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农村老妇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修炼对我这个没有文化的人来说,真是难于上青天。炼功动作不会做,别人多教几遍总能学会,可是不识字,读不了书,我就感到很不方便。一天心想:我要是有文化多好啊!我就可以自己看书了,我就可以参加集体学法了。师父啊!帮帮我吧,想着想着睡着了。忽然我的两眉之间“轰”的一下,把我炸醒了。醒来之后,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是嘴里却说出这么一句话:“你这个脑袋这么不开窍。”第二天早上我在床上睡着,忽然从外边跑来一匹高大的大红马,那大红马跑到我跟前,踢了两眉之间两蹄子,就跑了。我疼得象是头裂开了似的。从此以后,我拿起书来就能读法了,不认的字问问别人,很快就能记住来,能和大家坐在一起集体看书、读大法了。也是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打开了文化。
——本文作者

* * * * * * *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位七十五岁的农村大法弟子,没有文化,第一次參加法会,向师父汇报我的修炼体会,与大陆大法弟子交流。因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包涵。

一、苦难中得大法身心受益

我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生活饥寒交迫。家庭环境使得我这个温柔的女孩变得象男孩子一样,每天干着重体力农活。婚后,由于邪党的邪恶政策,我们的日子越来越苦,累得得了一身病。在学大法之前,我头痛的抬不起来;胳膊痛的连头都够不着;肚子的左边硬的象块石头,难受的经常弯着腰走路。时常去扎针。针扎的太多了,大夫都不知道给我共扎上了多少针,应该取下多少针,针没全取下来就让我回家,离开医院我才发现身上还带着一根针。可尽管扎这么多针也没扎好我的病。

一九九九年元旦,好朋友约我到另一个人家去玩。進门后看见好多人在那里炼功,我也跟着比划。我比划的不太对,过来一个人拉着我的手一上一下的,嘴里还念:“冲,灌,冲,灌……”有个人看来是新来的,手里拿着一个锅盖扣到肚子上(后来才知道她是按照锅盖的边去推法轮),他们告诉我这是法轮功。从此以后我就炼起了法轮功。

我的身体就这样一天天好起来,觉得这个功太好了,自然就告诉我的孩子们。他们渐渐的也都走入大法,有的走近大法,有的精進实修,有的只修心性,不炼功,在常人中做个好人。

如今我家四世同堂,五个儿女加上子孙共几十人都修炼大法。几天前我丈夫过生日,在祝寿宴会上他说:“以后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时,都记住喊‘法轮大法好!’”儿子们都说:“是!法轮大法好!”

二、学大法开智慧 师助弟子

修炼对我这个没有文化的人来说,真是难于上青天。炼功动作不会做,别人多教几遍,只要我认真学总能学会,可是不识字,读不了书,只能听别人读或听师父讲法录音,我就感到很不方便。一天心想:我要是有文化多好啊!我就可以自己看书了,我就可以参加集体学法了。师父啊!帮帮我吧……,想着想着睡着了。忽然我的两眉之间“轰”的一下,把我炸醒了。醒来之后,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是嘴里却说出这么一句话:“你这个脑袋这么不开窍。”第二天早上我在床上睡着,忽然从外边跑来一匹高大的大红马,那大红马跑到我跟前,踢了两眉之间两蹄子,就跑了。我疼得象是头裂开了似的。从此以后,我拿起书来就能读法了,不认的字问问别人,很快就能记住来,能和大家坐在一起集体看书、读大法了。也是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打开了文化。这个奇迹的出现对我、对我周围的人影响都很大,使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是无所不能的。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学法开了智慧、开了窍,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看书得心应手,没有什么太多文字上的困难。我还经常抄写师父的大法以及有关资料,抄写《洪吟》,送给其他没有书的同修。

三、正念足 信师信法消大业

我得法时已步入花甲之年,不要说生生世世造多少业,就是这一生我就造了六十年的业了,师父给我消下去大部份,我自己还得要还很多,比年轻人要还的业多,所以病业关是很大的。闯过病业关,就能提高心性,这对我这个没文化的老年人来说也是个艰苦的修炼过程,是很难的一大关。

炼功一个多月,身上一些明显的病是好了,可是左腿的下部份突然长出一个很大的包,象个小馒头一样扣在腿上,走路很不方便,象是踩在海绵上一样不实在。我心里知道是在消业,但不是那么踏实。一个月后,我去赶会洪法,一个老同修看我走路还是不方便就问我怎么了?我如实回答,她说:“这是师父给你推出来了,不然你到老了可能瘫痪在那儿。”我听了心想:原来如此,多谢师父!多谢师父!我这个悟性差的弟子一直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师父给我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当我悟到后,那个大包两天就下去了。

