心执著。同修一针见血的说:“你要不舍那笔钱,说不定还没有这件事!”我听后先是一怔,继而豁然开朗。大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慨!看来有些家庭魔难都是我的人心不去招来的啊!老伴呢,可能有时候被当成了道具,有时候是在帮我修炼。我不但不能恨她,还真的要感谢她啊!她很可能为了我的修炼圆满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的累啊。我后悔,我应该早一点与同修交流切磋这些家庭魔难,说不定就能早一些突破这种困境。

一点不成熟的粗糙体悟与同修交流。悟的不当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再次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真诚帮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