学大法时早已绝经多年,学法炼功几十天我就又来月经了。初来我没觉得奇怪,知道是正常现象,因为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可是我的例假量很大,象小产后流血,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我有点害怕了,去问老同修:“师父说来例假一点点够用就行了,我为什么这么多啊?”有的同修也说不清楚,有的也是凭自己的想象来解释,并没有解除我心中的疑惑。我的月经时时在身。学法,看到师父的经文《病业》,我知道了,我这是自己的消业状况,是好事。我知道了什么状况都是正常的。我放下心来,不再捉摸这件事情,不管它怎样都不影响我修炼。有几天量多的我都站不起来,有同修就说:“你可要把握好。”意思是你可不要把它当成是病。我说:“你放心吧。”十几年来我的月经没有停止过,几乎天天见红,我也曾承受过很大的压力,但从来没有想它是病,也没有去医院看过。这期间我确实经过了一个生死关的考验。因为不修炼的家人都害怕,我的儿女非常替我担心,怕我流血过多流死了。但我心中有法。但我牢牢记住了师父的这句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1〕十几年来我的月经从未停止过,我也从未停止过讲真相救度众生,从未停止过干活,挑担子,推小车。我这个七十多的人从没有想照顾一下自己,我还种了地,从家里把茅粪担到地里,这路上要过一个上下很大的坡,那些年轻的人都不能和我比,因为上下坡不能放下担子休息,以前都是丈夫干,后来丈夫身体不好了,孩子们不让我干,但我能干我就干,从来不把流血当回事。就在三年前我的月经渐渐的干净了。就在同时,原来我左半个硬肚子一天天在变,就在我停经之时,我左半个肚子彻底变的柔软了,再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真是流血十年整,闯过生死大关。

四、大法徒助师行 风雨同舟

我在大法中受益,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生命的意义,所以当大法遭迫害,师父被冤枉时,我毫不犹豫的走出去护法,不管烈日酷暑还是冰天雪地,我都与同修们背着大包小包的资料到各村走街串巷散发。我们向西部山区、向东部平原,向城市、向农村,向人群的各个角落,我们的足迹遍及周边四方,也出现了很多神迹、奇迹。

有一个冰雪天夜晚,我和甲、乙两位同修共同向周边村发资料。我们到达目地地后观察了一下地理环境,商量了一下各自的路线和要承包的区域,决定开始行动。这时电灯“啪”一下全灭了,我们心中都感谢师父,用自带小手电照亮,再加上皑皑的白雪做背景,我们三个人很快就做完了我们计划的事情,大约只用了十来分钟,我们都到达了集合地点,这时全村的电灯又都亮了。我们仨人几乎同时说出:“谢谢师父!”然后踏着雪地离开了这个村子。象这样的奇迹不只一件,尤其是在山区发材料,常常迷路,师父总会给我们带路,指方向,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是表面形式,实质是在救人、救众生。”〔2〕随着形式的变化,我们的救人活动由暗处转向明处,由夜间转向白天,由本村转向附近各村。明白真相的群众越来越多。我们村的大小干部几乎都明白真相了,现在只要“六一零”说要到村里来,村干部就通知大法弟子赶快把大法资料收起来,要是说让谁写什么,他直接就应付了,不去找我们大法弟子的麻烦。

有一次“六一零”突然要去找某大法弟子,村干部就故意领错门,到一般的人家去喝水,他就借口上厕所,飞快通知该大法弟子做好准备。现在村干部明真相后都知道保护我们了,因为有些村干部家属都是大法弟子了。

五、风雪傲霜

我们是一群修炼的人,在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之时,我和同修们走出去证实法,做救度众生的事情,我还经历了一次特殊的腥风血雨的洗礼。那是二零零一年七月间,由于犹大的出卖,我被恶警绑架。他们采取欺骗手段,夜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是零口供、零签字,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想从我家中捞点钱也没有达到目地,十几天没取得任何结果。这时我血压不正常,于是这帮恶魔就把我送到县医院,在医院里继续迫害我,给我输液,不让我回家。大约一个月后,我请师父加持我,坚决要离开医院回自己的家,他们才允许我回来。回来后继续监控我。他们虽然这样折磨我,但是我明白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在这一次次的压力中经受考验,走向更加成熟。

六、修炼人证实法 选中我家

我家是一个修炼的大家庭,几十口人溶于大法中,孩子们都相继到了成家的年龄,儿子们也都选择修炼人作为择媳的标准,这也是我们长辈们的愿望。

有一个“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大法小弟子,到了该嫁的年龄了。她对人说:“对方必须是大法弟子。”当介绍人把我的孙子介绍给她时,两人一见钟情,在交往的过程中他们越来越了解。当她知道我在被邪党绑架后失去了许多宝贵的大法书时,立即把她所有的书都送给了我。我说:“你没了?”她说:“我可以在电脑上学,奶奶需要看书学法。”这样,我十二年前失去的书,孙子媳妇还没進门就给我补上了这个漏缺,满足了我多年的愿望。

不久前孙媳在公路上救众生讲真相,遇到了一个便衣警察,那人说:“我就是专门抓讲真相的法轮功的。”孙媳发正念救她,但那人为抓法轮功得到奖赏,不听孙媳妇讲真相,还一定要绑架她,并挑衅的说:“你师父怎么不救你啊?”孙媳坚定的说:“我师父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坚信我师父一定会来救我的!”那恶警把孙媳绑架到派出所后,想去领奖,没想到从屋里走出一个大官说:“把这姑娘放了!”孙媳向那恶警说:“怎么样?我师父来救我了吧!”

孙媳的故事在这一带传开,我听了也很高兴。将门出虎子,家有梧桐树,招来凤凰飞。我这修炼的家庭引進了这样精進的青年同修作为我的孙媳,这也是我这个修炼之人拥有的厚福,也真是:

同修一门法 共拜一门师
共同救众生 同做一件事
正念除邪恶 师助弟子做
坚定正法路 修炼必如初

正法到了最后,我修炼的路还没有结束,我要紧跟师父,一口气都不能放松。师父说了,“修炼如初,必成正果”〔3〕。越到最后,越要精進,抓紧时间赶快救人。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4〕我一定要坚定的走师父指的正法之路,救人的路上不停步。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说明》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